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直到这一年年底,我才还清了洪广义的钱。连头带尾算起来,这笔钱拖了快有五年了。这五年我都躲着洪广义,走在大街上的时候,尤其是陪客户吃饭泡歌厅的时候,我都担心会突然碰到他。万一碰到他,我该怎么对他说呢?我甚至担心他会到扁担巷去找我,他知道我妈住在哪儿。但他没去。从这一点来说,他确实很够意思。

    对于我来说,这实在是一笔沉重的债务。它不光是钱,还有许多说不清的东西,像一团

    乱麻似地窝在我心里。那天去找洪广义还钱时,我心里的感受非常复杂,把钱交给他以后,却又顿时轻松了下来。洪广义真不错,一点都没有怪我的意思,见了我还是和五年前一样热情,又是让坐又是倒茶,反倒让我愈发窘迫。他嗬嗬地笑着说:“徐阳你真是的,还记得这点钱哪。”我说:“我一直放在心里,只是拖的时间太长,心里实在过意不去。”洪广义摇着他的大头说:“你何必呢。”

    那个身材高挑的长头发女人也在,洪广义又叫她去安排包厢,他说:“今天一定要在一起吃一顿饭。”我怎么好意思吃他的饭呢?可他拖住我不放我走。他力气很大,死死地抓住我的手,说不吃饭就是不给他面子。他把话说重了。我还能给谁面子呢?但他这么看得起我,我只好厚着脸皮吃他的饭。

    吃饭时他不断地说我们小时候的一些事,他说:“徐阳你小时候口袋里总装着许多小木炭头子,走到哪里画到哪里,最喜欢画苹果树,有一回在人家门口墙上画苹果树,被一个老太太追得屁滚尿流,从后门钻进我家里,还记得吗?那老太太一双小脚,根本追不上你,可你却脸都吓白了,记得吗?”

    长头发女人听得一个劲地笑。她看起来还不错,很得体,笑得也不讨厌。

    但我没有笑。我忽然发现我似乎有些老态了。那些事对于我来说已经很遥远很模糊了,就像一张纸,早就发黄了。

    不知道是因为酒还是因为洪广义的话,我的鼻子一阵一阵地发酸。我透过大玻璃窗看着外面温暖的阳光,看着在阳光里的冬天的南城,用力吸着鼻子。但不管我怎么吸鼻子,我的鼻子还是越来越酸,似乎有许多东西堵在那儿,就在鼻头那儿,又酸又胀。我的眼睛就湿了。我的眼睛湿得很突然,觉得一股热乎乎的东西一涌,就湿得一塌糊涂。我不好意思伸手去拿餐巾纸,便低下头用指头擦了擦。洪广义和长头发女人都装作没看见。洪广义端起杯子跟我碰了一下,我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酒是一种什么东西呢?它就像一把钩子,把我心里许多东西都勾出来了。我心里堆得满满的,像一个窖一样,那些东西都在那里发酵,冒着泡沫涌来涌去,弄得我非常想说话。那些话都挤在喉头,都争先恐后地想蹦出来,我一次又一次地把它们咽回去。后来洪广义说了句什么,我忘了他是怎么说的,反正是安慰我,我的眼睛又湿了。这一次湿得很厉害,我怎么也擦不干它了,同时我也管不住我的嘴了。我泪汪汪地看着他们,我的嘴如同溃缺的堤坝,我的话像洪水一样泻了出来。我对他们说我心里有多难受,我从五年前说到现在,从这件事说到那件事。他们都认真地听着,我不知道他们听明白了没有。我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我又说到我的婚姻,说到婚姻时我的泪水巳经干了,我说:“不说了,包子,我们喝酒吧。”

