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比如女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四十五章
    这是一个晴和的好无儿,阳光耐心温和地照耀着,因为不热烈而显得不匆忙,仿佛今天下午它要滞留很久,即使到了傍晚也不会离去。

    娄红坐在自己家的阳台上,觉得自己已经融入了这片阳光的如意中。她的心境祥和,但却有点忧伤。她不知道这种忧伤的来源,于是便把它当做自己的某种特质,不加理会了。她看着窗外所能看到的一切,丝毫不阻拦尚还新鲜的往事突然返回,置换一下眼前的景致。耿林,刘云,有一次她也能想到那个挠过她的女人,她的脸在娄红脸前第一次清晰起来。但这些都没有引起娄红特别的激动,她宛如一个观众,总是在事情发生过后平静下来。她甚至那么肯定,不会再有什么事或是什么人能轻易打破她眼下拥有的平静,她觉得自己已经是个衰老的人了。

    耿林写给她的信已经到了好多天,她读过一遍就放到一边去了。她觉得这封信是他们这段感情最好的一个句号,割断了最后斩不断的情丝,它已柔弱得承受不了任何重物。

    而今天又是这么好的天气,阳光让人产生美好的愿望:为那些你所喜欢的人送一份祝福,像广播里的观众那样(“你好,主持人,我要送一份祝福给我姐和姐夫,祝他们……”);原谅你还记恨的那些旧日朋友或熟人;打了电话问候一下异地的老父老母,他们是否还有足够的钱下顿饭馆儿…··娄红的思绪在这个午后就这样翻飞着,她忽然想,是不是给耿林写一张卡片,祝福他和那个在酒吧里偶遇的女人,她相信他们有一天会成眷属,尽管现在他们有的还是彼此的同情。

    “算了吧。”娄红转念一想便打消了这个忽然飘来的想法,“他们并不需要我的祝福,而我也不是必须祝福他们,干吗还让自己那么虚伪啊!”想到这儿,娄红发现自己现在最不想见的人就是耿林,不管他是谁的丈夫,谁的父亲,谁的爷爷。在读这封信的时候,娄红的确被感动了。但现在她为自己的感动而尴尬,她从没像现在这样渴望结实的东西——结实的感情,结实的话,结实的生活……

    娄红的父亲提前下班了。他在快走近女儿时故意咳嗽一下,因为他知道女儿有爱被惊吓的毛病。

    “怎么这么早?”娄红回头问。

    娄红的父亲没有回答她,而是坐到了旁边的椅子里。

    “在我印象里,这好像是第一次,我女儿娄红一个人安静地坐在阳台上,沐浴着阳光,冥想着自己的未来。”娄父故意转了几句。

    “得了,爸,平时这地方老让你和我妈占着,我没机会啊。”

    “以后就更没机会了。”娄父小声说。

    娄红明白了父亲的意思,看着窗外。过了一会儿,她才转头看着父亲。

    “舍不得了?”娄红尽量不让自己的话透出尖锐,“这不是你们一直希望的吗?”

    “护照办完了,签证是那边返签,所以现在等着就行了,一切都没有问题了。”娄父仿佛没听见女儿的话,向女儿解释着。

    “谢谢你了,爸。”

    “要是……要是你现在不想走了,也行。”娄红的父亲把手捂到女儿的肩上,“在家里你是自由的,而且这是你的生活,你该自己选择。”

    “放心吧,我没改变主意。”娄红安慰地对父亲笑笑,“开始办手续的时候,我是不太想走,但是又看不到别的出路,就是想逃开,现在我平静了,在哪儿都能很好地生活了,所以我倒很想出去了。其实在哪儿都一样活着,美国,中国,又有什么差别呢?!”

    “跟我一块儿去接你妈妈,然后我们三个人出去吃饭,庆祝庆祝。”娄父想把女儿从灰色的情绪下引开。

    “庆祝什么呢,爸爸?”娄红说,“庆祝我离开家庭吗?”

