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比如女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耿林和娄红进了派出所之后,立刻被分别带开。娄红被带进的一间屋子,里面有几张办公桌,两个警察坐在办公桌前低头弄着一大堆表格。胖子让娄红坐到一张靠墙的长椅上,然后便出去了。这时,娄红发现她对面的地板上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一只手被铐在暖气管子上。

    屋里的两个警察陆续出去了。娄红看着对面的小伙子,她问:

    “你怎么了?”

    “他们说我偷东西。”小伙子说话声音很低,“你呐?串门儿?”

    “你别跟我说你们的行话,我听不懂。那你到底偷没偷啊?”娄红坦率地说。

    “你说呐?”小伙子反问娄红的时候,把她给逗乐了。

    “你怎么了?”小伙子问娄红。

    “他们还没告诉我我怎么了。”

    “那你做啥了?这你总该知道吧。”

    “我做的事没违反任何法律。”

    “偷人了?”小伙子说。

    “我看你岁数也不大,怎么总用一百多年前的词儿啊!”

    “对,偷人不犯法,”小伙子突然兴奋,不理娄红的茬儿,自顾自说下去,“你应该上道德法庭,可惜咱国家还没设。”

    “你是不是说什么都离不开偷字啊?”

    “离开行吗?你说人啥不偷?偷人,偷心,偷情,这些都比我偷的厉害,让人精神上痛苦。我偷的不过是几个臭钱,碰上高雅的失主,还感谢我呐。有一次,我偷了一个戴眼镜女的钱包,她发现后根本没找,她对卖化妆品的那老娘门儿说,‘丢就丢了,钱越少我离佛主越近。’看看这风格,把我感动够呛。”

    “那你还偷。”

    “要都这样,我早就不偷了。人就是贱,你越不让他偷,他越偷。就像你似的,他要变成你丈夫了,你就不偷了,也不稀罕他了,天天跟他吵架,恨得你咬牙切齿的。”

    “没想到你还挺哲学。”娄红说。

    “啥叫哲学啊?”小伙子又一次反问。

    这时,刚才出去的一个警察又走了回来,他肯定听见了小伙子最后一句话,所以一进门来就狠狠地瞪了小伙子一眼,他立刻像霜打的叶子,蔫了下去。

    “让你去所长那屋。”警察对娄红说。

    “在哪儿啊?”娄红故意大咧咧地问。

    “门上有牌子。”

    娄红站起来,看看坐在地板上的小伙子,然后对他撇撇嘴,连她自己心里也不清楚,自己想通过撇嘴表达的意思。小伙子一本正经地看着她,即使在她撇嘴之后,表情也没有变化,好像在对一堵墙反省自己的罪过。

    娄红推开所长办公室的门,只有所长一个人在那儿。他看了她几秒钟,才示意让她坐下,好像这之前他在考虑,娄红值不值得让他说一声请坐。

    “我朋友在哪儿?”娄红态度强硬。

    “丢不了。”所长说,“你好像常来这样的地方,一点不害怕。”

    “我又没做犯法的事,怕什么?”

    胖子进来,所长示意他坐在一边。

    “你跟那个男的认识多久了,在哪儿认识的?”所长问得例行公事。

    “我看这样得了,咱们把没用的程序都省了吧。我先说,开门见山。我和他是同事,我很爱他,当然他还没离婚,所以我做得不对。但你们也恋爱过,人一恋爱就管不了对还是错,但我没触犯法律,这一点我知道得很清楚,从一开始就知道。”娄红说到这儿看到所长很含蓄地露出一点儿笑意。

    “其实你们不该抓我,你们应该抓的是嫖娼之类的。但你们这样做了,肯定是他老婆从后面做了手脚,找熟人还是从上面给你们了压力。”

    “你从哪儿知道的这么多?”胖子打断娄红问。

    “我知道的还不止这些。你们还能把我们的事儿捅到单位去,找领导什么的,其实你们不必麻烦了,我们单位他老婆早就去闹过了。”

