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比如女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哽咽,如果从一个年纪不轻的女人那儿发出来,也许是再也无法保持自尊时一种必须表达的痛苦。

    刘云最先离开了烧烤店,她说头有些疼,她走后,大家一时想不起更合适的话题,便沉默了一阵,最后侯博士说,每个人都会找到自己的出路。他的话引得护士小周眼睛一亮,猛拍大腿说:

    “不愧是博士,说话就是让人爱听。”她这时又把目光转向大家,“我看谁都不用为别人担心,如果刘云有困难,我们往上冲就是了,都是一个战壕的,没说的。”

    大家为候博士和小周的话喊好,于是吃饭的气氛彻底转变——开始进入第二个阶段——喝透。

    刘云回到家里,电话响了几次,她都没接。她希望钻进这样一个空间,没人认识她,也没人理睬她。但是电话再一次响起时,她还是接了,她担心病房有什么急事。

    来电话的是吴刚,而刘云马上就听出,吴刚喝了不少酒。

    “我一个人在‘身后’,你过来好吗?”他说。

    “可我不会喝酒。”刘云并不想过去。

    “我明白了,你是想说我喝醉了。”

    “你没喝醉吗?”刘云反问。

    “我是喝酒了,但没醉,我从来不喝醉。”吴刚尽量把话说得清楚,“今天晚上你们科好像聚会,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说到这儿吴刚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说话语气,他是个有意志力的人。

    吴刚的话触到了刘云的隐痛,她决定去见吴刚:

    “你那儿什么时候关门?”刘云很外行地问。

    “已经关门了,现在就我一个人在这儿,你过来吧。”吴刚说得很直接。

    刘云走进酒吧时,被里面的改变惊呆了。所有的桌椅都被挪到了墙边,地中央留出一大块空地儿,上面放了一张小桌和两把空着的椅子,仿佛在呼喊人们坐到上面去。

    “怎么这样儿了?”刘云问站在她身后的吴刚。

    “不是故意的,下午几个朋友在这儿跳舞来着。”

    刘云没有发现吴刚说的是假话,因为他不会跳舞,所以也觉不到空出来的地方一点不适合跳舞。

    “这么多酒。”刘云坐下,看着桌子上的几个洋酒瓶。

    “不用全喝了。”吴刚说。

    “我不喝酒!”刘云又强调了一次。

    “那我给你调一杯饮料。”吴刚拿过刘云的杯子,从桌下拿出一个凉水瓶,给刘云斟满,刘云尝了一口,说:

    “好喝!”

    “那就多喝点儿。”吴刚继续喝着自己的杯中物。

    “你请我来就是为了喝饮料吗?”刘云有些开玩笑地说。

    “最近又看到耿林了吗?”吴刚看见刘云安稳地坐到了自己的面前,心里很满意。他觉得今天提早关门,等刘云来很值得。因为听说刘云做过的某些事情,吴刚曾一度觉得刘云很疏远。尽管他一如既往地愿意帮助她,内心还是无法躲开自己对刘云某些做法的反感。曾经有一度地认定自己对刘云的感情与陈大明对刘云的好感如出一辙,也仅仅是同事关系而已。但那个早晨,当他看见刘云站在耿林一手制造的“废墟”上的那种无助、自责、慌乱时,内心深处被他埋藏得很深的一种东西蠕动了。他感到说不出的心疼。当时他就有带她离开那里的力量。但他克制了自己,他知道面对他的不是一个像娄红那样能够冲动起来的姑娘,而是一个正在经历巨大痛苦的女人。那以后,他没有去找刘云,即使他知道刘云此时更需要他的帮助,或者说是别人的帮助。他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自己突如其来的感情变化。今天他休班,整个一个下午都泡在酒吧里,总是在想刘云,他要求自己不想也不行。他甚至觉得自己可笑了,耿林把自己的家砸了,这件事好像把他拽了进去,让他再也不能回避刘云。所以,傍晚他临时决定让酒吧关门。