    “小红,你……”

    “好了,爸爸,你和妈妈出去吃饭吧,反正我走后,应该你们两个人互相照顾。”说这话的时候,娄红已经知道自己要在这个下午干什么,她被这个念头鼓动着,因此对老爸很不耐烦,“我要去看一个人。”

    “谁?”娄父下意识地问。

    “爸爸!”娄红不满地喊道。

    “好了,对不起,不问了,不问了。”娄父把头靠在椅背上,慨叹地说,“女儿为什么要长大呢?!”

    娄红来到刘云医院门前的街上,她想不好直接进去找刘云,还是在这儿等她出来,反正她被一种强烈的想见刘云的念头激励着。她犹豫着,左右看看,突然意识到自己此时站的地方,正是她被另一个女人抓伤的地方。

    一个头被打破的小伙子,在另一个小伙子的搀扶下,用手指捂着伤口,从娄红面前急匆匆地走过去。娄红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怀疑自己真的想见刘云。

    她等待着自己,于是就那样静静地站着。街上的行人都不紧不慢地往各自的方向去,卖水果的小贩们也丧失了吃喝的热情,他们只是用目光搜寻那些去探望病人的人,有一个已经注意到娄红,不时地瞥她几眼。

    渐渐地,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而遥远,好像这里只是她梦中到过的地方,曾经发生过的事也有些不真实了。娄红离开自己站立的地方,径直朝医院走去。她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恨刘云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此她才那么想见刘云。许多事情吸引人,是因为人还没搞清楚。

    娄红一路打听到了病房,正好是探视时间,所以她没费劲就找到了刘云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敞着,娄红没有敲门就看见刘云正在换下白大褂。当刘云转身看见娄红时,动作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缓慢下来。护士小周看看刘云又看看娄红,然后又看刘云。这提醒了刘云,她对娄红笑笑:

    “进来吧。”刘云替娄红拉过一把椅子。

    娄红走了进来,但没有坐下。她扶着椅背转眼先看看护士小周,小周立刻懂事地跟刘云打个招呼,离去了。

    “找我有事吗?”刘云态度和蔼地问。

    “我想跟你谈谈,”娄红说,“现在下班了吗?”

    “啊,对,下班了。”刘云没想到娄红会主动找她谈话,显得有些慌乱。

    “那我们先离开这儿?”娄红老道地试探刘云,好像这已经是她第五十次拜访丈夫与她有染的妻子们。

    在刘云与娄红一同离开医院的时候,刘云留意到了娄红脸上和脖子上的疤痕,心里为娄红感到深深的难过,非常后悔自己促使了这么多事情发生。

    她们又来到医院前的大街上,娄红左右看看,想找个能坐下来的地方。

    “这儿好像没有什么安静的地方。”刘云抱歉地说,“我也不知道附近有什么地方能去聊聊。”

    “要是‘身后’还在就好了。”娄红轻声说。这时有行人经过她们,不免回头再望一眼娄红。刘云看在眼里,有些不安,娄红却对刘云淡然一笑,仿佛在说:“我已经习惯了。”

    刘云突然下了决心,把娄红带回家去。她怕这条街道勾起娄红的回忆,也怕有多事的人以那样的目光打量娄红。

    “去我家吧。”刘云说。

    “行吗?”娄红有些意外。

    “没问题。”

    刘云为娄红打开了房门,娄红走进去,小心地站到一旁。刘云将一双黑色绣花拖鞋放到娄红的脚前。对这双绣花拖鞋娄红并不陌生,尽管她只来过一次。尔后她随刘云走进客厅,心里在考虑,要不要把自己来过这儿的事告诉刘云。

    娄红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刘云便去厨房张罗泡茶。娄红四处打量着客厅的摆设,仿佛一个迎面的大浪冲向了她发热的头脑:即使她对这个客厅的全部记忆都被冲刷掉,她也能对眼前所见做出判断——这是一个被严重破坏过的客厅。地板上被重物砸出的坑;墙上还留着挂画的钉子,但没有画框了;没有电视,只有一个音箱还带着伤痕……

    娄红闭上了眼睛,内疚扭结着在她心里翻腾:

    ——这是耿林干的,毫无疑问的,耿林是为我干的,也许是间接的……

    ——耿林从我这儿得到的回报是吵架,怀疑,甚至根本不相信他还爱我……

    ——因为他那么软弱!现在我不能再这么说,可是即使我误会了他,我现在又能做什么弥补呢?!一切都结束了,不是吗?耿林……

    ——自己写来了信;我又是怎么对待他的信的,我曾经鄙视他那样表白自己,他永远都会为我做他能做的一切,这叫什么话呢?为二十年后也表了决心,现在我该怎么说?我太残酷了吧?我至少应该相信他写这封信的时候心怀真诚,我干吗要提前二十年来嘲讽他呐?!

