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08卷
    最丑陋的人

    查拉斯图拉又走过了群山和森林,寻觅又寻觅,终于无处寻觅到他所寻觅的人——那感到大绝望而叫喊求救的人。在路上他心中快活而感谢。他说,“今天万物如此美好,已将今天所开始的不良的早晨修正了。我寻到何等新奇的对谈者!

    现在我要长久咀嚼万类的言语,如同咀嚼良好的谷粒;我的牙齿将它们磨红和磨碎直到它们如同乳一样地流到我的灵魂里!”——

    但当路途绕过了山岩,即刻景象又变了,查拉斯图拉走到了死之国土。这里高耸着黑色和紫色的悬石,没有草木,没有鸟雀的声音。那是一切动物,甚至于猛兽所绝迹的的峡谷,只有一种可恶的,臃肿的,惨绿的毒蛇的种族没死在这里,当它们老惫了的时候。因此牧人们名这为“死蛇之谷”。

    查拉斯图拉又浸沉在黑暗的回忆里,因为以前他好像曾到过这样的峡谷。一种沉重压在他的心上,所以他走得缓慢了,越更缓慢,最后他站立着。但其后他睁开了眼睛,他看见一种东西,坐在路旁,似人非人,总之是一种无法言说的东西。看见了这样的一种东西,他即刻感到了大羞辱。他的头发根都愧愤得发红了,他侧视着一边并举起他的脚正要离开这个不祥的地方。但这死寂的旷野发声了;从地下发出一种声音,幽怨和悲鸣,如黑夜中被堵塞了的流水的幽怨和悲鸣;最后它成为一种人的声音,人的说话如是呼叫:“查拉斯图拉!查拉斯图拉!解答!我的谜!说罢,说罢!什么是对于见证人的复仇?我诱你转来;这便是平滑的冰!看看罢,看看罢,你的骄傲不会折断了腿呀!

    你骄傲的查拉斯拉图哟,你以为你智慧!那么解答了我的谜罢,你善于解谜的人!这谜就是我,说吧,我是谁?”

    查拉斯图拉听了这些话,心中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呢?慈悲克服了他:他即刻跌倒如同长久抵抗了伐木者的橡树,突然地,沉重地,甚至于使想推倒了它的人们都吃惊。但即刻他又从地上站起来,他的面貌变得严肃了。

    “我很知道,”他说,带着一种钝浊的声音,“你是上帝之刺杀者!让我走罢。

    你最丑陋者哟,谁看见你,透彻地看见你,那使你难堪,你对这种见证人复仇!”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且就要离开;但这“四不像”抓着他的衣裾之一角又开始怨忿和申说。“住下!”他说。

    “住下——别走开!我猜透是什么斧头将你砍倒在地上。

    哦,查拉斯图拉哟,祝贺你,你又站起来了!

    我很知道,你最明白上帝之刺杀者是如何。住下,坐在我的旁边,这当不是徒然的。

    除了你,我去寻觅谁呢?坐下罢!但别看我!尊重我的丑陋罢!

    他们逼迫我!现在你是我的最后的逃避所。并不是他们的仇恨,并不是他们的逮捕!唷,我嘲弄这样的逼迫,我骄傲而欢喜!

    自来最被逼迫的人们不都是成功了么?越逼迫人的人越容易追随别人!但那是他们的慈悲——

    我为逃避了他们的慈悲,才逃来觅你。哦,查拉斯图拉哟,保护我罢,你,我的最后的避难所,你是唯一看出了我的人!

    你看出刺杀者是如何。住下!假使你要去,你急躁者,那么别从我的来路去。那不是好路。

    你嗔怒我么,因我拉长说了这多话?甚至于我劝告你?但我要你明白,那是我,这个最丑陋的人。

    ——他有着巨大、沉重的足。我所到的地方,道路都是坏的。我踏着一切的路到死和荒芜。

    但你沉默地从我旁边过去,你害羞,——我看得很明白:

    因此我知道你是查拉斯图拉。

    别的人但愿给我以他的安慰,他的慈悲,在言语和态度上。但为那我还不够为一个乞丐;这你很明白!

    我太丰富,丰富于伟大的,可怕的,最丑陋的,最不可言说的!哦,查拉斯图拉哟,你的羞耻,使我光荣!

    我很困难地从慈悲之压迫中逃出,——我可以觅到现在唯一教训着慈悲是唐突,是专擅的人,——即你自己,哦,查拉斯图拉哟!

