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比如女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八章
    耿林没有想到他会再一次来海岸夜总会。上一次他和王书离开这里时,他想,他会一辈子回避这里的,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回到曾经让你刻骨铭心的地方,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得了回忆。

    但是,这一次耿林是陪公司的客人来的。耿林的老板乌伟吩咐,无论客人提什么要求,一律满足。在这个城市里大部分人都知道海岸夜总会是以什么闻名的,这些客人也不例外。

    其实海岸夜总会是值得了解了解的,它和很多类似的娱乐场所一样有很多小姐,但是格局装饰上却有与众不同的特点。刚一进门人们得经过一条长而狭窄的走廊,走廊的两面墙壁上洁白一片,没有任何作为装饰的画和照片。如果人们知道海岸夜总会是以小姐著称的地方,会觉得这走廊有那么点讽刺意味。走廊连着大厅,大厅里的所有陈设,比如沙发等等都是米白的。和走廊一样的是墙壁上也没有挂画,也许这儿的老板被什么女画家伤害过。

    大厅的正中是本色的木头楼梯,楼梯的右边是一个完全由玻璃制成的服务台,不是常来的熟客应该先在这儿打听一些必要的常识。大厅的另一角是一扇落地窗,挂着白色的半透明的窗帘,窗前放着一些单双人沙发。在这些浅米色沙发上坐着五六位身着黑衣的小姐。她们的服饰各不相同,但都是黑色的。有的在看报纸杂志,有的在听随身听,有的就静静地坐在那儿,好像在想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想。耿林和王书第一次来这儿的时候,觉得她们像一群吃饱饭没事干的黑鸽子栖息在这里。

    公司的客人也被这些小姐吸引得不行,试着往前凑。但已经有经验的耿林把立在旁边的一块小牌子指给他们看,上面写着:请客人不要在此久留。一位客人看后说:

    “你们这里真是有文化啊,搞得就是有特点。”

    耿林不知该怎么回答好,嘴上干笑着,心里想:文化到底是什么东西啊!然后去为他的客人定位子。一切该付的钱都付过之后,耿林和客人一起往楼上去,有四位小姐也跟了上来。耿林再回头看栖息的黑鸽子时,又有四位小姐补充了刚才的空位。而这时,他的客人已经开始和小姐们搭讪,耿林突然就很想念王书。他说不清楚眼前的这些男人与他与王书有什么不同,但他知道他们是不同的。随他来的三位客人已经跟着小姐们走了,耿林过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身后也站着一个姑娘。耿林看她时,她对耿林友好地笑笑。她的笑容让耿林感动了一下,因为她的笑容友善淳朴。他对姑娘报以同样的微笑,竟完全没有想到这样的笑容也是训练出来的。他递给小姐二百元钱,然后说:

    “你忙别的事去吧,我想一个人呆会儿。”

    姑娘接过钱,看看钱又看看耿林,转身下楼了。耿林的目光却没离开她的背影,他无法想象一个刚刚对他发出那么淳朴笑容的姑娘,怎么可能一转眼就用老鸨似的眼光瞥他,好像在对他说:你个小气鬼。

    “真他妈的伤害我。”耿林咕哝了一句。

    耿林知道他的客人要经过洗浴经过桑拿经过按摩的洗礼之后才会走出各自的房间,带着被揉开的神经末梢来找他。从现在到那时至少要两个小时。他一个人去了设在夜总会里面的一个名叫“静吧”的酒吧,给娄红打了电话,要她马上过来。娄红很兴奋地答应了。

    耿林在上次他和王书坐过的位子上安顿了自己,服务员走过来,他点了一杯“肯巴利”。这里没有音乐,代替音乐的是鸟叫。因为只听鸟叫不见鸟,所以吧台的人总得回答这里的问题:是真鸟还是机器鸟?

    除了耿林还有三个人,一个看报纸的外国人,和一对正神侃着的恋人。娄红走进来时,那姑娘目光直接而呆滞地盯着娄红看,好像娄红没有穿衣服,而这姑娘从中得到的启示是:啊,原来不穿衣服也行啊!

    “对不起,”娄红一坐到耿林对面就道歉了,“我要知道这酒吧是这样的就不穿这身衣服了,给你丢脸了吧?”

    “一点也没给我丢脸。”耿林说。娄红的道歉让他的每一根神经都舒服。耿林以为能做真诚而必要道歉的女人已经很少,多数女人的道歉都是一种情调的装饰品,像口红被抹在唇上。

    “你喝的是什么?”娄红问。

    “肯巴利。”

    “我也要一份儿。”娄红对服务员说。

    耿林继续看着娄红的装束,它很鲜活,把女人的可爱的优点都显露出来了。

    “你穿的上衣从前叫内衣,对不对?”耿林打趣地问娄红。

    “现在倡导的是内衣外穿。”

    服务员给娄红端来了酒,顺便从上到下看了一眼娄红几乎从不穿胸衣的乳房。

    “下一步就该内裤外穿了。”耿林说。

    “这你就不懂了,时尚是内衣外穿,内裤不穿。”娄红说完凑近耿林,压低声音说,“我今天就没穿。”

    耿林低头看着娄红的喇叭裤,腰部紧得要死,腿部松得要命,恨不得马上抱起她,跑过所有的大街小巷,最后到达他们的床上。但他脑海里的这个念头还没消失,王书的样子又进来了。耿林沉默了,他好像不能忍受王书的死亡。王书总想自己还有时间实现梦想,他没有为死做任何准备,以为自己离死远着呐。

    “你今天怎么了?”娄红摸着耿林的手,关切地问他。“陪那些人让你受刺激了?”

