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比如女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尽管刘云还记得上一次是怎样怒气冲冲地离开吴刚,现在她仍然掩饰不住又见到吴刚的高兴。她一开始说话,就有了好多话要说。她对吴刚讲病房里最近发生的事,尤其谈到了洛阳这个新患者,她觉得吴刚也该对这样的人感兴趣。

    “你能想象现在的学生吗?他们现在对老师的态度跟我们那时候真不一样。我们那时候好像都不明白这些,除了听话好好学习,好像就没别的。”刘云说。

    吴刚侧头对刘云笑笑,表示有同感,另一方面他明显感到刘云的情绪轻松许多。他甚至想了一下,她是不是遇到了自己喜欢的男人。

    “侯博被他外甥叫去,千叮咛万嘱咐,差不多是在哀求侯博治好他老师的病。侯博跟我说,他还从没见过一个中学生这么求他。他说,要是他姐或是姐夫病了,这孩子也许不会着这么大的急。”

    “这个老师是什么样的人?”吴刚也被刘云的叙说引发了兴趣。

    “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一看就让人感到亲切。”刘云不假思索地回答,然后发现吴刚看了她一眼,立刻觉得自己脸红了。

    “要是光这一个孩子这样还可以理解,关键是侯博吃完饭快走时,来了一帮学生,男生女生都有,又是一顿苦求。侯博一开始以为这老师是个雷锋式的人物,对学生好,工作认真,但一问学生才发现不仅如此。有一个学生说,好老师有的是,能成为我们朋友的老师却不多。”

    “能成为朋友的人也不多,更甭说老师了。”吴刚说了一句。

    “就是,更让我吃惊的是,”刘云说到这里打住了,她看看吴刚,“你好像不太爱听这些事,我……”

    “哪里,我很想听完,我这个人总是不会用表情。”

    “我会用表情吗?”刘云笑着问,“咱们谁也不是演员,用表情干吗。”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脸上的表情常给别人错觉,好像我挺冷的,其实心肠都一样吧。”吴刚发现自己开始解释自己,立刻闭嘴了。

    “你和我心肠一样?”刘云打趣儿地说,侯博的鼓励似乎还在激发她。

    “不是,我、我……”吴刚又把自己藏了回去,“你还是把刚才那事讲完吧,省得你过一会儿又得攻击我。”吴刚尽量让自己保持常态,尽管他即将要告诉刘云的消息多少让他沉重。

    “对,我还是讲完,后面的事真的让我吃惊。”刘云又兴致勃勃地讲起来,“侯博离开他姐家就一个人骑车往家走。没骑出去多远,他听见后面有个女的叫他侯医生,并让他等一下。骑过来的是一个女孩儿,她自我介绍说是侯博外甥的同学,刚才在侯博姐姐家里。但侯博跟我说,他记不清这个女孩子了。”

    “后来呐?”吴刚突然有了更大的兴趣。

    “她对侯搏说,请您别笑我,如果我再一次私下里请您一定治好我的老师,我也许有跟别的同学不一样的理由。”

    “什么理由?”吴刚好像在替侯博发问。

    “她说她爱老师。她看着侯博,没等他说话,她就先说出了自己的状态。她说,请您不要把我想成那种女孩儿。我知道这爱情不会有任何结果,因为我不是老师最喜欢的女生。但我并不能因此就停止爱他。我努力学习争取考上大学,这一切都是为了洛老师。如果不是遇上洛老师,我考不上大学,因为我从来都讨厌学习。如果洛老师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我真不知道能不能把握自己。我觉得父母生我就是为了洛老师。”刘云转叙到这儿,自己的情感也融进了叙述中。一个平凡女孩儿的爱情感染了刘云。“后来那个女生发现侯博有点担心地看着,就说,您不用担心我,我已经跟您说了,我什么都明白,但就是爱老师。也许正因为我爱他而他不爱我,我才不会做任何事,我永远都不会用自己的感情去打扰他。如果我考上了大学,我要用全部积蓄给老师买一个礼物。她说她有差不多三千块钱。”

