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地球杀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尾声
    又过了几个月,乔尼听说为了重建爱丁堡,苏格兰政府决定向人民征税。他知道苏格兰的早期历史上没有征税一事,那时候,国王支付各种费用。他也知道如今的苏格兰财力薄弱,但还是觉得征税不是上策。政府就不能养活自己,非要到处掠夺人民?

    因此,乔尼通过丹那迪恩说服费格斯酋长,通过“募捐”重建爱丁堡。为了造成苏格兰人民捐款的假象,他和丹那迪恩还沿着人们常走的路线放了不少小红募捐箱,竟然收了一些碎钱。

    但是真正为重建爱丁堡付钱的人还是乔尼。

    科尔负责爱丁堡的采矿学校,幸存的塞库洛人都从加里巴和其他地区搬到他的学校里来,在这里传授矿业秘诀。数不清的外星人大批大批涌来,学习在本星球采矿的方法。科尔把塞库洛人的课堂教学录制成永不磨损的教材,又把其中一份存档,他把康恩沃和维多利亚当作实习基地,还和车克一道承担了重建图书馆的工作,他可真是忙得团团转。科尔总也玩不厌一个把戏,那就是在呼吸面罩的外表画上他要训练的那些人的同胞的模样,他说这有利于促进友谊。

    许多前塞库洛帝国的星球还遗留有奴隶人口或隐居山中的落后人口,爱丁堡的协调员大学专门负责给这些从前的臣服种族传授富强的秘密。一旦这些星球往爱丁堡的大学派出学员,星系银行就会以各种优惠条件给他们提供贷款,所以他们的生源很好。

    新组阁的地球政府宣布克兰费格斯酋长为国王,丹那迪恩因而高升为“王诸”。但是依乔尼看,酋长和丹那迪恩都不把这一“荣升”当回事儿。政府不愿制订法律,他们总是把权力下放给各地区的部落首领。除非实在解决不好的争端产生了,他们才肯出面。百姓交口称赞。

    伊万上校在乔尼众乡亲的协助下治理着俄国,他的头衔是“民主英雄红军人民上校”。一部分年轻的乡亲们后来又返回美国,共图复兴大计。

    程万族长和中国北方部落结成同盟,携手振兴中华,出口手工艺品和丝织品成为他们的主要经济项目。他们还成立了一所被广为称颂的烹饪学校,尤其是学校的各色鱼盘,最爱青睐。

    由于在全宇宙普遍改用十进制,银行又发行了新版货币。这使克瑞茜又难过了好久,因为那些钱上的头像看上去更不像乔尼了。她又不停地问为什么钱上的人更像色雷人而不像乔尼本人,可乔尼没有告诉她是自己有意这样引导的:这样的话,他完全可以放心地走到大街上,没有谁在背后指指点点了。货币后来又发行了几版,乔尼果然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斯诺支的银行再也没有给乔尼奉还金子,他们把斯诺支的银行大厦区建成后,立即把金块放在大游廊的一只保险展览箱里,外面用多种语言写了这样的话:此金块系乔尼·古德博伊·泰勒和几名苏格兰人共同采得;他完全依赖我们,因而把金块交给我们保存,你也要依赖我们。如果你现在在此立户,可以允许你用新存折打开暗槽,摸一下它!

    “死命防御”公司改产的第一辆远距传物汽车试车展出之际,乔尼需要一些金子给这辆汽车镀金,无奈只好由德威特率人赴安第斯山区,重新开矿采掘。

    银行按乔尼的意思做完市场调查后,前军火公司飞速地完成了由军需产品向民用产品的转产,星际公司的专利一时受到冷落。因为市场调查的结果显示,和平时期的各星球居民需要的都是锅碗瓢盆等物,既方便易制,又有利可图。

    原来的那些使者都已变得有钱有势,正不遗余力地推行乔尼的主张,简直要把自己的国家引向民主的轨道。乔尼很少参加他们出席的会议,可是他们动不动就要给乔尼发来快件,征询他的意见。正如他们暗地里互相感慨的那样:反战真是他们一生中所听说的最赚钱的事。

    哈文商业情报中心传达了一份关于二十八处发射平台的秘密报告,未曾想这是星系银行故意泄露的秘密。星系银行知道哈文商情中心是全宇宙分布最广、影响最深的间谍机构,因此才选中了它的报告。报告迅速传遍了宇宙各界。