    “你怎么了?好像走神了。”刘云问。

    吴刚窘迫地笑笑。

    “我没有见到耿林。”刘云说。

    “你说什么?”吴刚光顾想自己的事,忘了刚才问的问题。

    “刚才你不是问我有没有见耿林吗?!”刘云说话时有些后悔来这儿。她没有想吴刚的走神是因为对她有了特殊的感觉,她恨自己成了吴刚的负担。她想,吴刚在强迫自己关心她。她暗暗下决心,再也不指靠任何人的帮助,也不再对任何人敞开内心。她要一个人生活下去,沉默地生活下去。即使别人认为她冷淡,她也不在乎。她总是有无地自容的感觉,现在她还想不好,这感觉到底来自何处。但她一看见熟人同事,无论他们是不是站在她一边儿,是不是关心她,是不是间接地谴责耿林,她马上觉得无地自容。

    “对不起,刘云,我想跟你坦白地谈一谈。”吴刚不知道刘云回病房后所经历的心路历程,因此以为刘云在为他的态度恼火。

    “谈什么?”刘云的态度依旧没有缓和。

    “你打算怎么了结跟耿林的事?”吴刚说着看到刘云咄咄逼人的眼睛,只好补充一句,“对不起,也许我不该这么问你,我只是……”

    “谢谢你,吴刚,我也觉得该和你谈一谈。”刘云说着口气缓和许多,也许她意识到了自己没道理跟吴刚发怨气,不管怎么说,他是她目前惟一能够信任的人,也是惟一能够帮助她的人。这么想的时候,她刚才心中那种决绝的感情消退了许多。

    “你说吧。”吴刚老实地等着。

    “我应该谢谢你,真心地谢谢你。”刘云眼睛望着远处,沉浸在一个人的情境中,她好像正在对内心中的另一个自己说话。“我身边没有兄弟姐妹,所以家里出了这种事以后我就垮了。我没想到我那么弱,一点也不坚强。要是没有你的帮助,我还不知道要到什么地步。好在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吴刚渐渐发现刘云误解他了,便控制了自己的情绪,认真听刘云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但我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女人,还有我现在的处境。”刘云说到这儿看了吴刚一眼,发现他在静静地听着,便接着讲下去。“离婚这件事让我变成了一个可笑的小丑,好多人真心关心我,可是谁也帮不了我,但他们还是逼着自己问我这儿问我那儿,我已经变成朋友的负担,今天科室人聚会,我就感觉到了这个,看见你我就更证实了这种感觉。但我无法忍受这样的感觉。对不起,吴刚,对别人我不能说什么,但我想告诉你,我感谢你过去对我的帮助,从今天起请你停止它,我不想成为任何人的负担。我希望所有人都忘记我,让我在角落里慢慢地死去。我希望所有人都不理睬我,我不配你的帮助,你明白吗?你现在解脱了,再也不用为我想任何事!”刘云说着失去了控制喊了起来,泪水也跟着涌出来。

    吴刚被刘云的话震动了。他从刘云手中拿过她的饮料杯子,将里面的饮料泼到远处的地面上,然后给刘云斟上半杯马提尼酒。

    “喝点酒吧。”他控制着自己的激动。

    刘云拿过吴刚递过的杯,一口喝掉一半,然后又要喝剩下的,吴刚拦住了她。

    “慢慢喝。”吴刚说着把几张面巾纸递到刘云手上。

    刘云进入了安静哭泣的阶段,吴刚也松弛下来。他知道他现在有时间,跟刘云交心地谈谈,但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明白刘云怎样误解了他,他可以告诉刘云自己感情上的变化,以便消除她的误解。但又觉得眼前的气氛不适宜。看着痛苦的刘云,他产生了另一种责任感:作为旁观者,他发现最让刘云痛苦的事不在于别人怎么看她,而是她自己不能忍受已经发生的事。作为朋友,他觉得自己有责任帮助刘云认识到这一点,这比他表达自己感情更重要。

    “你很在乎别人怎么看你?”吴刚寻找一个时机终于开口了。

    刘云停止了哭泣,看着吴刚,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什么。

    “你现在敏感得要命,以后怎么跟人相处啊?”吴刚尽量把声音放轻柔。

    “我不希望再跟任何人相处,一个人也能生活。”刘云说。

    “那你就别在乎别人问你什么。”吴刚惯常的性格特点这会儿又显露出来,“什么事情都一样,你只要做了,别人就会关心。最好的办法别管他们怎么看,重要的是自己怎么看。”

    刘云表情困惑地看着吴刚。吴刚发现刘云并没有真正理解他的意思,便接着说:

    “你到医院这么多年了,肯定也听过人们关于我离婚的议论吧?”

