正文 第十四章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来看待这件事?应该怎样来说它?首先我无法拒绝洪广义。他说他的娱乐城一直经营不好,要我帮他,我怎么能不答应他呢?我应该报答他。可是我什么也不懂,怎么帮他呢?他的娱乐城就在金昌路上,有酒店、茶楼、酒巴、歌厅、舞厅、迪厅、演艺场、桑拿按摩中心、美容美发中心、保龄球馆、游泳馆……我有什么本事给他当一个这样的总经理?但是洪广义说:“你越怕做不好,我就越对你有信心,我相信一定能做好。”他说他给我年薪八万,超额完成指标任务则按比例提成。我一年辛辛苦苦落到手上不超过两万,

    可他不但给我八万,还给我提成。

    我说:“包子,你把话说反了,这不是我帮你,而是你帮我。”

    洪广义说:“这不是谁帮谁的事,你别想那么多。”我说:“你考虑过我的名声吗?我名声不好。”他说:“谁说不好?在我看来就好得很。”我说:“你是说反话吧?再说我什么也不懂啊。”他说:“不懂没关系,可以学的嘛,以前你会开公司吗?现在不是也开得挺好吗?本来我也是不好意思开这个口的,要你放下自己的公司来帮我,但我想我们毕竟是穿开档裤子的朋友,什么话不能说呢?你也不会计较是不是?”

    他不但帮我,还帮得不动声色,帮得深刻而含蓄。那天上午,就在金昌路上的绿岛娱乐城的绿茗茶楼里,我差点又一次流泪了。我确实被他感动了。我不知道怎样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这些年来我总是沉郁着一张脸,我的嘴唇正在日渐变厚,舌头也越来越赖惰。我已经不大会笑了--这一点冯丽早就说过--即使笑一笑也是似是而非的,意义不明的。我的厚厚的嘴唇和懒情的舌头说出来的话也是硬梆梆的。我的表情能力和表达能力已经严重受损,或者说正在萎缩退化,因此现在我说不出别的话,也做不出什么表情,我只能点头。

    我一边点头一边干巴巴地说:“包子。”

    尽管这样,我还是不肯接受他的帮助。我怕害了他。我知道做生意不是好玩的,不能有半点差池的。我说:“包子,我真的很谢谢你,但是我不能给你当总经理,我知道我自己,我不是那块料。”洪广义说:“你这个人哪,让我怎么跟你说呢?”我说:“不用说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洪广义不断地摇头,看看我,摇摇头,又看看我,又摇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最后他咬了咬牙,说:“既然这样,那好吧,那我就来说说你为什么可以当总经理吧。你是一个名人对不对?你别急着打断我,你听我说,--你是一个名人,而一个人只要出了名,不管什么名,都值钱。比如你吧,在南城一提起你徐阳谁不知道?应该都有印象吧,而且印象很深刻,对吧?谁不会想起那幅画呢,还有画上的那个人,报纸上的那些文章?这就叫名人效应。你想想啊,我搞的是娱乐城,如果我请一个劳模来当总经理,还有谁到这儿来玩呢?人家跟一个劳模玩什么?可是人家一听说是你徐阳,情况就不一样了,都知道你呀,你名声在外呀。是不是什么名都有用?就看你会不会用。现在你明白了吧?我要的就是你这个名声,绿岛呢就需要你这样的人,你来当总经理绿岛一定能红火。这就像药铺里坐着个郎中,人家信服你呀是不是?”

    我听得瞠目结舌。我完全搞错了,大错特错。可我以为是什么呢?我还那么感动,还差点流泪。我真是太简单了。我怎么会这么简单呢?我为自己的简单感到不好意思。我怎么能希望别人帮我呢?平白无故的有谁会帮我呢?无论怎么说,我也算是个在生意场上滚过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幼稚,还以为会有这样的好事?我真是在异想天开。我甚至不好意思看他,我的目光虚虚的,我低头看着杯子里的茶。我不断地喝茶,喝了一杯又一杯,把下腹喝得胀鼓鼓的,老想撒尿。

    他耐心地等我撒了尿回来。他不管我的感受,接着自己的思路往下说。他着重说到我的眼光,说要充分利用我的眼光,要我把好进人关,尤其是小姐,一律要性感,要让男人看了就走不动。他边说边用一根指头梆梆地敲着桌子,“性感是什么?除了身材长相,还要有味道,那种味道我说不出来,反正就是勾人。但你肯定明白,我一说你就明白了,你是什么人哪,是不是?你的眼光是没说的,这大家都知道,不少人都看过那幅画嘛--我这么说你别生气呀--只要知道你在这儿,人家就知道这儿有什么样的小姐。只要把你的名字打出来,都不用做广告,你就是活广告!”

