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栾布:两个变态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京剧《淮河营》讲的是汉朝的事情:汉高祖刘邦死后,吕后专权,欲篡刘家江山。刘邦之子刘长,镇守淮南,甚为勇武。刘长为赵妃所生,吕后为了争权害死赵妃。二十年来,刘长一直认吕后为生母。于是,汉室旧臣蒯通、栾布、李左车等前往淮河营,欲向刘长讲明往事,请其立即发兵除吕扶汉。

    在去淮河营的路上,有一段脍炙人口的唱腔:

    此时间不可闹笑话,

    胡言乱语怎瞒咱!

    在长安你也曾夸大话,

    为什么事到而今要奸滑?

    左手拉住了李左车,

    右手再把栾布拉;

    三人同把那鬼门关上踏,

    生死二字且由他!

    这一段是剧中人蒯通唱的,在这一段之前还有一段不太著名的唱腔:

    战鼓不住地打,

    只打得栾布心中乱如麻。

    乘此机会我溜了吧,

    生死关头只恐事有差!

    这一段是栾布唱的。栾布在戏里是个十足的丑角,胆小如鼠,面对即将到来的革命高潮,栾布时时想着脚底抹油,一走了之。这和正史上栾布的形象可谓南辕北辙,风马牛不相及。这个错误不知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说栾布,就必须说另外一个人—彭越。

    彭越是山东昌邑人。秦末,他伙同一帮人在巨野的大泽中当强盗。彭越是个有头脑的强盗,最大的特点是从不跟风。在陈胜、项梁揭竿而起,闹得轰轰烈烈的时候,他却平静地对跃跃欲试的手下说:“现在两条龙刚刚搏斗,还是等一等吧。”这一等就等了一年多。

    一年后,在“泽间少年”及其众人强请之下,彭越决定起事。面对一伙乌合之众,他以“后期者斩”予以约束;以“诛最后者一人”杀一儆百,很快就以软硬两手制服了手下的亡命徒。这时局势已稍微明朗,而彭越手下已经聚集了一千多人。

    从此,他助汉击楚,于济阴大破楚军,得魏地十余城。其后又复下昌邑二十余城,“得谷十余万斛,以给汉王食”。最后率师大会垓下,攻破楚军,以其卓越战功被刘邦立为梁王。

    与彭越相比,栾布就是小人物了,但这不妨碍二人的相知相识。

    栾布本来是梁地人,当彭越还是平民百姓时,二人曾有极深的交往。只是那时栾布家徒四壁,每天连饭都混不上,只好外出打短工,在一家小饭店里当酒保。人走背运的时候,喝口凉水也会塞牙,在饭店当小工的栾布居然被人给绑架了,被强行买到了北方做奴仆。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被人绑架之后,栾布骨子里的英雄气概终于找到了突破口,他抓住时机,替主人家报了大仇,并因此出名。于是,燕将臧荼就推荐他担任都尉。

    后来臧荼做了燕王,栾布也跟着升做了将领。然而好景不长,后来臧荼反叛汉朝,事败之后,栾布也就做了俘虏。

    做了梁王的彭越听到了这件事,便四处奔走,向皇上进言,请求赎回栾布。就这样,栾布不仅被赎回,而且还坐上了梁国的大夫,开始了一个小官僚的幸福生活。

    然而,又是好景不长。

    汉十年的秋天,陈豨在代地造反,汉高祖刘邦御驾亲征。军队到达邯郸之后,刘邦突然没有了底气,就向梁王彭越征兵。梁王推说自己有病,只派出将领带着军队到邯郸。刘邦于是怀恨在心,派人去训斥彭越,弄得彭十分紧张。恰在此时,彭的手下有人跑到高祖那里控告梁王阴谋反叛。因此,梁王因此被刘邦囚禁到洛阳,很快就被杀,其家族诛灭。之后,刘邦让人把彭越的尸体剁成肉酱,分赠天下诸侯,大搞国家恐怖主义,并且还把彭越的脑袋悬挂在洛阳城门之下,明令:“有敢来收殓或探视的,立即逮捕。”

    当此天崩地裂之时,栾布在干什么呢?他被派去外出公费考察。考察的地点是齐国,就是刘邦的私生子刘肥的封国。

    得知情况有变,栾布迅速处理完在齐国的公干,马不停蹄,昼夜兼程赶往洛阳。对着风干了的彭越的人头,栾布高调地做起了述职报告,边祭祀,边哭泣,声泪俱下,声闻四野。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很快就有便衣上前将栾布逮捕,并将此事报告了刘邦。