    “天呐,真是时代不同了。”吴刚感叹了一句。

    “而且她父母也知道了这件事,但也没办法干涉,因为没有任何事发生。”刘云最后补充说。

    接着,刘云和吴刚谁都没有再说话,他们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酒吧街。吴刚问刘云要不要进去喝一杯,刘云说也许改天更好。吴刚没有反对,但心里在想,那一天离现在不应该太远,他不知道什么时候酒吧就不再属于他了。他们顺着公园的外墙继续往前走了。已经远离了市中心,这里稍微疏朗安静些,偶尔才有行人与他们擦肩而过。没走多远,他们顺着公园的外墙拐上另一条小街,两个人都克服了开始时的不安,谁也不再努力找话题。通过刚才的交谈而建立起来的新的安然和默契,拉住了他们两个。他们放下了各自的心事,投入到了眼下的情境当中:他们曾是多年的同事,多年来他们或许都知道对方对自己的关注;因为什么他们保持了这样的距离,他们彼此都不清楚;这样的距离下他们节制而有礼,他们是因为异性的差异才被彼此吸引的,但他们谁都没朝身体的欢愉过多地张望;时间缓缓地流逝了许多,但他们并没因此疏远或亲密,牵连他们的也许是那样的一种温情和关怀……

    他们就像两个长久耕种的人,今天才第一次收获了他们的果实。他们慢慢地走在一起,感到了舒服和坦然,像结婚多年的相互理解的夫妻,像一道经过风雨的朋友。

    他们被这迟来的“收获”迷惑,以至于谁也不愿打破它。但是吴刚还是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

    他往回走了两步,在一个坐在公园墙根下的乞丐跟前站住了。他是一位老人,面前放着一个破旧的铝饭盒。吴刚把十元钱放进他的饭盒里,老人把头低得更低,而且别过去,连说了两声谢谢。

    “老人家,你这是怎么了?”吴刚怕老人有更大的难处,询问着。

    “先生,你是好人啊,”老头儿依旧别着头说话,“给我这么多钱,我忘不了你。”

    “没什么,忘了吧,谁还没有个难处。”吴刚说完要离开,老头儿这时转过脸,几滴老泪从脸上滞缓地流过。

    “我真是没脸啊,一辈子我都是挺直腰杆过来的,没想到老了老了,我真是白活一辈子。”

    吴刚又掏出伍拾元钱,正要往老头儿的饭盒里放,被老头死活拦住。

    “先生,你误会了,我可不是再想管你要钱,你给得太多了。还从来没人给过我这么多,先生你给得太多了,才引得我说这么多话,我老糊涂了,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吴刚蹲下,手里拿着钱,他问:

    “怎么搞的?”

    “儿女不养老啊。”老人家忍着泪说,“我要是没有老伴儿,我早走另条道儿了。可是老伴还在家里,儿媳妇天天骂,儿子当不了家,我没办法,想先一个人出来试试,等有了着落再把老伴儿接出来,现在看哪儿都一样啊。”

    “今天晚上你顺着公园这墙往前走,转到公园的那边儿,跟人打听找我,我叫吴刚。我有个朋友开油漆商店,想找个打更的,我看你行。”吴刚说完掏出一张名片连同五十块钱一同塞给了老人。

    老人惊呆了,突然就给吴刚叩了一个响头。吴刚走开了。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刘云,这时已是满眼泪水。她赶上吴刚,两人又朝前走了一段路。

    “你对每一个乞丐都这样吗?”刘云问。

    “他不是乞丐。”吴刚说。

    刘云不解地望一眼吴刚。

    “我从不给乞丐钱,说不清为什么,不喜欢。但我第一眼看见这老头儿时,心里好难受他在做乞丐的事,但他的脸上那么羞愧,好像他恨自己这么干。这是人到了绝路才有的样子,我受不了这个,他到这地步还试图保持自己的尊严。他的那张脸,天呐,真比好多不是乞丐的人还多一点儿自尊。”