    报告中说,原先的二十八处发射平台已增加到五十三个,遍布十七个宇宙的各处。

    报告一下子掀起一股新的反战风波,但同时也造成了一定的混乱。因为四的平方是十六,只能有十六个宇宙,十七个宇宙委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紧接着,几只科学考察队便四处考察到底有十六个还是十七个宇宙。他们觉得多少发射平台倒在其次。

    而哈文商情中心所谓的“有发射平台的第十七个宇宙”至今仍未被发现。正如乔尼有时候自言自语的那样:毫不奇怪,这个宇宙就在他脑袋里,他从未建过那个平台。

    麦克埃德姆告诉乔尼,虽然许多属于原星际矿业公司的保留行星有充分的居住环境,还是成了滞销货。乔尼便在善于谋划的色雷只部下协助下,暗地通知各个星球的代表,赚钱的机会又到了,代表们立即同公司达成协商,迅速把自己的辖区推向房地产市场。并打出“重返自然,安居乐业”的口号,当然给自己和朋友们又捞了不少钱。他们对乔尼发誓说和平真是有史以来最赚钱的大发明!

    另一件值得一提的事几乎也在此时发生了。

    乔尼怕大街上被人认出来,抽不出身,便戴上域外人的呼吸面罩,他正穿行在苏黎世的一个集市时,突然发现了皮埃尔·索伦斯,这位前飞行员衣冠不整地站在一群人中,绘声绘色地讲述他本人如何亲眼看见乔尼·古德博伊·泰勒走在一团云上,而且又把一个魔鬼从云团里揪出来,还跟那个可怕的家伙唱了一首歌。讲完后,他就用一只破帽子满场向人讨钱,看来他一直就是这样过来的,他把帽子递到乔尼跟前时,乔尼摘下呼吸面罩,皮埃尔一看,差点又昏厥过去。

    乔尼受不了这么夸张的言辞,他觉得生活中的谎言已够多了,实在没有必要再编新的了。因此他就把皮埃尔从人群中拉出来,逼他又和自己驾机驶向非洲,然后,在维多利亚,又给皮埃尔找了一架新飞机,让他自己飞到埋葬塞库洛尸首的高峰,亲眼目睹了雪峰和尸首,这才又把他带回卢森堡。皮埃尔终于说了声“谢谢你”。他又回到机场干他的老本行,调度飞机,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终于变成一名合格的飞行员。

    爱丁堡发生了一件荒诞的事情。比蒂·麦克洛德的石棺在轰炸中被神秘地保存下来:倒坍的大教堂的三根横梁正好搭成了一支坚实的保护架,人们就把石棺重新安置在新建的土教堂墓地中,周围都是死难的英雄。

    帕蒂十六岁的时候,坚决要求到墓地同比蒂·麦克洛德订婚。谁也打消不了她的这一念头,她站在棺木旁,身披婚纱,胸前还挂着比蒂的小锁,锁上一行小字:献给我未来的妻子。帕蒂紧紧地把小锁捏在掌心,默念了好久。牧师也找不出任何反对的借口,只好把订婚仪式进行到底。然后,帕蒂换上寡妇的居丧服。从此以后,以帕蒂·麦克洛德夫人自称。

    她还继续进行医术训练,并发起了麦克洛德星际健康组织。乔尼为组织提供资金,使它很快成为全宇宙的标准中转站,为中转的船只提供临时健康服务。

    还有两件事。乔尼和克瑞茜生了一个儿子,叫梯米·布瑞伍·泰勒,长得简直就是乔尼第二。两年后又生了一个女儿,叫米茜,人人都说她是克瑞茜的翻版。

    梯米长到六岁,乔尼终于发火了。他们的儿子缺乏教养,他有数不清的“叔叔”,伊万上校叔叔、罗伯特爵士叔叔、丹那迪恩叔叔,每个同乔尼打交道的人都是叔叔。这些叔叔们可把这孩子宠坏了,他们从宇宙各地给他带礼物。这倒不假,但是他们哪个管过这孩子的行为举止?没人!他倒是能讲一大串语言:汉语、俄语、查特佛里安语、塞库洛语和英语,样样说得溜;算术题也难不倒他;还能把安格斯和汤姆送他的远距传物小车开得飞快,可是乔尼觉得儿子把生活中的头等大事给忘了。

