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比如女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五章
    刘云母性般温柔地扯起耿林,走进卧室。

    “你睡一会儿,我去给你弄点儿茶。”刘云动手为耿林铺床。

    耿林感到浑身发沉,钻进被窝,说了谢谢,便像被母亲照料的婴儿一般睡着了。

    刘云在厨房为耿林准备热水沏茶,突然想起耿林更喜欢温热的米酒,总是在这样的小睡之后。她决定把两样喝的都给耿林端进去。

    刘云再一次回到卧室时,耿林还没醒。她把茶和温好的酒放到床头柜上,然后目不转睛地看着熟睡着的耿林。她知道他马上就会突然醒来,就像从前一样。她的目光贪婪地扫过耿林脸上的每一个角落,她没有觉到丝毫的陌生。她后悔自己这么晚才开始关注自己的丈夫,像女人关注男人那样,而不是像朋友或邻里一样的关注。她决定等耿林醒来跟他推心置腹地谈谈,无论他是怎样想的,她都愿意去理解。她不想白白丢掉自己的丈夫。今晚,她有的感觉是她和耿林通过他的小小的外遇,开始了新的生活。

    这时的刘云忘记了世界上还有另一种可能,不是误解,而是不能理解,理解不了,不管你主观上事先做了什么样的准备。

    耿林好像闻到了温热米酒散发的香气,跟刘云想的完全一样,突然就醒了,他看见坐在床边注视着自己的刘云,不好意思地笑笑。

    刘云先递给他米酒:

    “快喝吧,一会儿该凉了。”

    耿林受宠若惊地坐起来,双手接过刘云递过来的米酒,心里暖极了。这种幸福他好久好久没有过了,即使是刘云也忘记这么做了。

    “谢谢。”他说完喝了一口酒,热酒穿过肚肠,甚至让他产生了错觉:这额外的幸福是因为他眼下有两个女人才得到的。

    “茶在这儿。”刘云对耿林指指床头柜上的茶,“我去冲个澡儿。”刘云走了,她想给耿林一点时间,好好看看他们特别的卧室。

    耿林喝完米酒又端起热茶,安详地打量着卧室里毫无变化的一切,好像忘了,他刚刚对这儿的生活说了“不”字。他们刚搬进这个房子时,卧室是另外的模样,刘云坚持重新装修。他还记得刘云的理论是他们都是上班族,大部分在家时间是在卧室度过的,所以卧室一定要特别舒适,所以卧室的墙壁都用木板包了起来,除了电视和一只巨大的单人沙发,卧室里再有的就是这张床。卧室里总是散发着好闻的木头味,使他不由想起自己往昔的生活。那会儿他对刘云有着强烈的欲望,刘云甚至开玩笑说,他的欲望是因这卧室而起的。但刘云从没像今晚这样放得开。对耿林来说,刘云在今晚变成了一个新的女人。不过,他们刚人新居的那段生活耿林现在想起来仍旧充满怀恋,那是一段和谐愉快的时光,直到流产的事发生。

    刘云回到卧室,显然化了淡妆,看上去添了几分妩媚。她有些窘迫地站在床前,耿林伸手掀开她的被子,示意她L床。刘云穿着浴袍钻进被窝,靠着床头坐着。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下地,打开壁橱,为耿林拿出他的浴袍,耿林穿上之后,握握刘云的手,表示感谢。

    “我们能谈一谈吗?”刘云的口气放得很轻,有几分恳求。

    “谈什么?”耿林很小心。

    “我觉得,你离开,我肯定是有责任的。”刘云说得很真挚,因为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她想解决问题,所以先试图去寻找问题的根源。“我想跟你谈谈,倒也不是硬拉你回来。我当然不愿失去你,但你要是真爱上了别人,我也没办法,命运吧。可我希望你能帮我,把咱们两个人之间的问题搞清楚,即使今后就此分开,我心里也亮堂一些。”

    耿林扭头看着刘云,后悔自己在找别的女人之前,从没给刘云这样的机会,让他们两个单独在一起想一想过去的生活到底有什么问题。现在已经插进来另一个女人,他觉得什么都晚了。他无奈地笑笑,摇摇头:

    “我说不好,好像我们没什么问题吧。”

    刘云听见这样的话又升起怒火,她想马上责问他,那你为什么有别的女人了?但她又想起这样会搞僵,便说:

    “其实仔细想想,问题不少吧。”

    “你指哪方面?”耿林感兴趣地问。

    “比如说流产的事。”刘云说出这件事击中了耿林,因为他一直隐约觉得流产带来的后果在他和刘云之间筑起了一堵墙。

    “你怎么看这件事?”耿林问。

    刘云没有马上回答,她想起那个“轻松”的晚上,想起那对想在全世界面前展示恩爱的新婚夫妇。年轻的妻子不停地当着耿林的面儿对丈夫做出亲昵的举动。那时刘云怀孕四个月。那天的晚餐让刘云觉得无比漫长,因为她累极了。但耿林却要跟她睡觉,他极尽温柔之能事,刘云没有办法。可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事情没完的时候,刘云便开始流血,耿林叫了120急救车,看着呻吟着的刘云大哭不止。