    刘云站住了,她第一次勇敢地迎着吴刚的目光,如果她再年轻一点,如果她再多一点力量,她会对吴刚说出自己心中好像是刚刚完成的爱情。最终她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两个人又继续走路了。但是他们几秒钟的凝望在他们各自的生活中都写下了重重的一笔,以至于吴刚最后说出自己要离开的决定时那么艰难。他说他决定卖掉酒吧去深圳跟一个朋友一块做公司。而刘云也没想到自己会这样反应,吴刚离开她后,她感到自己再一次空了,虽然他们说好还要再见面。

    那天下午,天一直沉沉地阴着,大片的乌云默默地滞留在天空,毫无散去的意思。没有风,空气中好像充满了压力,让人有时觉得需要深呼几口气。看这样的天气,每个人都觉得一场暴雨马上就要来了,可是到傍晚雨并没有下,大家甚至有点祈望下暴雨了。也许痛快地下一场大雨,比这样阴沉着好。

    娄红在去耿林住处的路上,对这样的天气很满意,好像是老天专为她眼下心情安排的。但她走到大院儿的门口时,看见惯常总是坐着一群老太太的花池旁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她穿过院子朝楼门口走去,不免有几分失落感。从那些老太太眼皮底下既要小心又要若无其事地走过去,原来是她和耿林这段感情生活的一部分。娄红一边想一边上楼,许多她已经想好的要对耿林说的话此时又有点模糊了。

    站在房门前,娄红考虑着,想不好自己要用钥匙开门,还是按铃。也许这将是她最后一次用这把钥匙,这时门开了,耿林站在门旁,有些紧张地对娄红微笑着。

    娄红也朝耿林做出一个微笑,然后走了进去。耿林依旧能分辨她的脚步声,在娄红心里又撞起几个小浪花。

    他们一先一后走进房间,娄红没有马上坐下,回身看看站在门旁的耿林,两人都有些尴尬地笑笑。娄红刚才对房间扫视的时候,发现耿林买了一个新床罩。

    “新买的?”娄红明知故问,没话儿找话儿。耿林点点头。

    “在那家商店?”娄红曾经和耿林在一家商店见过这个镂花刺绣的床罩。娄红说过她要买下这个床罩铺到新婚的床上。但她没有想到耿林这时买回了这个床罩,在他们感情变得既微妙又脆弱的时候。

    “降价了。”耿林说。

    娄红听了耿林的话笑了,耿林也跟着笑笑。然后两个人走近床前,一起端详起这个床罩,好像这是他们这次见面的惟一目的。

    床罩是米白色真丝和棉混织的,上面用同样颜色的丝线绣着花朵图案。它看上去十分庄重,光泽含蓄,展示了华贵和高雅的品质,与耿林眼下各方面都十分简陋的居室形成了反差。

    “它不适合这儿。”娄红说着转身面对耿林。

    “说得没错。”耿林也迎着娄红的目光,希望自己眼睛不要发潮。这是娄红受伤后他们第一次这么近地互相凝视,耿林觉得心悸,身体里又有了几种巨大的力量,它们互相碰撞,仿佛要崩裂或扯碎他。他看见娄红的眼神中似有从前的几分轻佻,她的胸部不大但充满诱惑力地在起伏着,她小小的有些上翘的耳垂儿……这一切使耿林恨不得马上把娄红抱进怀里。太想死死地拥抱他,没命地亲吻她,把自己的一切部融进她的身体。