    无论是上帝的慈悲,是人类的慈悲,那总是对于谦恭的袭击。不援助比去救济的道德更高贵。

    但现在慈悲被一切末屑的人称为道德:——他们不知尊敬伟大的不幸,伟大的丑陋,伟大的失败。

    在一切这些之上我窥望着,如同一只狗窥望着锦羊之群的背部。他们都是末屑的,有良好的毛,良好的意志的顺民。

    如同鹭鸶昂头沉思,蔑视地俯临着浅湖,我也如是望着灰色的小浪和意志和灵魂之前后推拥。

    好久以来,末屑的人民即是公理的专擅者:因此最后他们也成为强权的专擅者;——现在他们教人:‘只有末屑的人民所谓的善才是善。’

    现在只有从他们中起来的说教者所说的才是真理,他是末屑人民的新奇的圣人和辩护者。他自己说‘我——便是真理’。

    很久以来,傲慢者助长了末屑人民的矜骄——他教训了不少的错误,当他教人:‘我——便是真理’。

    傲慢者得到礼貌的回答了么?——哦,查拉斯图拉哟,但你从他的旁边过去,并说:‘否!否!第三个的否!’

    你警告人关于他的错误;你是第一人提防了慈悲!——不是一切人,不是无一人,乃是警告了你自己和你的同类。

    你以伟大的受苦者的羞耻为可耻;真的,当你说:‘从慈悲降下来一片浓重的黑云,小心啊,你们人们!’

    当你教人:‘一切创造者都是坚强的,一切伟大的爱超出他们的慈悲之上’:哦,查拉斯图拉哟,在我看来,你是多么准确的气候之征兆!

    但你自己——也警告着反对你自己的慈悲罢!因此许多人正来觅你,许多受苦的,怀疑的,失望的,盲昧的,冷冻的人们。

    我警告你也反对你自己。你曾经猜透了我的最善,最恶的谜,即我自己,和我所做过的。我知道那将你砍倒了的斧头。

    但他——不能不死:他以无所不知的眼睛观看,——他看见人类的深处,看见一切他的隐秘的耻辱和丑陋。

    他的慈悲不知耻:他爬到我的最污垢的角落。这最明察,最深入,最慈悲的人不能不死。

    他看见我:我愿对这样的一个见证人复仇——否则,我自愿死掉。

    上帝明察一切和人类:所以他不能不死!这样一个见证人不死,是人类不能忍受的。”

    最丑陋的人如是说。但查拉斯图拉站起来,并预备走开:

    因为他在脑腹的深处他感到凄冷。

    “你四不像哟,”他说,“你警告我别走你的路。我以赞美我的路感谢你罢。看罢那里是查拉斯图拉的洞府。”

    “我的洞府广大而深邃有着许多角落;那里,隐居的人觅到了他的最隐僻的地方。紧接着洞府,有着爬行的,飞翔的,跳跃的生物们的一百处洞窟和小道。

    你将你的投掷出来,你不在人们和人们的慈悲之中生活了么?好罢,如同我一样!你将从我学习;惟有实行者才能学习。

    先同我的动物们谈话!最骄傲的动物和最智慧的动物,它们会是我们两人的适当的顾问!”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并走开了,比以前更沉思也更迟缓;

    因为他问自己许多事情,而不知如何回答。

    “真的,人类是如何地贫乏,”他心里想着。“如何地丑陋,如何地哮喘,如何地充满了隐秘的羞耻!

    他们告我人类颇自爱。唷,这种自爱必是何等的伟大!有多少反对了自爱的侮蔑!

    但这个人自爱甚至于如同自己蔑视,——他是一个伟大的爱者和伟大的蔑视者。

    我还没有看到彻底蔑视了自己的人:彻底蔑视甚至于是高尚。唉,我听见了他的叫喊的,或者便是这种高人罢?

    我爱伟大的蔑视者。人是要被超越的一种东西。”——

    自愿的乞丐

    查拉斯图拉离开了最丑陋的人,他觉得凄冷而且孤寂:因为凄冷和孤寂的思想起于他的心中,所以他的四肢也冰冷了,但当他行走又行走,上山又下山,有时候经过了碧绿的草地,也经过了溪水已经干涸了的荒旷的沙沟,他又忽然变得更温暖和更快活。

    “我碰到什么了?”他问着自己,“一种温热而活泼的东西鼓舞我;那东西必在这附近。

    我已经不孤弱了;不相知的伙伴和兄弟们遨游在我的周围;他们的温热的呼吸轻触着我自己的灵魂。”

    但当他周围侦察要寻觅他的孤寂之慰藉者,看哪,有许多牝牛站在高丘上,越临近他们,使他的心情越温暖。但这些牝牛好像在热心地听人演说,并不理会有人来到。查拉斯图拉再往前进,于是他分明地听到有人在牝牛中间说话;显然地牝牛们的头都向着说话的人。

    查拉斯图拉跑上去将牝牛们驱散;因为他恐怕有人在这里受害,那不是牝牛之慈悲所能救济的。但他揣测错了;因为,看哪,那里有一个人坐在地上,好像正在对那些动物们讲演,一个和平的人,一个山上的说教者。“你在这里寻求什么呢?”查拉斯图拉惊讶地叫起来。

    “我在这里寻求什么?”他回答:“同你一样,你这扰乱和平者;那就是说,我寻求大地上的幸福。

    “为那目的,我喜欢从这些牝牛学习。我告诉你,我已经和它们说了半早晨的话,现在大约它们要答复我了。为什么你驱散了它们呢?