    在刘云的医院里,刘云的同事给刘云做了手术,术后他们告诉刘云,她再也不能生育了。刘云还记得她听到这个消息时的心情,不是难过,而是茫然。失去孩子让她心里发空。这种空的感觉压倒了难过。耿林大哭不止,以至于那些想责怪他的大夫们都开不了口。

    “这件事也许在你心里留下了阴影。”刘云想到这儿说。

    “也许。”耿林不置可否地咕哝了一句。

    “有时在你跟我睡觉时,我发现你脸上有种古怪的表情,好像在问我你是不是又做错了。我不太懂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情?”

    “有时候我正做着就不行了。”耿林补充一句,好像他们正在回忆一件美好的事情。

    “为什么?我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责备你啊,我好像从没说过你一句。”

    “你说得对,你从没责备过我,你只是把冰凉的手放在我头上,像上帝一样暗示我,你原谅了我,但同时你也让我清清楚楚知道,我是罪人,是凶手。可能这就是你责备我的方式,一种吓人的方式,我怎么都回避不了的方式,你无处不在,我怕你。”耿林好像一边说的时候,才把这么多年不清晰的思路理顺了。

    “这太可怕了。”刘云说。

    “是啊,对我来说这比吵闹更可怕,因为它是无形的。”

    “对不起,我现在也不能再因为这个跟你吵闹。如果我……”

    “别这么说,刘云,不管怎么样都轮不到你说对不起。我这么说一点责备你的意思都没有,只是你的方式给我许多心理压力。”

    “现在你能跟我一起把这件事忘掉吗?”刘云建议说。

    耿林看着刘云,认真地点点头。

    由此可见,这世界是男人的。他们即使在被原谅的时候也是高居在上。这是这个世界的错误,还是女人的错误?

    刘云投到耿林的怀抱,以为他们新的生活可以就此开始了。看到耿林并没有这样暗示刘云,她便又提起另一个话题:

    “跟我说说你的女朋友好吗?”

    耿林马上升起了戒备心,他不知道刘云的真正用意是什么,他决定不说。因为在他心里同时也认真地为刘云想了:如果另一个女人在刘云想象中变得清晰起来,只能加重对刘云的伤害。他不要这样。他看着刘云,没说话,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你担心我会受不了?”刘云问。

    耿林不置可否地笑笑。

    “我想,你太小看我了。像我这个年纪的女人不至于那么脆弱了。”刘云停了停又说,“我这么问你也不是为了好奇,我是认真的,如果那个女人非常适合你,那我也不应该把你硬拴在我身上,这样不公平。”

    刘云这么说的时候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口头的话只是真诚的愿望,而非可能。世上肯定有这样理智大度的女人,眼下刘云还不是,但她以为自己是,因为她虽然已经四十岁,可从没机会了解自己。

    “你怎么知道她适不适合我?”耿林也被刘云的话说动了心。

    “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如果我不了解你,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适合你,谁还能知道?!”

    耿林有了外遇,但他还是一个十分传统的男人,他在精神上对他有另一个女人的事实,并不能坦然。所以,他跟谁都没能畅快地说说娄红,而在他心里,他又很渴望跟一个信得过的朋友谈谈这个很有现代味儿的女人,而且不回避她的缺点。于是,他进入了他和刘云以真情构筑的情境。

    “我还从没跟别人说起过她。”耿林解除了最后的犹豫。

    “但目前为止,我还不是别人,对不?再说,你说说她,可能帮助我们解决一些问题。”

    “她并不是完美的女人。”耿林完全解除了戒备。

    “谁都不是。”刘云此时内心尚还平静,她几乎为自己高兴,因为她发现自己在开始倾听的时候,几乎不带任何偏见。

    “她是那种刚看上去很高傲的女孩儿,但经过接触,谁都会发现她待人很和气,并不是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装‘酷’的女孩儿。”

    “很年轻?”刘云发现耿林说了两次“女孩儿”。

    “对,她二十五岁。”耿林目光往远处瞥了一下,好像不希望再关于年龄谈下去。刘云意识到了耿林的变化,决定再也不插话,听他把心里想说的都说出来。

    “她是新调来的,好多男人都很喜欢她,但她并不因此很得意,跟哪个男的都挺热乎。我从来也没想过我们之间会有什么,尽管我也挺喜欢她,但她是那种敢爱敢恨的女孩儿,心里怎么想的,过不了多久就得说出来。”

