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挽泪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全文 第十章
    翌日大清早,城门口异常热闹,挤满了人潮。

    他远远的看着,可以瞧见高墙上悬挂着一赤裸身体的男子,身上有长布一一列出冒充神佛之后所行之罪。

    “是真的吗?他真的是人,而不是神?”有人吃惊叫道。

    “他要真是神,为什么会悬挂高墙自己下不来?难怪……难怪我家女儿服了他的符咒一命呜呼!原来是没用,他还骗咱们说是小女罪孽太深才度不过……”

    “对对!我家也是!难怪我那老娘最近一直病重,我特地买了三张符咒,一点效也没有……”众人不停的交头接耳、指指点点,却无人上去将他放下。

    冷豫天慢步走回客栈,路经饰店,忽然停下。

    “爷想要点什么?”老板嘴在问,眼睛却放在远处的城门高墙上。

    他瞧着桌面摆设的东西,拿起其中一样算帐。见到老板身后的墙上挂着一块方方正正的红帕,上头绣了一对鸳鸯。

    “唉,早该猜到神不会在这种小城出现的,害我花了这么多银子供奉他!”老板愈想愈气,收了钱,连忙把店门关上。“我要去讨回来!他的金身我也有分,要让别人先抢了,那怎么划算!?”

    冷豫天也不理他,迳自走回客栈。客栈空荡荡的,显然都跑去了城门口。他上二楼,推开其中一间房门。

    挽泪连忙抬起脸。“怎样?”

    “你的做法足够让他混不下去了。不过,人有信仰心,没多久,若是有其他人再冒神名出来,依旧会被骗。”

    “若是冒充神名做好事,那无所谓。要是再骗财骗色,将来咱们再遇上,看见一个就整一个,看见一双就整一双。”

    他微笑,从怀里拿出刻工细致的木梳给她。

    她一呆,结结巴巴的:“这……这……”她有点颤抖的轻触木梳。“木梳我有了啊……”

    “我知道,但那是你娘留下的遗物,该好好保存,再者,那也不方便梳理你的头发。”

    “那……这是要送我的吗?”

    他应了一声,她的眼眶一红,连忙背对着他坐下。

    相处久了,多少有点心意相通,他走至她身后,拆开她的绑发,轻轻梳起。

    “这木梳……”她的声音有些哽咽,连忙清了清,低声说道:“真好用。”

    她端正坐在椅上,两拳搁在膝上。这是第一次她心爱的男人送她东西。

    旧木梳、匕首、断发皆是她硬讨来的,只有这个新木梳是他送的,活了数百年之久,第一次有人心甘情愿的送她东西。

    “你在抖了,挽泪。”

    “我……我冷嘛。”她紧紧闭上眼,用力咬住唇。

    忽地,她感觉他不再梳她的头,有抹阴影罩在眼皮上。

    他绕到她的前头,微笑。“挽泪,你张开眼。”

    张开眼会流下泪来,她等了一会,终于把眼泪逼回去才缓缓张开。

    她看不见他,因为盖了件帕子在头上,正要拉开它,他忽然撩起帕子,他的脸庞露在她的眼前,正温柔笑著。

    “我掀了你的红帕子,天地为凭,现下你是我的妻,我是你的夫,夫妻夫妻,人间夫妻就是这样了。”

