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比如女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有一些人总是能从叫劲儿的冲突中获得刺激,就像两个极硬同时也极脆弱的东西相互碰撞。碰撞前一秒钟也不用思考就能想见的后果,并不能阻碍他们,相反却能带给他们力量,但他们首先不顾一切地去打破。

    娄红可能生来就有了这样的命运,她从总经理办公室走向耿林办公室,期间一次也没迟疑,仿佛她早就知道了后果,或者说她就想达到这样的效果,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敲了两次门,没等里面传出回音,便推门进去了。她的出现像刀一样斩断了刚才还较为吵闹的说话声。

    她在门口稍停了一下,为了看清耿林在哪儿。这会儿办公室里的人看清了娄红脸上的疤痕,这使得刚才那不自然的沉默被延长了,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耿林是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也如其他同事一样,被娄红的冲劲儿给镇住了。

    娄红看见了耿林,径直朝他走过去,又一次把别人跟她打招呼的机会断送了。娄红是新来的,而且平时她不太爱跟耿林办公室的人多接触,也许就是因为她跟耿林的这层关系。

    “这是总经理让我交给你的。”娄红把那叠纸放到耿林的桌上,耿林立刻站了起来,好像来的是总经理本人。

    他们就这样面对面站了几秒钟,在别人的注目下,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耿林竭力控制自己的喉咙不发出异样的声音,因为他的心的确在异样地跳动着。娄红受伤后他只见过她一次,那时的伤口鲜血刚刚凝结。现在娄红站在他的面前,她脸上褪去结痂的一道道发红的疤痕刺激着他。他刚想有所反应,却被娄红抢了先:“你晚上有空吗?我想跟你谈谈。”娄红说。

    “有空。”耿林顾不了许多,赶紧答应。

    “那好,下班以后,我去你家。”娄红说完转身离开了他们的办公室,没跟任何人打招呼,好像他们这些大眼儿瞪小眼儿的观众对她来说不过是些半新不旧的办公桌椅。

    也许十五年后,这样的个人态度——有点高傲有点不屑——将是普遍而普通的,但现在它还是能伤害别人的态度。娄红离开后,立刻有两个男人做出反应,一个那样吹了一声口哨,另一个嘘了一声,而且谁也没马上跟耿林说话。娄红做出这样的姿态可能只是表示自己的骄傲和不屑,也许并没有把不屑明确指向某人。但目睹这种态度的人不能回报以不屑,立刻从中找到了伤害的意思,而后激动起来。这样的事已经成为许多人气得要死的动因,他们不允许别人藐视自己,间接的也不行。但当他们捍卫这种尊严时所表达出的含义是真正的对自己的不屑。

    那个六·一儿童节曾躺在手术台上的孩子终于死了。进来睡在那孩子床上的新患者是一位年轻的中学教师,叫洛阳。刘云在翻开他的病历时想到了也叫这个名字的城市,笑了笑。

    “是后改的名字。”叫洛阳的小伙子坐在床上,微笑着对刘云说。

    “那你为什么不改成上海,上海比洛阳地方大,名气也大。”刘云看一眼小伙子,他是一个能马上让生人觉得亲切的人。通过病历刘云知道他二十六岁,但他的脸上除了年轻人的活力以外还有与中年人很接近的成熟,混杂着让老年人喜欢的几分纯真。总之,刘云得到的印象是:这是一个能让所有人喜欢的年轻人。他患的是主动脉瓣关闭不全。

    “可惜我父亲姓洛,不姓尚。”他笑着说,除了他有时呼吸有些困难外,刘云看不出其他心脏病人的迹象。心脏病人常有的虚弱。脸色发红等症状,在洛阳身上表观得不明显。

    “也许他有超人的意志力。”刘云想。

    “手术时他们会来吗?”刘云漫不经心地问,为的是不让他有心理压力。

    “我九岁的时候我父母都死了。唐山大地震。”洛阳说。

    刘云对自己听到的话感到吃惊,她同情地看小伙子。小伙子却对她发出一个真心实意的微笑。他的微笑好像在劝慰刘云:不用担心,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命运,尽管如此,他能好好地生活。刘云面对他的微笑,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对生活满意的人。

    “但他怎么就能对生活满意呐?”刘云刚在心里对自己提出这样的问句,还没等她根据小伙子的命运轨迹对自己的问句做出回答,侯博走进了病房,来到他们跟前。

    “不错,你们已经认识了。”侯博说,“这位是刘医生,你的主治医。”侯博指着刘云说,侯博停了一下,又对刘云说,“你得特别关照这位老师,他是我外甥的班主任。我外甥已经给我下了两次通牒,要我们全力以赴照顾好老师,不然饶不了我们的人多着呐。”侯博笑着对刘云说。

