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
    但是唐的意图我不是看不出来的,他在吸引朱明的注意——这个下流的人,他想怎么样?他把朱明磨折得不似人,人家刚站起来,他又想来破坏了。

    我真想把他揍一顿。

    朱明出尽了风头,辛苦了整整半年,她的努力与心血都得了报酬,我的努力也得了报酬。

    画展的鸡尾酒会散后,我与她一齐走回家,朱明提出散步的要求。

    她在纱裙外另加一件皮大衣,不是以前的那一件。

    “我没有见过这一件。”

    “这件嘛?”她笑笑,“是姊姊新近给我寄来的。”

    我挽着她。现在朱明是属于我的。

    我感喟的想,终于属于我了。

    她道:“家豪,与你说话,实在是最最开心的,你永远称赞我鼓励我与安慰我。”

    我拍拍她的手,“那不是很好吗?”

    “是很好,我很开心。”她看着我,忽然吻我的手一下。

    朱明有时候很孩子气。

    她说:“你知道吗?家豪,我已经有好久没睡觉了,今天晚上我可要好好的补一觉。”

    “你又该担心画展有没有人光临。”我笑她。

    “我才不担心这个呢。”她扬一扬眉毛,“由得出钱的人去担心,谁叫他们把我当商品。”

    我哈哈的笑几声,搂着她的肩膀。

    “家豪,最近我发觉你好高兴。”她说,“为什么?”

    我想一想,“那是因为你高兴的关系。”

    “真的?”她问。

    “是!”我简单的答。

    “家豪,我始终不明白你怎会那么的好。”

    “我不是好人。”我说,“我跟你说过了。”

    她沉默了一会儿,“你指的是琪琪那件事?她有没有消息?”

    “她结婚了。”我低声说。

    “是唐说的吗?不要相信他,他说的话哪里可信,他倒不是撒谎,他只是喜欢信口开河,讲到哪里是哪里。”

    “不是唐。”我说,“是我在报纸上看到的结婚启事。”

    “哦,她爱那个人吗?”朱明问。

    “那个男人是医生,一定是个很优秀的人。你不明白,朱明,琪琪觉得相处和睦比热烈的爱情重要,这是各人的习惯。”

    朱明问:“你想念她吗?”

    我坦白的说:“有时候。”

    “我们一定要找到她的地址。”

    朱明口中的“我们”使我觉得很安慰,她提及唐的时候,是那么理智与冷淡,都是令我高兴的事。

    “何必呢,既然她不想别人打扰她——我们就不要打扰她。”我说。

    “暧,到家了。”她往回看我们走过的那条小路。

    公园永远是深紫色的,天空蓝蓝灰灰地压在树顶,黑色的空树枝伸展在天空中。这个美丽的公园只有催我早日回家。

    我的家在什么地方呢?即使到了香港,我还是一个人住在那里。我这一生只对两个女子认真,真正倚赖的是琪琪,真正爱的是朱明,我把朱明的手紧紧地握着。

    我说:“我们结婚好不好?”

    “可以,你说不回家也可以。”朱明驯服的说道。

    她可没有想到她的事业刚开始,她也没有考虑到我的论文写好没有。

    我的论文!

    拿去给教授看过,认为有两节要改一改,我火急的又重写,再交上去,现在还不知道下文,如果琪琪在,我不知道已经发了多少牢骚,对朱明我什么也不敢说,人就是这么贱,琪琪好像一生下来就该听我的牢骚,现在,我在朱明面前又扮演着同样的角色,她说什么,我做什么,想想琪琪,难怪她要逃走,的确不好受。

    我向朱明告辞,永远要做一个体贴的人,真是谈何容易呢,我从来不在朱明家中逗留,除非她要留住我,她确实又很少留住我,我从来不向她表示亲热,除非她主动,她又把话说得很明白,她对我如哥哥般。这样子的未婚妻!我做梦也没想到。