    但是,他依旧那样站着,尽管他觉得双腿已经发软。他也看见了娄红脸上脖上的疤痕。那些疤痕好像对他伸出了无数双手,阻止他,警告他,谴责他。顿时,他又被内疚笼罩了。

    娄红坐到一把椅子里,她把耿林的一切表情都读懂了。她也曾在这短暂的相视中有过内心的斗争:她要不要走过去拥抱他。这时,在她心里响起两种声音,两种相反的声音。她要拥抱他,安慰他,但她马上就发现这声音不是出自她的感觉和身体,而是出自理性主宰下的某种同情和对过去的某种依赖和习惯。她强烈地感觉到她和她的身体,她的感觉,都是那么无所谓,它们一点也不想急切地去拥抱这个男人,但它们也不会十分反感拥抱这个男人。

    “多么可怕啊,对我来说他怎么能突然变得无所谓了?”娄红坐下后被自己心里的想法吓了一跳,尽管她来时是准备向耿林摊牌的,是要跟他分手的,她为此做了那么多精神准备,她以为,这将是很疼的,甚至会比她脸上最初的伤口还疼。

    耿林也坐到了另一把椅子里,娄红看见平静的耿林,以为自己的无所谓传染给耿林了。难道他们曾经有过的那一切,都是虚假的?真的能就这样不留痕迹地烟消云散?她对耿林笑笑,仿佛她想再一次证实,一切真的都是这么无所谓了吗?耿林对她的微笑报以同样的微笑。他的微笑没有帮助娄红证实,也没有帮助她否定她的感觉。因为耿林早就从娄红脸上看到分手时刻即将来临的预兆。他也曾经想过要抗争,要试一试留住这个女人,他还喜欢她爱她,还想在许多个夜晚搂着她入睡。但他害怕,他在娄红的脸上看见的不可更改的决心。让他感到无力的另一个原因是那个他从酒吧领回家的女人。

    “你干吗不拥抱我,把我放到你的床罩上?你不是为我买的新床罩吗?”娄红突然说出这些话,突然得连她自己都吃惊,她不知道自己要于什么,她的身体里没有丝毫类似情欲的东西。

    耿林也被娄红突然冒出来的话惊着了,他以为自己先前的感觉错了。他又去看娄红,娄红双目瞪着他,像从前对他发脾气那样,这让耿林又有了心悸的感觉,就像看见娄红刚进门时一样。他站起来走近娄红,在她旁边蹲下,这时他又在娄红的眉宇间看见她对他的排斥,他畏缩了,他不明白娄红为什么要这么做。耿林的心顿时很疼,疼得他终于恨起自己,甚至对自己产生了蔑视,他觉得,娄红现在不仅不爱他要离开他,而且还想嘲笑他。

    耿林调动着一个男人所能有的全部宽容和控制力,竭力微笑着拍拍娄红的大腿,没说什么站起来,又回到自己的座位。

    这一切在娄红眼里都变成了耿林对她的轻慢,她觉得即使对一般客人耿林也不至于这样:在虚假的礼貌后面藏着轻蔑。此时,理智如轻风一般远离了娄红,她再也分不清什么是她身体要做的,什么是她理智要做的,控制她的就是愤怒,一种过去在她跟耿林吵架时曾经控制过她,让她发疯的愤怒。

    她站起来冲到耿林面前,跪扑到他的怀里,不是拥抱而是扯住他的上衣: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凭什么这样对我?因为你我才被人挠成这样,难道这就是你给我的报答?你要分手你可以明说,你少这样污辱我!”娄红一边说一边扯着耿林衣服摇晃。

    耿林抓住娄红的两只手腕,试图让她安静下来:

    “你冷静点儿,冷静点儿。我们一起去照镜子,看看谁的脸上写着要分手。你一进来你的脸就告诉我,你是来跟我了结的,不管我同不同意,不管我的感觉如何,你是下定决心要这么做的。”耿林一冲动说出了心里话。

    “你放屁,耿林!”娄红听耿林这么说更加疯狂了,她忘了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全部考虑,脑袋里惟一能露头儿的想法就是:她不允许耿林这样想她。“要是我刚进门就这么想了,我就不会让你跟我睡觉。”

    “你还年轻,面临这种事找点儿借口,不愿被人拆穿,我能理解,但也不用把我当猴儿耍,呼来唤去的。”耿林越说越伤心。

    “我明白了,耿林,你想以退为守。”娄红说着甩开耿林的手,“你干吗不明说,你有别的女人了!”