    除非我们改变而成为牝牛,我们将不能进到天国。因为我们应当从它们学习:反刍。

    真的,人得到全世界而不反刍,那又有何益?他当不能弃绝了他的悲愁。他的伟大的悲愁:现在那叫做憎恶!现在谁的心,的嘴,的眼都不是充满了憎恶呢?你也一样!你也一样!但看看这些牝牛!”

    这山上的说教者如是说,并转而看着查拉斯图拉——因他以前是和蔼地注视着牝牛的——:这时候他又掉换了话头。

    “我同他说话的这人是谁?”他惊叫着并从地上跳起来。

    “这是没有憎恶的人,这是查拉斯图拉,这是大憎恶之克服者,这是查拉斯图拉的眼,的嘴,的心。”

    他如是说,同时眼光洋溢着,吻着查拉斯图拉的手,好像突然从天外得到了赠礼和珠宝的人。但牝牛们凝视着这一切而且惊奇。

    “别说我罢,你奇异的人;你可爱的人哟!”查拉斯图拉说并抑制着自己的柔情,“最先说说你自己!你不是曾抛掷了伟大财富的自愿的乞丐么?

    他以财富和自己的富裕为可耻,他逃到赤贫者那里,以他的丰裕和好心赠贻了他们。但他们不接受他。”

    “他们不接受我,”自愿的乞丐说,“真的,我看你很知道。

    所以最后我走向动物,走向牝牛们去。”

    “那么你当知道适当地给与比适当地夺取是如何的困难,”查拉斯图拉说,“并且这乃是一种技艺,——慈爱之最后的,最精的,卓越之技艺。”

    “尤其是在现在,”自愿的乞人回答:“在现在,一切卑贱的,都成为叛逆,而不易接近,并且自己走着自己的傲慢的道路。

    真的,你知道,大的,恶的,长久的,漫延的,流痞和奴隶的叛乱的时代已经来到:那叛离扩大又扩大!

    现在一切的恩惠和末屑的赠贻激怒了卑贱者;大富裕者都警备着罢!

    现在无论是谁只要滴沥者,如长颈大腹的瓶:——这瓶就随时都可以被人打断。

    空虚的贪婪,乖戾的嫉妒,愤怒的复仇,庸俗的矜骄;一切这些都跳到我的眼前。穷人是有福的,这已不再真实。天国乃是与牝牛同在。”

    “为什么天国不与富人同在呢?”查拉斯图拉试探地问,同时驱散了亲切地嗅着这和平的人的牝牛们。

    “你为什么试探我?”那人回答,“你比我还明白。哦,查拉图拉哟!谁驱使我到赤贫的人那里去?那不是因为我憎恶最恶富的人们么?

    我怀着冷眼和厌恶的思想,憎恶有罪的富人,他们从污秽中拾取微利,——憎恶恶臭冲天的这些贱氓。

    憎恶这些镀饰的,虚伪的贱氓,他们的祖先是扒手,是食腐肉之鸦,是有着与娼妓无别的怨怒而淫荡而懒怠之妻的拾破褴者。

    上层社会是贱氓,下层社会也是贱氓,现在贫与富是什么!我不知道那种区别——于是我逃离得更远,更远,更远,直到我到了牝牛们这里。”

    这和平者一面说,一面喘息而流汗:所以牝牛们又惊奇了。但查拉斯图拉仍然微笑望着他的脸,——并且沉默地摇着他的头。

    “你山上之说教者,当你说着这么剧烈的言语,你自己太兴奋了。这样的剧烈并不是你的口也不是你的眼所做得出的。

    我想也不是你的胃!一切所谓的暴怒和仇恨和嗔怒也和你的胃不能相容。你的胃要求是柔软的东西:因为你不是一个屠户。

    在我看来,你好像一个素食者,一个食植物和树根的人,或者你咀嚼谷粒。但一定地,你有你的享乐,你喜爱吞蜜。”

    “你猜透了我!”这自愿的乞丐回答,心情也轻爽了。

    “我喜爱蜜,我也咀嚼着谷粒;因为我寻求着有着甘美的味,它呼吸芳洁的东西,也是需要时间的东西,为温柔的怠惰者和懒汉,那会是一天的工作和一月的工作。

    真的,牝牛们是卓越的;它们发明了反刍并躺在太阳光中。它们也禁戒一切使心情沉重的思想。”

    “好罢,”——查拉斯图拉说,“你也该看看我的动物们,我的鹰和我的蛇,——现在,大地上还没有它们的同类。

    看哪——那边是到我的洞府的路:今晚做我的宾客,并同我的动物们谈谈动物们的幸福——

    直到我归来。因为现在一种求教的叫喊使我匆遽地离开了你,你也当在我的屋子里觅到了新鲜的,冰凉的,蜂房之金蜜,尝尝那蜜罢!

