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我一点头绪都没有,恭喜?“加薪水?”

    “装羊。”郑医生笑骂,“一切都登在报纸上,清清楚楚。”她将一张报纸摔过来。

    我低下头,一眼看见斗大标题:朱雯定下月嫁宋姓医生,近日忙缝制婚纱及筹备酒席。

    还有一张我与她合摄的照片。

    我脸色发紫。这,这,这从何说起?

    郑医生问:“没有这件事?”

    我说:“绝对没有。”

    “那么这消息是如何传出来的?”

    “我不知道。”我拿着报纸,手簌簌的抖。

    “你要叫你女朋友说话小心点,专业人士要有职业道德,你的名字老与这种绯闻连在一起,于名誉不太好。别以为只有女人才得注意名誉,男人也一样,这样下去,恐怕没有好的女孩子敢近你的身。”

    我羞愧得无地自容。

    “千万别以为明白你的人总会明白,天下明事理的人极少极少。”郑氏停一停,“这次你付出的代价可大了。”

    这是金石良言。

    我问:“我能做什么?”

    我又问:“我能做什么?”

    “做什么?千万记得什么都别做,事实胜于雄辩。”

    “可是人家会误会我——”我着急。

    “人家不会老记得你。”她笑着拍拍我肩膊,“幸亏如此,不过这一两天,也够你受的。”

    “教我怎么应付?”

    “不要解释,人家问你,你装没听见,这就没事。”

    “不大好吧。”

    “你听不听?不听就别请教我。”

    我已经吓得面无人色,赶快抓一只浮泡再说,当然言听计从。

    这一个上午,大约有二三十人对我的“婚事”表示兴趣。

    他们的意见纷坛:

    “以后看电影不用票子了。”

    “朱雯真人美不美?有人说她怪瘦小的。”

    “据说她的财产是八位数字。”

    “宋医生很快会自己开诊所吧?”

    “你们真的是青梅竹马?”

    “婚后朱雯会不会息影?”

    “恐怕是宋医生息诊吧,哈哈……”

    “什么地方渡蜜月?不会在香港请喜酒吧,客人那么多,怎么会没挂漏?”

    “要多少个孩子?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新居布置在什么地方?都是同事,别忘记请我们喝杯咖啡之类。”

    我索性戴上口罩,遮去一半面孔。

    抽空打电话给朱雯,她的佣人居然说:“小姐不在。”

    我咬牙切齿说:“告诉她我是朱星路医生,我不是记者。”

    佣人去了一会儿,回来说:“小姐约你今晚七时见,她在家等你。”

    也好。我摔下电话。

    那日上午浑浑噩噩,我都不晓得怎么过的,只觉得气,被人不清不楚的利用,即使那人是美丽的朱雯,仍忍不住气恼。

    下午我没吃饭,就进病房见董言声。

    只要对牢她的时候,我才可以有些少宁静。

    刘姑娘正在喂她吃东西。

    我说:“让我来。”

    刘姑娘也不例外,她问:“下个月做新郎倌?”

    我说:“出去。”

    她吐吐舌头,离开我们。

    我说:“言声,我有说不出的衷情,我真倒霉。报上说我要结婚,但是我自己都不知道。”

    董言声既无声亦不言。

    我把一碗饭喂完,替她擦嘴巴。

    “你最好,”我说,“你没有烦恼。”

    我把她移到露台上晒太阳。

    我说:“你看太阳多好,简直什么都不想做,只想躺着们蚤子。”我呼呼笑起来。

    董言声有点渴睡,我替她盖上薄被。

    或是打网球,我想。冬日的太阳天最好打网球。

    而夏日的太阳天最好躲在屋里饮冰。

    凡是有太阳的日子都不是适合工作的日子。

    “宋大夫。”

    我抬起头,是董太太。她那带苏州口音的粤语嚅嚅地有说不出的悦耳,但除非言声痊愈,否则她声音中不会带有欢愉之意。

    她替言声整理头发。

    言声睡着了,像只小猫,根本不管这些,天有没有塌下来她也不相干。

    “宋大夫你要成家了?”

    我不出声。

    “你蜜月期间,咱们言儿可怎么办?”

    我忍不住解释,“董太太,那是报上的谣言,每隔一阵我一个朋友就拿我开玩笑,不是真的。”

    “不是真的?”她愕然,“婚姻大事哪,如何不是真的?”

    我尴尬的笑。郑大姐说得对,不分辩最好,但董太太不是别人,不知怎地,她在我心目中颇有重要位置。

    她说:“你们年轻人是越来越新潮了。”略有怪责之意。

    我面红耳赤。

    “言儿今日如何?”

    我不回答,把她连人带椅搬进来。

    “别让她睡大多,”她说,“我怕她的肌肉活动量会不够。”

    “是。”

    “宋医生,他父亲的意思是,今年夏天,我们或者会得把她带到北美洲去看看专科。”

    “也好,”我说,“看看那边的专家怎么说。”

    “你不见怪吧?”

    “董太太,你言重了,这世上,不会有比看着言声痊愈更令我快乐的事了。”

    董太太很感动,紧紧握住我的手。

    “待她醒来,你可以陪她到空地走走。还有,她怪喜欢茉莉花的香味。”

    “什么?”董太太抬起头,“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因为我买了一大束茉莉回来,放在这只瓶中,她便一直坐在这瓶子旁,”

    “啊!”董太太动容,“言儿一定最喜欢茉莉,你说这是否意味着她在痊愈中?”