    耿林说到这儿打住,不好意思地看着刘云,刘云专心平静地沉浸在倾听的状态下。

    “我这么说你很烦吧?”耿林问。

    刘云摇摇头,耿林心里很高兴,便继续说下去。

    “她是那种高高瘦瘦的女孩儿,穿戴很时髦,但心很善良。当然,他们所处的时代和环境与我们不同,她有一天来找我,第一句就是‘你什么时候告诉我你爱我?’我当时的感觉是不相信她真的这样说了,我想,世界上不会有人这样说话。”

    “我说我听不懂她的话,她立刻对我吼起来,她说,‘你是说我在讹诈你?’她这么说,我无话可说,接着她说了一大堆话,除了撒娇任性成分,她也说出了事实。”

    “她说了什么?”刘云问了一句,她怕耿林把这些话省略掉。

    “她说她很喜欢我,甚至也爱上了我。但她不是一个能主动示爱的女人,因为没这个必要,她相信她喜欢的男人总会在她之前做出反应。当然,她把我也归到这类男人中。她说,我通过某些交谈,通过目光,通过许多具体的关心已经向她充分显示了我对她的感情。她举了一些例子,我不想否认。但是我对她说,我结婚了,有个很不错的妻子。我想,我太傻了……”耿林自己打断了自己。

    “为什么?”刘云问。

    “跟你说这些,我真是昏头了。”

    “也许你说出来就清楚了,也许对我们两个人有好处。”

    耿林再一次惊异地看着刘云,刘云鼓励的目光,让耿林又说了下去。

    “她说她能理解我的心情,一个结婚这么多年,从没有过别的女人的男人,再有一次爱情也是很人道的事。”

    刘云忍不住笑了。

    “是的,她用了人道这个词,我也笑了,她还说,你的妻子早就不能吸引你了,你之所以离不开她,是因为你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外力。没有第三者,多数男人是离不了婚的。”

    耿林说到这里,再次看看刘云。他已经被这种倾诉的热情控制住了,但心里也隐约感觉到,自己不该太自私,不该把这样的倾诉建立在刘云的难过或痛苦上。但刘云的表情平静,目光只有几分鼓励。

    “其实,她这么说话的时候,我是挺反感的,但她马上改变了方式。她要我面对自己的内心,一个丈夫是否忠诚,最重要的是内心。她说,你不能怀着对另一个女人的爱情,去爱自己的老婆。”

    “她说,我也不是让你跟你老婆离婚,也许我完全不是一个值得你离婚的女人,但你现在不能不正视我们之间的感情。她说,她也爱上了我,她已经努力不挑明这层纸,但她做不到。”

    “她最后的建议我接受了,她说,也许你我之间的开始并不是你和你妻子之间的结束,可能正相反,过一段时间,需要结束的是我们,那样的话,不是正好吗?你通过这一段婚外恋情,发现你真正爱的是你的妻子,而不是别的女人。”

    耿林说到这儿,刘云心里闪过一些疑问,这个女人是不是太理智了?如果一个人这么理智,还能爱么?但她没有说出来。

    “大致就是这样,我们这样开始了。”

    耿林说到这儿突然担心,刘云会问他具体的事情,比如他们怎么约会,在哪儿睡觉等等。但刘云没有问,她希望更多地了解他们的精神世界。

    “你觉得能很好地理解她吗?”刘云问。

    “怎么说呢,年龄的差异肯定是有的。她有些奇怪的理论对我来说不是十分容易理解,但还是能明白,她很坦率,什么都能表达出来,我想这一点很吸引我,她可能永远都不会有心理问题,比如,她说,她很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女人多数是狭隘的,她说的没错,大多数女人是这样的。”

    “她暗示我她有过几个男人,但她的态度是很自然的。她说,很多女人都喜欢或者说渴望被强奸,但她不,她的愿望是在跟自己喜欢的男人上床时,完全放松自己,甚至可以让自己在那一刻里变成妓女。”说到这儿,耿林的脸红了,“她总是喜欢说这些稀奇古怪的理论,所以大部分是我听,她说。但我喜欢她对待肉体很自然的态度,她可以毫不脸红地承认自己沉迷肉体之乐。”

    “但她未必真的了解妓女。”刘云说。

    “肯定的,她还太小,虽然有过几个男朋友,但心态还是很纯洁的。”

    “她很性感吧?”

    耿林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你爱上她了?”刘云终于指向了耿林的致命处。

    耿林的慌乱被他掩饰住之后,心里突然高兴自己有一个机会,特别是面对刘云,看看自己的真实所在。他嘴上没有马上回答,但经历了以下心理过程:

    我爱娄红还是刘云?还是两者都爱?

    爱娄红因此失去刘云,我会受不了吗?

    我真的有勇气抛开刘云跟娄红重新开始吗?

    我能随之也抛弃我在生活中已经有的别的东西吗?比如房子,财产等?

    想到这儿的时候,他一直不能给自己肯定的答案。于是他又提出另一个问题:

    为了顾全这些,而失去娄红,我忍受得了吗?

    不。耿林马上在心里做出了斩钉截铁地回答。他爱娄红,于是他对刘云做出了许多虚假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