    你奇异的人,你可爱的人哟,现在离开了你的牝牛群罢——即使对于你很是难堪,因它们是你的最热心的朋友和教师。”

    “但有一匹牝牛是我所最爱的,”自愿的乞丐回答。“哦,查拉斯图拉哟,你比一匹牝牛更温良更可爱。”

    “离开,离开罢!你无用的谄媚者!”查拉斯图拉戏谑地叫出,“为什么你以这样的赞美,这样的谄媚之蜜语唐突我?”

    “离开,离开罢!”他又叫起来,并向这温和的乞丐举起了手杖。但他已迅速地走开了。

    影子

    刚刚这自愿的乞丐匆忙地走开,查拉斯图拉又孤独了。这时他听到后面一种新的呼声:“站住!查拉斯图拉,等一会!那是我,真的,哦,查拉斯图拉哟,那是我,你的影子呀!”但查拉斯图拉没有站住;因为在山上的拥护和嘈杂,使他忽然变得激怒了。“我的孤寂到什么地方去了呢?”他说。

    “真的,那太多了;这山上的蜂群;我的王国已不是在这世界;我需要新的群山。

    我的影子叫我么?我的影子算什么呢!让它追赶我!我愿意——逃离了它!”

    查拉斯图拉心里如是说,且向前奔跑。但影子紧迫着他。所以那时有着三个奔跑者,一个跟一个,——即最先,自愿的乞丐,其次,查拉斯图拉,第三,他的影子。但他们跑了不久,查拉斯图拉渐渐觉到了他的愚蠢,他即刻消去了激怒和憎恨。

    “什么!”他说,“最突然的事不是总发生在我们老隐士和圣人们之间么?

    真的,我的愚蠢曾经在群山中长大了!现在我听见六支老傻子的腿紧相追赶!

    查拉斯图拉当恐惧于他的影子么?我想,它究竟比我有着更长的腿。”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心与眼充满了欢喜,静静地站着,并急遽地转身——看哪,以此他差不多将他的影子摔倒在地上,他的影子如此紧随着他的脚踵,他是如此的软弱啊。查拉斯图拉严肃地观察了这影子,他好像被一种突然出现的,这么细瘦,黧黑,空廓,凋敝的这跟随者的样子所震惊了。

    “你是谁呢?”查拉斯图拉热烈地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为什么你自称为我的影子?你并不使我喜欢。”

    “原谅罢,”影子回答,“那正是我;假使我不能使你喜欢——那末,哦,查拉斯图拉哟!我赞美你和你的优良的赏味。

    我是一个漫游者,曾跟随着你的足踵行之;总是在走路,但没有鹄的,也没有归着:所以我虽然不是犹太人,也不是永久,但已无异于永久温游的犹太人。

    怎么?我必须永久在走路么?必须被一切大风吹卷,无定,四方飘零么?哦,大地呀,你对于我未免长得太圆了!

    我曾经落在一切平面上,如同倦怠的沙土,我熟睡在一切镜子和玻璃窗上:从我拿去一切,没有一物给我;我渐渐淡薄。我差不多成为一种幻影。

    哦,查拉斯图拉哟,我追随着你游历得很久;虽然我从你隐匿了我自己,我仍然是你的最良的影子:你所在的地方,也有我。

    我和你漫游于最遥远,最冷酷的世界,如同自愿憧憬于冬天的屋顶和雪上的幽灵。我和你深入一切的禁地,一切最坏和最远的地方:假使我有着所谓的道德,那就是我不惧怕任何的禁制。

    我和你粉碎我的心所敬重的;我推倒了一切的界石和偶像;我追逐了最危险的愿望——真的,我横跨过一切的罪恶。

    我和你都不有学会信仰了,言语和价值和伟大的名号。当魔鬼丢掉了他的皮,他的名号不也剥落了么?因为那也是皮。

    或者恶鬼的自身也就是一张皮。

    ‘无物是真实的,一切都是合法的’:我如是对我自己说。我投掷身心没入最冰冷的水里。唷,因此要如此我常常如何地裸立在那里,如同赤色的蟹。

    唷,我的一切善,一切羞耻,一切对于善的信仰,都到何处去了!唷,从前我所有的欺诈的天真,善人之天真与善人之高贵的虚伪都到何处去了!

    真的,我常常紧跟着真理之脚踵!真理之脚踵踢着我的头。有时候我想着我说谎,但是看哪!只在这时候我击中了——真理。

    许多事情对我启示!现在我不理会了。我所爱的已不存在,——我如何还爱我自己?

    ‘如我之所爱而生活,否则即完全不生活’!我如是意欲;甚至于最神圣者也如是意欲,但是,唉,我如何还有着我所爱的?

    我还有鹄的么?还有我的帆所推向的港湾么?