    三个人都笑了,然后侯博又问了问洛阳几件具体的事,然后跟刘云一起离开了病房。

    “你查完房,我得跟你好好谈谈,关于这个洛阳。”侯博说。

    “好的。我去找你。”刘云说。

    刘云查完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本该把几个患者的情况大致记录一下,但却不能集中精力,总是不停地想起那个叫洛阳的患者。她还不了解洛阳的个人生活,但她能够想见他的生活并不在一条铺满鲜花的大道上,一个孤儿的生活。刘云索性放下了手中的工作,站到了窗口前,楼前绿地的长椅上坐着一对男女,他们近乎中年,女的穿着病号服直直地靠着椅背坐着,眼睛似乎无目的地望着一个什么地方;男的坐的稍隔开些,弯腰低头抽烟……刘云看到这儿,又回到办公桌前,她害怕再看下去,他们马上会吵起来。他们的坐姿已经营造了十分紧张的气氛。她的思绪又回到洛阳身上,她发现洛阳发出的那种真诚心满意足的微笑使她震动。“与洛阳九岁就失去父母的经历比起来,我现在所经历的事就太小了,但我却不能像他那样对生活甚至是对自己发出真诚的微笑。”想到这儿,刘云仿佛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差别——人与人的差别,这差别决定每个人的生活。她还没有真正理解她现在朦胧中感受到的东西,但已经被吸引,就像黑暗中迷路的人被光亮吸引一样。她决定为洛阳这个患者做力所能及的一切,无论如何让他变成一个能继续生活下去的健康人。她希望能找到机会跟洛阳聊聊,眼下她要去侯博的办公室,先聊聊关于洛阳的手术方案。

    电话铃响了,一个护士接了电话,然后对刘云说:

    “找你的。”

    电话里传来彭莉清亮的声音,因为好久没见彭莉,听她的声音让刘云在心里高兴了一下。

    “好久没你消息了,我给你打过电话,你都不在,出去玩了?”刘云说。

    “哎呀,刘云,我真是不好意思。应该是我给你打电话。你现在的处境我应该常关心你才是,对不起啊,刘云,我不是一个好朋友。”彭莉气不断地说下去,“可我前段时间老是没空,什么时候我请你单独吃饭,算赔罪。”

    “别这么说,我也是没空,医院事儿挺多的。你在忙什么,工作有变化吗?怎么那么忙?”刘云问。

    “工作是有点儿变化。”彭莉说得吞吞吐吐。

    “调新单位了?”刘云问。

    “我辞职了。”彭莉尽量说得轻描淡写。

    “是吗?”刘云的确对这个消息感到吃惊。

    “刘云,我们好久没见了,这段时间里我的生活变化挺大的,但我有点不好意思跟你说。”

    “怎么了,干吗弄得这么神秘,也许是你信不过我吧?”

    “算了吧,我直说得了,这么拐来拐去快把我累死了。”彭莉又上来了直爽劲儿,像少女一般,这使她有时很惹人爱。“我早没跟你说,一是顾虑你的处境,你现在跟耿林闹成这样,我帮不上你什么忙,还跟你说我的事,我怕反差太大,让你难过。”

    “我还是没明白,你的……”

    “我要结婚了,刘云。”彭莉的声音传达着幸福。

    “真的吗?”刘云吃惊地说,“这么快?跟谁啊?”

    “你来参加婚礼就知道跟谁了。”

    刘云这时候彻底明白了彭莉的苦心。一方面她感谢彭莉对她的体贴,另一方面也为自己难过,她发现她已经处在一种不正常的生活状态下,人们还没有把她看成疯子,但已不同于常人。那种跟吴刚在一起时就有过的烦躁又笼罩了她。但她很快摆脱了这种情绪,真心地祝愿彭莉新生活幸福。

    “谢谢你,刘云,你能这么说我真高兴。原先我还担心你看不惯这种事的,不管怎么说我们是通过王书认识的,而且他又刚死没多久,我害怕你骂我。”彭莉因为幸福而变得更坦率了。

    刘云想到耿林关于王书的日记,没有马上接彭莉的话,“老天也许真的很公平,王书心里另有所爱,老天就给彭莉又送来了另一个男人。”刘云想。

    “你马上就得去手术室吗?”彭莉问。

    “不,今天上午我没手术。”

    “那我跟你多聊一会儿,没事吧?”彭莉似乎忘了刚才的顾虑,恨不得把所有感慨此时都倒给刘云,“我为什么想跟你聊,刘云,你也应该重新开始生活。如果王书不是惟一的,耿林肯定也不是。刘云,谁都可以重新开始生活,除非死了,生活可是没尽头,你说是不?”

