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比如女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二十五章
    这几乎似乎是很怪的心理现象,也许与杀人或卖淫偶同,第一次是最难的,一旦做完了第一次就无所谓了。刘云往娄红父母家去的路上,几次动了往回走的念头,不知为什么她多了许多忐忑,在她第一次去耿林临时住处时,她比现在从容镇定。“难道我不该来找娄红的父母吗。”刘云在心里问自己。

    当然她没有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不然她会发现,面对犯错误,不同的心理状态,是上帝给予的不同的提醒。为什么是不同的提醒?难道人对上帝来说是不同的吗?刘云暂时没有想到这些,她继续往前走,因为她想到的是彭莉昨天对她的提醒,她认为彭莉说得有道理。

    彭莉昨天来医院做体检,完后和刘云一道吃了晚饭,她认真提醒刘云问问自己,到底要怎么办。

    “你真的想离婚吗?”彭莉问她。

    “不知道。”刘云想了想说。

    “其实你应该知道的。”彭莉上来了聪明劲儿,“你不希望耿林回头吗?”

    “太晚了,我想我们没有机会了。”刘云说。

    “机会什么时候都有。耿林是否回头完全取决于他和那个女人的关系。因为他不是因为跟你有天大的问题才有外遇的。他有外遇纯粹是因为他喜欢人家,而那女孩儿能不能跟耿林过一辈子,甚至能不能跟他结婚现在都还两说着。”

    刘云没有接话,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她有时候茫然得很,宁可什么都不去设想,听天由命。有两次她烦乱地甚至想到了死。她不知道她所做的事是对还是错,耿林因此怎么看她,她因为这些事失去了什么……这一切都是乱的,仿佛是一团被她塞进柜子里的乱线,她知道该理理,但没有力量也没有心境。

    彭莉问她是否希望耿林回头,这打破了她自己撑起的坚硬的外壳——一切听天由命。在她的内心差不多虚弱到极点,她不希望耿林回头?她倒宁愿换个方式逼问自己:她能不能忍受没有耿林的生活?耿林跟她离婚,跟另一个女人结婚,她不再有任何权利和理由去打扰耿林,无论她能否忍受这个结果。想到这儿,她流泪了。她突然滑下的泪水让彭莉也十分动容,她扭过头,任凭自己眼睛越来越潮湿。

    “刘云,跟我说说心里话吧,别一个人憋在心里,小心憋出病来。”

    “谢谢你,彭莉,还能这样为我想。”刘云说着擦擦眼泪。

    “我也是女人啊。”

    “彭莉,说老实话,我害怕耿林离开我,但是我现在还能做什么呐?好多事就这么发生了,好像连我自己也没有明白是怎么发生的。耿林现在恨死我了。我只能听天由命了。”

    “既然是这样,我们就该冷静想想,怎么做才能于事有补,而不是由着情绪来,你去他们单位闹,其实是帮他们的忙。”

    刘云苦笑一下。

    “当然,那个女的不像话,但你也不能让她牵着走,依我看,你得试试感动耿林,软化他。”

    刘云迷惑地看着彭莉,好像没听懂她的话。

    “跟他谈谈,服个软儿,认个错儿。”彭莉说,“你们这么多年的夫妻,他不会真的跟你记仇。”

    “你说得有道理,我也这么想过,可我做不到,”刘云可怜地看着彭莉,“我做不出来,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我开不了口。”

    刘云说完又流泪了,她恨自己无能。

    “那你干吗不去找娄红父母谈谈,如果她父母反对,他们的事就成不了,那样,耿林除了回头也不会有别的出路。”

    就这样,绝望中的刘云又被彭莉的建议打动了。彭莉说到做到,帮助刘云打听到娄红家的地址,而且告诉刘云,娄红的父母根本不知道娄红和耿林的事。

    刘云按照彭莉给她的地址,找到一个停很多汽车的大院儿。院子三面有三幢四层红砖楼,房子从外表看很朴实,但感觉它们有良好的质量,院子中央是一个花坛,而且一楼住户每家都有小院子。

    娄红家在正中那幢楼的二层。刘云按门铃后,铁门里面的门被打开了,一个戴眼镜的五十多岁的女人不解地看着刘云,好像刘云按错了门铃。刘云从她的长相判定,她是娄红的母亲。

    “对不起,我认识娄红,您是娄红的母亲吗?”娄红的母亲不明白地点点头。“我想跟您谈谈。我是附属二院的大夫,叫刘云。”