    还有一阵好风么?只有知道向着何处航行的人,才知道好风,知道于他有益的顺风。

    留下给我的是什么呢?一种倦怠而焦躁的心;一种不安定的意志;飘忽的翅膀;一种破折的脊骨。

    这寻觅着我的家;哦,查拉斯图拉哟,你知道么这种寻觅觅着了我;它吞灭了我。

    ‘何处是我的家?’我询问而寻觅,已经寻觅,而没有觅到,哦,永乐的去处,哦永久的无处,哦永久的——徒然啊!”

    影子如是说了,查拉斯图拉为他的话而绷着脸。“你是他的影子!”最后他恳切地说。

    “你自由的精神和漫游者哟,你的危险颇不小!你有很坏的白天:注意更坏的夜晚不要再来罢!

    对于你这样无所归着的人们,好像监牢才是幸福。你看过被俘获的罪人怎样睡眠了么?他们安静地睡,他们享受他们的新的安全。

    提防着吧,恐怕最后,一种褊狭的信仰,一种无情的,酷烈的盅惑俘获了你!因为一切褊狭而固定的,现在正诱惑你,试探你呢。

    你失去了你的鹄的了。唉,你怎能摆脱而忘却了那种损失?因此——你也失去了你的进路!

    你可怜的漫游者和感伤者,你怠倦的蝴蝶哟!今晚你想有一个休息的处所和一个家么?假使愿意,那么到我的洞府里去!

    那边是到我的洞府的路。现在我就要快离开你。如像一个影子已经附在我身上了。

    我愿独自一人奔跑,使我的周围又变得光明。因此我必须走得很远而且快乐。但在晚间,在那里和我跳舞罢!”——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日午

    查拉斯图拉又继续奔跑,但他没有觅到任何人,他仍然孤独,永远只觅到了自己;享受而留下了自己的孤寂,想着的好思想,一点钟一点钟的过去了。但当日午的时候,太阳照射在查拉斯图拉的头上,他经过一株盘缠错节的古树,为葡萄藤的热爱的拥抱而隐藏了自己,以此正对着这漫游者,成熟的葡萄,累累高悬。他忽然觉得口渴,想摘食葡萄呢。刚伸出了手,他又想起别的事情——他想在这日午的时候,躺在树旁睡眠。

    查拉斯图拉随即躺下;在缤纷绿草的宁静和神秘之中,他忘记了口渴且熟睡了。因为如同查拉斯图拉箴言之所说:“此一事比别一事更必要。”只是他的眼睛仍然睁着:——它们不倦怠观赏和欣羡这古树,这葡萄藤之爱情:但在睡梦中查拉斯图拉如是对自己说:

    注意!宁静罢!现在世界不是成为美瞒了么?什么事情对我发生了呢?

    睡眠在我身上跳舞,如同一阵薰风,不可视见地跳舞在微漾的海上,轻飘,如同羽毛一样的轻飘。

    它不使我闭眼,它使我的灵魂清醒。真的,如同羽毛一样的轻飘。

    它劝我,我不知道怎样,它亲切地抚慰我,压抑我。是呀!它压抑我,所以我的灵魂倦怠了。

    我的奇特的灵魂如何地成为倦怠而舒缓!不是第七日的晚间,在日午的时候来到了么?现在它不是在优良的和成熟的事物之间享受太久了么?

    它更舒展,更舒展地伸腰!它静静地躺着,我的奇特的灵魂哟,它品味过了太多良好的事物;黄金的悲哀压抑着它,它歪着嘴了。

    如同停泊在静港里的一支船;——它倦怠于长途和汹涌的海浪,现在正要靠岸。陆地不是更可信仰的么?

    这样的一支船靠近海岸,拽近海岸:——所以一匹蜘蛛从船上到陆地织着它的丝,那已足够,不需要更强的绳索。

    我现在如是信仰、信托、期待,如同静港里这样的一支倦怠的船,紧靠着大地,以最细的游丝和大地连结着。

    哦,幸福哟!哟,幸福哟!哦,我的灵魂哟,你愿歌唱么?你躺在草地上。但这时是神秘的尊严的时刻,没有一个牧童吹奏着箫管。

    那么,注意!炎热的日午,熟眠在田野。别歌唱!宁静罢!世界是美满了。

    你松树鸟,哦,我的灵魂哟,别歌唱!甚至于你不要低语!看哪,宁静罢:这年老的日午熟睡了,它唼喋着它的嘴唇;现在,在此刻,它不是在饮着幸福的甘露了么?

    饮着黄金的酒,黄金的幸福之棕色的甘露,他的面容在变动,他的幸福发笑了。如同一位神的发笑。宁静罢!

    为幸福,如何微小的幸福!即可以满足!从前我如是说,且以我自己为智慧,但那是一种亵渎。我现在学会了。傻子的说话更智慧。

    否,正是细小的事,最温和的,最轻微的事,一种蜥蜴的蠕动,一次吸息,一阵轻拂,一眨眼——微小造成了最良的幸福。宁静罢!

