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比如女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六章
    耿林很晚回到他和娄红临时租下的房子,屋子里不仅空荡还有一股不清爽的气味。这说明娄红离开这儿已经酗酒了,不然这屋子会留下娄红的香水味和一些外面街上的味道,因为娄红即使在冬天也喜欢开窗户。

    他往娄红家里打电话,在离开刘云之后,他无法忍受一个人静静地留在这个屋子,没有电视,没有音响,只有一个半导体,不,他只有一个念头,打破眼前的空虚心境。

    “请问娄红在吗?”

    “您是哪一位啊?”电话那一端是娄红的母亲,她过于沉着的声音给耿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甚至无法想象这个理智得近乎冰冷的女人会成为他的岳母。

    “我是她的同事,想问她一点单位的事。”

    “是这样,她不在。”

    “您能告诉我她在哪儿吗?”耿林从容地撒起谎,“因为事情有点急。”

    “准确的,我也不太清楚,她和一个女同学一起走的,说是出去轻松一下,我想大概是去买东西了。”

    耿林多少有些吃惊,娄红的母亲并不干涉娄红的业余生活,但听声音她又是很霸道的女人。

    “要不您留下号码,她回来我让她跟您联系。”娄红母亲说。

    “噢,不用了,谢谢您,我再想办法吧。”

    耿林放下电话,想到了“身后”酒吧,他有这样的预感,娄红一定在那儿。

    在他穿过公园到达酒吧之前,他想象了一下,娄红可能正在酒吧做的事:唱歌,喝醉了,跟人大声吵嚷,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哭……

    酒吧里很冷清,吧台前坐着一个穿皮夹克留长发的小伙子,然后就是一对情侣坐在咖啡座里窃窃私语。耿林大失所望,他没想到自己会猜错。他想离开,但三子已经跟他打了招呼,他只好走过去,要了一瓶啤酒。

    “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晚?”三子问他。

    “瞎忙。”他搪敷着,想喝几口啤酒就付账走人,他要继续寻找娄红。

    “哎你说,”三子接着耿林的话茬,却转向长发小伙子说,“谁都说自己在瞎忙,还都忙得挺起劲儿。你说,这世道,到底谁是瞎忙啊?”

    “全是瞎忙。”长发小伙子说,“你挣钱是为了花出去,他追女人,”说着他指指耿林好像他们是熟得不能再熟的朋友,“是为了离婚,我画画儿是为了出名,出了名再变成没名,全是他妈的大圆圈儿。”

    “没错,”三子说。这时吴刚从里间走出来。看见耿林好像有些吃惊,但还是得体地对他笑笑。耿林又一次想起给刘云打电话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吴刚有异样的感觉。

    “哈哈哈……”

    笑声是从惟一有人的角落传出来的,不用回头,耿林就能肯定,这笑声发自娄红的肺腑。除了她,耿林还不认识别的女人,能够发出这么无所顾忌的笑声。

    吴刚给三子使了一个眼色。三子立刻说:

    “我再给你换点儿有劲儿的?”

    耿林笑笑,摆摆手。他想他进门时不会看错,背对门口坐着的是个男人。

    “老板请客。”酒保又加了一句,耿林再一次摆手,离开了吧台。

    他看见的景象是娄红和一个外国男人坐在那儿。她的一只手这会儿正捂在那家伙的脸上,她的手外面又捂上那家伙的一只手。看见耿林,娄红也没有把手拿下来。

    耿林站在他们近前,看看那个老外,他想,这倒霉蛋顶多有二十岁,于是他对娄红说:

    “我真佩服你,连孩子你也逗弄。”

    娄红的手依旧放在对方的脸颊上。她不紧不慢地说:

    “人各有志,就像有人喜欢逗弄老年妇女一样,我喜欢逗弄孩子。”

    耿林不知道该怎样接娄红的话,只是站在那儿。这时,老外用英语问娄红出了什么事,说的时候手还捂着娄红的手。

    “他说你是小孩儿,让我停止逗弄你。”娄红为他翻译了。

    老外激动地站起来,对耿林大声说:

    “你这是侮辱我,你没有权力说我是孩子,你是什么?”他的英文不是十分流利,耿林因此判断他不是英国或美国人。

    “好,”耿林用英语说,“你不是孩子,但她是我老婆。”

    老外听罢立刻把手拿开,娄红就势也拿开了自己的手。

    “我不是他老婆。”娄红用英语对老外解释,老外终于给弄糊涂了。他四周看看,一次又一次把他瘦骨嶙峋的肩膀耸起。这时,吴刚走过来,老外像看见了救星,站起来,对吴刚又耸了两次肩膀,然后用生硬的汉语对吴刚说了两句话,好像他一百年前就知道,吴刚不会英语,而且永远也不可能会。