    “情况有进步。”我低声嚷。

    “宋大夫!”董太太双眼立刻充满泪水。

    “有希望。”我说,“显示她对以前的事有记忆。”

    “太好了。”董太太紧握双手。

    “快去买多多茉莉花,催促她的回忆,她还喜欢些什么?”

    “喜欢——喜欢——”董太太团团转。

    “慢慢,”我斟一杯茶给她,“不急。”

    “记也记不了那么多,让我想,啊是,音乐盒子,她搜集音乐盒子。”

    “够了,让我试一试,”我说,“交在我手中。”

    “你打算怎么样?”

    “我?”我先要出去一下。

    我取过外套,立刻到礼物店去物色音乐盒子,逐间逐间的铺子找。

    终于被我在一问古玩店找到一只玻璃音乐盒,一开动里面一个穿银色衣服的小丑会得缓缓舞动。

    歌曲的名字:《请来华尔兹》。

    非常美丽,非常动人,我把口袋里所有的现款都掏出来,抱着那只盒子,没有钱吃饭,才忽然想到可以到朱雯家去吃,我与朱雯有约。

    到朱宅其实火气已过,但忍不住要教训教训她。

    我在电梯中试着咆吼:“嫁我?我怎么不知道?嫁我?”

    电梯门打开,一位太太进来,刚好听到我在叫:“嫁我?”

    她吓得一怔,然后狂叫起来,奔出电梯,我想追上去道歉,但是电梯门已经闭拢。

    可怜的女人、她准会被吓得三天睡不着,今日时辰不对,她遇见一个叫她下嫁的狂人。

    我按朱宅的门铃。

    朱雯满脸春风的来开门。

    穿得真性感,黑色兔毛毛衣,V字领镶黑色透明花边,黑色长裤。

    “星路——”

    “叫我打令吧,”我发不出脾气答,“反正下月我们要结婚了。”

    “啊,怎么,你就是为这个不高兴?”朱雯讶异,“你几时变得这么小器?”

    “朱雯,我要郑重警告你,以后不要再用我做幌子。”我板起面孔。

    “你生气了?”

    “是。”

    “真生气?”

    “是,再这样下去,连朋友都不用做。”

    她沉默,笑容消失,坐在沙发上不出声。

    朱雯失去笑容,尖削的下巴便显得单薄,斜斜的窄肩上似背着千斤重担。只有她一头乌黑铮亮的头发,才带出无限生命感。

    我不忍,坐到她身边去,拉拉她的头发。

    她不响。

    我把她的秀发捧在手中,深深的嗅着,一股清香沁在我心脾。

    朱雯为了这把头发,不知花了几许心血与时间,没有什么是偶然的吧。

    她转过头来看着我。

    “为什么告诉他们,我们将要结婚?”

    “我不快乐,又无依无靠,空虚的时候,往往想到你,星路,我觉得世人除出你,没有一个可靠。”

    “这是不对的,”我温柔的说,“朱雯,你是大明星,你的影迷已是最可靠的朋友,你还不满足?你不应太贪,每个人都有寂寞的一刻,这是人生无可避免的。”

    她不出声。

    “昨天又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

    “公司与我的合约谈不拢,他们说我已走下坡。”

    “你要求什么价钱?是不是太过分?逼他们说出不好听的话?朱雯有时候要想想别人的处境。”

    我紧紧地搂一搂她的香肩。

    她不语,但已经看得出情绪平定下来。

    “而且你也总会走下坡,谁不是呢,这是天然定律。”

    她双眼露出恐惧的神色。

    “朱雯,从现在开始,你也应当有心理准备。”

    她颓然。

    “培养个人生活兴趣是很重要的,钱你是不用愁,但如何漂亮地打发时间,确是一项艺术。”

    她低声说:“我明白,”

    “而且我不觉得你有什么理由要拒靳志良于千里之外。”

    “你别管我。”朱雯又强硬起来。

    “真的,他对你那么好,”

    “我不喜欢他。”

    “不喜欢他还是迷信不嫁圈内人?”

    “你别管我。”

    “我巴不得不管你。”我说,“只要你让我下台。”

    “明天我发一则消息,说记者误会我所说的话好了。”

    “谢谢你。”我站起来向她一鞠躬。

    “星路,你仍然爱我,是不是?”

    “我能不爱你吗?你像我妹妹一样。”

    “星路。”她紧紧抱住我的腰。

    她的身体柔软而温馨,抱在怀中非常诱惑,但我们情比兄妹,我又怎会有非分之想。

    “那是什么?”她指着我的音乐盒子问。

    “啊,”我说,“我送朋友的礼物。”

    “什么朋友?”

    “你别理。”

    “我一定要理。”

    “你不认识的人。”

    “我保证是王大澄,或是奚定华。”

    “我保证不是她们。”

    “你敢发誓?”

    “敢。”

    “发誓如果你说谎,你那些病人永远不痊愈。”

    “你这个毒妇,我才不会这样说,这关我的病人什么事?我拿我自身来发誓也就罢了。”

    “你不敢发誓?”朱雯问,“包裹里是什么?我要看。”

    她来抢夺。

    “别过分,朱雯,别过分,喂,朱雯,请你控制你自己——”

    在挣扎中,那只音乐盒子摔在地下,我听到玻璃破裂的声音。

    我眼睛都气红了。

    拆开一看,果然极薄的玻璃罩子已碎。

    朱雯一看内容就知道不是送给王太澄或是定华的东西,歉意得吐血。

    我疲倦的说:“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妒忌,要破坏要损人不利己,一定不肯放过别人?”

    朱雯不敢出声。

    “我要走了。”我拾起那一大包破碎的东西,一如拾起枚破碎的心。

    “星路。”

    “不要再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