    什么事情发生了;听听!时间流过去了么?我不是落下了么?听听!我不是落在永恒之泉水被面了么?

    什么事发生了?注意,它刺我——唉——刺到心里了么?刺到心被了!唷,粉碎了,粉碎了,我的心,在这样的幸福之后,在这样的一刺之后!

    什么?世界不是恰在现在成为美满了么?成为圆而且熟了么?哦,黄金的圆而且成熟——它飞向何处去?让我追赶它!快些!

    宁静罢!”(这里,查拉斯图拉伸腰,并觉得他已熟睡了。)

    “你睡眠者,你日午的睡眠者哟,起来罢!”他对他自己说。“你年迈的腿哟,站起来!这正是时候,是更急切的时候;

    许多平坦的大道期待着你!

    你现在睡眠于你的满溢;睡多久呢?一半的永恒!好罢,现在起来,我的年老的心!在这样熟眠之后多久,你可以醒来?”

    (但是他又熟睡了,他的灵魂反对他,并防护了自己,但又再躺下。)

    “唷,让我休息,宁静罢!现在世界不是成为美满了么?

    唷,这黄金的圆球!”

    “起来!”查拉斯图拉说,“你时间之小窃盗,你懒汉啊!什么?你愿意伸腰,打哈欠,叹息,落在深的泉水被面么?哦,我的灵魂哟,那末你是谁!”(这里,他变得恐惧了,因为一道阳光从天空而射到他的脸上。)

    “哦,我头上的苍天,”他叹息而且坐起来,“你注视着我么?你听到了我的奇特的灵魂了么?什么时候你将饮着落在地上万物之甘露——什么时候你将饮着这奇特的灵魂?

    你永恒之源泉哟,你快乐而恐怖的日午之深渊,什么时候你将我的灵魂吸回归你?”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并从树旁他所休息的地方站起来,好像从奇异的酒醉中醒来。并且看哪!那里太阳仍然照耀在他的头上。因此人会想到查拉斯图拉没有睡得很久。

    致礼

    查拉斯图拉在徒然的寻觅和温游之后重回到他的洞府,这时天已晚了。当他离他的洞府大约二十步远,出乎意外的事又发生了:他又听见大声求救的叫喊。啊,奇哉!这次的叫喊却是从他的洞府里发出来。那是一种长而复杂的特殊的叫喊,查拉斯图拉分明地听出来许多声音合在一起;虽然在远处听来,那好像从一个人的嘴里叫出来似的。

    因此查拉斯图拉一直奔向他的洞府去,但是看哪!在那种前奏曲之后,何等的一种表演期待着他!因为他白天所碰到的人们都聚拢来坐在那里了;左边的王,和右边的王,老魔术家,神父,自愿的乞丐,影子,明智者,悲哀的预言家和驴;最丑陋的人则戴了一顶王冠并围上了两条紫色的腰带——因为他也是如同一切丑陋的人们一样喜欢自己装扮,爱漂亮呢。当中则站着查拉斯图拉的鹰,激怒而不安,因为他们问它太多的,它的矜高所不屑回答的问题;智慧的蛇仍然缠绕在它的脖子上。

    这些一切查拉斯图拉都在大惊愕中看到了;于是他怀着有礼貌的好奇心,轮流考查每个宾客,谈着他们的灵魂,又重新感到惊奇。同时这些聚拢来的人都从他们坐位上站起来,虔敬地期待着查拉斯图拉说话。但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你们绝望的人们哟!你们奇特的人们!我所听见的就是你们的求救的叫喊么?现在我知道什么地方可以觅到了他,那我今天白天所没有觅到的人:高人!

    高人坐在我的洞府里!我为什么要惊奇!我不是以我的蜜之赠礼和幸福之号召诱致他们到我这里来么?

    但在我看来好像你们都是不调和的伴侣,当你们聚会在这里,你们呼叫求助,你们使彼此的心烦恼。必须有一个人最先来到——

    那使你们重新欢笑的人,一个快乐的丑角,一个跳舞者,一阵风,一个顽皮的女孩,一个老傻子;——但你们作如何想呢?

    你们绝望的人们哟,原谅罢,在这样宾客的面前,我说这样不值得说的平凡的言语!但你们还不知道什么鼓勇了我的心情!

    那便是你们和你们的特点:因为看见了绝望的人,人人都成为勇敢!鼓励一个绝望的人——人人都想着自己有充足的强力!

    你们已经给与我这种强力——一种良好的赠礼,我的宾客们哟!一种正直的宾客之赠礼,好罢,不要斥责我,当我也向你们呈献了我的礼品的时候。

    这是我的王国和我的领域;所有属于我的人,今夜晚都是你们的。我的动物们将侍候你们;我的洞府便是你们的住所!

    和我同住的人不当绝望;在我的境界之内我保持一切人免于野兽的危害。这是我献给你们的第一件礼品:安全!