    ——娄红,你太残酷了吧……

    想到这儿的娄红,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刘云看见了这一切,并没有马上发问。她先把茶水摆到娄红面前,然后又替她取来干净的毛巾。

    娄红用毛巾捂住脸哭了一阵,然后擦干眼泪,看着安详坐在自己对面的刘云,她又想起第一次在酒吧里看见刘云为她捡大衣的情形。

    “对不起,我有点儿难过。”娄红说。

    “没关系,我有时也莫名其妙地哭。”

    娄红变成了一条鱼,刚刚钻出自己良心为耿林织成的内疚之网,又扎进另一个为刘云的内疚中。刘云被另一个女人抢了丈夫,丈夫回来又砸了她的家,娄红不敢再想下去了,她觉得坐在这间残损客厅里的刘云,就像一声凄厉的哀诉。她平和的样子,让娄红更难受,让她猜不到,婚变对刘云的伤害到底有多大。

    娄红喝了一口茶,两个人已经好半天没说话。娄红好像觉到了刘云对她的期待,她应该说点儿什么,是她先找上门来的。

    “我们能互相信任地谈谈吗?”娄红问。

    刘云微笑着点头,态度是大姐对小妹妹的。

    “你不恨我吗?”娄红问。

    刘云立刻就摇头了。

    “其实我也想这么问你的。”刘云老实地说。

    “因为我的脸吗?”娄红直率地问。

    “我真的很对不起你,娄红,这些事不是必须发生的。我真的恨我自己,完全丧失了理智。”刘云看着娄红说这些话,表现出极大的勇气。而这勇气来自于对娄红的新印象。刘云无法把眼前这个懂事善解人意的姑娘和电话里怒骂她的那个姑娘吻合起来。她觉得眼前这个可怜的姑娘像一个需要保护的小妹妹。

    “别想它就完了,医生说过几年就看不出来了。”娄红安慰刘云说。

    “谢谢你,娄红。我知道你是让我好过些,但我不会这么容易原谅自己的。”

    “可是我也伤害过你,要是……”

    “好了,我们先不谈这个。你怎么样?”刘云打断了娄红,像大姐姐老朋友一样询问着。

    “我……”娄红迟疑一下,但对刘云的突如其来的好感和信任还是占了上风。“我离开耿林了。”

    “是这样。”刘云很平静。

    “或者说是我们两个人分手了,是互相离开。”

    刘云无语地点点头。

    “你怎么样?”

    刘云突然笑起来,越笑越厉害……

    “你笑什么?”娄红着急地问。

    “因为……因为……”刘云笑着说,“我也想说,我跟耿林分手了,或者说我们分手了,完蛋了。”

    听刘云这么说,娄红也笑了起来。两个女人好像忘记了一切约束,疯了似的笑起来,越笑越笑,最后两个人都笑弯了腰,蹲到沙发旁边,捂着各自的肚子,笑啊,笑啊……

    刘云先止住了笑,就像一辆突然刹住的汽车,随后娄红也刹住了自己。两个人互相看看,试图保持微笑,又多少有些尴尬地坐回到各自原先的座位上。

    “我们不应该这样。”刘云说。

    “就是。”娄红说完看刘云。两人一对视又扑哧笑出来。刘云赶紧端起茶杯喝口茶。

    “我没想到,我居然挺喜欢你的。”刘云说。

    “也许我们可以互相信任。我想我们能互相理解。”娄红说。

    “但是我比你大很多,我们之间肯定有代沟。”

    “你这么觉得?”娄红并不相信刘云的话,她觉得自己能理解所有年龄段的人。

    “谁都会这么觉得。你比我强,你知道你要什么,也知道是么做。我就不行。”

    “你也可以做的。”

    “是啊,可有很长时间,我不知道我要什么。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所以我也不能说你闯进我和耿林的生活,对我完全是坏事。”

    “你会让耿林回来吗?”

