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比如女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二章
    吴刚把刘云送到了楼门口,先站住了。

    “你住几楼?”他问。

    “六楼。”刘云说,“你从没来过我家吗?”

    “没有。”吴刚说,“我送你上去吧?”

    刘云犹豫了一下,笑笑。

    “好吧,不过,我家里挺乱的。”

    吴刚没说话,知道这不是原因。

    刘云打开门,把吴刚让进屋里后,立刻解释说,耿林进修去了,她一个人过,也懒得收拾屋子。

    吴刚站在客厅发现屋子一点也不乱,但却透着一股凄凉。他虽然是男人,也能想象刘云眼下的生活。他决定不马上离开。

    “喝茶吧。”刘云把茶放到茶几上,自己坐到沙发上,“我们家茶不错。”

    “你怎么样?”吴刚也坐下,直接开口了。

    “我?就那样呗,不好也不坏,老样子。”

    “睡眠不好吧?”吴刚好像在问她,但语气是肯定的。

    刘云吃惊地看着吴刚,没想到他能这么直接跟她说话。从前他们的关系总像是隔着一层厚厚的雾,刘云能感到吴刚对她的关注,但谁也没有勇气让这雾稍稍薄些,仿佛那样他们就没有了保护,一切就不会再存在。想到这儿,刘云突然意识到,她好像也从没对耿林提起过吴刚这个同事。

    “你怎么知道我睡眠不好?”刘云的心被吴刚的关切弄软了,但她还是坚守着最后的防线。

    “如果你再一次晕倒,就很麻烦了。”

    刘云没说话,看着吴刚,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你也许觉得自己的身体无所谓,但医生有特殊责任,你能想象你在手术台上发生这样的事吗?”

    吴刚说话和说完话以后都没看刘云,所以也没看见她无声流到嘴边的泪水,直到刘云发出一声失控的抽泣。

    吴刚抬头看刘云,立刻站了起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刘云跑到卫生间去了。他早就知道刘云家里发生的事,他观察刘云,刘云却一直没有什么反常的行为,除了那次在医院突然晕倒。吴刚明白,刘云还在给耿林留着回来的门。

    刘云从卫生间回来,脸上又有了刚才哭之前的笑容。吴刚心想,这笑容早晚要毁了刘云,它就像是腐烂伤口上的洁白纱布。

    “对不起,我……”

    “别这么说。”吴刚口气很重,好像要刘云永远都别向他道歉。

    刘云可怜兮兮地看着吴刚,完全没了主张。

    “想哭就哭呗!”吴刚看了刘云一眼,又把目光移开。可说话的口气突然又像个孩子。

    刘云又哭了。这一次她没有跑出去。

    刘云捂着脸,坐在沙发上哭了很久。吴刚站在窗前抽烟。在刘云的哭声中吴刚把自己多年的感情理出了个头绪。他刚到这个医院的时候,刘云已经是这儿的“老大夫”。没多久,他就发现,刘云是这个医院里最好的一个女人。刘云平和安静,虽然只比吴刚大几岁,但她不善言笑,让吴刚觉得她好像比自己大几百岁似的。他只是远远地看着刘云,但却觉得自己时时刻刻都在刘云那个巨大温和的“场”里,对自己的这份感情心满意足。但从心理上,吴刚不是那种找母爱的男人,他同时也过自己的生活,丝毫不想掩饰什么,即使在刘云面前。所以刘云能觉到吴刚友好的关注,但觉不到任何压力,因为吴刚的个人生活曾经无比丰富,他甚至为此离了婚。现在刘云的心境,把吴刚身上本来就十分强烈的保护意识激活了。

    刘云终于停止了哭泣,吴刚已经为她取了两条毛巾,一条干的,一条湿的。

    刘云先用干毛巾把脸上的泪水鼻涕擦干,然后又用湿毛巾擦了擦脸,她发现毛巾是热的。她看看吴刚,泪水又涌了出来。

    “谢谢你。”刘云说,她觉得自己现在虚弱得像一朵棉花,但却很舒服。

    吴刚看看被泪水洗过的刘云,心里轻松一些,好像她心里的毒素通过痛哭释放了一部分。

    “是谁告诉你去酒吧的?”吴刚安静亲切的声音加强了刘云对他的信任。

    “我接到一个电话,是个男的,我不认识他,他也不告诉我是谁,就说,如果我周末去‘身后’酒吧,能看见耿林和一个女的。”刘云说到这儿,看看吴刚,“其实,你早就看见他们了,是吗?”

    吴刚点点头。

    “耿林不认识你。”

    吴刚又点点头。

    “可你没告诉我。”刘云说。

    “对,我不想告诉你。”吴刚说着站了起来,“太晚了,我得走了。”

    吴刚说完径直向门口走去。刘云只好跟在后面,她心里很希望吴刚能多留一会儿,但这话她说不出口。

    吴刚穿鞋,一边系鞋带一边说:

    “有件事,你能答应我吗?”

    “当然,你说吧。”

    “别再对我说谢谢或者对不起什么的。最好是永远都不说。”

    刘云没有回答。吴刚站起来看见刘云的眼神立刻明白,她现在心里害怕又是一个人呆在这装修讲究的大房子里。但他又能做什么啊,他从她眼神里明白的还不止这些,如果他说自己留下来,他知道他得不到肯定的答案。这就是典型的中年知识女性心态,把最强烈的愿望用最残酷的羞涩压下去,因为她们的理智说,这不妥。

    “他什么时候走的?”吴刚不忍心就这样把刘云一个人扔下。

    “两个月前的今天。”

    吴刚叹了口气。

    “那天他过生日,我们说好在家里吃饭,我做了好多吃的,可他半夜十二点才回来。”

    吴刚把身体靠到墙上,希望刘云能安静地把话说完。

    “他回来说了两句就又走了。”

    “他说什么?”吴刚问。

    “他说,我们先分开一段吧。我问他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他说,这对我又有什么区别。他说他想好好想想,现在男人找别的女人,都这么跟家里说,好像不分开他们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似的。”刘云说到这儿,吴刚突然笑了,刘云也笑了。

    “他没再回来过?”

    刘云摇摇头,吴刚发现她的情绪比刚才平静些。

    “我打过他的手机,但他把电话掐断了,可能是一看是我的号码就不想接。”

    “他没拿东西?”

    刘云又摇摇头。

    吴刚本来还想问一句,是不是刘云还想等着耿林,但一转念,这是人家夫妻的事,就改了口:

    “你得好好睡觉,别的都无所谓,因为谁把自己身体搞坏都不值,尤其为男人更不值。”

    刘云又笑了,吴刚也笑了。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你,反正别把事儿憋在心里。外面有什么事,找我。该做什么,想做什么,就去做。用不着想太多,也许明天地球就不存在了。”

    刘云和吴刚再一次同时笑了,不是为了庆幸地球的消失,而是为了人们在这个地球上发出微笑,会意的或者不经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