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仙人跳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尾声
    “我真不敢相信!”陆丝双手叉腰,生气地瞪著眼前的男人,又圆又大的肚子看起来更突出了。“罗勃,你又跑来做什么?”

    “橘庄是个公开的村落,当然人人都可以来,小丝。”金发洋鬼子走回屋子里,打开随身行李,把跟著他飘洋过海的昂贵衬衫一一拿出来,挂进衣橱里。

    陆丝大踏步跨进来。

    “橘庄又不是什么风景胜地,让你一年来个两、三次!连嫁出去的女儿都没有你来得勤。”

    “一个只有工作没有娱乐的医师是老得很快的。”

    所有的衣服挂好,露出底下的听诊器。陆丝倒抽一口气,指著它瞪向罗勃。

    “这是什么东西?”

    “亲爱的,你不会连听诊器都认不出来吧?”经过她身边时,罗勃拍拍她的脸颊,继续把自己的休闲鞋放进鞋柜里。

    “你不是说你是来度假的吗?度假的人为什么还要带听诊器?”脚底板开始打拍子。

    “就说是我的怪癖好了,我习惯用自己的听诊器,你永远不会知道度假的途中会发生什么事。”罗勃终于收好衣物,走到她身前又拍拍她的脸,“好了,小丝,村长答应今晚帮我接风洗尘,我得先去梳洗一下。晚上欢迎你和阳也一起来。”

    然后她就被推出门了。

    陆丝倒抽一口气。这里可是她的房间!

    ……好吧,是她婚前住的房间。

    严格说来,也不算她的,是村长家的民宿,但是,那萝卜会不会也太当成自己家了?

    “我真是不敢相信!”她愤怒地走回家。

    太离谱了!简直没有天理!

    陆丝终于知道什么叫后悔莫及。早知如此,当初她回美国去辞掉工作时,就不该把罗勃丢在橘庄。

    他的伟大事业呢?他的实验室呢?他的野心呢?

    什么“我终于了解你所说的,有一群需要你的病患,跟治愈爱滋病一样重要”,“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对加州毫不留恋”等等等等一堆废话。

    罗勃居然也爱上这里了!看看她做了什么好事!

    陆丝完全想像不出那只孔雀留在这片深山野岭的样子。总算罗勃自己也知道,所以后来乖乖被她赶走了。

    只是此后,每年他一有稍长的假期,就在他们眼前冒出来。

    “开玩笑,这种小地方需要三个医生吗?啊?”她完全想像不出来再和罗勃当同事的样子,偏偏这可恶的家伙,每次一来两、三个星期,然后拿著他自己的听诊器就反客为主。

    好啦,其实医生多多益善,他的配合度又高,可是、可是……这些人是怎样?不把台湾法律当法律的吗?

    她可是花了好一阵子,在两个半小时车程外的那间小医院耗,才考到专科医生证照,可以合法执业耶!

    “咕咕咕——”咕咕拍拍翅膀出来,很有义气地陪主人一起愤慨。

    “你又跑到哪里去了?”她吹掉微汗的刘海,对爱鸡皱眉。“我已经跟你说了,不要跟林子里的那些鸟鬼混,现在禽流感很危险。”

    “咯咯。”咕咕边听边看她。

    “它们每一只都是花花女郎,对你绝对不是真心的。虽然现在飞过来找你玩,等时间一到它们拍拍翅膀又飞走了,这是它们的天性。相信我,你跟候鸟是不会有结果的!”

    “咕咕咕……”咕咕颓丧地目光飘远。

    陆丝叹口气。“你也不要那么挑,我觉得村子里的母鸡长得都不错啊,圆润又可爱。下次我让荣叔带他新买的母鸡给你看看,你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了。”

    咕咕不屑地咕哝两声,突然停下脚步。

    “干嘛?你也到反抗期了?”陆丝心情不好地眯了眯眼。

    一阵叽叽咯咯的笑声从林子里飘出来,咕咕偏了偏脑袋,不一会儿,她老公抱著两岁大的儿子走了出来。

    于且武是在一个盛夏的午后出生,所以孩子的爹为他取了一个“跟太阳一样雄壮威武”的名字。孩子出生之后,不知是产后的焦虑,或是过去的阴影作祟,有一阵子陆丝觉得自己极度神经质。她密切注视小孩的每个举动、每一声咿啊,然后紧张地问镇上其他有经验的妈妈:“这是正常的吗?这个年龄的小孩子会做这种事吗?”

    镇上的妈妈们都以为她是在担心孩子的发育比别人慢,不断安慰她。她们哪知道,她是害怕生出一个“天才”啊!