    “中国人,太复杂。”

    “你可真是个老外。”吴刚说。

    “太复杂,他们太复杂。”老外这么说的时候,没人能明白,他懂了什么。

    耿林和娄红进了公园,他们默默尤语地朝另一个门走去。耿林希望他们能回到他们的小屋,让他有机会把一切都解释清楚,以便安慰娄红。

    但娄红在她曾经裸体躺过的那片草地前停止了。突然间,她觉得时间在眼前变得具体了。他们在这儿开始了一切,也许今天又该在这儿结束了。

    耿林猜到了娄红的情绪变化,立刻把娄红搂进怀里。他用力拥抱她,再用力。每次他这样拥抱她,她都能从中获得力量,坚信他们的爱情能活很久很久。可是今天娄红在他的强有力的拥抱中平静地提了一个问题:

    “你能现在在这儿跟我睡觉吗?”

    另一对相互依偎着的情侣,由他们前边不远处经过,耿林迟疑了一下,没有回答,依旧拥抱着娄红。

    “你想说我现在提的要求太过分了吧?”娄红挣开耿林的拥抱。

    “我们回家去,回家去,你脱光了,让我好好抱着你。”耿林又试图接近娄红。

    “你放心,我只是逗你玩儿,我不会再要求你对我尽义务的,一天两次,对谁都太多了点儿,不是吗?”娄红的话伤害了耿林。

    “你怎么说这么难听的话?”耿林责问。

    “那么难看的事你都做出来了,还不允许我说说吗?”

    “我做什么了?”耿林大声问,好像娄红刚刚进行了无根据斥责。

    “去问你老婆,别问我!我们两清了,从此,你是你,我是我,别再来烦我。”

    娄红说完转身就跑,耿林刚想说什么,来不及开口,就追娄红去了。

    耿林完全没有想到娄红跑得这么快。他开始认真追赶她。娄红撒开长腿,姿势优美地跑着,在月光下穿过林阴回廊,穿过草坪,穿过盘绕的古树。耿林在快追上娄红时又故意放慢速度,他想多看看娄红奔跑,她再次抬手撩开低矮树枝的动作,都能让他激动起来。他觉得娄红有取之不尽的女性美,他永远也不想失去她。在奔跑还没有停止时,他已经在心里决定:无论如何想办法把娄红弄回小屋儿,无论她说什么,他都承认下来,无条件地道歉。

    今晚,耿林想一整夜都跟娄红在一起。

    在耿林像土匪抢劫压寨夫人那样追上娄红,并把她塞进出租车后,他和娄红呆一整夜的愿望实现了。甚至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娄红给她母亲打电话说她住在女朋友家,为什么她母亲毫不怀疑地就相信了。于是他问娄红:

    “为什么你先说要离开我,然后又为我做这么多?”耿林为娄红脱下外衣。

    “因为你像个强盗。”

    “女人都喜欢粗暴的男人吗?”

    “别胡说八道了,我不喜欢粗暴的男人,但喜欢尽心尽力爱我的男人。”娄红把双脚搭在床头,“还没有一个男人能跟我后面跑这么远呐。”

    “我过去在大学跑中长跑。”耿林说。

    “什么?”娄红跳起来搂着耿林的脖子,“我也是哎,我们真是天设的一对,地配的一双。”

    耿林顺势抱住娄红,语气诚恳地说:

    “那我们就别吵了,好好把眼前的难关过去,以后永远生活在一起,也给我生个女儿。”

    娄红放开耿林,坐回到床边,她看着耿林,像看着一个受尊重的老领导:

    “你能为我做几件事吗?”她问。

    耿林微笑着点头,心里幻想今晚美妙的房子,以及这美妙之后的长夜,他们可以彻夜相拥,一起睡去,睡到遥远的梦乡,再一起醒来。

    “把顶灯关了,把地灯打开,把床头灯打开,把蜡烛点上,把那盘竖琴的轻音乐放上。”

    耿林一一照做了,一边做一边涌起不规律的心悸。刘云也是一个会营造气氛的女人,但她从没有娄红这样的高高在上的态度。这蛮横但果断大胆的指使,让耿林感到新鲜和陶醉。当耿林做完了这一切时,娄红把他按在沙发上坐下,她坐在旁边的床上。她认真地说:

    “现在我们敞开谈吧。”

    娄红的话仿佛给了耿林当头一棒,他知道迟早躲不过去的时刻来了。他想,难道世界上就没有一个优秀的女人是宽容的吗?他沮丧极了,但一点办法也没有,他不知道是什么让他变得这么软弱,这一刻里他没有想到是爱情。