    那天我喝了很多酒,我越喝越想喝。后来洪广义说:“不喝了不喝了,我们还是唱歌吧。”他们一人唱了一个。洪广义叫我唱,我说:“我喜欢唱一无所有。”长头发女人给我一个话筒,我就唱了“一无所有”。洪广义说:“以后你别唱一无所有,你到我这里来吧,我让你到我的娱乐城当总经理,你就什么都有了。”我说:“好,我给你当总经理,我什么都有了!”我就唱:“我什么都有了!什么都有了,有了……”

    ……再后来他们都不见了,似乎我一转脸,他们就不见了。有一个大脸盘大屁股的女人搀着我。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来的,也没见过她。我晃了晃眼睛说:“我认识你吗?”我又说,“我不要你搀。”我用力一推,结果她把我带倒了,我倒在她身上。她又把我搀起来。我们转眼就进了一个小房间,小房间的门好像就在包厢里,大脸盘大屁股用脚一碰,就碰出了一个小房间,跟做梦似的。她抱着我的胳膊,用身体把我挤进去。她的身体软绵绵的,却很有劲,一挤就把我挤进去了,接着又把我挤倒在一张床上,她自己在床沿上斜着。我说:“你是谁?”她说了句什么,脸上堆满了笑,把我的眼睛都笑花了,于是她的脸就更大了,大得像个脸盆。我说:“你的脸怎么这么大?”她不说话,笑得更厉害了,我觉得我看不清她了。她忽远忽近,远的时候就像一团雾,等她从雾里出来时身上的衣服不见了,光光的一大片,胸前两大堆白肉,一晃一晃的。就在我眼前晃。我眯着眼睛,它们真白,白蒙蒙地朝我涌过来,我觉得我要被它们被淹没了。

    我醒来时眼前弥漫着一团暗暗的橙色。橙色是壁灯洒下来的。墙壁和天花板看起来都是毛茸茸的,门上有一小块花玻璃,映着一方朦胧的光亮。我发了一会儿愣,接着我发现了一只搭在我身上的手,顺着手和一条裸露的臂膀,我看见了一个正在酣睡的女人。她的脑袋几乎挨着我的脑袋。我又愣了一会儿,摇摇脑袋。脑袋很疼,里面像沉了一坨铅。我又看看她,她趴在那儿睡,侧着一张脸。脸被枕头挤得歪在那儿。我伸手想掐掐自己的大腿,但手还没到大腿便停住了。我牵开一角被子,看了看又赶紧放下来。我发现我什么也没穿。她也没

    穿。我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虽然想得很艰难,但我还是很快便明白发生了什么。我还能隐约记得一些片断,就像浸在劣质显影液里的底片那样,一点一点地现出了一些浑浊而模糊的影子。

    我轻轻地把那只手从身上拿开,然后穿上衣服,拉开门闪出去。外面就是我们吃饭时的包厢,我们唱过歌的话筒还搁在电视机上。大玻璃上映着街上纷乱的灯光,我借着灯光看看手表,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我在一只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又推开门回到那个橙色的小房间里。靠墙有一对蒙着紫色细绒布的小沙发,离床很近,上面散乱地放着她的衣服,我把她的衣服拿开,归拢在一只沙发里,然后坐在另一只沙发上看着她。她背朝着我,肩膀露在外面,我捅了捅她的肩膀。她咿唔了几声,转过身来,睡眼朦胧地看着我。看了一会儿,嘴角一翘,轻轻地笑一下,说:“大哥是你呀,你怎么就不睡了呢?”

    我说:“你是谁?”

    “你老问我是谁,你要知道我是谁做什么唦?”

    “那么你是……”

    “我知道大哥在想什么,我告诉你我叫阿梅唦。”

    “谁叫你这么做的?”

    “你说谁唦?他不是你的朋友吗?”

    “他……给了你钱?给了吗?”

    “大哥呀,这还用问吗?”

    “多少?”

    “八百唦。哎呀大哥,你真是的,要问这些做什么唦?”

    “他是怎么跟你说的呢?”