    “你人不大,说话口气可不小。”所长说。

    “因为市局的局长是我舅。你们要是知道这个肯定就不会答应帮那个女人。连你们刚才抓的那个小偷都知道,我的事归道德法庭管,但道德法庭现在不开门。”

    所长和胖子互相看了一眼,然后胖子悠悠地说:

    “公安部长是我二大爷。”

    “你们不信我的话,”娄红轻蔑地笑笑,“好吧,我再说点什么,你们的局长叫袁山,住在电报大楼后面新盖的风华小区,我舅妈在市五十中教理化,他们的女儿比我小两岁,现在在新加坡学酒店管理。要不要我再说他的电话号码,办公室的,家的,还有手机?”

    所长和胖子再一次对看,胖子站起来,对娄红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回见,所长。”娄红临出门时说。

    在离派出所不远的一条小路上,耿林和娄红若即若离地慢走着,像一对刚吵过架的正常情侣;没有丝毫的亲密,也没有了胆怯,仿佛派出所是他们的最后的一劫,再也不用担心发生什么事了。在单位里他们很清楚同事们对这件事的议论,他们已经商量好,既不为了表示反抗而过分亲密,也不再像从前那样躲闪。耿林的上司乌伟因此请过耿林一顿酒,说了刘云来访的事,并嘱咐他把家里的事解决在家里。在乌伟说这些话的时候,虽然有着朋友好心相劝的口气,耿林还是觉到了他幸灾乐祸和居高临下所带来的伤害。他向乌伟保证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同时心里也清楚,他和乌伟之间只剩上下级的关系了。

    一离开派出所的大门,耿林就立刻像娄红道歉,他恨自己作为一个男人也没能阻止这件事的发生。但娄红没有说话,一个人慢慢地拐上这条小路,耿林便也跟了上来。他接着又试试跟娄红说话,安慰她,但她只顾看着前面,慢慢地踱步子。耿林很不舒服,因为心里很乱,但娄红此时此刻的表现也不多见,他没有把握把娄红重新带回和平中,所以他只好忍着,等待娄红对他的攻击。

    娄红依旧不说话,也不看耿林。耿林的思绪渐渐地跑远了。他想到了刘云,这是他认识刘云以来第一次恨她。他想不好她还能到哪里去闹,这么一想,对刘云的恨上又加了些许厌恶。她真愚蠢,他想,以为闹就能把我闹回去吗?她不至于这么笨。耿林想到这儿,仿佛看见了附在刘云身上的巨大绝望,他不能肯定,但改变了刚才的想法,刘云不是在闹“和”,而是闹“绝”。耿林的心因此颤栗了一下,如果刘云的目的不是逼迫他回去,他就不能想象,刘云还会怎样闹下去。报复是没有界限可言的,更不幸的是报复会给丧失理智的人带来足够疯狂的力量。

    “你还要走多远?”耿林想到这儿不安起来,他想回到他们的住处,跟娄红认真地谈谈,也好商量一下。“我看我们回去吧。”

    “我要永远走下去,一直走到不通为止。”娄红开口了。

    “别闹了,我求求你。”耿林拦住娄红。

    “这话你该对刘云说去,别闹了,你不用求我,耿林,我不会再跟你回那间倒霉的房子。”

    娄红的话让耿林此时乱糟糟的心情更加发堵。他觉得自己的眼睛都湿了。

    “我刚才就说了,这事我有责任,我没有想到她会闹到这一步,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请你原谅我,并且相信我,我会加倍补偿你的。”耿林说得情真意切。

    娄红停下脚步,她看着耿林,像是在看一个她不喜欢的陌生人。

    “你是不是还想接着往下说,你要保护我,从今往后保护我不受任何人的伤害?”