    第二件礼品便是我的小指头。当你们有了它,你们便有了全手,是呀,也有了全心!欢迎、欢迎,我的宾客们!”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并以爱和痛苦而欢笑。他的宾客们,则在这样的致礼之后一再鞠躬,并虔敬无声;但左旁的王以他们的名义回答他:

    “哦,查拉斯图拉哟,你这样给我们以你的手,你的致礼,我们认得你是查拉斯图拉。你在我们的面前卑屈了自己;你差不多损伤了我们对于你的尊敬了:

    谁如同你一样地能够这样矜高地自卑:那抬举了我们,那使我们心眼一新。

    只要看到了这,我们即愿快乐地升登比这还高的高山。我们是更热诚的追求者;我们要看看什么使我们黯淡的眼睛生光辉。

    但是看哪!现在一切我们的求救的叫喊已过去了。现在我们的心神坦然而欢喜。我们不缺乏使我们心情放肆的勇敢!

    哦,查拉斯图拉哟,大地上生长的东西比高迈而强毅的意志还给人以更多的欢乐:那是植物中之最美者。这样的一株树,使全部的风景都改观。

    哦,查拉斯图拉哟,同你一样地生长起来的人,我们将他比作杉松——孤高、沉静、坚韧而严整,最优良有用的木材!

    ——但在树梢上,以强健苍绿的树枝,伸张于自己的领域,问着强毅的风的问题,暴风雨的问题,一切最高处的问题。

    ——也更强毅地回答,一个征服者,一个胜利者:唷!谁不当常升登到高山来看看这样的树林:

    哦,查拉斯图拉哟,悲哀者,和失望者,也以你的树而快活了:甚至于不安者也看到你而成为坚定,且愈合了他的心情。

    真的,现在万目睽睽都望着你的山和你的树;一种伟大的渴望已经兴起,许多人学习询问:难是查拉斯图拉?

    你随时以你的歌唱和蜜滴在你们的耳边的人们,一切隐居的人们,独隐者和偕隐者,都同时在心里说:

    ‘查拉斯图拉还活着么?现在不值得活着了,一切都一样,一切都虚空,除非我们与查拉斯图拉同在!’

    ‘为什么他宣言了这久还不到来?’许多人如是的询问;孤寂将他吞灭了么?或者我们应当觅他去么?

    我现在孤寂的自身已成熟而破裂如同坟墓破裂不能再掩藏着墓中的尸体。处处可以看见复活的人们。

    哦,查拉斯图拉哟,现在波涛汹涌又汹涌围绕着你的山了。无论你怎样的高峻,许多人必会升到你这里;你的小舟当不会长久停在陆地上。

    我们绝望的人们现在来到了你的洞府,且已不再绝望:那是更高强的人们正在来寻觅你的一种预告和一种吉兆!

    因为他们正走在路上,那些人类中,神之最后的残余,那便是说一切大渴望、大嫌厌,大餍足的人们——

    一切不再生活下去,除非再学会了希望的人们——除非他们从你,哦,查拉斯图拉哟,学会了伟大的希望!”

    左边的王如是说并拉着查拉斯图拉的手,意在和他亲吻;但查拉斯图拉拒绝了他的致敬,且惶恐地后退,好像逃避一样地突然离开了,不一刻又回来,又以清澄的、考察的眼光注视着他的宾客,并如是说:

    “我的宾客们哟,你们高人们哟,我愿意说率直的德意志话,并率直地对你们说。我在这里群山上所期待的并不是你们。”

    (“率直的德意志话而且率直地说么?啊,慈悲的上帝哟!”这里左边的王对自己说;“那是很明白的,这个从东方来的圣人并不知道可爱的德意志人!”

    但他的意思是用德意志话并愚钝地说——好罢,这还不是这些日子中的最坏的赏味!)

    “真的,你们可以是高人们,”查拉斯图拉继续说,“但为我——你们的高迈还不足,你们的强毅也不足。

    为我,那便是说,为我心中不屈不挠的精神,现在那是沉默了,但也不总是沉默。假使你们都属于我,那还不如我的一支手臂。

    因为如同你们一样以病弱而柔软的两腿行走的人,无论他自己觉得或不觉得,总在一切之上想望着被姑息的待遇。

    但我并不姑息我的臂和我的腿,我并不估息我的战士们:

    你们怎能适合作我的战争呢?

    和你们,我当会失去了我的胜利的机会。假使你们听了我的轰隆战鼓,你们中许多人当吓得伏在地下。

    还有,为我,你们的美丽也不足,你们也不够是优种。我需要净朗而平滑的镜子来映照了我的教义;在你们的面上,甚至于我自己的面貌也被歪曲。

    你们的两肩负着许多重累,许多回忆;许多不祥的侏儒潜伏在你们的洞穴的角落。在你们的心中也有着隐秘的贱氓。

    虽然你们是高人,是高人的族类,但在你们的心中仍有着许多歪曲和变形。世界上还没有一个铁匠能为我将你们锤正和锤直。

    你们只不过是桥梁;更高的人从你们上面渡到彼岸,你们站着,如梯子一样:别怨怒那登在你们之上而达到了他自己的高度的人!