    “没有。”耿林安慰娄红地笑笑。

    “你干吗不跟小姐们去呐?”娄红问。

    “就是,我可能有毛病。”耿林说。

    “因为我?”娄红问。

    “可能。”耿林说。

    “干吗呀,我才不在乎你干什么呐?要是你去了,也许能让我们的生活更多彩呐。”

    “这么开放啊?”耿林逗着说,“要是,我再带回去点多彩的病,你怎么办啊?”

    “我不相信你能让我躺在不安全的床上。”娄红认真地看着耿林,让耿林感到这目光把一份沉沉的责任放到了他的肩头。他的心里涌起爱护娄红的愿望。

    “你看见楼下的小姐了?”

    “看见了,”娄红说,“她们真黑啊!”娄红夸张地说,两个人都笑了。

    “跟你的穿着比,她们是淑女,你是小姐。”

    “好啊,你这么说我,那我也只好将计就计了。从现在起,本小姐不免费了。”娄红撒娇地说。

    耿林撒着嘴看着娄红,娄红脸红了。

    “你脸都红了,我们换个话题?”耿林开玩笑地说。

    “我脸根本没红,你不用胡说。你要是真给我钱,我就拿着,捐给灾区也是好的。”娄红为了掩饰自己的窘迫,继续开着玩笑。

    耿林扯扯娄红的头发,低声提醒她这里不是“身后”。

    “怕什么,我又没说反动的话,说说实话还不行吗?”娄红嘴上说着,也看看周围是不是有人听见了她的话。“哎,你干吗让我上这儿来,‘身后’可比这儿强多了,这儿什么都假模假式的,你过去常来这儿啊?”

    “来过。”耿林说。

    “跟谁?”

    “王书。”耿林说出这个让他痛苦的名字。

    “就是你那个出车祸的朋友?”

    “那天他就坐在你现在的位子上。”耿林说。

    娄红立刻换了一把椅子,耿林笑了。

    “笑什么?”娄红有些生气地说,“我还有好多事没做呐。现在还不想死,所以我得离有死气的地方远点儿。”

    “你看这多不公平,我们那代人开窍的时间晚得不能再晚了,而你们还这么年轻就什么都想明白了。”

    “这说明我们比你们聪明。”娄红说。

    耿林笑笑。

    “你是说你的朋友?”娄红又认真地问耿林。

    耿林点点头。

    “但有些人开不开窍都没用,他们永远也不可能改变。”

    “改变是要付出代价的。”耿林想提醒娄红一下,在她的年龄可能忽视的东西。

    “要是没有代价,就不是改变了。”娄红的话让耿林吃了一惊,他没想到比他和王书都年轻的娄红有时却比他们更成熟。

    “不过,你的朋友还不至于死得闭不上眼睛吧,事业成功,家庭幸福,为人正直,圆满的一生啊。”娄红又说。

    “他的家庭的确很幸福,但他的一生好像并不圆满。”耿林说。

    “什么意思?”娄红轻声问。

    “他对妻子很好,但一直在爱着另一个女人。”

    娄红半天没有说话,耿林一时间想不出娄红在想什么。

    “男人有时很可笑吧,压制自己,一晃就是一辈子。”耿林说。

    “因为这个你跟我开始了?”娄红突然问。

    耿林又一次没有想到,娄红竟能这么尖锐地看问题。他不想承认,但又不容易回避过去,于是他说:

    “也许。”说完,他就恨自己的虚伪。他在心里骂自己,为什么我不能向这个姑娘承认,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我甚至还在日记里写了这个心理过程。

    “那我还应该感谢你的朋友。”娄红嘲讽地说,“可我不懂,为什么人要从死亡那儿获得力量。”

    尽管如此,耿林仍然没有对娄红敞开心扉。他觉得在这个聪明的女人面前,应该保护自己,不然他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她说穿。但只要是男人就不愿意被说穿。男人不会因为女人喜欢他们的裸体,而放弃西服。

    “除了死亡,还有什么能吓唬人呐?!”耿林说完摸摸娄红的脸颊。

    “你说的有道理。”娄红说。

    “那天,我和王书在这儿,那边的角上有两个男的,说不到一块儿去就吵了起来,最后两个人动手了。”耿林说,“谁都没过去劝阻,可能是看那两个人的穿着像黑社会的。”

    “王书去了。”娄红插嘴说。

    “你怎么知道的?”耿林吃惊地问,“我跟你说过这事吗?”

    “没有。我猜的。”

    “王书过去拉架,其中的一个小子立刻要打王书,但另一个马上制止了他。这时我也走过去了。一个小子对另一个小子小声说了几句,两个人看看王书就走了。”

    “不可思议。”娄红说。

    “当时我也没明白。”耿林说。

    “现在你明白了?”

    “三天后王书就死了。”

    “我还是没明白。”娄红说。

    “也许有一天你突然就明白了。”耿林说。

    “哎,耿林你别吓唬我啊,我爱做噩梦。”娄红说完站起来,“我看我们还是离开这儿吧。”沉着了半天的娄红这会儿又显出了小姑娘可爱的幼稚,让耿林修补了自己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