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比如女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三十一章
    那是一条并不好看的街道,但是有树。树的后面是一家连着一家的店铺,在她上班经过它们的时候,它们都还上着门板。这短暂的静谧已经足够安慰她开始一天繁忙的工作,这医院是小城惟一可以做小型外科手术的医院,所有的同事和患者都信任她,尊敬她,甚至听从她,因为她是一个从大城市大医院来的高级大夫。尽管这样,她却不骄傲,不仅能吃苦,而且对所有的人都那么友善……

    在她下班回家再次经过那些树后面的店铺时,它们还没有关门。她在里面买晚上吃的东西。几乎所有的店主都认识她,所以总要多给她一些,她总是说,“太多了,我一个人吃不光的。”店主却说,“没关系,明天再吃。”于是,她提着吃的东西回家去……

    刘云坐在沙发上,在耿林摔门出去以后,她一直在看着眼前被砸烂的一切,但脑袋里却出现了前面的情景。她把自己放到一个陌生的小城里,而且那么容易地就开始了更具体的想象,她甚至想到了自己在那个小城退休,死去。在这样具体的想象中,刘云眼前的一片狼藉就变得不那么具体,不那么刺眼了。她并不十分难过,只是感到虚弱,浑身发沉。

    刘云强迫自己站起来,小心经过碎玻璃什么的,走进卫生间。她洗脸,梳头,再后在镜子里看自己没有血色的脸,心里却没有什么感觉,仿佛她正在过的生活是别人的,暂时的。然后,她回到卧室,开始换衣服,准备去上班。在刘云的身体里好像有一个特殊的保护装置,那就是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她只要想到该去上班,就能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就像刚才一样;停止想象,也不看眼前的一切,把自己弄空,身体的本能便让她应付工作。

    门铃响了。

    刘云想了一下,认定来敲门的是邻居,而且想好了对邻居要说的话,便打开了房门。

    站在门前的是吴刚。刘云太意外,甚至忘了请吴刚进来。吴刚看到刘云的脸色,立刻明白邻居在门口议论的事情,的确在刘云家发生了。他把刘云往门旁轻轻推推,自己走进来,然后随手关上了房门。

    “你怎么来了?”刘云问吴刚的时候,没有流露任何感情色彩。她好像还没离开自己刚才的状态。

    “我顺便路过,等在楼下,以为能捎你上班。”吴刚说的时候故意削弱自己对刘云关心的企图,说得轻描淡写。“听你们邻居议论,说你们家好像有什么东西爆炸了,像打仗似的。”

    “让我进去看看吧。”吴刚说着往客厅走去。在耿林留下的“成果”面前,他惊呆了,男人发脾气,象征性地砸两件东西,对吴刚来说是自然而然的事,但像眼前这样,几乎把家砸遍了,吴刚还是头一次见过。他想象不出,干出这样事情的人,心里得有多大的仇恨。他用脚踢踢一个花瓶的底座,刘云站在他旁边看见吴刚有先见之明似的,没有换鞋。

    “你也把鞋穿上吧,别穿拖鞋了。”吴刚嘱咐刘云,心里却充满了对做这件事的这个男人的蔑视,不管他是谁,吴刚都会十分地看不起他。因为在他看来,这不是男人所为。

    “太他妈的过分了。”吴刚低声说了一句。

    “都是我自己惹的。”刘云低声说。吴刚抬头看她一眼,吃惊刘云的态度与以往大有不同。

    “他在哪儿?”吴刚问。

    “走了。”

    “你别去上班了,我替你请个假,把这儿收拾一下。”吴刚说话时尽量把语气放轻松,好像他在安排的不过是一次大扫除。

    “不,我得上班。”刘云固执地说,“就先这么放着吧。”

    吴刚让刘云坚决的态度弄得无话可说。这时,他看见沙发上刘云得奖的那个瓷瓶,心里感到些许安慰,对于刘云来说还不是什么都无所谓。

    “你告诉我他在哪儿?”吴刚不再提请假的事。

    “你别管这事,求你别管。”刘云突然激动起来,“他爱砸就砸吧,这反正也是他买的。再说,他也有理由,你并不知道我做的事。”

    “不管你做了什么,他都不该这样,这还叫男人吗?”

    “男人不就是这样吗?!”

    吴刚生气刘云这样说话,于是顶了她一句:

    “你以为这世界上只有耿林一个男人吗?”