    “让我想想噢……他说呢,你是他的兄弟,他说我这个兄弟这些年过得很不顺,心情不太好,要我好好地陪你一夜,好好地安慰安慰你。就这样说的唦,你朋友也是为你好唦,你就不要再问了唦。”

    “那么我……我做了吗?”

    她吃吃地笑起来,“你还问,你说呢?”

    “我做了是吗?”

    她又笑,笑得有些媚。她媚笑着说:“你还要做吗?”

    我摇摇头。我心里乱七八糟。这么说我做了?我跟她做……了?我是怎么做的呢?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我有没有印象?我一边用力想着,一边看着她。她看起来很年轻,脸也不大,很周正,这使我感到更加恍惚……那个大脸盘大屁股呢?就是她吗?我怎么把她看成了一个大脸盘大屁股呢?我又认真看了她一会儿,还是很恍惚。我问她刚才我是不是醉得很厉害?她说:“醉不醉你自己不知道?”我笑了笑,摇摇头,说:“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她缩一下脖子,笑道:“怪不得你软绵绵的呢。”我说:“软绵绵的?”她看着我,不出声地笑着。我说:“那我没……做,是吗?”她垂下眼睑,说:“嗯……做还算是做了的吧。”说着就看着我笑。我感到脸上有点发烧,不好意思看她,便要站起来。她说:“你不睡了吗?”我说:“你睡吧,我要回家去。”她说:“你走?你走我也走。”她骨碌碌地从被子拱出来,倾过身子来抓衣服。她的肩膀窄窄的圆圆的,乳房很结实,不大不小,也不白,跟她身上的皮肤一样,是一种健康而细腻的浅揭色。我帮她把内衣胸罩什么的都扔了过去,说:“我先走了,你慢慢穿吧。”

    她一边忙着用手捞衣服,一边忙里偷闲地对我笑了一下。

    我也挤着脸笑了一下,给她带上门就走了。

    我到底应该感激洪广义还是应该骂他一顿?他花钱让这个叫阿梅的女孩来安慰我。我像个需要安慰的人吗?我被安慰了吗?南城的冬夜还是有些寒意,樟树沙啦沙啦地响着,我缩着脖子,把身体窝在自行车上,让冷风贴着肩胛从耳边刮过去。

    这天晚上冯丽在我那儿,坐在被子里看着电视等我,我进门后她的眼睛就亮闪闪地跟着我。“怎么这么晚?你干什么去了?”她说,“我怎么觉得你有点不对劲呢?”我说:“陪

    一个客户,有什么不对劲?”她说:“那你慌里慌张地干什么?”我咽了一口唾沫,说:“我慌里慌张?为什么?”她盯住我的脸说:“你问谁?问你自己呀。”我说:“我不知道。”我上床后她把鼻子凑过来,像狗那样嗤嗤地嗅个不停。我心里发虚,却硬声硬气地问她,“你干什么?”她皱着眉说:“你喝了多少酒?哪来那么好的酒兴?跟谁在一起?”我说:“不是说了吗?”她说:“什么客户?男的还是女的?”我说:“男的!睡吧,我都困死了。”我一边说还一边装模作样地打了个呵欠。

    被筒里早被她沤得热乎乎的。我挨着她躺着,但我没看她。我自己都对自己感到吃惊。我怎么能对她撒谎撒得这么自如?舌头一点也不打跌,还脸不改色心不跳?

    她把一只手绕过来。我又说我很困,我说:“困死了。”她轻轻揪我一把,说:“你以为我要干什么?”我说:“干什么?”她说:“我是想跟你说,我们回家去吧?涛涛呢也大了些,懂点事了,不会再那样了,你看我们就不再在这里住了吧?我们总不能长年住在外面吧?我们还是回家去吧?我们回家去好吗?回家,好不好?啊?”