    事情还不止这样,朱明跟别人的亲热常常叫我难受,不久她便与其他的朋友联络上了,世态是这样的,救活橘树的是我,吃橘子的是大众,朱明的姿势洋味太重,见了人搂搂抱抱,百无禁忌,常把我冷落而不自觉,我是活该冷落的,反正我永远在场,永远不会冷落她。

    有一次我终于发脾气了。我早上到她家去,发觉她睡在床上,穿着长长的睡袍,有两个外国男子躺在地毯上,牛仔裤毛衣全在身上。

    当然昨天晚上不可能发生过什么事,但是朱明的不检点表示对我看轻,我非常的愤怒。

    那两个男孩子看得出我是吃醋了,连忙道歉,打躬作揖的窜逃,留下我与朱明面对着面。

    我面色铁青的看着朱明,“难道艺术家都非要这样才能表示潇洒吗?”

    她刚刚被我叫醒,卷发蓬松,憨里憨气的看住我,她越是傻,我越心疼,所以更生气。

    “你要到几时才学乖呢!吃的亏还不够多?”

    她低下头。

    “我是为你好呀,你不明白?生活总得检点,怎么可以留两个男人在屋子里睡觉?”

    她并没有解释,也没有分辩。

    她很心平气和的说:“家豪,我错了,我叫你生气。”

    我说:“你说话呀,你怎么不为自己说话?”

    她稍微有点急,“是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那么做了。”

    我推开窗子,站在小露台吸冷空气,我深深为自己悲哀着。她对我的服从不外是因为我救过她,我对她好。谁知道她心中怎么想!我永远也得不到她的心。

    她立在我身后,等我回过头去,她没有披上厚衣服,冷风直往她身上吹,我终于不忍,把她推进睡房,关上了窗。

    世上最讨厌的不是知恩不报,而是施了小恩小惠就处处表现伟大状,我不是这样的人,我讨厌朱明这样子听话,简直是一种侮辱,我不能忍受,以后让她自由发展好了。

    “我不想干涉你的自由。”我说,“你不要误会。”

    “我没有误会,家豪,”她连忙说,“我对于世界上的事原本不甚了了,我一定听你的话。”

    我叹一口气,我觉得我像一个土匪对着强抢回来的民女,太服从了,太认命了,也许朱明对她的诺言真的遵守的,她说过:“以后我会好好的做人,以后我一定不会辜负你。”她变了,她在我面前太拘谨太害怕。我们之间的气氛是僵硬的。我的脸上一板,朱明就笑不出来,我是一个严兄,不是未婚夫。

    我说:“朱明,你一个人吃中饭吧,我要走了。”

    “你到什么地方去?”

    “我不知道。”

    “你还在生气吗?陪我吃中饭吧,如果你没有生气,陪着我。”她是非常惶恐的。

    我温和的说:“朱明,我不是天,你可以得罪我,你有权保留你的生活方式。”

    我取起外套,走了。走到门口,无上无缘无故地飘下大雪来,一团一团的飞扬着,我默默地走着,没有开车,在附近兜一个圈子,雪不停的下着,被风吹得四周围飘。琪琪白色的大衣。白色的雪,为什么我可以告诉朱明,我常常想念琪琪,而朱明却不可以招待异性朋友?以我这么自私的性格,其实不配获得任何女朋友。

    我用手拨开车窗上的雪,看见朱明坐在车里,圆圆的眼睛看着我,她在微笑。

    我拉开车门,笑问:“你不怕冷,坐在车子里,当心冻死你!”我开动了车。

    我们还是去吃午饭,两个人。在吃饭的时候还是很恩爱的,没有人看得出我们的心中的事。

    我心中很闷,是的,我明白朱明对我的感情,她会很乐意的嫁给我,但是她不会爱我,永远不会。吃完饭我送她回家,朱明说:“你今天自己放假?”

    我点点头。今天是我的生日,不过算了。我认得朱明,已经差不多足足一年。

    在她门口,另有一部车子。

    唐坐在车子里,这个人永远阴魂不息。

    他迎出来。

    “你来干什么?”我不客气的问。

    “来看看你们。”唐涎着脸说。

    “我们很好。”我说,“朱明打算休息。”

    朱明马上开大门,自己先进去,正眼都没看唐,也不打招呼。

    我说:“唐,路上的女人多得很,你何不去烦她们?朱明对你没有兴趣,你难道不晓得?”