    我们知道,刘邦是个好奇的人,听说有人如此和自己对着干,刘邦萌发了见见此人的念头。见到五花大绑的栾布,刘邦情不自禁地骂道:“老子我禁令任何人不不得以任何形式表达对彭越的敬意,哪怕在心里也不行,你小子却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祭拜,难道你不知道天下是谁的天下了吗?因此,我决定给你洗个热水澡—烹杀你个杂碎!”在走向皇帝布置好的汤镬的路上,栾布平静地说道:“我死可以,但有几个问题我必须要问!当你被困彭城,兵败荥阳、成皋一带的时候,项王之所以不能顺利西进,就是因为彭王据守着梁地,跟汉军联合而跟楚为难的缘故啊。在那个时候,只要彭王调头一走,跟楚联合,汉就失败;跟汉联合,楚就失败。再说垓下之战,没有彭王,项羽不会灭亡。现在天下已经安定了,彭王接受符节受了封,也想把这个封爵世世代代地传下去。现在陛下仅仅为了到梁国征兵,彭王因病不能前来,陛下就产生怀疑,认为他要谋反,可是谋反的形迹没有显露,却因苛求小节而诛灭了他的家族,我担心有功之臣人人都会感到自己危险了。现在彭王已经死了,我活着倒不如死去的好,就请您烹了我吧。”

    众所周知,刘邦是个有逆向思维的人,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和别人唱反调,在一般情况下,你不要指望他按你的思路去思考问题。你想死,我偏赦免你;你想活,我偏杀了你。很多人不知道刘邦这个思维定势,因此吃了大亏。譬如项羽为了让刘邦有所让步,就捉了刘邦的老爸过来,明确告诉刘邦,如若不有所收敛,将会把刘邦的老子烹而食之。而刘邦的回答更爽快:咱们曾结拜为弟兄,因此,我的老子就是你的老子,如果你愿意将老子烹了吃,那么请分我一杯羹。弄得项羽哭笑不得,一点脾气没有。

    还有另外一个姓丁的傻叉也因不了解刘邦的思维特点而错判形势,结果连命也丢了。此人叫丁公,曾在项羽手下任将领,楚汉相争之时,丁公负责在彭城西面追逐刘邦,由于丁公技高一筹,使得刘邦屡次陷于窘境。短兵相接的时候,丁公苦苦近逼,让刘邦感到十分头疼,只好掉转马头对丁公说:“英雄相惜,我们两个好汉为什么要互相为难!”能被刘邦目为英雄,并且是同等分量的英雄,这一点让丁公十分兴奋。于是,丁公就高高兴兴地放了刘邦一马。等到刘邦成了汉高祖之后,丁公还记着和刘邦之间曾经的往事,就屁颠屁颠地去拜见皇帝。谁知刘邦却来了个大变脸,吩咐手下捉住丁公并且推到军营之中去示众。刘邦传令三军:“丁公做项王的臣下不能尽忠,使项王失去天下的,就是丁公啊!”示众毕,丁公的脑袋就不翼而飞了。刘邦用一句话概括杀丁的理由:“使后世为人臣者无效丁公!”你看,刘邦就是这样幽默。

    面对栾布,刘邦爱和别人唱反调的定律再次生效。听说栾布想死,刘邦激动地说:“靠,死,哪有那么容易?小子,你听着,你自由了,回去洗洗澡吧,休息过之后去做都尉。”

    就这样,栾布和刘邦对着干倒干出来了个都尉!

    后来,栾布就顺风顺水了,一路做到燕国国相,后晋升为将军,直至最后封侯。

    栾布常常这样总结自己的人生经验:“穷困不能辱身下志,非人也;富贵不能快意,非贤也。”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穷的时候要低调做事,富的时候要高调做人!

    【个性点评】

    在一个有幽默感的领导人手下工作,是一个人上辈子修来的福分。都说刘邦刻薄寡恩,但我觉得刘邦的幽默体现在骨子里,他的流氓习气,他的虚荣高傲……都是他骨子里幽默天性的自然流露。

    栾布是幸福的,他的幽默和刘邦的幽默终于撞出高质量的火花。两个变态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尽管历史上的栾布高大挺拔,但戏台下的观众却看透了其中的猫腻,因此,他们毫不犹豫地将栾布确定为丑角,并将栾布内心的怯懦在舞台上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