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第二个月亮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全文 第三十一章 结局
    舒悦,裸体的舒悦,带着那种诡秘的微笑面对着一群围聚在一起的观众。小巧的骷髅头在她平坦而光洁的皮肤上,闪烁着青绿色的光芒。

    这是一个装潢高档而洁净,富有国际时尚风格的大型展厅。这里展出的美术作品很少,体现出每个作品的非凡分量。

    展厅里观者如潮,人来人往,在我那幅画前,人们纷纷议论着。电视台的摄影记者在耀眼的新闻灯下紧张地忙碌着。

    两个工作人员在那幅画旁边兜售着一堆书。那是一部小说——《第二个月亮》。工作人员对旁边买书的人说着:“这是那幅油画的作者自己写的小说,写的是那幅作品诞生的传奇过程。”

    突然,一声凄厉的尖叫声突然响彻了整个大厅。

    那个叫声来自我的画下面。

    又是一声尖叫。

    人们这才发现,发出尖叫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在他旁边有一位老者,须发皆白,他拍了一下身边的少年。大声地责怪他说:“乱喊什么!没看这是什么地方。”

    那个少年指着画面上的舒悦一脸恐惧地大声说:“它动了!它刚才动了!”

    那位老者说:“胡说什么?什么动了?”

    “那个小骷髅头!骷髅头动了!”

    老者继续责怪着少年:“那是画,怎么会动呢?”

    “我就是看见它动了。它就是动了。”少年一脸委屈地坚持着。

    人群一阵哗然,有的说那少年是胡说,有的则说小孩的眼睛亮,可以看见大人看不见的东西。

    老者说:“叫你来看画,你尽给我捣乱!走走走。”

    他拉起少年就往外走。

    少年边走边委屈地大叫着:“我没有说谎,它就是动了。”

    老者:“别胡说,它没动。”

    他们渐渐远去,人们仍然能听到那个少年的争辩声:“它动了,它就是动了!”

    人们又一次开始纷纷议论。

    有人说:“这幅画不吉利。”

    有人说:“这真的是一副神奇的画!”

    有人说:“我听说呀,那个画家画这幅画的时候,是魔鬼附体,差点没命了!”

    有人说:“不对,我听说,是那个画家为了画出死神的神气,专门和一个鬼住了一个多月呢。”

    有人说:“我看这幅画能辟邪。”

    ……

    大厅外,少年和老者越走离展厅越远。

    老者说:“哈哈,舒悦,你这个小巫女。这次你的恶作剧太过分了吧。”

    那少年,不,舒悦大笑着说:“啊,可真刺激啊!我真想在那儿再呆一会儿,再大喊一回。”

    老者说:“我真没想到你会那样喊。”

    舒悦说:“好了马老师,把你那胡子和假发赶快拿下来吧。我还是喜欢看你本来的样子。”

    舒悦说着伸手撕下了老者的白胡子和假发。老者立刻变回了披着黑色长发的我。我习惯地用手理了一下头发,然后对舒悦笑笑。

    舒悦说:“马老师,你知道我刚才喊那几嗓子,会有什么效果?”

    我摇摇头,微笑着问:“我想不来,你说说看。”

    舒悦:“就因为我那一喊,那幅画的拍卖价至少能上涨一倍。”

    “啊,你叫喊的目的原来是这个。”

    “不过我真的看到它动了。”

    “它不可能动。”

    “它动了。它动了,……它真的……动了……”

    说话间,我们已走到我新买的宝马车旁边。它仍然是白色的,但有了许多新功能。我按下手里的遥控器按钮。汽车发出悦耳的防盗锁开启声。

    车门自动打开了。

    舒悦边上车边说:“马老师,它真的动了。”

    我笑着说:“打死我也不相信。”

    “你应该相信我。”

    “这次我就不相信你。”我关上了车门。

    这时,后座上传来一声缓慢而阴森森的说话声:“那你相信我吗?”

    我们回头看时,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是刘旭刚!

    刘旭刚满脸血污地从后座上向前探出头来。天哪,他的下巴几乎没有一点皮肤,露出白生生的牙齿和血红的肌肉。令人恶心的混浊不堪的涎水从那裸露的牙齿缝中流出来,长长地挂在下巴上。他的一个眼睛没有了眼眶,布满血丝的黑白相间的眼球赫然凸现在外面。

    他歪着宽大的露骨头的嘴,用艰难而沙哑的嗓音说:“嘿嘿,我又回来了。”

    与此同时,舒悦嘶声力竭地尖叫起来。

    她的尖叫声凄厉粗野,夹杂着绝望而急促的喘息。使这夕阳笼罩下的大地蒙上了一层恐惧的阴影。

    夜幕提前降临了。

    2004年7月6日第一稿

    2004年7月12日第二稿

    2005年6月15日第三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