    “我来探访你们,我没说我要见朱明。”

    “自从琪琪离去后,我已经与你断绝关系了,我讨厌你这个人,我从来没有对你发生过好感,为什么你从来不知道该何时停止呢?非要让人有机会侮辱你不可。”我说。

    “你恨我是因为朱明爱过我。”唐说。

    “哼。”我根本不想与他分辩。

    我进屋子,重重的把他关在门外。

    他的拿手好戏是在门外等人,那个时候就是这样把朱明等上手的吧?他这个人的性格,人一到手便尽情糟蹋,朱明要是那时真死了,他还洋洋得意,以他这样的人,照说是不会回头的,什么女人对他来说都一样。

    我不想上去见朱明,我高声说:“我走了。”

    “我做了咖啡,你上来吃吧。”她在阁楼上叫下来。

    这是难得的,朱明长年累月的喝水龙头水,冰牛奶,我买了维他命丸给她,她自己去买面包,她始终不肯点炉子做饭吃。

    我用咖啡杯暖着手。

    朱明忽然说:“家豪,你不必担心唐这个人。

    我一怔,勉强的笑道:“我没有担心呵。”

    “你们说的话,我都听清楚了,今天是我叫他来的。

    我抬起眼,“为什么?”

    “因为他问我有没有空,我说没有,他问什么时间可以约会我,我叫他在门口等,他果然来了,对付他这种人,原该如此。”

    “何必呢?”我不以为然的,过去的事忘了算了。

    “我知道你会不高兴,但是我要看看这个人,以前对我那么嚣张,现在能有多卑下。

    “过去的事还是忘了的好。”我说,“他这种人原本是这样的,你睬他做什么?”

    “知道了。”她笑。

    我拍拍她的肩,越来越像一个哥哥。“唐是一把火,不能玩火。”

    “知道了。”朱明还是笑。

    她是想报复的,我不是不明白,这是人的本性。

    很少女人有朱明这么好的机会。

    我走的时候唐还在门口等。

    我问:“为什么?”我冷冷的看着他。

    “现在的朱明不再是以前那个。我在你们订婚的时候看见她,她是这么威风,明艳照人,她那么忙,目中无人,我巴不得想在她身上抢一点时间下来,吸引她的注意力。我根本没有把她与以前那个朱明连在一起。”

    “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在等的是另外一个人?可惜碰巧她也叫朱明?”

    “正是。”

    “她恨你,你当心点。”我说。

    唐的眼睛亮了起来,“她如果恨我,我还有希望。”

    我走了,唐是一个奇怪的人,一个人如果不珍惜已有的东西,都是非常悲剧的。

    我开始约会别的女朋友,像大部分的老式中国男人,我开始把对象划分开来好几种,吃饭有吃饭的女朋友,睡觉有睡觉的女朋友,而朱明则是我精神的寄托。

    在旁人的眼中我仿佛是艳福齐天,我知道我自己的苦处。

    有一天我约了华人同学会一个名誉挺坏的女孩子出去喝酒,才进去就在门口碰见朱明出来,朱明身边是一个卷发的男孩子,朱明穿一件长裙子,戴一件披肩,那件披肩是非常美丽的,彩色缤纷,衬着她的浓发,大眼睛,唐说得对,她是这么威风,这么明艳,我看呆了。

    朱明看见我连忙打招呼,过来亲我地下。“家豪,明天记得找我。”她并没有看我身边是谁,便走了。

    我的女伴倒是有点吃醋。“那是谁?”