    我说:“好吧。”

    我自己都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我想都没想,就这么说了。

    她半天没动静,等我感到她有动静时才知道她在哭。她哭得很伤心,声音一点一点地大起来,最后气都透不过来,呃儿呃儿地哽噎着,浑身颤票抽搐。“你终于呃儿,终于肯回、呃儿,回家了!我今天我真是,呃儿,我真是……”她说不下去了。她把身体贴过来,脸也贴过来,张开双臂抱住我。她的泪弄了我一脸。她把一条腿架在我腿上,用力绞着我的腿,下腹热烘烘地挤着我。我忽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我的感动到底来自哪儿?但它来得很快,像潮水一样漫过来。我也抱住她,用腿压下她的腿,接着又把自己压在她身上。她不断地耸动着,她也像潮水,一波又一波地涌着往上卷。她的手臂卷起来了,腿也卷起来,胸脯也卷起来了,她像一床被子一样从下往上把我包裹起来了。她眼里一直在流着泪,泪水漫了她一脸。她的头用力往后仰,嘴巴一张一合,发出来的声音很乱,长长短短,高高低低,说不清是在哭还是在喊。直到我从她身上翻下来,她还没把嘴巴合上,她转身抱住我,像鸡啄米似地亲我,用舌头舔我,舔得水渍渍的,吧哒吧哒直响,亲着舔着,然后又开始流泪。

    “今天,今天我真是,真是……”她继续说着她没说完的话,但这句话她大概是没法说下去了。她呜呜地哭着。我觉得她哭了一夜。

    天没亮她就起来了,窸窸窣窣地收拾东西,到我醒来时她巳经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了,装的装绑的绑,就剩下一张床和盖在我身上的被子。她脸上黏着汗粒,还有几道污黑的灰迹,见了醒了,便朝我幸福地笑着,说:“醒啦?醒了就赶紧起来,收拾好了我好去叫车。”我说怎么这么急?你莫不是没睡吧?她说:“你知道这一天我等了多久吗?”她说着眼圈又红了。但她没有再哭。她拿过我的毛衣帮我往身上套,一边套一边又亲了我一口,接着又拿过我的裤子。我刚套上裤子,她又抱着我的脚给我穿袜穿鞋。她使我觉得我也成了一件东西,而她正在把这件东西捆绑打包。

    我趿着她给我穿上的鞋站到窗边,把床腾出来让她收拾。

    几天以后的一个上午,洪广义把电话打到我那个小小的公司里,问我还记不记得那天说过的话?我心里紧张了一下,立即想起那个叫阿梅的褐色皮肤的姑娘。我反问他:“我说过什么话?”洪广义说:“忘啦?那我到你那儿去,我们当面说。”我看看我的两个员工,赶紧说:“你别来,还是我到你那儿去吧。”

    我撂下电话就去了他那儿。我没想到洪广义跟我说的是另一件事,而我确实把这件事给忘了。洪广义说:“你怎么能忘了呢?我们不是说娱乐城吗?说你当总经理吗?你答应了的,不记得啦?”我说:“是吗?开玩笑吧?我怎么没一点印象?”

    其实这时候我巳经记起来了,我还记得我唱过歌,唱“一无所有”和“什么都有了”。可那不是喝多了闹着玩吗?我的脸还是下意识地绷着,但我尽量让它笑。我用力挤我的脸。

    我笑得很不自然,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充满了戒心的人。我笑着说:“包子,你也不想想,我怎么能当总经理呢?我不是那块料我怎么会答应呢?”我故意停顿一下,接着又说,“我昨天喝醉了,做了什么或说了什么都不作数的。”

    洪广义笑笑说:“你做了什么呢?你什么也没做,就喝了几杯洒,说了几句话,可男人说过的话怎么能不作数呢?就算帮我的忙,行不行?”他一脸真诚,一点也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他说:“我是认真的,希望你也认真考虑一下。”

    而关于那个橙色的小房间,那个有着浅褐色皮肤的叫阿梅的女孩,洪广义一个字都没提。我当然更不会提。我们以后都没提过这件事。这件事就像没发生过一样,就像一个长在腋毛里的痦子,谁也看不见它。

    13.