    刘云点头。

    “他们说我为了离婚威胁我老婆,逼她跳楼等等,好像是这么说的吧?”

    刘云又点点头。

    “你想知道事实是什么吗?”吴刚说这话的时候有几分伤感,他从没对任何人说过这事。

    刘云这一次轻轻地点头。

    “那天晚上,我和一个朋友去办事。回来的路上路过了她办公室。我看见她办公室的灯还亮着,就想顺便把她用摩托车捎回家。她是一个会计,有时候月底账弄不完,加班是常事。当我推门时,门是锁着的,我敲开门时,她和那个男人都在。是人都能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我转身就离开了。回到家,我发现我没有愤怒到我想象的那样,抽了几支烟等她回来的那段时间里,我心里弄明白了一件事,我已经不爱这个女人,也许从来就没爱过。她回来后立刻向我承认事实,并求我原谅她。”吴刚说到这儿停了一下,看看刘云,她听得很专注。

    “我还是提出离婚了。我没对她解释原因,她问我是不是恨她,因为她出的这件事恨她?我说不是。她求我别离婚,她说既然我没因为这件事恨她,就用不着离婚。”吴刚说到这儿吸口气,有点自嘲地笑笑。

    刘云依旧专注地看着他,期望他讲下去。

    “她不明白,我为什么离婚。”吴刚对刘云解释了一句。

    不知为什么吴刚的这句话让刘云想起了自己。她移开目光把身体坐回到椅背上,好像突然推动了继续听下去的兴趣。

    “你还想听什么?”吴刚小心地询问,但口气比较坚决,好像他必须让刘云知道这些。

    刘云看看吴刚,迟疑地点点头。

    “那是一个晚上。”吴刚点上一支烟后接着讲,“我和几个朋友出去喝酒,到家时快半夜了。她还没睡,说是在等我有事要说。我的态度很不好,因为没心思听她说话,再加上喝完酒很乏,一心只想睡觉。”吴刚说到这里又停下了,就像一个专门讲故事的行家。但这次他没看刘云,端起自己的酒杯喝了一大口。

    刘云静静地听着,脸上没有了好奇。

    “她突然就跪到了我面前,”吴刚眼睛看着刘云身后的什么地方,仿佛是不经意地说出了这句话。“她求我别离婚,因为那个男人不能跟她结婚。”吴刚停顿一下又说,“我也不知道让我受不了的是她说的话,还是她的举动。我让她起来,她死抱住我的腿不放也不起来。我吓唬她,她也不在乎。她说,如果我不答应,她就这样永远跪下去。”

    刘云这时把目光坚定地落在吴刚的脸上,好像第一次真正认识了这个人,好像她已经知道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我一点办法没有,但我知道我不能答应她。她这么做让我更想离婚了。”

    “你做了什么?”刘云终于问了一句。

    “我甩开她,走到阳台门旁边。我让她起来,她说,我不答应,她绝不起来。我的火气立刻冲到了脑皮,我恨女人说绝不之类的词儿,我说,你要是不起来,我就从阳台上跳下去。”

    刘云看着吴刚,吴刚却没有跟她对视,好像他此时还停留在那个晚上,站在阳台旁……

    “这也是我第一次了解女人。以前我以为女人都是弱者,她们能做的不过是任任性耍点儿小脾气掉掉眼泪什么的,可是我错了。我说完她抬头看我,突然就不哭了。我以为她害怕了,会站起来。她没有站起来,而是那样地看我。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她当时的眼神儿,但我又说不出来那是一种什么眼神儿。不相信我会跳下去?瞧不起我?吃惊?我说不好。我当时就觉得她那眼神儿冷极了,在这会儿我相信了女人的心可以变得很硬,甚至比男人的还硬。”

