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比如女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十四章
    胡大胡大夫处理完一个腹部损伤的患者后,心里突然后悔自己大包大揽把刘云放走了。不知为什么他对这个外地调来的陈医生缺乏基本的信任。想到这儿,他起身要去隔壁诊室看看,陈医生是不是认真地顶班。他感到责任。这时,他刚打发走的腹部损伤的患者又回来了。

    “大夫,你说我肚子里的那些五脏六腑真的都没事吗?”患者捂着肚子问。

    “哎,你以为你是恐龙呐,还我那些五脏六腑,就给你一套五脏六腑你还看不过来呐。”

    “是,是,谁让我走路不睁眼睛往那上撞,不过,大夫,还是疼。”

    “不是都查过了吗?!没事儿了,过两天就不疼了。”

    “真没事儿啊?”

    “那你要是这么不相信我,我就给你弄出点儿事来?”胡大胡开玩笑说。

    “别,别,我这就走,再也不回来烦您了。”患者说完往门口走,走到门口又站住,回身问胡大夫,“恐龙真有好几套五脏六腑?”

    胡大夫被搞得哭笑不得,推着患者出去,自己来到了隔壁诊室,陈医生不在。

    “小陈哪儿去了?”胡大夫间走廊里的一个护士,陈医生不在让他莫名其妙地不安。

    “他送一个患者上楼了。”护土说。

    “什么患者?”

    “一个耳聋的老太太,没人跟来,陈大夫让她去理疗科,可怎么也说不清楚,就把她送上去了。”

    跟胡大夫聊过天儿的陈医生此时也后悔答应替班,他发现胡大夫并没有把他看成普通的同事,而是一个刚从小城市调来的家在农村的外来者。他的心情因此很忧郁,当然也有他目前处境的因素。他原想自己进了大城市,一切都可以好起来。但是一年过去了,他还是住在单身宿舍。挣钱不多,没有女朋友,也没有什么社会关系。一这么想,年轻的陈大夫便生出对自己的怜悯,送那位老太太去理疗科的真正目的是他想安慰自己一下:那儿有个处境和他相仿的女医生——小葛。

    “哟,陈大医生,怎么有闲到我们这个穷乡僻壤视察啊?”小葛看见陈医生,立刻大呼小叫。无论她的话还是她的热情都让陈医生舒服。他觉得这才是对他尊重的态度,而不像胡大夫表面热情,实际上是高高在上。

    “这老太太要照红外线。”陈医生说。

    小葛立刻从陈医生身边拉走老太太,她一边推老太太往外走,一边说:

    “我把她送隔壁,你等我回来再走。”

    等小葛回来时,陈医生做出欲走的架势。

    “着什么急吗?”小葛一个人闲得难受,再说她在医院也不是经常能遇到可以打情骂俏的医生。

    “我正值班呐。”陈医生说,“再说你这儿也躺着一溜儿病人。”

    “都处置完了。”小葛不屑地对病人那边扬扬手,“哎,什么时候能分你房啊?”

    “猴年吧。”

    “什么时候才是猴年啊?”说着抛过去一个媚眼儿……

    两个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扯着闲嗑,让自己滋润在调情的舒适中。同时,两个人心里无比清楚,只要不是必须,他们都不会再往前发展他们的调情,因为他们都想,他们能找到比对方更好的人做伴侣,他们还年轻,而年轻就是本钱。

    离开乌伟的办公室,刘云发现自己很平静,她拐进另一个走廊,敲开了第一个办公室的门,她听耿林说过,这一层都是他们公司。

    “请问娄红在哪个办公室?”

    “再往里走倒数第二个。”一个中年人头也不抬地回答。

    刘云站在娄红的办公室门口,依旧是那么平静,“这一定是个大办公室,因为有两扇门。”她想到这儿甚至为自己的平静高兴了一下。她敲门,进而传出“请进”的声音,她走进去,站在门前,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办公室。这是一个比普通办公室大一倍的房间,她的对面是窗户,此外的三面墙旁都立满了顶棚高的灰色卷柜,大约有七八张办公桌摆在中央,她还看见每个高柜旁都有一个铝制的梯子。

    “您有什么事儿?”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姑娘问她。无论凭想象还是听声音刘云都可以判定,她不是耿林的情人。

    刘云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瞥了一眼另外的人。她看见每个办公桌前都坐着人,知道她要找的人肯定在。

    “我要找娄红。”

    “我就是。”不等刚才的人说话,娄红已经站起来,她恶狠狠地盯着刘云,抱起双臂,“你肯定是找错地方了。”

    “这么说你知道我是谁了?”