    乔尼终于下定决心,反正什么事情都有人照应。他带上几件日常必需品,四匹马,和梯米、克瑞茜、米茜一道向南科罗拉多地区飞去。到达目的地后,他切断了飞机上的一切通讯设备,把它藏在一片树丛中,开始安营扎寨。

    此后的整整一年里,不管刮风下雨,乔尼都一心扑在梯米身上。米茜不成问题,她是妈妈的好帮手,很快学会了制革、做饭什么的。只有梯米需要严加管教。

    起先乔尼可真费了点神,因为这孩子确实管得晚了点儿。可是没过几个月,梯米就学得很好了。他学会了像他的爸爸那样追踪猎物,辨别各种独特的活动,判断各种动物的意图,把野马群赶拢,并把它们驯服。乔尼看在眼里,喜在心上。有一天,梯米还用一根压命棍打中了一只小狼,乔尼便决定教这孩子猎大狼和美洲豹。可是计划的第一天中午刚过,乔尼便听到空中有隆隆的飞机声,看样子直冲他们的营地飞来,不是战斗机。

    乔尼和梯米停下来。看着飞机停稳,乔尼的心中一直忐忑不安。

    是丹那迪恩和罗伯特爵士。

    梯米像一阵小旋风似的朝他们飞跑过去,惊喜地张开两只小胳膊,“丹那迪恩叔叔,罗伯特叔叔!”

    克瑞茜见状,只好留他们吃晚饭,他们看样子不急着办事。夜幕降临了,乔尼一家和他们俩围坐在篝火旁,谈笑风生,梯米兴致勃勃地跳起了索尔从前教他的奔放的苏格兰舞。

    最后,克瑞茜和孩子们都去睡了,丹那迪恩才说,“我想你肯定会纳闷我们来这儿干什么。”

    “有坏消息?”乔尼问。

    “不是坏消息,”罗伯特爵士抢着说,“十六个宇宙现在紧密团结得像一家人,哪来的坏消息?”

    “已经一年了。”丹那迪恩说。

    “你们真有事儿?”乔尼不解地问。

    “好吧,”丹那迪恩说,“要说起来,还真有。几年前你巡访了地球上的各个部落;人们提议你再对十六个宇宙的各种主要文明做一次考察。许多政府和国家想给你授予勋章。”

    乔尼发火了,“我告诉你们的,要休一年假!你难道不知道我还是丈夫和父亲?要是我儿子长大后像个未开化的野人,我还算什么父亲?”

    丹那迪恩等他说完,笑着说,“我们当然知道,所以就派索尔去了。”

    乔尼这才释然,愣了一会儿,突然说,“既然这样,来找我又为哪般?”

    罗伯特爵士看着他:“一年快完了,小伙子。你就想不起朋友们会想你的?”

    乔尼只好跟他们一直离开美国,回到欧洲的家。而梯米,学会了十五种语言,五种数字方法,还学会了开各式各样的车和飞机,包括德来斯·格劳顿那种最新游艇,但是他的教育却一直未能结束。这很可能要算作乔尼·古德博伊·泰勒一生中的一个失败。

    麦克德谟特博士,这位历史学家曾写过一本书,题目是:《我所知道的乔尼·古德博伊·泰勒,塞库洛的征服者,苏格兰人的骄傲》。他的书是写给识字不多的人读的,不如本书好。但是他的书中有立体活动插图,首版就卖掉两千五百本,被译成九十八种不同的语言,再版过无数次。

    麦克德谟特博士因此获得不少殊荣,还用赚到的钱开办了泰勒博物馆,坐落在丹佛市麦克洛德星际健康组织的一侧。

    乔尼离开美国之后不久就失踪了。他的朋友和家人非常焦急,但是也知道他不喜欢听恭维话,不喜欢前呼后拥的生活。他曾说过自己现在没用了一类的话。他失踪的时候,家里的两只夺命棍、一只口袋、一把刀也眼着失踪了。但是金龙头盔和闪光战服却安然地拴在屋里。

    星际的人们并不知道他失踪了,要是你向他们打听起乔尼,他们会指着远处的山说他就在山的那一边,随时警惕着各星球代表和塞库洛人卷土重来。不信,你可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