    她半启朱唇,盯着他与那红帕子。

    “你……”脑海里想起一年多前在山林之中巧遇新娘子,新娘子给她盖上红帕,他却不肯掀。

    如今,他掀了,是真心当她是妻子了。

    她的眼泪终究忍不住溃堤。

    “我不在乎有没有正式的名分,只要……只要你肯爱我,我就心满意足了。”她一直以为夫妻的名分在他眼里是虚名,有没有他都不介意,但他做了,这表示他有心在她身上。

    她用力抹了抹眼泪,眼泪又掉落。

    冷豫天轻轻拥紧她,喃道:“但愿夫妻名分不止十来年。”就算他的赌失了准,他即使穷尽所有心力也要再一次延长她的寿命。

    “嗯。”她的脸微微泛红,有点紧张的仰起脸,闭上眸子。

    他失笑,附在她耳边低语:“以后住客栈,不必再共处一室分两床了。”他轻轻在她脸颊烙上一吻,缓缓移到她的朱唇。

    她虽不明白他为何改变主意,不再劝她清心寡欲,但可不会蠢到去问他,她环上他的颈子,用力亲吻他。

    半晌之后,门忽然被推开,谈笑生兴匆匆的叫道:“我准备好了!这一回别再想摆脱我,我是跟定你们了……”忽然傻眼了。

    冷豫天抬起脸望着他,一点也不知羞的微笑,挽泪则眯起银眸。

    “呃……”谈笑生眨了眨眼,又再眨上几次,徐缓露出僵笑,慢慢的说道:“就当我没进来过,请继续吧,谢谢。”他顺手带上门,先闪人。

    ≡≡≡≡≡

    再过六年后。

    “牛肉一斤,馒头五个,再搭配点素菜,马上带走。”

    客栈的楼台前站着一身儒衣的男子。他的脸是娃娃脸,看不出究竟几岁,眼角有深刻的笑纹,显示他是爱笑之人。

    如今,他不再笑,反而愁眉苦脸的。

    “客倌,厨房马上来,您先来点茶尝尝。”小镇的午后,客栈里人不多,掌柜闲来无事,替他倒了一杯茶,随口问道:“您是打外地来?”

    “是啊。”

    “您瞧起来很失落呢,是不是有什么伤心事呢?”掌柜张大眼睛,拉长耳朵,倾了半身越过楼台望着他。

    他叹了口气。“伤心事是有一件。虽然没明说,但我也知道这些年来是我死皮赖脸的不肯走,跟着他们走遍大江南北。”

    “她们?”原来是一个茶壶配两个杯子啊,小镇三姑六婆少,只得自己上阵讨些茶余饭后的话题。“她们现在嫌弃公子了?”

    “没,嘴里是不嫌弃,但有我在,总是唐突了些。我厚着脸皮跟着他们云游,原先图的是新鲜,有他们在的地方,总是能瞧见许多人间事。后来,我舍不得走,为的不是新鲜,而是对他们有了感情。你知道的,感情这档子事不是说放就能放的。”

    “定是,这是当然。您对她们有感情,她们应该回报才是。”

    “什么回报!他们没明说,但神与人终究有缘尽的时候。”没发觉掌柜突然像看疯子一样的瞪着他,继续说道:“这些日子我总觉得,他们要走了,就算这一回我再死皮赖脸,他们也不会再将我纳作同伴了。”又叹了口气,正要拿茶解渴,却扑了个空。

    “茶……茶呢?”柜台上空无一物,掌柜避得远远的,同小二挥挥手。

    “快把东西给他,赶人啊!这人是疯子,他说他见到神了,神要这么容易让这小子见着,我这活了五十来岁的老头不早得道升天了!”

    “等等,等等!”怀里被塞进油纸包,随即被推出客栈。“喂喂!有没有搞错?我有福报,你有吗?你这尖酸老头儿……哎哟,谁推我?!”腰间被狠狠撞了下,他低头看见一个小孩儿跌进他怀里。

    他连忙稳住身体,扶住小孩纤细的肩。

    “你这小鬼怎么搞的?什么人不好撞,来撞我?也不瞧瞧你有几两重,别说撞倒我,我先把你撞飞天去……”唠叨的话还没说完,客栈隔壁药材店的老板气冲冲的走出来,拿着扫把,怒叫道:“滚滚滚!不要再回来!你这小鬼敢偷药,要不是念着你缴了几两银子,我早就拿你见差爷!”

    “我没有偷!”小孩叫道。

    “没偷?!怎么会在你衣服里发现店里珍贵的药材?”老闷斥道:“你是想帮你娘偷渡回去吗?你娘那病鬼还能撑得了几年?!给她,是浪费了上好药材!”

    小孩一听他诅咒娘亲,立刻扑上去打他。“你敢咒娘死!娘是天下间最好的人,你怎么敢骂她死!收回你的话,收回你的话!”他又踢又踹的,药材店老板也恼了,只手就将他挥开,骂道:“不知死活的小鬼!算老子大人大量,不跟你计较!快滚快滚,不要逼我叫差爷来赶路!”说完,小孩又扑上来,他一脚踹开,快步走进店里关上门。