    “我不想跟你多说,你出门往右拐,走到尽头敲门就行了。我想那儿也肯定有人知道你是谁。”

    “没有想到你还好意思这么嚣张。”

    “我也没想到你能这么卑鄙。”

    她们互相说着,办公室里其他的人像看羽毛球赛一样来回扭头看她们,没人阻拦,也许大家都还没明白。

    “你既然这么说,我就不妨卑鄙下去了。”刘云说着转向坐在她近旁的一个年轻小伙子,“我求你一件事好吗?”

    小伙子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愣愣地看着刘云。

    “你认识耿林吧?”

    小伙子点头。

    “去把他叫到这儿来。”

    小伙子没动,反而看看娄红,娄红生气地把头转一边。

    “请你现在就去,行吗?”刘云恳切的口气中透着胁迫。小伙子出去了。

    “我是耿林的妻子,想和娄红小姐谈谈私事。不过,希望大家别走开,不是所有的私事都该保密。如果我没把娄红小姐的态度理解错的话,她根本不在乎大家知道一点,她的所作所为。我只好成全她了。”

    耿林办公室的门大开着,去叫他的小伙子在走廊上已经听见耿林的声音。

    “我不同意你的看法,美国经济不过是靠股票,股市一完他立刻没电。”耿林说到这儿,小伙子已经走到门前,他没有马上进去,因为耿林正在与人谈论的话题吸引了他。

    “为什么呀?要你这么说,美国还成了纸老虎了?”

    “差不多。美国就是靠纸才发起来的。它是全世界外债最多的国家,靠什么还?靠纸。一没钱,他就印钞票。同时也是靠印钞票他变成了全世界最大的消费者,还有,还有,美国管别的国家借钱,一律以美元计算,这样美国就没有任何风险而言,如果美元贬值,倒霉的还是债权国。”

    “美元不会贬值的。”另一个人说。

    “先别这么说,现在欧元也好使了。”

    “反正美国没问题,说到最后,还有强大的军事呐。”

    “算你说对了,没有军事的话,美国也不可能有今天。他的飞机和汽车制造技术现在远远落后在欧洲和日本之后,比如说,空中客车组装技术工艺流程比波音至少领先四十年。但是欧洲没有强大的军事后盾,所以跟美国比,他根本抢不上盘子。欧洲被美国给压住了。”

    “你干吗对美国有这么多敌意?”

    “你对美国没有敌意,是因为你觉得中国能从美国那儿得到点儿什么。你肯定不会太失望,但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为你得到的东西你付出了你不想付的代价。”

    耿林的话使门口等着叫他的小伙子深深折服了,他甚至想不好,自己还要不要叫耿林。可是耿林这时候竟然走出门,而且被站在门旁的小伙子吓了一跳。

    “你怎么在这儿傻站着?”耿林问。

    “我们办公室来了个女的,让我找你,好像还认识娄红。”小伙子低声地说,他看见耿林的脸一下就变了颜色,惨白。耿林嘴上“哦”了一声,刚走出一步,又回身把自己办公室的门关上。

    看见耿林这么小心,小伙子心里突然难过,他知道就要发生的事对耿林来说绝不轻松。

    小伙子离开办公室去找耿林后,娄红立刻变得暴躁起来,因为再没有什么可掩饰的了。

    “出去,滚出去,别弄脏了我们办公室。”娄红倚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依然抱着双臂。

    刘云发现其他的人都坐在原处,没有人去劝阻娄红,心里明白,这是个只在男人那儿受欢迎的女人。

    “可惜这不只是你的办公室。”刘云说完朝后退了两步,让自己靠在门旁的墙上。这时,刚才与刘云说话的女人站起来,把刘云拉到一张沙发上说:

    “别激动,有事儿慢慢说好吗?不要吵架。”

    “谁跟她吵架,”娄红立刻接话说,“跟她吵架我都嫌掉价儿。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女人。”

    “的确,你们见过娄小姐这样的女人吗?半夜三更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她怎么和我丈夫睡觉,这……”

    “你还有话可说,太可怜了,都告诉你这么明白了,你居然还有脸找上门来,真是少见的皮厚。”娄红不等刘云把话说完就插嘴说。

    “要不你先出去一会儿?”戴眼镜的女人又试试劝娄红。

    “我不出去。”娄红坚决地说,“我要是出去,她还以为我怕她,我没理呐。”

    “你当然有理,专找别人丈夫上床。”刘云说。

    “对,我就找你丈夫了,怎么样?我爱他,我就是爱他,他也爱我。我跟他上床了,我还要跟他结婚生孩子呐。现在你明白了,你聪明一点了?”娄红理直气壮地说。

    “你不觉得自己像个小丑吗?”

    “我觉得你正好是小丑。你丈夫已经不爱你了,你还要霸占他,就通过街道老娘们儿发给你的那张破纸(结婚证),你不觉得这太可怜了吗?”