    耿林没有回答。

    “但是除你老婆外,她不属于任何人,对吗?”娄红步步紧逼。

    耿林一遍遍告诫自己要冷静,要以最大的耐心,去理解娄红的心境。同时,他也不能对娄红的不讲道理发脾气,因为看见娄红难过他很心疼。

    “你为什么不说话了?”娄红口气一点没软,也透着绝望。

    “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所以你说什么我不会去计较,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

    “对,感情,你的感情!”娄红打断耿林的话,大叫起来,引得一个骑车人的注目。耿林瞪了那人一眼,那人又骑车继续走了。

    “别人都在看你了。”耿林低声提醒娄红。

    “人家当然要看我了,因为我那么可笑,像个大傻瓜!我天天看你的感‘清’告诉你,我够了,我想看你的行动,你拍拍你的良心问问自己,你为我做过什么?什么?”

    “你怎么能这样说话?”耿林知道现在把娄红带回去是不可能的,尽量压低声音控制自己。

    “那你倒是做一点能让我说别的话的事儿啊!从她上次大闹单位到现在你做了什么了?只不过是听之任之。”

    “娄红,”耿林也急了,叫出了娄红的大名,“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但不该说这么昧良心的话。上次她去单位之后,我们不是互相商量好了吗?!先不去找她,先冷淡她,不理她。不然会刺激她,让她变本加厉,因为她已经丧失理性了。”

    “是的,是的,我们是这么说的,我也是这么相信你的。但我现在才发现,这不过是你的借口!”

    “我的借口,我的什么借口?”

    “保护她的借口!你知道她不想离婚,你怕走最后一步让她疼。你保护我不过是一个幌子,你想抱住我,让我一点动不了,这样,她就可以四处出击,伤害我!”

    耿林狠狠地打了娄红一个耳光。

    娄红没有像往日那样立刻还手,眼目中泛着热烈的光芒,好像他们之间的又一幕床上戏开演在即。她只是用手捂住脸,惊愕地看着耿林。耿林害怕了,从娄红的目光中他看见了来自于被伤害者的恨,以及由失望演变而来的冷漠和蔑视。这一刻里,他真的担心,今天将是他和娄红分手的日子。

    “对不起,我……”耿林要去抓娄红。

    “别碰我。”娄红没有躲闪,但一个简单有力的命令句还是制止了耿林向前。

    她几步走到那路上,伸手拦了一辆出租,另一只手还捂在脸上。耿林呆呆地站在原地,娄红从他视线中消失后,他还在想娄红捂着脸的那只手。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出手太重了,以至于把未来生活的希望打坏了。

    在往回走的路上,几次穿马路他都被司机臭骂几句,但他都没有反应。“我为什么应该是个男人?”他想,“男人为什么又应该承担一切?首先是责任?女人不能为自己承担责任吗?不是男女平等吗?男女吵架,女的可以说伤透了心的狠话,男的却不可以动手。如果他动手了,他就得道歉。而他动手和必须道歉的事实把女的过错冲刷得一干二净。也许有另一种女人,不管你做了什么坏事,都不必道歉,如果你想推卸责任,还可以从她身上找缺口,让她为你的错误向你道歉。为什么我不找这样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没意思,为什么这样的女人没意思?不知道。这样的女人让男人变成坏人,等他们发现自己变坏的时候,什么都晚了。这样的女人不好,她让你觉得你是和自己在一起生活,而不是和另一个人,刘云是这样的女人吗?不,立刻否定了。刘云身上有太多我不了解的地方,她现在做的事只有泼妇才能做出来。感谢上帝,即使我失去娄红,也不会再回到刘云身边。可我不能失去娄红,不能。她是惟一能够给我疼也给我快乐的女人。她为什么不明白我?我是能为她做一切的,我没有骗人啊,我真的能做。我说的一切不是大话,是具体的一切。我知道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做到,可不是我不想做,而是有时候我不知道该怎样做……”想到这儿,他已经快走到自己的住处,但他突然不想回去,而是想找地方喝酒,他想起“身后”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