    “必须得谈吗?”他试探了一下。

    “也可以不,”娄红说,“但,那就分开。”

    “那还是谈吧。”耿林低头想点一支烟,怕娄红反感,所以忍住了。

    “你跟刘云睡觉了?”娄红不愧是娄红,一下就戳到了你腻歪的地方。

    “你让我说什么?你提这么个愚蠢的问题。”耿林咕哝着。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娄红此时变成了一个法官,头脑思维既敏捷又有力,说话带出的刺儿仿佛都浸了毒汁,“我还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耿林没有回答,他脑子里闪过一个把这个女人撵出去的念头,但他的念头来自头脑,而不是心田,所以苍白无力。

    “你愿意?”娄红咄咄逼人。

    “我想是这样,娄红,”耿林尽量把语气放平,“你毕竟太年轻,婚姻中的事我不知道该怎样才能向你说清楚,它的确不像恋爱那么简单。那么多年,已经纠结成很复杂的东西,你能理解我吗?”

    “能。”娄红回答。耿林眼睛一亮,刚想往下说,娄红打断了他。“但我不理解你为什么要跟我这么个完全不懂婚姻的毛丫头再建立一个那么复杂的婚姻。”娄红自己都有点吃惊,她居然在吵嘴时,说出这么绕口的复杂语言。她想,也许她天生就有把简单的想法复杂表达出来的本领。

    “因为我爱你。”耿林无路可退。

    “所以你跟我睡觉?”

    “当然。”耿林想都没想就说。

    “所以你也爱她。”娄红小声说,好像说话之前已经估出了这句话的杀伤力。

    “够了。”耿林站了起来,像一头困兽一样在房子里乱转,因为房间太小,他根本没办法像书里常写的那样踱步。

    “这也正是我想说的。”娄红说完也站了起来,穿上外衣要往外走,耿林冲过去,扯住娄红,一边摇晃她,一边说:

    “她也是一个女人,你懂吗?那情形太突然也太具体,我做不到那么狠心。你即使不理解我,也该理解刘云一下,因为你也是一个女人。”

    “我当然理解她,也不觉得她这么要求有什么错,关键是你!”娄红又把耿林扯着她双臂的手甩开,她想不出,她这辈子要这样甩开他多少次。

    “我又能做什么?”

    “在你说要娶我之前,你可以跟她睡觉,因为我没有权利这样要求你,但在这之后,在你清清楚楚跟我说,要跟我结婚之后,你还这么做,你不觉得你太坏了吗?!你想两边都讨好,这怎么可能呐!我跟你说善良如果是虚伪的,就比狠毒更可憎。”

    耿林就势坐在地上,他觉得娄红说得有道理。可是他不是时时能从道理中得到行动指示,他多么恨生活中的某些时刻,在这些时刻中什么道理都能左右你,你又能怎么样。他感到自己突然那么虚弱,他甚至发现了一个他需要娄红、不能没有她的新理由:她比他坚强。

    耿林的投降态度软化了娄红,她也坐到耿林的对面。

    “你说得对。”耿林说,“我保证再也不回去了。或者不必须就不回去了。”

    “我不让你保证,你当然可以回去,你甚至可以站在你们家地中央理直气壮地给我打电话说,我在我家里。”

    “我给你弄糊涂了,你到底要我怎样?”耿林抱怨地说,“再说,去见刘云也是你的主意,是你让我回去阻止她做蠢事。”

    “你阻止她了吗?”

    “我跟她说了,她不会那么做的。”

    “那当然,如果你天天回去跟她睡觉,她一辈子也不会那么做。”

    “那你到底要我怎么办?”

    “我要你尊重你自己,心里清楚你在做的事。”

    耿林无语。

    “你要是还愿意给她希望,那就别来跟我说爱我,跟我结婚的屁话。在你尊重她作为一个女人时,请你不要忘记,我也是一个女人。年轻的女人也需要被同情,被负责任。”

    娄红说到这儿,泪水涌上了眼眶。

    耿林站起来,关掉音乐,然后走近娄红。

    “过来,”他扯她到自己怀里,“你知道我的为人,不至于那么糟糕。你刚才说的话都对,我也全部接受。但你应该相信我对你是一片真心。既然我已经离开刘云了,就没再想回头的路。我知道,这并不容易,但是我选择的。我爱你,我现在也觉得这么做值得。所以,请你也别忘记,我是一个能对你这个女人负责的男人。相信我。”娄红听完离开他的怀抱。娄红怀疑地看着耿林的双眼,仿佛有一条无形的线连接了他们的四目,他们的目光都没有躲闪。然后,娄红像一个高傲的女皇,但却是极尽温柔地再一次投入耿林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