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分 罗马尼亚 深谷与峻峰
    西欧有七个小国,最小的梵蒂冈面积才0.44平方公里,其次是摩纳哥1.9平方公里,圣马力诺61平方公里,列支敦士登160平方公里,马尔他316平方公里,安道尔465平方公里,卢森堡则“最大”——2586平方公里。这些小国的国民经济都以旅游为主体,如何在“方寸之地”营造出独特诱人的景观?这就要格外注意对当地自然生态与人文遗迹的保护,更必须把握好旅游设施和本地居民生活区与它们的合理配置。七个国家在这方面都有出色的成绩,这里专门介绍一下卢森堡与圣马力诺的情况。

    卢森堡,顾名思义,是个有古堡的地方。但统观欧洲历史,诸侯建堡割据,习以为常;遗留至今的著名古堡,实在繁多,离卢森堡不远,就有斯特拉斯堡、海德堡、弗赖堡……每个堡那雄奇瑰丽的程度,都与它不相上下,或竟更胜一筹,再往东,一般会安排在同一旅游线上的,如萨尔茨堡,因为是莫扎特诞生地,吸引力更大,所以,如果胶着于展示古堡,那卢森堡就未必有多大的优势。卢森堡有平原,那上面有钢铁厂;有河流,水面上有航船——但这都不可能构成什么旅游资源;还有什么呢?在其腹地,有一大片形态杂乱的深谷,这本来似乎是无足观的,可是,卢森堡人却偏在这深谷上,作足了吸引游客的大文章。深谷妨碍交通,必须架桥,桥首先要解决好功能性,但只注意功能,那就很可能造出实用却丑陋或乏味的桥来。卢森堡人对深谷桥梁实行了整体设计,功能性一流自不待言,难得的是在审美效果上,也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如女大公夏洛特桥,桥墩较多,细高达85米,呈纤秀的拱状;与其并不平行且不同高的阿道夫桥,则较粗犷,中央只有一个长达84米的弧拱;还有帕塞雷尔等大小桥梁,像天上织女梭子上落下的银线,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深谷里,给人以一见称奇的视觉冲击力。而那深谷上下,植被蓊翳,既有参天大树,也有高矮不一的灌木,但又并非一味地追求原始风味,而是恰到好处地修筑了阶梯、步道和公路,点缀了些花圃、圆雕、喷水池、坐椅、凉亭——绝不堆砌,野中出雅,雅中生趣;游人们从谷顶的停车场一下了车,往往便立即被那谷中的桥、树、花、路,以及对面山顶树丛中耸出的古典建筑尖顶所综合而成的如画美景所吸引,忍不住就要下谷探胜,而那谷中的寻幽路径又分切为不同高度不同坡度不同弯度,以满足不同体力、兴趣的游客需求。那深谷景区里是不设小卖部的,维持一种恬静安谧的情调,利于保洁,也保证了市中心商业区餐饮业和旅游纪念品的热卖畅销。如今,游深谷几乎已成为游卢森堡的首选项目,许多游客都表示那深谷没有赏够,冲着它以后也还要再去。

    圣马力诺的面积只及卢森堡的四十二分之一,并且整个国家就是那么一座山头,它以什么来吸引游客呢?在这个小国的峻峰上,有一连三个古城堡,互相以巨石砌成的墙体相连,稍下面的山坡上则有古教堂、修道院、博物馆及在古代“公众大会堂”遗址上建成的政府大楼——它是一个古老的共和国,由每届两位权力均等的执政官领导政府——游客们的兴趣,说实在的,在这个峻峰上的小国很难集中在一个热点上,而圣马力诺人的办法,我以为很妙——他们就像摇动万花筒一样,采取了不搞单一热点,而以方寸之内的丰富多彩,来满足众多游客的多元需求。但万花纷乱,也就容易迷眼生腻,而且花与花之间如果互相抢眼,也很容易造成不美不雅的恶相俗态,这就要有一个合理布局的谋略。圣马力诺人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好,你仔细琢磨,才会发现他们是用心良苦的,如果不去细究,则会以为他们什么都漫不经心,似乎那种多元间的和谐,全是自然形成的。比如,有的游客会热中于观览古迹,那么,在古迹区你从各种角度望去,都不会有斑斓的商业景观,使你可以在古色古香中畅发怀古之幽情;而你如果醉心于他们国家种类繁多的果子酒,或者独特的邮票,则在斜坡上的街区,你可以完全抛开古迹,只沉溺在选中的爱巴物里;倘若你最喜欢的是饱览阳光下的锦绣田园,那么,有不小的平台,供你一无遮拦地,伏栏尽情眺望——不过,需要说明的是,你所望到的已不是该国秀色,而是意大利的风光了。

    国无论大小,在创造人类文明方面,都会有独特贡献。西欧七小国在开拓旅游文化方面的经验,就很值得大国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