    直到这一年年底,我才还清了洪广义的钱。连头带尾算起来,这笔钱拖了快有五年了。这五年我都躲着洪广义,走在大街上的时候,尤其是陪客户吃饭泡歌厅的时候,我都担心会突然碰到他。万一碰到他,我该怎么对他说呢?我甚至担心他会到扁担巷去找我,他知道我妈住在哪儿。但他没去。从这一点来说,他确实很够意思。

    对于我来说,这实在是一笔沉重的债务。它不光是钱,还有许多说不清的东西,像一团乱麻似地窝在我心里。那天去找洪广义还钱时,我心里的感受非常复杂,把钱交给他以后,却又顿时轻松了下来。洪广义真不错,一点都没有怪我的意思,见了我还是和五年前一样热情,又是让坐又是倒茶,反倒让我愈发窘迫。他嗬嗬地笑着说:“徐阳你真是的,还记得这点钱哪。”我说:“我一直放在心里,只是拖的时间太长,心里实在过意不去。”洪广义摇着他的大头说:“你何必呢。”

    那个身材高挑的长头发女人也在,洪广义又叫她去安排包厢,他说:“今天一定要在一起吃一顿饭。”我怎么好意思吃他的饭呢?可他拖住我不放我走。他力气很大,死死地抓住我的手,说不吃饭就是不给他面子。他把话说重了。我还能给谁面子呢?但他这么看得起我,我只好厚着脸皮吃他的饭。

    吃饭时他不断地说我们小时候的一些事,他说:“徐阳你小时候口袋里总装着许多小木炭头子,走到哪里画到哪里,最喜欢画苹果树,有一回在人家门口墙上画苹果树,被一个老太太追得屁滚尿流,从后门钻进我家里,还记得吗?那老太太一双小脚,根本追不上你,可你却脸都吓白了,记得吗?”

    长头发女人听得一个劲地笑。她看起来还不错,很得体,笑得也不讨厌。

    但我没有笑。我忽然发现我似乎有些老态了。那些事对于我来说已经很遥远很模糊了,就像一张纸,早就发黄了。

    不知道是因为酒还是因为洪广义的话,我的鼻子一阵一阵地发酸。我透过大玻璃窗看着外面温暖的阳光,看着在阳光里的冬天的南城,用力吸着鼻子。但不管我怎么吸鼻子,我的鼻子还是越来越酸,似乎有许多东西堵在那儿,就在鼻头那儿,又酸又胀。我的眼睛就湿了。我的眼睛湿得很突然,觉得一股热乎乎的东西一涌,就湿得一塌糊涂。我不好意思伸手去拿餐巾纸,便低下头用指头擦了擦。洪广义和长头发女人都装作没看见。洪广义端起杯子跟我碰了一下,我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酒是一种什么东西呢?它就像一把钩子,把我心里许多东西都勾出来了。我心里堆得满满的,像一个窖一样,那些东西都在那里发酵,冒着泡沫涌来涌去,弄得我非常想说话。那些话都挤在喉头,都争先恐后地想蹦出来,我一次又一次地把它们咽回去。后来洪广义说了句什么,我忘了他是怎么说的,反正是安慰我,我的眼睛又湿了。这一次湿得很厉害,我怎么也擦不干它了,同时我也管不住我的嘴了。我泪汪汪地看着他们,我的嘴如同溃缺的堤坝,我的话像洪水一样泻了出来。我对他们说我心里有多难受,我从五年前说到现在,从这件事说到那件事。他们都认真地听着,我不知道他们听明白了没有。我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我又说到我的婚姻,说到婚姻时我的泪水巳经干了,我说:“不说了,包子,我们喝酒吧。”