    尽管耿林对此有所准备,娄红突然这么说还是刺了他一下。他抬头望娄红一眼,娄红马上说:

    “你用不着告诉我她是谁,也用不着坦白,这事儿跟我没关系。我现在算是看透耿林是什么东西了。”

    耿林呆坐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像一个被震撼了的观众。

    “你干吗不说话啊?向我解释啊?跟我说对不起啊!告诉我你想找个比我老实比我贤惠的女人做老伴儿,等你老了动弹不得了,她好护士一样给你端屎端尿,照顾你。你想你多美啊,耿林?什么时候美梦成真啊?”

    耿林听到这儿笑了。

    “你觉得好笑是吗?是我好笑还是你好笑呢?当然我好笑,因为你还不认识耿林,不知道耿林的形象。”

    耿林望着娄红,想象得出她接下来要说的话,也许这将是娄红对自己最后的伤害,耿林想。

    “要我帮你认识认识你自己吗?”娄红抱着双胛,歪着头挑衅似的朝耿林发问。耿林像一尊雕塑,目光散在空中。

    “你肯定以为自己很特别吧,不同于另外那些老在大街上的男人,”娄红不管不顾地说起来,发泄成了惟一的目的,“四十多岁了,还试试改变自己的生活,多了不起啊!”

    耿林没有动,等待着下面可能更锋利的话语由娄红的嘴射向他。

    “但是我告诉你,耿林,”娄红越说越失去控制,渐渐地为自己换上了一副刁蛮女孩子的嘴脸,此外还有的就是自以为是,“你跟他们没什么两样,什么改变生活,不过是临老抓住青春的尾巴摇一摇。你以为像你这样改变生活的人就你一个吗?太可笑了,这样的男人成千上万。你们恋爱时不仅性没有解放,脑袋也没解放,可能从没想过天下还有这等美事儿,跟人睡觉还不跟人结婚,所以一个个四下溜溜,在身边的女人当中找个说得过去的,在你自己还不懂什么是婚姻的时候,就领了结婚证。然后就是生孩子,忙事业忙发达,这一晃十几年过去了,这时候你们才发现我们的生活跟你们的不一样。你听明白了吗,耿林?我们是有代沟的。”

    耿林没想到娄红说出的话不仅让他安静下来,而且他希望娄红继续说下去。他在王书死后也曾做过这样的思考,可惜都是不了了之了。

    “我们可以站在大街上接吻,大白天,当着成千上万人的面儿,你们能吗?不能!做梦都没梦见过。”娄红看见耿林的认真表情,自己也平静一些,但仍旧得说下去。她现在想说的话已经由原来对耿林的谩骂,变成了自己内心的倾诉,“观众当久了,谁都不甘心。那些先富起来的,先成功的男人于是发现自己老婆原来已经没什么吸引力了,接着又发现,小姑娘也不光只爱小伙子,也有挺多小姑娘爱四十多岁的老小伙儿;老婆还说得过去的,他们就偷着泡小姑娘;老婆说不过去的,他们就借着小姑娘的爱情帮助离婚,还以为生活就此就更新了呐?那些跟小姑娘结婚的男人有几个幸福得找不着北了?他们比从前更缺时间玩麻将,应酬,钱被看得更死了。反过来说又有几个小姑娘觉得找一个大龄小伙儿就找到了归宿?年龄大就真心疼你,让着你吗?见鬼吧,年龄大带给你的惟一收获就是,你得承认他们比你狡猾,你玩不过他们。你不就这样的人吗?”娄红突然又把矛头指回耿林,“难道你能否认你不是这样的人吗?”娄红说着坐到地上,又伤心起来。

