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时间灰烬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全文 结局
    就这样,两年过去了,又是台风的季节。

    海南,酒店里的XX胶卷专卖店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漂亮也憔悴女子,脸上带着淡然安静的微笑,接待不断前来买胶卷的顾客。她的脸有些浮肿,因为有那么的一段时间酗酒造成的轻微酒精中毒,在生命失控的那段时间,人躺在烟和酒筑成的废墟里,站不起来,直到有一天医生告诉她,她突然发生的心脏颤动是因为酒精过度引起的,直到有一天,她决定就这

    样平淡地生活下去,面对所有的平庸和无为,随波逐流的过下去。在这个岛屿上,在这个边缘地带。

    常常地没有工作,靠写作来维持生活,也常常地贫困,偶尔地,有一笔不算小的收入,但谁还在乎以后,有了,就用了,然后,再不停地写,觉得孤独了,就出来找份工作,不用做太久,因为不用太久,就会觉得腻了。所以,总是找不到太满意的工作。

    在这里的城市生活,人会有一种很沧桑的感觉,这个古代流放文人墨客的地方,至今还残留着当时的萧瑟和悲凉,而且那种情绪直至沪妮的心底,让人更加感到“天之涯,海之角”天之尽头的苍凉。

    有新到的一拨客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休息,等着领队的取房卡。

    “孟总,你的房间在1206,可以看见海景的房间。”秘书把房卡递给了一个穿着粗布休闲裤和T恤的挺拔男子。

    “谢谢!”男子接过房卡,带上简单的行李,向电梯走去。

    有客人在抱怨这里的胶卷太贵了,沪妮淡淡地解释,这是统一价格。

    生命仿佛在继续,但每天同样没有新意的重复,又仿佛生命已经停顿了,时间很慢的蠕动,几乎忘记了呼吸。远处的海面上有海鸟飞过,沪妮静静地看着它,有片刻的失神。如果已经丢失了足够的力气,就只能对过去回避,对未来消极抵抗。尽管如此,还是偶尔会有一些不安分的因子跳出来触动生命里永远的回忆。

    没有梦的一个夜晚,很久都没有梦了。尖利的铃声把沪妮从昏睡中扯回来,睡梦中是黑呼呼的一片,眼前也是黑呼呼的一片。打开台灯,旁边是一叠凌乱的书稿,那是诉说欲望的结果。旁边的烟灰缸里,满是昨天夜里燃烧过的劣质香烟的灰烬。秋平曾经说过,昨天,只是时间燃烧过后的灰烬,它飘在昨天的陈旧阳光里。秋平不明白,有的灰烬像梦魔一样飘进了今天的阳光里,挥之不去。

    梳洗过后,穿上一条白色的棉质长裙和沙滩鞋。天还没有亮。

    今天想去海边看日出,看那样惊心动魄的希望诞生的景象。好久没有去看日出了。

    海风还是凉的,沪妮慢慢地走在松软的海边,海的尽头是什么,或许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海边零星地走着一些游客,都是赶早来看日出和拾海螺的。

    天渐渐地红了,瑰丽壮观的红,凄怆鲜艳的红,无与伦比的红,一轮红彤彤的太阳浮出了海面,才露出那么的一点点,光芒照在海面上,波光粼粼地红色里,偶尔涌动一点冰冷的蓝,水与火就这样奇异地交融,仿佛冰冷的海水也在激情地燃烧……

    在远处的沙滩上,一个穿着粗布短裤,白色T恤和沙滩鞋的男子正慢慢地在海边漫步。他们部门开会,地点选在了这里。昨天晚上入住的亚龙湾沪妮工作的酒店。

    沙滩上有一个颜色绮丽的海螺,是昨晚涨潮冲到沙滩上来的。他弯身把它捡起来,仔细地端详,然后看着已经慢慢白亮的天空,怅茫若失地叹口气。

    然后,他看见了远处向这边慢慢走来的女子,海风吹拂着她的长发和长裙,他无数次轻抚过的头发,至今,还记得那样的柔软和冰凉。海风吹得她瑟瑟发抖,她抱紧了双臂,慢慢地靠近了。

    他的心开始狂乱地跳动,是那张刻在他脑子里的脸,一张忧郁默然的脸,神经质的青白肤色,眼底深藏的荒芜和悲凉。他茫然等待了两年的女子……

    她停了下来,她看见了他,她在恍惚的梦境和现实之间苦苦挣扎。或许,她一直都在等待,在世界的尽头等待……

    两个人就又这样注视着对方,幽幽地,过往和将来,仿佛就这样衔接了。(全文完)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五日第一稿

    二零零二年九月六日第二稿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一日第三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