    刘云的脸依然平静,但她在努力控制自己,不让吴刚发现她内心的不平静。吴刚最后的话好像穿透了她,让她马上想起了自己。

    “我跳下去了。我们住在四楼,但一楼是半地下的,不然可能我也活不到今天。我坐在地上动不了,左腿疼坏了。我自己心里有数儿,估计是骨折。我抬头往阳台上看,我没想到她没有露头儿。那时已经是夜里,我想反正我动不了了,就等着有人过来求救了。”

    “她真的没下来?”刘云问。

    “她下来了,不过是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她站在楼门口,在距离我有三四米远的地方看着我。她没有走近我,也没有问一句话。有几秒钟我好像被人把血都抽光了,就快死了。我突然就明白了她为什么有了别的男人,为什么事发之后还不想跟我离婚。这时候我听见救护车的响声,心里只剩下对自己的厌恶。在这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不爱这个女人了。或者根本没爱过她,为这个一直觉得对不起她,甚至还想她有别的男人,也是因为自己没好好对她。她一直都没有走近我,我上了救护车她也没跟上来。也许以为没有必要,她叫的是咱们医院的救护车。”

    “你住院的时候,她好像去看过你?”刘云这么问的时候,心里的愿望是让吴刚太难过。刘云想,让吴刚受不了的不是那个女人的冷淡和离开,而是通过这个吴刚认为自己过去的这么多年里生活在错觉中。

    “来过一次,”吴刚回答时情绪慢慢恢复到谈这件事之前的状态下,“她来告诉我,她同意离婚。她还是站得离我远远的,好像站近了我会对她动粗。女人有时候就是比男人厉害。我那时想当众人面儿把她骂出去,可又一想,人家是来告诉我离婚的,我凭什么还骂人家,没这权利了。”吴刚说到这儿停下了,刘云看得出他还有话要说,但说不出来了。刘云想,吴刚被女人伤的不是感情,倒好像是自尊。

    “你觉得她是故意气人,向你炫耀她战胜了你?”刘云小心地问。

    “我是这么想的,”吴刚说,“也许比这更糟。”

    “你为什么非得这么想?”刘云有些激动,她原想安慰吴刚,但他这么坚决的态度无形中又触着了她的痛处。“也许她害怕了,所以才离婚。她怕不离婚,你会再伤害自己,这也是可能的。”

    吴刚没有反驳刘云,但认真地摇摇头。他摆头的方式让刘云绝望,仿佛在告诉她,他绝不改变自己的看法。

    “你为什么不能改变自己的看法?也许她并不像你想的那样。”刘云不明白,自己在劝吴刚的时候,为什么突然变得有些气急败坏。

    “我没有想,我只是看。”吴刚说。

    “看什么?”

    “看人做什么。”吴刚说。

    “你也可能看错的。”刘云说。

    在他们进行最后的对话时,刘云清楚了自己的情绪变化缘何而来。吴刚说他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且只是去看,这带给刘云的直接刺激是,她也是其中的一个被看者。刘云于是又有了无地自容的感觉,好像已经发生的那些事不仅吴刚都亲眼看见了,而且现在又在他的记忆中重演着。她内心里完全没有愈合的伤口此时又一次绽裂,涌血。她很在乎吴刚的。

    “你未免太自信了。”刘云差不多喊了起来。

    “但再也不会看错女人。”吴刚没有明白刘云情绪变化的真正原因,他甚至还为自己说出的这句话得意呐。他觉得刘云会这样理解他的话:他从前看错过女人,但他现在没有看错刘云。是去卫生间,她是带着自己的包儿离开了这里。吴刚来到门外时,刘云已经消失得无踪影了。夜,像以往一样安静,清凉,远处传来一声汽车的鸣笛,吴刚本能反应似的,打了个冷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