    那天我喝了很多酒,我越喝越想喝。后来洪广义说:“不喝了不喝了,我们还是唱歌吧。”他们一人唱了一个。洪广义叫我唱,我说:“我喜欢唱一无所有。”长头发女人给我一个话筒,我就唱了“一无所有”。洪广义说:“以后你别唱一无所有,你到我这里来吧,我让你到我的娱乐城当总经理,你就什么都有了。”我说:“好,我给你当总经理,我什么都有了!”我就唱:“我什么都有了!什么都有了,有了……”

    ……再后来他们都不见了,似乎我一转脸,他们就不见了。有一个大脸盘大屁股的女人搀着我。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来的,也没见过她。我晃了晃眼睛说:“我认识你吗?”我又说,“我不要你搀。”我用力一推,结果她把我带倒了,我倒在她身上。她又把我搀起来。我们转眼就进了一个小房间,小房间的门好像就在包厢里,大脸盘大屁股用脚一碰,就碰出了一个小房间,跟做梦似的。她抱着我的胳膊,用身体把我挤进去。她的身体软绵绵的,却很有劲,一挤就把我挤进去了,接着又把我挤倒在一张床上,她自己在床沿上斜着。我说:“你是谁?”她说了句什么,脸上堆满了笑,把我的眼睛都笑花了,于是她的脸就更大了,大得像个脸盆。我说:“你的脸怎么这么大?”她不说话,笑得更厉害了,我觉得我看不清她了。她忽远忽近,远的时候就像一团雾,等她从雾里出来时身上的衣服不见了,光光的一大片,胸前两大堆白肉,一晃一晃的。就在我眼前晃。我眯着眼睛,它们真白,白蒙蒙地朝我涌过来,我觉得我要被它们被淹没了。

    我醒来时眼前弥漫着一团暗暗的橙色。橙色是壁灯洒下来的。墙壁和天花板看起来都是毛茸茸的,门上有一小块花玻璃,映着一方朦胧的光亮。我发了一会儿愣,接着我发现了一只搭在我身上的手,顺着手和一条裸露的臂膀,我看见了一个正在酣睡的女人。她的脑袋几乎挨着我的脑袋。我又愣了一会儿,摇摇脑袋。脑袋很疼,里面像沉了一坨铅。我又看看她,她趴在那儿睡,侧着一张脸。脸被枕头挤得歪在那儿。我伸手想掐掐自己的大腿,但手还没到大腿便停住了。我牵开一角被子,看了看又赶紧放下来。我发现我什么也没穿。她也没穿。我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虽然想得很艰难,但我还是很快便明白发生了什么。我还能隐约记得一些片断,就像浸在劣质显影液里的底片那样,一点一点地现出了一些浑浊而模糊的影子。

    我轻轻地把那只手从身上拿开,然后穿上衣服,拉开门闪出去。外面就是我们吃饭时的包厢,我们唱过歌的话筒还搁在电视机上。大玻璃上映着街上纷乱的灯光,我借着灯光看看手表,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我在一只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又推开门回到那个橙色的小房间里。靠墙有一对蒙着紫色细绒布的小沙发,离床很近,上面散乱地放着她的衣服,我把她的衣服拿开,归拢在一只沙发里,然后坐在另一只沙发上看着她。她背朝着我,肩膀露在外面,我捅了捅她的肩膀。她咿唔了几声,转过身来,睡眼朦胧地看着我。看了一会儿,嘴角一翘,轻轻地笑一下,说:“大哥是你呀,你怎么就不睡了呢?”

    我说:“你是谁?”

    “你老问我是谁,你要知道我是谁做什么唦?”

    “那么你是……”

    “我知道大哥在想什么,我告诉你我叫阿梅唦。”

    “谁叫你这么做的?”

    “你说谁唦?他不是你的朋友吗?”

    “他……给了你钱?给了吗?”

    “大哥呀,这还用问吗?”

    “多少?”

    “八百唦。哎呀大哥,你真是的,要问这些做什么唦?”

    “他是怎么跟你说的呢?”