    有一天会从你们的子孙中为我生出了真实的儿子和完全的后嗣:但那时候还遥远呢。你们不是我的遗产和名义所属的继承者。

    我在这里的群山上所期待的不是你们;也不是和你们我可以作最后一次的下降。你们来到我这里不过是更高的高人正来觅我的预兆而已;

    不是你们所谓的神之残余,不是大渴望,大嫌厌,大餍足的人们;

    否!否!第三个否!我在这里群山上期待着别人,非他们我不愿轻举了我的足;

    我期待更高强的人们,更优胜的人们,更快乐的人们;期待身心严整健全的人们,欢笑的狮子们必会来到!

    哦,我的宾客们,你们奇特的人们哟,——你们听到我的孩子们的什么了么?他们正来觅我了么?

    同我谈谈我的花园,我的幸福岛,我的新的美丽的族类——为什么你们不同我说说这些呢?

    我向你们的爱希求这种宾客的赠礼,你们对我说说我的孩子们。我为此而丰富,我为此而贫乏:我有什么不有给与呢?

    为此一事,我有什么不愿给与:为这些孩子们,这些活着的植物,这些我的意志和我的最高希望之生命树!”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又突然停止了:因为他的渴望来了,由于他的心的震动,他闭着他的眼睛和他的嘴。他的宾客们也都沉默了静静地站着发愣,只有那个老预言家在以脸色和两手作势。

    晚餐

    在这里这预言家打断了查拉斯图拉和他的宾客的致礼:他即刻如同一个不愿失却时光的人忙上前去抓着查拉斯图拉的手,大叫起来:

    “但查拉斯图拉!你不是说过,这一事比别的事更必要么?

    好罢,现在这一事对于我比别的一切更必要!

    直言之:你不是请我们晚餐么?这里是许多远道的来人。

    你该不是单单以空言宴飨了我们?

    此外你关于冻死、溺死、窒息死、还有别的肉体的危险都想得太多了:但没有想到我的危险,即死于饥饿的危险。”——

    (这预言家如是说。查拉斯图拉的动物们听了这话,都就惊愕地跑开了。它们看出所有他们白天带回家来的东西当不能满足预言家一人的食量。)

    “同样也死于焦渴,”预言家接着说。“虽然我听见了流泉潺潺如同智慧的言语——那就是说,我十分迫切地焦渴于酒!

    没有人如同查拉斯图拉一样生来便是饮水者。水不适宜于衰老而倦怠的人们:我们需要喝酒——只有酒给我们以迅速的恢复,和奋进的健康。”

    恰在这时候,预言家渴望着酒,左边的王,那沉默者,又得到说话的机会了。“关于酒,”他说,“我们已预备,我和我的兄长,右边的王:我们有着足够的酒。

    整整一驴驮,所以什么也不缺少了,除掉了面包。”

    “面包么,”查拉期图拉笑着回答。“隐士们所没有的正是面包。但不专靠面包而生,也靠着些羊羔肉,我却有两只山羊羔。

    它们即当宰杀,并精心烹调。也不缺少能供健食者和知味者食用的树根和果子——也不缺乏胡桃,和可以破壳的谜。

    不一会我们当有着一顿美餐。但无论谁与我们共餐,必须共同工作,即使是帝王们。因为同查拉期拉图在一处,帝王也可以是一个厨子。”

    这种提议大家都同意了,只有自愿的乞丐反对吃酒、肉和香料。

    “听听这个饕餮的查拉斯图拉!”他谐谑地说:“人到了高山和洞府为的是这样的饱餐么?

    现在我确明白他从前所教我们的话:‘有节制的贫穷是可赞美的!’以及为什么他将乞丐们都除外。”

    “快乐罢,”查拉斯图拉回答,“如同我一样。随你的意,你殊胜的人!蔬食、饮水、赞美着你自己的烹调——假使只那才使你高兴!

    我只是属于我自己的一类人的法律;我不是一切人的法律。但属于我的人,必须有着坚强的骨头和轻捷的足——

    欢喜于战斗和饮宴,不爱忧郁,不是朦胧,赴宴如同赴最艰难的工作,必须强壮而健全。

    最优良的都属于我和我自己;不给我们,我们得去夺取:——夺取最优良的食物,最澄清的苍天,最刚强的思想,最美丽的女人!”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了,右边的王回答:“奇哉,曾有人听见智丰者的嘴里说出这么聪敏的事物么?

    真的,在智慧者的心中是最奇特的,只要他彻底聪敏,不是一头驴子。”

    右边的王如是说并且惊奇;但那支驴恶谑地回答着“唏——哈”以此开始了很长的晚宴,即历史上所谓的晚餐。在这里除了更高的高人以外,别的什么也没有谈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