    “你不用跟我说你新的女朋友是什么样的女人,我比认识她还了解她,她肯定各方面都不如我,也许还比我年长几岁,你挺会打算的,耿林。对你来说,我年轻,长得还算好看,性感,有个性,家庭背景也不坏,你觉得你养不住我,对吧?你觉得我迟早有一天会离开你,对吧?你觉得你对我来说不过是个普通的职员,这不足以作为我们未来婚姻的基础,所以你还不如先下手。反正你通过我也把婚离成了大半儿,你就只等着有一天你老婆给你打电话,通知你去街道办事处办手续。这样多好,你的新老婆不用受你旧老婆的任何伤害,挑个吉利日子就成新娘了。结婚以后,你天天看着你的新老婆,虽然平庸点儿,但不让你想起你的旧老婆,你不用每天都产生内疚感。因为你的内疚感都让我带走了。伤害过你旧老婆的人不是你的新老婆,而是一个你从前睡过觉的女人,她曾经是你的同事,叫娄红……”娄红说到这儿再也说不下去了,用手捂住脸痛哭起来。

    耿林没有马上过去安慰娄红,因为他还没反应过来。他看见娄红哭得很伤心,但脑子里还没把这一切都归位。娄红的话好像剥掉了他最后的衣衫,连他一个人想自己的时候,形象也没糟到这份儿上。与其说他被娄红的话击中了,不如说被伤着了。他心里有了娄红根本没把他当回事的感觉。但是,另一方面他又不相信,娄红所说的这些话都是出自她的脑袋,他了解娄红。

    娄红哭得更伤心了,她躺到地上,放声大哭。耿林慌了,怜爱战胜了其他的感觉,他把娄红的头轻轻抱起来放到自己的腿上,为她擦泪,抚摩她的脸庞。

    “你从哪儿听来的这些理论,现在用来伤害自己,别犯傻了。”耿林希望息事宁人,不管怎么说,他心疼娄红,不愿去究个是非。

    “不是听来的,”娄红一边抽泣一边说,“都是我经历过的,亲眼看见的。”

    耿林抱起娄红,看着她。娄红说:

    “耿林,对我来说你不过是一个复习。”娄红用尽最后的力量想再伤害耿林一次,但没想到她的话又首先伤着了自己。她想起耿林之前的那个有妇之夫,心里立刻无限可怜起自己,眼泪顿时汹涌起来。

    耿林把娄红紧紧地抱进怀里。他心里清楚这力量来自他的善良而非爱情。娄红的话把他对他们这段感情的理解搅乱了。

    娄红在耿林的怀里哭得那么无助。她依怜的样子像一只温柔的手,一次又一次掠过耿林本来已在发颤的心。他一次又一次对自己说,“也许我理解错了,也许她本不想分手,也许我该试试抓住她,再试一试,反正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也许我们还能重新开始。”

    耿林终于冲动地把娄红更紧地抱住,他语无伦次地说:

    “让我们再试一试,我爱你,别离开我,再试试,再试试,别管那个女人……”

    娄红听到这儿,猛地挣开耿林的拥抱:

    “原来真有一个女人?”娄红惊异地望着耿林,低声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流氓。”

    耿林突然觉得眼里的一切物体都离他远去。它们重新停留在更远的地方,可是耿林却不能两眼聚焦看清它们。他不知道自己的目光落在何处,他就像练习对眼儿的孩子那样,让视线中的一切模糊起来。

    许多年后,他回忆这个片刻,他发现自己想说的是“别管那些女人……”,但他说出了“那个”。

    “难道这又有什么区别吗?”也是许多年后,他问自己。对此,他做出了否定的回答;同时,他好像也看见了那股巨大的力量,它就像被设置了一般,决定着他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