    “让我想想噢……他说呢,你是他的兄弟,他说我这个兄弟这些年过得很不顺,心情不太好,要我好好地陪你一夜,好好地安慰安慰你。就这样说的唦,你朋友也是为你好唦,你就不要再问了唦。”

    “那么我……我做了吗?”

    她吃吃地笑起来,“你还问,你说呢?”

    “我做了是吗?”

    她又笑,笑得有些媚。她媚笑着说:“你还要做吗?”

    我摇摇头。我心里乱七八糟。这么说我做了?我跟她做……了?我是怎么做的呢?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我有没有印象?我一边用力想着,一边看着她。她看起来很年轻,脸也不大,很周正,这使我感到更加恍惚……那个大脸盘大屁股呢?就是她吗?我怎么把她看成了一个大脸盘大屁股呢?我又认真看了她一会儿,还是很恍惚。我问她刚才我是不是醉得很厉害?她说:“醉不醉你自己不知道?”我笑了笑,摇摇头,说:“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她缩一下脖子,笑道:“怪不得你软绵绵的呢。”我说:“软绵绵的?”她看着我,不出声地笑着。我说:“那我没……做,是吗?”她垂下眼睑,说:“嗯……做还算是做了的吧。”说着就看着我笑。我感到脸上有点发烧,不好意思看她,便要站起来。她说:“你不睡了吗?”我说:“你睡吧,我要回家去。”她说:“你走?你走我也走。”她骨碌碌地从被子拱出来,倾过身子来抓衣服。她的肩膀窄窄的圆圆的,乳房很结实,不大不小,也不白,跟她身上的皮肤一样,是一种健康而细腻的浅揭色。我帮她把内衣胸罩什么的都扔了过去,说:“我先走了,你慢慢穿吧。”

    她一边忙着用手捞衣服,一边忙里偷闲地对我笑了一下。

    我也挤着脸笑了一下,给她带上门就走了。

    我到底应该感激洪广义还是应该骂他一顿?他花钱让这个叫阿梅的女孩来安慰我。我像个需要安慰的人吗?我被安慰了吗?南城的冬夜还是有些寒意,樟树沙啦沙啦地响着,我缩着脖子,把身体窝在自行车上,让冷风贴着肩胛从耳边刮过去。

    这天晚上冯丽在我那儿,坐在被子里看着电视等我,我进门后她的眼睛就亮闪闪地跟着我。“怎么这么晚?你干什么去了?”她说,“我怎么觉得你有点不对劲呢?”我说:“陪一个客户,有什么不对劲?”她说:“那你慌里慌张地干什么?”我咽了一口唾沫,说:“我慌里慌张?为什么?”她盯住我的脸说:“你问谁?问你自己呀。”我说:“我不知道。”我上床后她把鼻子凑过来,像狗那样嗤嗤地嗅个不停。我心里发虚,却硬声硬气地问她,“你干什么?”她皱着眉说:“你喝了多少酒?哪来那么好的酒兴?跟谁在一起?”我说:“不是说了吗?”她说:“什么客户?男的还是女的?”我说:“男的!睡吧,我都困死了。”我一边说还一边装模作样地打了个呵欠。

    被筒里早被她沤得热乎乎的。我挨着她躺着,但我没看她。我自己都对自己感到吃惊。我怎么能对她撒谎撒得这么自如?舌头一点也不打跌,还脸不改色心不跳?

    她把一只手绕过来。我又说我很困,我说:“困死了。”她轻轻揪我一把,说:“你以为我要干什么?”我说:“干什么?”她说:“我是想跟你说,我们回家去吧?涛涛呢也大了些,懂点事了,不会再那样了,你看我们就不再在这里住了吧?我们总不能长年住在外面吧?我们还是回家去吧?我们回家去好吗?回家,好不好?啊?”