    “你爱他吗?”刘云问。

    “你是想问我是不是比爱王书更爱这个人?你知道,他比我大十四岁,他和王书不一样。怎么说,我们现在同居。对了,你还不知道吧,我女儿去寄宿学校了,除了她周末回家我回自己家以外,我都住在他那儿。”

    “他也不上班了吧?”刘云心里想不好,两个不工作的人整天守在一起干什么。

    “他提前退了。他过去是个出版社的编辑。刘云,你知道我对王书的感情,但跟这个人在一起我觉得不一样。王书很爱护我,家里的事儿都是他撑着,而且他整天忙得要死。可我跟这个人能唠嗑,我们两个人没什么事,经常唠嗑。他给我讲他过去的事儿,甚至是他小时候的事情。我也跟他说我的事,这么一唠不要紧,好多我年轻时候的事情我以为早就忘了,其实我还记着。除了唠嗑我们就是一起买买菜,做做饭,有时一起出去看看展览,他特爱看展览,什么展览他都看。有时候去听音乐会……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我爱上这个老头儿了,他那么安静体贴,我越来越离不开他,也不想去上班。后来一想,我干吗还去上班呐?钱够花了,还不如不干了,把时间留给自己。我辞职的第二天,他就向我求婚了,我当时真的很感动,他不知道在王书公司我还有股份。我真的很幸运,王书死了,老天爷还给我送来一个这么好的男人。我真想也为别人做点什么好事,我跟他商量,最后我们决定供十五个失学的孩子念书。”

    “真不错,彭莉,我为你打心眼儿里高兴。”刘云被彭莉的述说打动了,仿佛在眼前缓缓升起了一幢海市蜃楼。

    “你跟耿林怎么样?”

    “不行了,我想。”

    “他太傻了,你别考虑他了,快刀斩乱麻……”

    “刘大夫,侯博让你过去一趟。”一个护士探头喊道。

    “我就来。”刘云回音,接着又对电话里的彭莉说,“对不起,我得过去一下,我再给你打电话?”

    “不用了,”彭莉赶快地说,“记住两件事:来参加我的婚礼,这是第一件;第二件事更重要。”

    “说吧。”

    “开始你自己的新生活!”彭莉大声喊着对刘云说,然后放下了电话。

    刘云好久都没把听筒从耳旁挪开,仿佛融入了彭莉的这句话里,一阵令她难以言状的激动在她体内持续着……

    “你在干吗?你要是再不来,我就没时间了,周主任叫我去一下。”刘云一进侯博的办公室,就听见了侯博善意的抱怨。

    “对不起,我在开始新生活。”刘云说。

    侯博本能笑了出来,然后收住了笑声,抬头凝视着刘云。也许他的凝视持续得太久,让刘云有些慌乱,她迅速扫了办公室一眼,好在没有别人在。

    “刘大夫,我刚来,不太了解你,但听同事说过你的事。作为一般同事,也许我不该说这话,但我还是从心底为你高兴。”侯博依旧看着刘云,认真地对她说。

    “为我?为什么?”

    “你有幽默感了。”

    “我……”

    “这是第一步,你肯定能开始新的生活。”侯博转换了气氛,“对这点我十分有把握,就像对洛阳的手术一样有把握。”

    “为什么?”

    “眼下心脏外科医生很抢手,很热门的,你不知道吗?”侯博说这话时故意带一点广东普通话的味道,两个人都笑了。

    “说说洛阳吧。”刘云接着说。

    下班后刘云脱下白大褂,并没有像往常感到疲惫和沮丧。她觉得身体里好像在滋生一种新的力量。她不知道这力量来自何处,但心情似乎开朗了许多。她突然看见身边有这么多人和蔼亲切,都乐呵呵的。这些仿佛都在提示她,生活也是让人满意的,她甚至急切切地想知道,怎么做才能达到这目的。

    她不仅开始有幽默感,也开始羡慕,愿望悄悄地走近了她。

    她走到汽车站,听见后面有人喊她。她回身时,吴刚已经走到近前。两个人有些窘迫地笑笑,最后是刘云先开了口:

    “怎么没骑摩托啊?”

    “卖了。”吴刚说。

    “生意不好吗?”刘云立刻担忧地想到了“身后”酒吧。

    “跟那儿没关系,我以后再告诉你原因。”吴刚说话时心里还被刘云的关切感动着。她刚才急切发问的眼神十分恐慌,它让吴刚印证了自己的感觉:自己在刘云那儿并不是什么都不是。

    两个人没有商量就一起走了,有时他们看着街边的行人,都在找话题。刘云还能再问的就是酒吧,但她没张口。她搞不懂自己从上次分手后重见吴刚,为何这般拘谨不安。

    “我送你回家吧?”吴刚试探地问。

    “好吧。”刘云答应后立刻要打出租车,却被吴刚拦住了。

    “走走吧。”他说。

    “走着回去?”刘云惊呼着。她家到医院的距离是一个小时公共汽车的车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