    娄红的母亲打开门,让刘云进来。

    当刘云在娄红的父母对面坐下来的时候,她感到了有种无法躲避的压迫。娄红的父亲是一个高个子看上去十分干练果断的男人,头发开始花白,但长相十分出众。刘云想他一定是身居要位,他周身散发着因那职位而来的自信。娄红的母亲是普通的女知识分子形象,但穿戴要讲究许多,齐膝长的毛料西服裙是深灰色的,于是她上身穿了银灰色的羊绒衫,里外透着高贵气。但你说不好这女人是做什么的,因此也说不好她那多少有点盛气凌人的高贵从何而来,夫贵妻荣?似乎又不完全是,刘云慢慢感到这女人身上有一股天生的自信和干脆,哪怕她现在是个乞丐,她也会从众多乞丐中脱颖而出。刘云不止一次想到娄红,在他们忙乎给她倒茶的时候,刘云好像通过短暂的观察,又对娄红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有这样父母的女孩儿,难免与众不同。

    他们张罗完了茶,便双双坐到刘云对面,很有礼貌地微笑,只为把脸上可能显露的愠怒驱散。刘云再一次感到压迫,好像一宗准备犯下的罪行还没发生,她已经坐在审判席上。他们依旧不开口提问,仿佛昨天一同商量过了。刘云打量一眼客厅的装饰,墙上有许多一定也贵重的字画,但茶几上也有大束鲜花,花瓶是刘云从没在市场上见过的式样。

    刘云突然决定不先开口,尽管她在心里已经有输的感觉。她有些后悔到这儿来,她发现自己不是这对老夫妻合适的对手。她平时能够表演出的不随和和对什么人的轻视,在这对夫妻面前,如果她再表现出来就太失策了。“他们凭什么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刘云在心里想,可他们就是这样。

    “喝茶。”娄红的父亲轻轻说了一声,结束了刚才短暂的僵局。

    “谢谢。”刘云端起茶杯,但没有送到嘴边去喝。“娄红有男朋友吗?”

    他们互相对视了一下。

    “有话您最好直接说。”娄红的母亲说。

    “您说得对,娄红没有向父母介绍过一位姓耿的先生吗?”刘云说。

    他们摇头。

    “那就可惜了,他们现在是情人。我很想知道一点儿作为父母,您们对此的态度。”

    “这和您有关系吗?”娄母语气平和,但话中喷刺儿。

    “有点儿关系,她的情人是我丈夫。”

    刘云的话好像是一枚燃烧弹,立刻烧毁了他们高贵逼人的气势。

    “简直是胡闹。”先是父亲跳了起来,大叫了一声,他像许多这种情境下的父亲一样,因为爱女儿而失去了风度。

    “您能确定吗?”娄母还保持着一份冷静。

    “她给我打电话,让我离开我丈夫。并允诺把我丈夫的房子和存款给我。”

    娄母吃惊了,她恨坏了,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她疯了,这个死丫头。”

    “给她打传呼,让她马上回来。”父亲烦躁地踱来踱去。

    “他们在一个单位。”

    “什么?”娄红的父母同时说。

    “是的,我只想知道你们对待这件事的态度,然后我也就知道,我该做什么。”

    “刘医生,这件事真是抱歉,我们一点情况都不了解,亏了您来告诉我们。”娄母努力让自己镇定地对刘云说,“您千万别多想,她打扰了您的家庭,是我们做父母教育得不够,我和她爸爸经常出差,所以对她疏忽了。但我向您保证这件事不会再向前发展,娄红再也不会跟您丈夫来往,我向您保证,请您原谅我女儿在这件事上的过错,也希望您和您丈夫能重归于好。”

    “对,”娄红的父亲补充说,“想想办法和好,夫妻不是儿戏。小红我们处置她,实在不行,强迫她辞职,不干了。无论怎样,她也不能嫁一个结过婚的男人,岂有此理!”他说得有些语无伦次,妻子瞪他一眼,这一切被刘云看在眼里,她笑笑,把手中的茶杯放回原处,起身告辞。

    “很抱歉给你们家庭带来不愉快,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刘云说。

    大华呼了几次陈大明都没有得到回答。她躺在家里为此感到的只是愤怒,而不是伤心。昨天,她发现自己怀孕了,这已经是第七次。她不想重演上次做人工流产的悲剧,因为一个新手,她被刮了两次。她呼陈大明只是想让他给她找个熟练的大夫。

    但是陈大明不回电话,因为最近他跟她睡过觉。他只是在又想跟她睡觉的阶段才会回大华的传呼。大华已经习惯这个,并不觉得这是对她的不尊重。她很喜欢陈大明,她对他说过,她觉得他像个孩子,但陈大明不爱听类似的恭维。他喜欢别人觉得他像流氓什么的,但没人对他这么说,尽管在某种程度上他就是个小流氓。大华高兴的是陈大明在特定阶段还是回她的传呼的,还有他在床上温柔得甚至跟他凶相外貌不符了。

    大华又呼了陈大明一次,这次她留话说,再不回电话,就给他老婆打电话。

    陈大明几乎是马上回电话了,所以大华在电话里第一句话就是:

    “还是你老婆厉害。”

    “那当然了,要不然你不就是我老婆了。”陈大明不耐烦地说,“什么事?”

