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比如女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三十章
    宾馆大堂的咖啡厅大都有这样的魅力,让心请不好的人宁可留在这儿,而不是起身离去,仿佛外面的所有地方都还不如这里。

    娄红的父亲走了,耿林还坐在原来的地方,既不出神儿,也不难过,很平静的样子。

    “先生,您?”服务员按惯例过来收抬娄红父亲的杯子,同时也感到奇怪,先走的顾客把钱付了,这在宾馆大堂并不常见。

    “把这杯也收走。”耿林指指自己面前一口没喝的咖啡。

    服务员按他说的,也将另一个杯子放到托盘上。但没有问他还需要点儿什么,耿林被蔑视的自尊心又痛了起来。

    “有什么喝的?”在服务员转身要离去的时候,耿林很不友好地喊了一声。服务员回身看他,好像不明白耿林指的是什么。耿林发现这是个很顺气的女孩儿长得有些逗人儿,一脸受委屈的样子,于是他不安起来,心想自己是个大男人啊,对一个小姑娘发脾气,可卑了。

    “酒什么的。”耿林缓和一下语气。

    “我可以从旁边的酒吧给您端来。”

    “好。”耿林说,“一瓶干红。”

    “一瓶?”

    耿林点头。

    “什么牌子的?”女服务员问。

    “随便。”

    耿林信任地对女服务员说,好像一个垂死的人,把最后对死亡方式选择的权力交给了别人。

    耿林喝了半瓶千红之后,已经有了醉意。这时,他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还留在这儿不愿意去——没有人在等他。他不愿现在,在他尚还有几分清醒的时候回到他的住处,他受不了这种心境下那小屋带给他的孤寂和压抑。那小屋应该是只该是个为偷情而存在的地方,那久久都没拉开过的窗帘,把屋里的一切跟外部世界隔开了。但他也不愿意喝醉以后回去,因为他受不了一个人从醉酒中醒过来时的难受,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他苦笑一下,继续喝下去,发现自己并不坚强。

    耿林又喝了一杯,心情是不愿留下来,但又懒得走。时间已经不早了,他想娄红和刘云肯定都睡着了。这是世界上跟他有关系的两个女人啊!一个男服务员走近耿林,低声说:

    “先生,能请您到旁边酒吧接着喝吗?那儿有歌手。”

    耿林迷迷糊糊地点头,随着服务员进了大堂另一侧的酒吧。服务员给耿林安排好位置,把他的酒瓶和酒杯又摆到桌子上,然后对吧台的人眨眨眼,便离开了。

    一个女歌手正在唱一首耿林从没听过的劲歌,耿林觉得酒吧的气氛更适合他此时的心境,仿佛在他苦涩的舌头上撒了一层糖,滋味好一点儿。他又喝了一大口,想起“身后”,又想起劳动公园的草地,想起草地上娄红白得耀眼的酮体,在月光下泛着的光芒……一种莫名的诗意在耿林心里荡漾开来,他开始注意着那个有一头浓发的女歌手,她的头发几乎遮蔽了她的脸。

    歌声爬到最强的高音后,停止了。

    女歌手好像也有了耿林一样感伤难过却沉溺其中的心情,在上首歌过后的安静中操过一把吉他,坐下,什么都没说,便用英语开始唱一首歌。

    女歌手低头唱着,长发像没拉到尽头的帷幕,把女歌手的面庞隐在一片虚幻中。耿林被女歌手唱的这首歌吸引了。他听不太懂歌词,偶尔明白的几个单词让他知道这是首跟爱情有关的歌曲。但这首歌的曲调以及这曲调所营造的氛围深深地感染了他。他好像通过音乐已经理解了它,又通过对它的理解明白了自己。他忘记了喝酒,忘记了周围人说话的声音,听啊听啊,仿佛这歌声把他和女歌手带离了这里,到了海上,远离了生活苦恼和忧伤,只有阳光慷慨的笼罩……

    女歌手唱完了。她放下吉他,朝吧台走来。耿林一直在看她。他喝得已经不少,但还能分辨,她并不好看,所以才用头发遮掩。女歌手要了一杯橙汁,耿林的位子离吧台很近,拉拉女歌手的衣裳,像一个小男孩儿一样认真地问:

    “我能请你喝这杯橙汁吗?”他尽量口齿清楚地说完这句话。

    女歌手回头看看耿林,又看看他桌上的酒瓶,便端着橙汁坐到了他对面:

    “为什么?”她问。

    她一这样问,耿林立刻对这个并不漂亮的女歌手有了很大的好感,她是个真正的歌手,他想。

    “我想请你告诉我刚才那首歌的歌词。”

    女歌手看了耿林一眼,很老练地掩饰住了自己的惊喜。这是她最喜欢的歌之一,而歌词则是她更喜欢的。她没想到的是,第一个打听这首歌词的竟会是一个男人,在酒吧里的一个男人,而且是快喝醉的一个男人。她原以为只有女人才会对这首歌感兴趣,进而询问歌的内容。

    “你为什么喝这么多?”女歌手没有马上回答耿林的问题,而是随口提出了另一个问题。但她的样子却在告诉对方,不必回答她的问题。

    “没什么,就是想喝。”耿林说。

    女歌手把酒瓶里的于红倒进自己的橙汁里,然后一饮而尽。耿林见此情景,掏出自己的钱包,态度谦逊微笑着把它送向女歌手:

    “看看还能给咱们来点什么。”

    女歌手看着耿林笑笑,起身,并没接他的钱包,耿林举着钱包的手咣当落到桌子上。女歌手又回到耿林身边时,交给了他一张纸条。酒吧很暗,耿林掏出打火机,读完了字条。那上面写着:

    你只有等到有人爱你时,

    你才会变得很重要,

    你只有等到有人关心你时,

    你才会变得很幸福。

    这是歌词。

    清晨六点半,耿林用钥匙打开自己从前的家门。这之前,他在街上已经走了近三个小时,他觉得夜里的风已经吸走了他身体里的所有酒精成分。但他并没因此有清醒的感觉。他闻着家里清晨特有的气味,这混合着家具油漆卫生间香皂厨房食物外衣灰尘的气味,又带给他熟悉的感觉,就像他每次出差早晨下车回家一样。

    一切都还安静,刘云还没起床。他没脱鞋就走进了客厅,四周打量一番,没有任何变化,不知为什么,耿林突然就有了坏心情,甚至比昨天的心情更坏。在这个瞬间他好像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越来越喜欢喝酒,在无法保持清醒的混乱中清醒着是非人的折磨。

    他推开卧室的门,刘云坐在床上看着他,她的脸又是那样毫无表情。她不仅知道耿林进来,而且还打定主意不出来迎迎他,耿林这么猜测着,气又不打一处来。

    “你知道我回来。”耿林十分生气,所以说出的话有些没头没脑。

    刘云看着他,还是那种没有表情的表情,但没说话。耿林看着她光洁的脸,想起了娄红的脸。他从没碰过刘云,但此时此刻他想狠狠地在刘云的脸上打那么一下子,因此他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现在还能无动于衷地看着他。

    “是你亲手干的,还是找人干的?”耿林说这话的时候,从牙缝里挤出的蔑视和愤怒像毒气一样充满了整个房间,他想看看刘云接下来的反应。

    刘云依旧那样看着他。耿林这时发现了刘云眼睛里又闪现出对他的蔑视。他觉得那双眼睛在说,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你耿林都没资格说三道四。

    “你哑巴了?”耿林吼了起来。

    “耿林,我没什么好说的。”刘云的话再次被耿林误解,他想刘云的意思是对他没什么好说的。

    “刘云,你别走得太远。你以为我不会对你动手,所以你就在我面前摆出这副嘴脸,你真恶心透了。我告诉你,刘云,我的确不能打你,也不想打你,但我可以干别的,直到你能换一副人的面孔。”

    “那你就干吧。”刘云说得平静,声音很低。她觉得她的所为已经不再让她拥有阻止耿林报复的权利,同时,许多事对刘云来说也无所谓了。

    “刘云,你太坏了。”耿林大喊起来,完全误解了刘云的态度,他差不多丧失了正常的判断能力,无论从谁的脸上眼睛中看到的都是对他的蔑视。娄红对他叫喊过后那种凝视,仿佛在对他说:“我看透了你,你不过是个胆小鬼。”娄红的父亲透过咖啡的热气看他的目光也在转告,你不配我的女儿。现在又是刘云!