    “我什么都不以为了,这样挺好。”刘云说话时强忍泪水。在吴刚面前,刘云常常有遮掩不住自己的感觉。无论她怎样掩饰内心不愿展露的死角还是会暴露出来。她有时怕吴刚,她不明白,为什么他说话能触到她内心这样的地方,渴望得到关心,但又难以启齿。

    “刘云,你不能总往心里压事。”

    “没什么事了。”

    “你怎么能说这不是事呐?”吴刚说着用手指指地上的一切。

    “他本来是要打我的,但嫌我太下作,怕脏了他的手,所以才砸了东西。”刘云低头说,同时用拖鞋把几块大的碎玻璃往一块踢踢。“这样挺好,我心里也踏实了。”

    吴刚看见刘云这副样子,心里过不去了。他几次咬着牙想到耿林,他想,耿林破坏了刘云内心的骄傲和自尊。他以往认识的那个刘云永远也说不出刚才这样的话。吴刚认为,一个人只有到了再也没有什么可信赖可相信的时候,才会这样说话。但他没有想,刘云自己在这个破坏过程中应付的责任。

    “我打个电话,别去上班了,然后我们一起收拾一下这里。”吴刚说着往电话机走去。刘云突然窜到吴刚面前,拦住他,仿佛吴刚此时要做的不是打电话请假,而是去杀人。

    “不,不,不。”刘云说,“我要去上班。”

    吴刚不解地望着刘云。

    “我想离开这里,我必须去上班。”刘云这样回答了吴刚目光的询问,但她心里想的却是上班现在是她惟一可去的地方。

    医院的心脏外科手术最近一段时间处在半停止状态,这和一个主刀医生去美国进修,以及另一个博士的调离有关。这也是刘云能被调开一段时间的原因,在手术台上,刘云现在还是绿叶。尽管她已经变成一片重要的绿叶,但还不能独立支撑一台手术。

    这一天她上班,医务处领导找她谈话,告诉她从今大起回病房工作,并很婉转地暗示她,要集中精力工作,因为医院准备恢复心脏外科的正常手术,他们从另一个大医院挖来了一个“博士”,在心脏外科手术方面已经是成手,而且在业内小有名气。

    就这样,刘云又回到病房。病房在另一幢新楼里,在刘云拿着自己的东西往病房去的路上,心里突然有些不安静。她决定在两幢楼间的绿地上的石椅上小坐一会儿。

    她坐在一对情侣旁边,从衣着上可以判定,那个男的是患者。他的蓝白相间的患者服让人想起希区柯克的电影《爱德华医生》。刘云记得和耿林一起看这部电影时的情形。那是一个下雨天,看完电影他们在火车站附近的一家馄饨馆儿吃了两碗馄饨和两个夹肉烧饼。她之所以还记得这一切,是因为她太喜欢这部电影。她记得曾对耿林说,电影的男女主角对她来说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也是最匹配的情侣。

    “可他们在实际生活中不是情侣。”她记得耿林这样对她说的。

    直到现在她仍然觉得可惜,为什么那个叫派克的男人和那个叫褒曼的女人不是情侣?!她因此也记得耿林对此所表现出的态度,那么漂亮的人也该找到自己的情侣。那以后,耿林也在不同的场合对她说过自己关于婚姻的想法,他觉得一个成年男人和一个女人一同生活,是既健康又自然的事,反过来对女人也一样,这是符合上帝旨意的。

    “算了吧。”穿患者服的男人突然对自己的女伴儿喊了一嗓子,打断了刘云的思绪。

    刘云抬眼看看自己病房所在的第九层,有一扇窗子是开着的,她知道那是医生办公室。因为王主任不喜欢开空调,所以那里总是开窗户,关着空调。刘云奇怪自己会坐在这里想起多年前看过的一部旧电影,进而想起耿林。

    “主要的不是别人对你做的事,懂吗?”男患者突然又大声说。

    “那你说什么重要?”他的女伴儿也提高了一点儿声音,以表示不满。

    “看你怎么做出反应?他们做什么都是他们的事,你怎么反应,怎么对待,什么样的态度,这才是你的事。”男的说。

    刘云被他的话意外地吸引了。

    “照你的意思,人可以和外界脱离联系地活着?”女伴不屑地反问。

    “当然可以,但你不行,因为你没有意志。”男的说完有些气愤,起身要走,被女伴又拉住。

    “你干吗那么激动啊,我不正在跟你商量么?”女伴说。

    刘云起身慢慢朝病房走去,她觉得那患者对他女伴说的话,无形中在她身上发生了作用。她好像突然明白了自己此时的心情:她害怕回到熟悉的人中间。

    因为性格的原因,她平时与医院其他部门的同事大多是泛泛之交,除了她所在的病房。外科急诊的人虽然目睹了许多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但他们不能与刘云直接谈这些事,还没熟到某一种程度。这多少让刘云保留了一点自己的空间,对好多事刘云丝毫没有解释的欲望,甚至连她自己也不愿去面对这些事,只是她无法摆脱,所以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应付病房的同事。他们都是跟她相熟的人,多次在一间手术室共同工作过的人,他们之间的感情往往比一般同事要深一些,也坦诚一些。

    回到病房大家都热情地跟刘云打招呼,因为是上午病房所有的大夫和护士都很忙碌。王主任把刘云引见给新来的博士——侯医生,他跟刘云握过手后说:

    “我听说你了,老实说,我可有点指望你了。”

    “我愿意尽力的。”刘云说。

    接着他们又简单聊了聊病房的情况。侯博士一心想做事的态度感染了刘云。另一方面他对待刘云的态度也让她十分高兴。他既在刘云的技术和经验面前表现出了应有的尊重,同时他称呼刘云“你”,让刘云觉得很舒服。在她看来,这个比她年轻几岁的有为的博士并没有把她划到老一辈医务工作者的范畴,他还想跟她合作,而不是排斥她。

    侯博士刚离开医生办公室,护士小周便闯了进来:

    “哎,刘姐,你回来了?你老公到底出了什么事?大家都在议论,他也欺人太甚了吧?要不要我们大伙儿联合起来去骂他一顿?”