    “我的未婚妻。

    “呵,她就是朱明呀!”她服帖了。

    我不响。

    “所以说男人都是坏蛋。”她说,“那么漂亮的未婚妻还来约会别的女人。”她媚笑着。

    这种话是每个女人爱说的,我实在是听得很腻,那夜我喝酒喝得不痛快。

    朱明始终对我不在乎,完全是一个幼妹的感情:哥哥不交女朋友当然最好,有了嫂子也无所谓,这算什么未婚夫妻,太荒谬了。

    第二天她见了我:“爸妈要看我们的照片,我们用自动照相机去拍几张吧。

    “好好的到照相馆去拍。”我说。

    “那多贵。”她说,“我不赞成。”

    她不赞成,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她并不重视,结果还是去了照相馆,印出来的照片很美,像一幅油画,我寄回了香港。

    朱明自从出院之后过得太得意了,她自己常常扬言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一笑置之。

    圣诞我想与她去瑞士。她说巴黎。我说瑞士,她说巴黎。

    “巴黎有什么好?你又不是爱吃爱穿的人,我取笑她,“一天到晚是烂裤子烂披肩,吃罐头汤与面包。”

    “巴黎有美术馆!”她理直气壮的说。

    所以我们决定去巴黎。

    我到过巴黎那么多次数,自己去,与琪琪去,都很高兴。在巴黎每个人都可以找到他要的东西,从漂亮的女人到漂亮的菜式。但是这一次我什么也没找到。

    冬天到巴黎实在不是好主意。

    朱明在天涯海角都可以找到知己,去一趟美术馆,一个人进去,成群结队的出来,一起喝咖啡,吃面包,高谈阔论,我被撇在一旁。

    天气很冷很灰,穿了大衣戴手套还要搓手,不停地下着毛毛雨,还是美丽的巴黎,我却这么寂寞。

    我们睡在旅店同一间房内,不到三天,朱明的床那边已经堆满了画样、瓷碟、颜料,都是她的宝贝。

    我忍气吞声的睡另一边床,总不能在巴黎与未婚妻吵架吧?于理不合。

    自现代美术馆出来,我买了两条面包,朱明一边吃一边走。“那十多座像,型状完全一样,颜色不同——”

    “垃圾。”我说。

    “家豪?”她住了脚。

    “垃圾!骗人的垃圾!”侮辱了朱明的宗教,我觉得痛快,我常常有意无意地伤害她。

    朱明不出声,她的快乐消失了,她照例不敢反辩,只是默默的走着。

    我说:“我们去美心吃饭。”

    “我不饿。”

    “为什么?”我残忍的问,“又闹情绪?”

    “我把面包都吃光了。”她温和的解释。

    “你这个人,永远这么吊儿郎当!不该吃的时候吃,不该睡的时候睡,你简直是与这个世界脱节的!你怎么那么可怕!”

    她沉默了很久,叹口气,无可奈何地说:“我总不能讨得你的欢心,家豪。”

    我也沉默下来。

    然后她说:“看!氢气球!下雨天有气球!”

    她飞奔过去。

    是的,她完全是个小妹妹,那么驯服她的兄长,她不介意我教训她,妹妹原来是受兄长管教的,她的皮很厚呢,我伤不了她的自尊心。

    等我走到她身边,她已买了一大堆气球,用一只手抓着,兴奋得哇哇叫,我见到这种情景,忍不住拿起照相机,替她拍了一张照。

    在旅馆时,我说:“我们解除婚约吧。”

    “为什么?”她震惊了,“我做错了什么?”

    “没有什么——”

    “你不要我了?”她惶恐的问,“为什么?”说着脸色都变了,她不懂伪装。

    我忍不住问她:“朱明,你爱我吗?”

    “当然,我爱你。”她大声说。

    “把我当哥哥?”我问。

    她说:“你不能离开我,家豪。”

    “我没有要离开你,朱明,我只是觉得有名无实的夫妻关系,不如取消了吧。”

    “你有了别的女朋友,一样会离开我的。”她说。

    我厉声说:“你自己不肯嫁我,又不让别人嫁我,我再笨,也不能这样呀!”

    “我愿意嫁你!”她叫起来。

    “不是吧?恐怕是你不愿意离开我吧?”我说道。

    “家豪,没有你我简直不知道为谁努力,我会失去重心,”她绝望的说,“我听你的话,我都听你的,没有你我又会堕落的,掉在坏人的手里,睡觉老做梦,家豪,求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