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比如女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当刘云从很沉的梦中被闹表叫醒时,她像往常一样,先停住闹表,然后又闭上眼睛再躺两分钟。这时,她回忆起刚才的梦境,突然坐起来看看自己的腿。在梦中她从一棵很高的树上摔了下来,两个膝盖都肿了。她摸着自己完好的双膝,渐渐清醒了。她下床拉开窗帘,天还没有完全亮透。她想起来,今天自己提前了一小时起床,因为洛阳手术。

    刘云洗漱完毕,赶紧进厨房为自己做吃的。这也是她今天早起的原因,她要吃好,保证手术时的精力。她煮方便面卧鸡蛋,还冲了一杯奶粉,好像医生的饮食都不是特别健康。有人提醒过刘云,但她的回答很简单,医生也许知道怎样吃才健康,但他们多数没时间。刘云一边吃着自己不健康的早餐,一边听广播,这是她的新习惯。但今天她脑袋里想的却是洛阳的事,她知道,在洛阳的手术方案上,她和侯博还存在着分歧,因为洛阳的一再坚持,侯博只好同意。不管怎么说,侯博没有像她一样理解洛阳的选择。在刘云看来,洛阳的选择充满了对生活的挑战,他以另一种方式为自己负着责任。但侯博却觉得多此一举,像其他这类的手术病人一样也没什么不好。

    刘云提前来到了医院,立刻去找侯博。她希望手术前再跟侯博说几句话,把两个人的情绪调整到最好的状态。但是护士告诉她,侯博还没到,病房外面有个小姑娘也在等他。刘云想到可能是洛阳的学生,便替候博出去了一趟。

    在走廊里,刘云碰到护士小王。

    “刘大夫,有你电话。”小王说。

    “谁啊,我正有事要出去一下。”

    “是个男的,没说是谁。”护士说完离开了。

    刘云心动了一下,她想到了吴刚。

    刘云回到办公室,拿起电话。

    “喂?”

    “是我,刘云,耿林。”

    刘云没说话,好像耿林来电话既是意料之中的事,又是意料之外的事,半天她才说:

    “你好。”

    “我往家里打过电话,可你已经走了,我没想到你现在上班这么早。”耿林说话时十分小心。

    “有什么事吗?”刘云并不喜欢耿林这种新的小心翼翼的态度,她觉得它虚伪。

    “我想跟你谈谈。”

    “谈什么?”

    “能不能见面再说?”耿林口气不软也不硬。

    “我现在没有时间。”刘云还没有见面的心理准备,所以推托。

    “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通知我行吗?”耿林说。

    “好吧。”刘云说。

    “那再见了?”耿林的再见说得吞吞吐吐,让刘云很反感。她什么都没说就放了电话。

    刘云来到病房外面的家属等候区。在那儿等候的人里只有一个是小姑娘。刘云径直朝她走过去,问她是不是找侯医生。小姑娘立刻点了好几次头。

    “他还没来,有什么事你能跟我说吗?”

    “您也是给洛老师手术的医生吗?”姑娘问。

    “你是洛阳的学生?”

    “是的,我叫白冰。”她说,“什么时候开始手术?”

    刘云立刻想到侯博跟她说过的那个爱上洛阳的女学生,差不多可以肯定就是眼前的这个。

    “很快就要准备了。”刘云说,“你想现在见见老师吗?”

    “不。”女生几乎是马上说了这个字。

    刘云有些不解地看着她。

    “过一会儿我们同学都来。”姑娘解释说。

    “你早来是……”

    “我想看看老师,但是我害怕。”姑娘说着眼泪落了下来。

    刘云明白自己没有猜错,她走近姑娘,亲切地拍拍她的后背:

    “别担心,不会有问题的。”

    姑娘感激地朝刘云点点头。

    “我得回去工作了。”说着,刘云离开了这个女生。

    回到办公室,刘云发现洛阳在等她。刘云在他对面坐下,洛阳并没有马上开口,他笑笑,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改主意了?”刘云尽量轻松地问,“没关系,你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大家商量就是了。”

    “手术后,有很长时间我都是昏迷的?”洛阳突然问了一句让刘云摸不着边际的话。

    “不是很长时间,一般情况下,几个小时。”

    “如果不顺利呐?”