    娄红的这句话击中了刘云的痛处,从离开医院到现在,她的心经历了不同的疼痛,但只有这次最尖厉,仿佛有锐器在她的神经上插了一下。她不知道原因在哪儿,是她的话有道理,还是她总抱有一天会战胜她得到耿林的可能性,总之,娄红的这句话让她变得虚弱。

    “那我现在祝贺你,”刘云尽量高声想把内心的虚弱压下去,“也许有一天那张结婚证会转到你的手上,希望你好运气,别让比你更年轻更漂亮更好的女人抢了丈夫。谁都不会永远年轻,你懂吗?”

    “可你丈夫并不是因为我比你年轻才爱我的,我希望你也能懂这一点。”娄红说这话的时候,耿林已经到门口,他没有马上进去,也没让小伙子进去。

    “你该回家去问问你妈妈,什么是生活。”

    “多谢你了。也许我还不知道什么是生活,但我知道什么是自尊。如果别的女人爱上我丈夫,我绝对做不出你这等事来。我真是同情你丈夫,他怎么和你一起过了这么多年?!”

    “你……”刘云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刚才一直在支持着她的平静不见了。好像刚才她自己没在躯体里,而现在这个躯体又回来了,挤走了她全部平静做这件事的力量,让她变得虚弱。如果刘云还保有一份理智的话,她会通过这种身体上的提醒认识到,自己正在做一件将来会感到后悔的事情。

    耿林推门进来,刘云看见他的瞬间,泪水一起涌了出来。耿林认识自己的妻子,这么多年的共同生活中,他很少见刘云这样哭泣,泪水无声地流淌,嘴唇可怜地哆嗦着。泪水盈满了她的双眼,让人无法看见她眼睛里可能流露出的某种神情。这一切在他心中唤起了足够的同情,让他把刘云搀扶出去。可是他本能地看了一眼娄红,娄红依旧倚在办公桌上,本来就白皙的脸色现在更白,她的两道无比直接含义无比清楚的目光直射耿林,即使他马上转过身,也觉得那目光像光刀一样刺在他的后背,并向他的内心辐射巨大的威力。终于,耿林没有去扶刘云,只是伸出一只手去拉刘云的胳膊:

    “跟我回去。”耿林说,既没有恳求也没有命令。

    刘云摔开耿林的手,“回哪儿去?”

    耿林又向前一步,再一次试着抓刘云。刘云说:

    “你别担心,”她抹了抹眼泪,“我会离开这儿的,不过在我离开之前,把话说清楚。”

    “有什么好说的。”耿林不耐烦了,但他没有想到,在这样的情绪下,他的一般的小小的不耐烦会像汽油一样助燃刘云的愤火。

    “我明白了,你们是串通好的。”刘云又感到了那股平静的力量,它近乎冷酷,首先止住了刘云的泪水,然后又启动了她另一个思维方法。

    “够了,刘云。”耿林压低噪音说。

    “当然是够了,不然你怎么会找别的女人。”刘云一口气说起来,别人根本无法插嘴,“就像你情人说的那样,我不该拦着你找女朋友,因为你是这么优秀的男人。好,我不拦着,可你也不能太过分吧。你是不是觉得光有你来伤害我还不够,还要加上你的小情人。”这时耿林瞥一眼娄红,已经猜到事情的由来。娄红还是气势汹汹地倚在那儿,但多看一眼的人马上会发现,她变成了一尊愤怒的雕塑,完全没有了后续的力量。

    “我当了你十几年的妻子,”刘云不管不顾地继续说下去,“没有功劳也没有苦劳吗?你打个招呼说对不起,我爱上别的女人了,就搬走了;你以为过日子是过家家呐?你是不是太不尊重我了,我到了这个年纪居然还得受你情人的污辱?!她半夜三更打电话给我,告诉我,房子给我钱也给我,问我于吗还不离婚?她还苦口婆心地劝我,啊,你一个小医生,就是干一辈子也挣不了这么多钱和这么大的房子,想开点儿吧!耿林,这就是你们的水平吗?!欺人太甚了吧?这么多年,退一百步说,我就是不爱你也还尊重你,可我万万没想到,你在别的女人面前为了取宠,居然把自己的妻子拍卖了,你的房子你的存款就是我的价码是吗,耿林?”刘云说到这儿又哭了。她的话也让办公室另外两个女人动容。她们不约而同走近刘云,扶她坐下,递给她一些面巾纸。其中一个对耿林说:

    “你先回去吧,让你爱人在这儿呆会儿,平静一下。”

    刘云大声哭嚎起来,仿佛以往所有的时间都汇成了此时无法抑制的泪水,把刘云的心撕成碎片。

    耿林看一眼娄红,无声地离开了。

    过一会儿,娄红也收拾自己的东西,但没有一个人看她。她朝门口走去,临出门前对刘云说:

    “你可以去考北京电影学院了,进中老年班,多好的一个悲剧演员。”娄红说完摔门而去,根本不管同事在以什么目光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