    “把叔叔的银子还给我!”小孩从地上跳起来,又跑上去用力敲门。“还给我啊!”敲了许久,里头文风不动,他手酸脚也酸了,不由得跪坐在地。

    谈笑生看下过去,走上前,用自认最温柔的声音询问:“小弟弟怎么啦?有没有哥哥需要帮忙的地方?”云游四海多年,他仗义的个性不曾变过,尤其跟着挽泪与冷豫天走遍一个又一个城镇,遇见多少人间不平事,他们都会插手管上一管。

    小孩听见有人对他说话,可怜兮兮的抬起脸,谈笑生一见,心脏忽然噗通噗通的直跳,头皮也发麻起来。

    他暗叫声不妙!心知肚明他的癖好发作了。从以前就特别喜欢年轻的小孩子,但从来不敢告诉别人,只能暗自隐藏在心底。还好他虽喜欢小孩子,但心智还算正常,不会想占为己有或者有什么奇怪的念头,最多就是欣赏、逗着玩罢了。

    可是眼前的小孩儿真……可爱──大眼小嘴,差不多八、九岁年纪,小小的身子让他的手指动了下,想要搂住他。

    他心里是有病吧?幸好没让冷豫天跟挽泪发现,不然一路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一辈子也抬不起头来。

    “小弟弟……”不由得蹲下地,呆呆的看着小孩的脸,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不认生,抹了抹眼泪。“我叫无愁,娘说愿我一生无忧无虑,没有烦恼。”说着说着,眼泪又掉下来。

    真是心痛啊,他最见不得的就是可爱的小孩儿流眼泪了。他连忙用宽大的衣袖尾擦无愁的眼泪。“你可不要哭,哥哥带你买糖葫芦吃,好不好?”好想抱住这个小小的身体,亲亲他柔软的脸颊。可恶啊,这小孩儿没事长得这么可爱做什么?害他的思想开始不正常起来。

    “糖……糖葫芦?”无愁咽了咽口水,想起街上红红的枣子。“好像……很好吃。”

    “你娘没买给你过吗?来,哥哥买给你。”谈笑生的眼睛闪闪发亮,像诱拐孩子的骗徒。

    “不……不行!”想到娘,他又连忙爬起来要敲门。“我要讨回银子,不然娘没有办法治病!”

    “治病?你娘生病了?你爹怎么不带她来看大夫?”还叫一个小孩来请大夫,真是恶爹恶娘!

    “娘长年久病,好多好多大夫都医冶不了,叔叔一直陪着她……”眼泪又掉下来,抽噎道:“我要娘好好的,所以叔叔让我上镇里拜师学医,他送我到镇上街头就走了,要无愁自己去拜师,没了银子我不敢回家……”

    “没关系、没关系!”谈笑生连忙拍着他颤抖的背,软声软语说道:“哥哥这有银子,我让你带回家,叔叔跟娘就不会骂你了。”真怕他哭到岔了气。

    “不行,我要……去学医,娘还等着我学成治病,而且我要是治好了娘……叔叔会让我喊声爹的。”

    “叔叔是你爹?”这家子的关系还真是乱成一团。“其实呢,哥哥也是个大夫,虽然不算神医,但是你带我回你家瞧瞧,说不定能帮上几分。”

    “哥哥是大夫?”无愁张大眸子,崇拜的望着他。

    谈笑生的心脏又噗通噗通的不规则跳起来,拍着胸脯发下豪语,说道:“对,哥哥是大夫,你有什么疑难杂症,尽管来找我。”

    “可……可是娘的病很难很难很难治……”

    “药医不死病,只要她没死,世上总有药方可以救的。”谈笑生的眼睛猛然闪出无数星星,认真说道:“要是哥哥的医术不足,无法根冶你娘的病,你就跟着我四处学医,教学相长,等你在我这儿学尽一切,再投其他药师门下,总好过你胡乱拜师,还遭人陷害。”一想起未来有这么可爱的小孩陪着他,就忍不住抹了抹嘴角的口水。

    无愁黑白分明的眼睛睁得更大。“哥哥相信我没偷药材?”