    “我想不会了,我们之间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连吵架的可能性也没有了。”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娄红说。

    “为什么?”刘云没想到娄红会这么说。

    “你们不适合在一起。”

    “为什么?”

    “你们互相不认识对方,不了解对方。”

    刘云很吃惊娄红成熟的观察力,心里不得不承认她说得不无道理。

    “那你和耿林呐?”刘云好奇地问。

    “我们太认识对方了,所以也分手。”

    刘云又去喝茶,好久以来第一次认真地想到耿林,如果有一天他有机会知道,他的妻子和她的情人在一起有过这样的谈话,发出过那样无遮无拦的笑声,他会怎么样?对一个男人来说这可能是很难消化的。

    “你有些可怜耿林,是吗?”娄红看穿了刘云的心思。

    刘云不置可否地笑笑。

    “其实这没什么必要,他很快就会再结婚的。”

    “跟谁?”刘云几乎是下意识地提出问题。

    “一个他在酒吧认识的女人。”

    “那也不错。”说这话的时候,刘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想我该走了,”娄红说,“今天是个好天儿,我也高兴做了一件好事儿。”

    刘云的目光仿佛对着自己讨人喜欢的小妹妹,她发出一种慈祥,散在娄红的左右。

    “我为这个世界消灭了两个……两个……怎么说,消灭了两个仇恨。”娄红有些孩子气地说。

    “谢谢你能来我家,我真想不出我们以前怎么会弄成那个样子。”刘云自己发着感慨。

    娄红想说,“因为以前我们都喜欢一个男人。”但她还是压下了这句话,她随后意识到爱情实际上很无情,它能毫不犹豫毫不留情的扼杀其他也同样美好的感情。

    “有时候我觉得原谅别人也是原谅自己。”娄红想了想说。

    “说得有道理。”刘云由衷地赞同着。“现在的世道好像变了,年轻的比年长的更成熟更老道。”

    “我饱经风霜啊。”娄红装着话剧腔说,然后站起来。

    刘云也笑着站起来。她从身后不远的小柜里取出工资口袋:

    “我提议咱们去吃饭。”

    娄红把刘云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在被她真诚感动的同时,娄红的另一部分感情在迅速冷却。原来她仍旧觉得刘云既幼稚又平庸,根本不是她能长久喜欢的那种人。她高兴自己没在刚才脑袋发热的时候,对刘云说交朋友之类的蠢话。同时,她也决定不告诉刘云自己曾经来过她家,目的就是想看看她的家,看看她的照片。她不想再把他们现在的谅解延伸,变成类似负担一样的东西。

    “我看改天吧。我有时候觉得自己老了,越来越喜欢在自己家里吃饭。”娄红此时的微笑已经让她感到脸部的肌肉发紧,渗出假意。

    “没关系,那就改天。”刘云把什么都看在了眼里,也把工资袋放到茶几上。两个人一同往门口走去。

    娄红来到街上时,街灯已经亮了。她觉得肚子饿了,脚步匆匆地穿梭在人群中。每一个经过她的行人,都会觉得她是个活得轻松活得愉快的女孩儿。

    娄红边走边左右看街景,经过一些时装屋时,她有时还要停下来往屋里多看两眼,有的时装屋老板发现了她,热情地招呼她进去选购时,她立即走开了。在眼睛寻不到什么值得瞧的东西时,娄红就问自己,为什么刘云取工资袋这个小动作那么打扰她,让她对刘云产生的热情和同情都冷却下来?她回答不了自己,“也许一开始就不喜欢她的感觉是改变不了的,”她想,“也许我们这样身份的女人只能在……”娄红截断自己的思绪,她不喜欢在想不明白的事情上耗费时间。如果现在她能大声对路人喊,今天这么好的天气,带给了她这么好的心情。她好像几年来从没有过这么好的心情。“感谢老天爷,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一个人恨你,你也不恨任何人,这感觉多好。这感觉太好了。”娄红在心里大喊起来,“别的我还要求什么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