    我在心里说操他妈的,我成了什么东西?我是小姐广告?!但我没有怪洪广义,他是个生意人,他说的是实话。我也懂得什么是生意。既然是生意,就没什么好计较的,我就该好好想想了。我巳经很理智了。我对洪广义说:“请你容我考虑三天,三天后我再答复你。”这三天我想了很多.,脑子里乱糟糟的,许多事情像一群苍蝇似的围着我转,最后我对自己说,你这不算出卖自己,这怎么是出卖自己呢?你算什么呀,什么出卖不出卖呀,你瞎想些什么呀?许多事情不都是这样的吗,一环扣一环的,它正好就扣上了,这叫无心插柳柳成荫呀

    ;再说生意就是生意,跟出卖不出卖有什么关系呢?你为什么要放着这样的生意不做呢?

    我发现“生意”这两个字很神奇,就像解围之神,一想到它所有的问题便迎刃而解。三天后我对洪广义说:“我给你当这个总经理。”

    洪广义说:“那好,我们签个合同。”

    我把我那个小作坊一样的公司关掉了。冯丽听说我要关掉公司,去当一个娱乐城的总经理,脸陡地刷了下来。她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公司办得好好的,关它干什么?这么大的事怎么也不跟我商量一下?说关就关了?”我说:“你不是早就要我关了它吗?”她被我顶得张着嘴,半天才说:“谁不知道那是个红灯区,是一个鸡窝?你关掉公司跑到一个鸡窝里去,我会愿意吗?我是你老婆啊!”

    现在她脸上全是忧虑。她苦口婆心地劝我,“徐阳啊,我们还办我们的公司不好吗?干什么不是挣钱呢?挣多挣少而已,够吃够用不就行了吗?何况我还有两个店呢,我们不愁什么,我们为什么非要当那个总经理呢?图那种名声干什么?我们老老实实过自己的日子不好吗?”

    她又告诉我,她正在准备怀孕。她已经去医院里把环拿掉了,她对我巳是死心塌地了,无论如何也要给我生个孩子。她要对得起我,否则这辈子都是遗憾,会觉得欠了我的债。她还把她的想法跟她妈也说了,她妈也赞成,说要生就趁着还年轻,赶紧生。她现在的感觉很好,生孩子这种事感觉好是很要紧的,不但容易怀上,将来孩子也聪明。总之她急切地想要孕育一个由我播种的孩子,她做出一副跟年龄不大相称的嗲相说:“老公啊,你为孩子着想也要听我一句话呀。”

    但我觉得这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码事。况且生孩子这件事本身就是她的一厢情愿,我没想过这件事。虽然我已经过了三十岁,却从未想过要有一个孩子,要给这个孩子当父亲。我觉得“父亲”应该是一个有点伟大的词,很多人都不配,比如我父亲。当然我也不配,而且肯定、绝对、百分之百地不配。

    在冯丽还没有怀上孩子的时候,我抽身去了广州。我去广州是洪广义安排的,他让我去学习怎样当一个娱乐城的总经理。听说我要去广州,冯丽很愤怒,愤怒得有点剑拔驽张。她说:“我想安安稳稳地给你当老婆,给你生孩子,你怎么就一点都不肯体谅我呢?”她把手上的饭碗用力撴在桌上,桌上其它的碗碟都稀哩哗啦地跳得老高。我说:“我又不是不回来,回来再接着生就是了。”冯丽说:“我还给你生?我贱啊?”她的目光飘过她妈妈的头顶,很空洞地朝着一面墙壁,用一种追悔莫及的口吻说:“我吃错了药,干吗还要嫁人呢?还偏偏嫁了你?我真是嫁去死呀!”

    虽然她很愤怒,但仍把我送到火车站。她冷着一张脸,一句话都不说,我检票进站她也不说话。她连手都不挥一下。

    可她干吗要送我呢?送行是很重要的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