    耿林气疯了,觉得自己快被这由蔑视编织的绳索勒死了。“我做了什么?他们又凭什么蔑视我?”这声音在他头脑里嗡嗡作响。他走到床边,抓起刘云身上的被子,狠狠地摔到地上。刘云并没有惊慌,也许她心里希望发生更严重的事。耿林见刘云依旧没有反应,又去摔窗台上的花盆。刘云下地,穿上浴袍,要离开卧室去厕所。耿林气炸了,在刘云还没走出门的时候,把卧室里的小电视摔到地上,电视没有爆炸,只发出一声闷响。刘云站住了,但没有回身,接着马上离开了房间。

    耿林砸坏了卧室里所有可能被砸坏的东西,像疯了一样又冲入了客厅。在毁坏这些他亲手安排起来的东西时,他感到一种难以名状的解脱,什么都不用再考虑再顾忌,好像这疯狂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他不受任何限制,可以做任何事而不必承担责任。一直压在他肩头的重负突然被他掀掉了。

    耿林像一个十足的疯子在客厅里连摔带砸,不分贵贱,凡是瞬间在他眼睛里能砸碎的,他都砸了。刘云从卫生间出来,站在客厅里看耿林毁坏着他们从前的家,没有感到任何惊恐,也没有半点阻挡的企图。她突然明白自己,有一个东西在她心里已经死了。

    它是什么?

    “刘云,你看这样不错是吧!”耿林气喘吁吁地说,“我不打你,但你不要觉得你作恶没人惩罚你。”说着,耿林把拿在手上的加湿器摔到地板上,地板顿时被砸出一个坑。

    耿林打开酒柜,拿出里面一直储存着的白酒。

    “茅台。”耿林看看瓶子,然后扬手扔到身后,瓶子在地板上碎了,屋子里溢满了酒香。

    “金光大曲。”

    “黄酒。”

    “这可都是你的财产,刘云,现在你是不是有点儿后悔了。你以为我不会为娄红跟你闹是吗?你想错了。我现在可以因为任何人跟你闹翻。因为一个妓女也很值。这世界上的人谁都比你强。我恨你,刘云,你听见了吗?我恨你。”

    刘云依旧没有说话,她认为耿林说得对,她也恨自己。所不同的是,她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为什么恨自己。仿佛一个人把自己的生活毁了,但不能马上回忆起来,他是怎么做的。

    耿林拿起了一个做功很粗糙的大瓷瓶,然后示威地向刘云晃晃。

    “这个你肯定不需要。”

    “别,别砸这个。”刘云拦住耿林。她心里隐约升起一个愿望,她要保护这个瓷瓶,因为这是她的奖品,一个关于“心脏外科手术意外剖析”论文的奖品。“你可以砸别的。”刘云说着从耿林手上拿过瓷瓶。

    这时,门铃响了。

    耿林和刘云互相看看,都没有出声。门铃又响起来,刘云要去开门,被耿林拉住。刘云发现刚才呈现在耿林脸上的疯狂渐渐消隐了,门铃声把耿林带回人间。

    “怎么回事?”门外有个男人大声问。

    两个人都没有回答。

    “疯了?”门外又传来声音。不一会儿,他们听见离去的脚步声。

    “你接着砸吧。”刘云说,不知为什么她希望干下去,好像从中受益的是她。

    刘云的话让耿林不寒而栗,他看着刘云,相信她真的疯了,不然她不可能这样奇怪。这时,耿林心里感伤起来,他知道,他无论如何都得离婚了,即使没有娄红,即使刘云是这世界最后的一个女人。他看看屋子里,除了大电视以外,能砸的他都砸了。大电视之所以能幸免是因为它太沉了。但他并没有因为自己刚才的行为而感到羞愧。他看着地上几样显眼的东西,灯伞,音箱,录像机,花盆,电话柜……有些心不在焉地说了声,对不起,此时他心里想的是怎样从经济上补偿一下刘云。

    他没有再想到娄红。

    “你看是协议,还是我去法院?”耿林对刘云说。

    “经济上你不用操心,我会替你着想的。”耿林见刘云没说话,又补充了一句。

    刘云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耿林误会了。

    “我太冲动了,但也是为你好,你把一个姑娘的脸弄成那样,我替你砸点东西,可以让你良心安静点儿。你不觉得是这样吗?”耿林说,“刘云,我真没想到你是一个恶人。希望你以后好自为之,反省一下自己。”

    即使过了多年,刘云也说不清楚,耿林的哪句话触到了她的哪根神经,才促使她说出了这句话,一句她本不想说的话。

    “我不离婚,耿林。”刘云说。

    耿林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