    我说:“好吧。”

    我自己都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我想都没想,就这么说了。

    她半天没动静,等我感到她有动静时才知道她在哭。她哭得很伤心,声音一点一点地大起来,最后气都透不过来,呃儿呃儿地哽噎着,浑身颤票抽搐。“你终于呃儿,终于肯回、呃儿,回家了!我今天我真是,呃儿,我真是……”她说不下去了。她把身体贴过来,脸也贴过来,张开双臂抱住我。她的泪弄了我一脸。她把一条腿架在我腿上,用力绞着我的腿,下腹热烘烘地挤着我。我忽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我的感动到底来自哪儿?但它来得很快,像潮水一样漫过来。我也抱住她,用腿压下她的腿,接着又把自己压在她身上。她不断地耸动着,她也像潮水,一波又一波地涌着往上卷。她的手臂卷起来了,腿也卷起来,胸脯也卷起来了,她像一床被子一样从下往上把我包裹起来了。她眼里一直在流着泪,泪水漫了她一脸。她的头用力往后仰,嘴巴一张一合,发出来的声音很乱,长长短短,高高低低,说不清是在哭还是在喊。直到我从她身上翻下来,她还没把嘴巴合上,她转身抱住我,像鸡啄米似地亲我,用舌头舔我,舔得水渍渍的,吧哒吧哒直响,亲着舔着,然后又开始流泪。

    “今天,今天我真是,真是……”她继续说着她没说完的话,但这句话她大概是没法说下去了。她呜呜地哭着。我觉得她哭了一夜。

    天没亮她就起来了,窸窸窣窣地收拾东西,到我醒来时她巳经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了,装的装绑的绑,就剩下一张床和盖在我身上的被子。她脸上黏着汗粒,还有几道污黑的灰迹,见了醒了,便朝我幸福地笑着,说:“醒啦?醒了就赶紧起来,收拾好了我好去叫车。”我说怎么这么急?你莫不是没睡吧?她说:“你知道这一天我等了多久吗?”她说着眼圈又红了。但她没有再哭。她拿过我的毛衣帮我往身上套,一边套一边又亲了我一口,接着又拿过我的裤子。我刚套上裤子,她又抱着我的脚给我穿袜穿鞋。她使我觉得我也成了一件东西,而她正在把这件东西捆绑打包。

    我趿着她给我穿上的鞋站到窗边,把床腾出来让她收拾。

    几天以后的一个上午,洪广义把电话打到我那个小小的公司里,问我还记不记得那天说过的话?我心里紧张了一下,立即想起那个叫阿梅的褐色皮肤的姑娘。我反问他:“我说过什么话?”洪广义说:“忘啦?那我到你那儿去,我们当面说。”我看看我的两个员工,赶紧说:“你别来,还是我到你那儿去吧。”

    我撂下电话就去了他那儿。我没想到洪广义跟我说的是另一件事,而我确实把这件事给忘了。洪广义说:“你怎么能忘了呢?我们不是说娱乐城吗?说你当总经理吗?你答应了的,不记得啦?”我说:“是吗?开玩笑吧?我怎么没一点印象?”

    其实这时候我巳经记起来了,我还记得我唱过歌,唱“一无所有”和“什么都有了”。可那不是喝多了闹着玩吗?我的脸还是下意识地绷着,但我尽量让它笑。我用力挤我的脸。我笑得很不自然,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充满了戒心的人。我笑着说:“包子,你也不想想,我怎么能当总经理呢?我不是那块料我怎么会答应呢?”我故意停顿一下,接着又说,“我昨天喝醉了,做了什么或说了什么都不作数的。”

    洪广义笑笑说:“你做了什么呢?你什么也没做,就喝了几杯洒,说了几句话,可男人说过的话怎么能不作数呢?就算帮我的忙,行不行?”他一脸真诚,一点也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他说:“我是认真的,希望你也认真考虑一下。”

    而关于那个橙色的小房间,那个有着浅褐色皮肤的叫阿梅的女孩,洪广义一个字都没提。我当然更不会提。我们以后都没提过这件事。这件事就像没发生过一样,就像一个长在腋毛里的痦子,谁也看不见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