    儿子六个月大时,于载阳实在看不下去了,找了一天,把儿子硬丢给一对丈夫很不乐意、但是妻子大方欢迎的保母——安可仰夫妇,然后他把老婆硬拐到峇里岛度假。

    在阳光沙滩和海风的吹拂之下,夫妻两人有了一番恳谈,她终于渐渐学著放松自己。

    现在,她仍然看不出两岁大的儿子到底有没有继承到她的天赋,不过就像于载阳说的:总之我们会给他一个安定的、寻常的童年。

    而且,不跳级。

    “咕咕!咕咕咕!”于且武发现了自己最爱的玩伴,大公鸡咕咕,兴奋地对它伸长手尖叫。

    “好了好了,不要乱蹭。”他爹只好把他放下地。

    “咕咕,咕咕。”小鬼头摇摇摆摆,快乐地冲向大公鸡。

    “咕咕。”咕咕悲惨地看著小主人冲过来,偏著头忍受脖子被他硬箍住的力道。

    因为营养太好,它的体型比一般公鸡还要大,于且武一扑上去,两只竟然差不多高。

    “怎么气呼呼的?”于载阳的黑眸藏满笑意。

    本来满腹的不平委屈,在他的眼神中得到安慰。陆丝咕哝一声,扑进老公怀里,吸嗅他含著汗水与森林的好闻味道。

    “那颗萝卜头又来了。”

    脸颊下感到他的胸膛开始震动。

    “这一点都不好笑!”陆丝推开老公,用力瞪他一眼。

    “咳,我倒是觉得满好笑的。”他赶快整一整表情。

    那萝卜实在有被虐狂,就他们所知,他陪陆丝回美国的那十几天,山上的居民并没有少整他,没想到他倒是被整出乐趣来,从此乐此不疲。

    “他在台湾没有行医资格!”

    “呃……据村长的最新八卦,罗勃每次来都是接受了山脚那家医院的短期聘约,拥有医师资格的外国人是可以接受短期聘雇的。”

    “那就叫他滚到那间医院去啊!干嘛来跟我抢?”为了在台湾取得执业资格,已经有本国执照的她,先在那里待了一阵子当住院医生,后来又去考专科医生,才终于能回山上独立看诊。

    想到当时那间小医院的院长,看见这一天到晚出现在国际医学杂志上的名字,居然要来自己的医院应征住院医生,眼珠子突到都快掉出来。

    “咕——咕——咕——”一个固执的宝宝不断想坐到它背上,可怜公鸡大声向主人求援。

    “咕咕好棒。”主人们敷衍完就回头说自己的。

    呜,大公鸡欲哭无泪,只好跑著让小主人追。可是它还不能跑太快,不然小主人会跌倒,然后它就又要被禁足了。

    这年头,连当只鸡都那么辛苦。

    “我不管,这次我绝对不再把诊疗室让给他,他要就去清泉村跟千絮挤……噢。”陆丝走开了几步,好像想到什么似的停下来。

    “什么事?”于载阳一起停下来。

    她若有所思地看著丈夫。“我记得我们之前聊过,你不介意我的妇产科医生是男的,对不对?”

    “是不介意,可以安全生产就好,不过就我最近得到消息千絮仍然是个女人。”她都是在梁千絮那里产检。

    “千絮有事回台北,好像明天才会回来?”她拍拍圆鼓鼓的肚子道。

    “好像是安可仰的第一个女儿的妈这个周末回台湾度假,他们下山去见见她了。”这些人的关系真复杂。

    “好。”陆丝慨然拍拍老公肩膀。“我改变主意了,有罗勃在这里其实也是不错的。”

    “你不是一直很讨厌他吗?”于载阳挑了下眉。

    她笑得越发灿烂。

    “我是不喜欢他,但是有时候有医生比没医生好。”她再拍拍丈夫。“亲爱的,送我去诊所吧,顺便把罗勃也叫去。”

    “今天是星期天,你只接急诊而已。我们还是先回去洗个澡换件衣服吧,晚一点村长要办接风宴请吃饭。”于载阳提醒她。

    陆丝看一下手表。还有两个小时。

    “我想村长今晚应该是办不了接风宴了。”起码两个小时之内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我快要生了……”

    刷地一下,那个雄壮威武、意气昂扬的男人,脸色白得跟床单一样。

    “你你……可是时间还没到,明明是下个星期……”声音都在抖了。

    唉,都是第二次了,他还没习惯吗?

    “记得去叫罗勃,我会先把接生的东西准备好的。”陆丝拍拍老公肩膀,让他自己去慢慢回过神,转身走向林子口——

    “还有,跟他说,他一辈子都别想当我女儿的教父。我们家信妈祖!”

    【全书完】

    ※安可仰和梁千絮的故事,请见珍爱2745《动心》。

    ※他第一个女儿的妈,凌曼宇及佐罗的故事,请见珍爱2920《传说》。

    ※清泉村的有钱女婿,郎云及叶以心的故事,请见珍爱2680《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