    “你过来一趟,马上,不然我还给你老婆打电话。”

    “大华姑奶奶,大华姥姥,我求你了,我现在实在过不去,你说有什么事,我要是不给你办,你宰了我。”

    “就是,一夜夫妻还百日恩呐,咱们不止一夜吧?”大华说。

    “哎,别说这个,说事儿。”陈大明更是不耐烦。

    “我怀孕了。”大华的情绪并不受陈大明烦躁的影响。

    “你怀孕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这段时间只有你。”大华好像是一个永远不能被伤害的女人,她不抱怨,而是顽强地向你陈述事实,不管你认为这事实听起来是真是假。

    “鬼才信你。”

    “我说的是真的。”大华没有感情色彩的平静制服了陈大明。

    “这真是见了鬼了。”

    “大明,你别这么说话,你总是小看我大华,我比你想象得好多了。我要是不喜欢你,你这么对我,我早就收拾你了。”

    陈大明沉默了,不是因为大华的威吓,而是她很艰难很不自然流露出的那份真情。

    “我能干什么?”陈大明问。

    “帮我找个好一点儿的医生,别让我等太长时间。在医院等着比做还难受。”

    “你以前做过吗?”

    “对。”

    “这我可不知。”

    “因为不是你的。”

    “大华,放心吧,这事儿全在我身上。”陈大明说,他喜欢坦白的女人。

    陈大明最先想到能帮忙的人是吴刚,可他到医院才知道吴刚回姥姥家了,因为姥姥去世了。于是,陈大明去找刘云,她的同事说刘云被领导找去谈话了,过一会儿能回来。陈大明在走廊等刘云回来。

    刘云没有想到领导找她谈的竟是过去了这么久的事。

    “说穿了,你这也叫擅自离岗。”副院长对刘云说。

    刘云没有马上回答,低头听着。她那时候想领导迟早会知道,不管大胡吴刚怎么保护她,她太知道护士是怎么回事了。但她奇怪的是领导怎么现在才知道。

    当然,刘云不会知道,这里面涉及到这位副院长和一位女护士的另外的故事。

    “当然,没发生什么严重后果,大胡在那儿都帮你处理了,但是,你想想,如果全院的大夫都抱你这种侥幸心理,那得死多少人啊?”

    刘云想接着说,“那你枪毙我好了。”但她忍住了。虽然她觉得领导直接贴布告处分她,比跟她说这些话强,在心里还是不服气,认为领导小题大做。不过,这想法没在她心里停留太久,因为烦躁,已经没有什么念头能在她心里过久留存。她的脑子现在就像电影屏幕,旧的内容出去,新的内容进来。这时进入她脑子的是:领导在工作时间找她谈话,不也是让她擅自离岗吗?

    “你说说你的想法,这半天,你还没说话呐,有意见咱们可以交换嘛。”副院长说。

    “我没意见,你说得对,我那天的确离岗了。为了这个我愿意接受处分。”刘云说。

    “哎,刘云,处分不是目的,把你叫来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处分你,你的表现一直不错,领导很重视你,希望你别松劲,好好干,不管怎么说,你是有前途的女医生。”

    刘云听明白了他的话,但觉得他说的事很遥远,似乎关涉了她的工作前途。她现在能想象的只是有什么坏事发生在她身上,而不是好事。有时,她真的希望灾难发生,比如地震,战争。但过后又恨自己这么想太残酷,那些有孩子的人,那些幸福的人永远不会有她这样的希望。

    刘云回到门诊,发现陈大明在等她。这时候陈大明出现,在她看来很可笑。但她还是热情地招呼他,她知道陈大明是真心想帮她的人,尽管她不是很喜欢他。

    “刘大姐,回来了。”陈大明先打招呼。“领导找你什么事啊?没什么事吧?”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刘云吃惊。

    “听护士说的。”

    “你找我肯定有事吧?”

    “真有点儿难办的事。”陈大明说了大华的事。没想到刘云爽快地一口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