    “这还用说。”他主动拉起无愁的小手,小小的,并不柔软,感觉得出这小孩子不是天之骄子。“明眼人一瞧,也知道那药店大夫是图你拜师的学费,你独自进镇求师,没有大人相靠,他当然打起歪主意。行医救人本是大夫该做的,偏偏有人污了医者之心。”

    无愁让他牵着,走往大街:“我……我们现在要去哪儿?”心里真是感激眼前的大哥哥肯相信他。

    “叫我笑生哥哥。”谈笑生一扫之前的苦瓜脸。“先陪着我上庙里找人说一声,就跟你回家治你娘的病。”

    “好。”无愁用力点头。

    路经街头卖糖葫芦的摊子时,谈笑生停下脚步,拿了铜板买下一串糖葫芦给他。

    “好好吃,别黏上衣服……”笑生说到一半,忽然瞥见冷豫天与挽泪在前头等他。

    他的心猛然一凉!宁愿自己太过敏感,误会了冷豫天的眼神。

    “笑生哥哥?”

    他苦笑,拉着无愁缓缓的走向他们。

    “我以为你们会在庙里等我……”该来的还是要来,以为能多拖些时候,但缘分终究还是尽了。

    冷豫天微微一笑,目光落在无愁身上。“这孩子真可爱,将来会是你的好帮手。”见谈笑生仍然依依不舍,他开口道:“你与我们的缘分仅此而已。你有你的路要走,也有许多人在你的路上等待与你相遇,若一直与咱们在一块,只会乱了你自己的命盘。”转向挽泪,柔声说道:“咱们走吧。”

    挽泪仍戴着黑纱斗笠,一身红色的衣裙。她短暂的撩起黑纱,露出一双银眸。

    她的容貌如昔,天生的邪魅之气也不曾变过,垂在胸前的长发里有些银光,她勾起朱唇,笑道:“谈笑生,你自己保重了。”

    要他保重,不如她自己先保住再说吧,正要开口,冷豫天却转身离开,挽泪见状也快步跟上前,不再回头。

    挽泪的性子依旧不变,仍然以心爱的男人为依归,从不将旁人放在眼里,她要修成正果……其实很难……

    八年之后就满她十五年的寿命,到那时,她还活着吗?

    谈笑生忽然冲出几步,无愁被他紧紧拉着,也跟着撞上去。他破口大叫:“至少,再给一次缘分吧!八年后无论挽泪是生是死……都请让我知道吧!”他瞧见挽泪稍稍回头看他一眼,唇畔是满足的笑。

    她这样就知足了吗?不会奢求与冷豫天共偕白首?

    在几乎以为他们拒绝他之后,冷豫天忽然朗声说道:“泰山之巅,八月中秋日。”

    “好!不见不散、不见不散!”他叫道,目送他们良久,心里彷佛被挖了个洞。

    “笑生哥哥?”

    无愁的童音勾起他的思绪,他低下头望着无愁黑白分明的大眼,苦笑一声,再迅速打起精神来。

    “好了好了,咱们走吧。”

    “笑生哥哥别难过,娘说人各有命,但只要有心,还是能重新创造出自己的命运来。”

    “哦?”谈笑生被他逗笑了,拉着他慢步走着。“瞧不出你小小年纪,还懂这些道理嘛。”“我十岁了,而且懂很多道理呢。上天有好生之德,会让那个银眼的姐姐活得长长久久的。”

    “你也看见了她的眼睛?不害怕吗?”他倒是颇为吃惊。

    “娘说,人有各种面貌,有的奇丑无比,有的异于常人,若是以此来判好坏,选择亲近与否,那是自己的损失。姐姐的眼睛跟无愁不一样,可是她很漂亮呢。”

    “你是男孩儿,人漂亮也不好,会让人心里乱跳一团的。”就像他一样,唉。

    无愁含着糖葫芦闭上嘴了。

    “神神人人鬼鬼,怎逃得了一个情字?”谈笑生叹息,轻轻吟道:“是谁说,仙无情、妖无情?我瞧是有心有肉有血就有情。”

    “无愁不懂。”

    “还好你不懂,因为你我都是人。”

    “神、人、鬼是不一样的吗?”

    “一样、一样,都一样,都是有情有爱,将来你长大了、懂了,也莫要瞧轻人间情爱。”

    无愁迷惑不已,只得暗自吞下他的一席话。

    时正西下,一大一小走在街头上,身后的影子拉得极长。

    “待会饿了,要不要吃馒头?”远远的,传来设陷阱的声音。

    “要。”

    “那,得再叫我一声笑生哥哥。”

    “笑生哥哥。”

    “乖……还要再亲一下笑生哥哥才有得吃哟……”太可爱了!让他的心头痒痒的,不由得违背心里的警告,逐渐迈向不归路。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