    “你担心……”

    “我不担心,我不是要改变决定,就是想知道接下来的步骤。”

    “手术效果不好的话,要再做换瓣,也就是说要做两次手术。”刘云实事求是地说。

    “明白了,知道得清楚了,我就没问题了。”

    “洛阳,”刘云认真地看着洛阳,“你真的没后悔吗?”

    “您担心我没料到意外情况吧?!其实,我想到了,不过想的不多,意外总有发生,跟你怎么选择没关系。我不这样选择也可能出现问题,我喜欢把这样的事交给老天爷替我决定,我跟着感觉走就是了。”

    “你跟我见过的所有人都不同。”刘云说。

    “那是您见的人太少了。”洛阳又恢复了一贯的状态。

    “马上就要开始准备了,你还有什么事吗?”

    “我担心学生会来。”洛阳说。

    “你不用担心,他们已经来了。”侯博边说边走了进来。“外面十好几个,我怎么让他们回去,都不行,必须手术前见老师一面。”

    “他们不上课吗?”刘云问。

    刘云陪洛阳来到病房外面,等在那儿的学生一拥而上,有的喊老师,有的喊老洛。刘云自己没孩子,看到学生对洛阳比对自己的父母还亲,更增加了对洛阳的好感。

    “医生都问了,你们为什么不上课?”洛阳生气地问学生。

    “谁让你今天手术啊?”一个男生说,大家都笑了。

    “课呐?”洛阳问。

    “换下午了。”刚才的男生说。

    “那行了,都回去吧,各自分工,你们上课,我手术。”

    刘云看了一眼提前来的女生白冰,她远远地站在大家的后面。

    “老师你害怕吗?”一个女生问。

    “怕什么啊?要是手术情况不好,我就去天堂了。我平时对你们不坏吧,所以我也能进天堂。手术情况好,我就得再回去教课,都差不多。”刘云觉得洛阳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像个孩子。

    可是,大家都没有笑。

    “你们怎么一点幽默感都没有啊?”

    “我们等在外面。”另一个女生说。

    “为什么?”洛阳故意做出生气状。

    “因为你爸你妈没来。”这个女生说完大家都笑了,但笑声立刻被截住了,大家都想起来了,洛阳是个孤儿。

    洛阳使劲抿着双唇,点着头。刘云能够想象洛阳此时此刻的心情,于是对学生说:

    “你们在这儿呆着不妥,我建议你们去对面的公园,两个小时后我去告诉你们手术的结果。”

    大家互相看看,然后一起对刘云点头。刘云带着洛阳回到病房。她似乎永远也忘不了洛阳走进病房前和学生的对视,双方的目光在深情喜爱牵挂感激中纠结,尽管有些忧伤,刘云还是从这样的目光中感受到了很纯粹的美好。这情感不是性爱,也不是母爱,它丝毫不狭隘,泛泛地撒在人的中间。刘云的心异样地跳了几下:要是人和人都是这样相处该多好,人怎么才能这么相处呐?

    这天上午洛阳被推进了手术室。麻醉已经发生了效果,他毫无知觉地赤裸着躺在手术台上。护士们像往常一样一边说笑一边进行着准备工作。她们谈的话题和平时一样,一是昨天或是前天的见闻,二是开男医生的玩笑。刘云和侯博一起走进来的时候,一个护士问他们中午定不定饭。

    “这是好兆。”侯博小声对刘云开玩笑地说。

    刘云笑笑。

    “干吗呀,侯博,说话那么小声,想破坏团结啊?”

    “就是,那么小声说话,谁知道你是要刀还是要剪子,递错了,你负责啊?”另一个护士打趣地说。

    “到底定饭不?”

    “定!”侯博大声说。

    “干吗声儿那么大,想把我们往坏里吓啊?”

    刘云做好了自己的准备工作,走近麻醉师:

    “怎么样?”

    “没问题。”

    刘云心里今天特别感谢这些喜欢开玩笑的护士,她们让侯博换了心情,至少可以让他们放松下来,忘记洛阳做出的少见的选择,忘记因此而来的压力。

    手术持续了三个小时二十分钟。洛阳被安置到观察室以后,刘云抽身到公园去了一趟。懂事的学生们怕刘云找他们困难,并没有远走,都留在了离公园门口不远的地方。刘云传达了洛阳的手术结果,学生们一阵雀跃。其中一个提议立刻打车回学校,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另外的同学。一个女生大喊,她付全部的车费。刘云扭头发现这个女生是白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