    刘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她的话,恰好这时电话响了,好像是为了救刘云的驾。

    “喂,你好,找谁?”护士小周抓起话筒。

    “你等一下。”小周有些疑惑地把电话听筒朝刘云伸过去,“是找你的。”

    刘云起身接过听筒,这时小周说:

    “那我先去忙,回头我们再聊。”说完小周嫣然一笑,离开了。

    “喂?”刘云对着话筒说。

    对方没有马上说话,刘云立刻意识到电话有可能又是娄红打来的。不知为什么,她心里有些紧张,好像娄红是一个足以引起她不安的重要人物。

    电话的另一端的确是娄红,因为脸L的伤她还留在家里,暂时跟耿林无法见面,只是天天趁她父母上班时打电话。她说不好父母对她的影响是怎样渗透进来的,但她时刻能感觉到那些影响在她身上所发挥的作用。比如,她不是不能找机会跟耿林见面,她可以偶尔辜负一下父母对她的信任。如果她愿意,她想,她有足够的勇气去做。但她没有想。偶尔她想起耿林,也想见到他,但这愿望一点不强烈,不用她调动力量去控制自己,这愿望就消失了。她还没有认清她感情上的这种变化,整天呆在家里多少感到无聊。今天她给刘云打电话就是被这样的情绪支配着,她想找些事冲淡这无聊。

    “我想,你知道我是谁。”娄红在充分的停顿之后说。

    刘云没有回答,但也没放电话。刘云这样的反应让娄红把她往好处想了想,她觉得,刘云作为对手,有时候还是过得去。她原本想讽刺刘云,说她又回病房是想回避自己所做的丑事。但她把这话压下去了,她担心这么说会让刘云嘲笑。她在伤害别人的时候也希望自己不是可笑的。

    “刘云,我想告诉你,我不报复你,并不是我不能,你懂吗?”

    刘云听着。

    “谁都认识几个小哥们儿。”娄红发现刘云在听,心里很舒服,说话时不免流出几分不经意的真诚,尽管目的是要伤害羞辱对方,也有点实话实说的架势。“我也一样,只要我动动小手指,就能找到也为我卖力的哥们儿。但我比你聪明,这么做不值。你不过是一个半老徐娘,也许再也找不到你的意中人,事业.上也不会有什么大发展,所以你可能巴不得和什么人对命了结呐。”娄红说到这儿停了停,看看刘云的反应。

    刘云没有说话,但在听。

    “我的情况正好跟你相反。”娄红好像感觉到了刘云在听,而不是把听筒放到什么地方,所以继续认真地说,“我们的命不是等价的,对换不了。我不愿意为一个平庸的小医生把自己赔上。”

    刘云笑了一下,她觉得娄红口气中有几分孩子气。娄红被挠之后,刘云有了新的心态。尽管娄红在电话中对她的羞辱让她难受,但在心底她再也没有近似仇恨的感情。

    “你在冷笑。”娄红想象着刘云的笑容,十分肯定地把想象中的笑容归到了冷笑一类里。“这没用。也许你想说,有一天我也会和你一样窝囊,平庸。没错,很可能是这样,但到那时我再了结也不迟,我不必这么着急,享受青春是很舒服的事。”

    刘云说不上自己被娄红的哪句话打动了,她好像突然就有了勇气和力量,这力量把娄红作为另一个人,而不是她的情敌,朝刘云拉近了。

    “你的伤口怎么样了?”刘云突然语调平静地询问。

    娄红一下把听筒从耳边拿开了,她完全没有想到刘云这样接她的话。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很对不起你。”刘云接着说下去。

    娄红拿开听筒后又担心漏了刘云的话,连忙又把听筒贴近耳朵,她听见了刘云的后半截话,“很对不起你”。

    “多吃点维生素E,可以不留疤的。”刘云大夫的口吻听上去安静亲切。

    娄红啪地扣上电话,看着对面镜子里的自己,好像刚受到了惊吓。

    刘云走近敞开的窗口,看楼下自己刚才停留过的那片绿地。那对情侣已经离开了,那片绿草地更加醒目。刘云深吸了一口气,仿佛那片绿地升起的清新注入了她的心房,让她感到了好久以来从未有过的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