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第四校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亡灵的复仇
    北风呜呜地哀嚎着,穿过校园中的楼群,如同在为南宫小雪哭泣,又似乎是南宫小雪的魂魄在风中哭泣。

    这个可怜的女孩就此结束了自己年轻短暂的生命。爱情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从古到今总有人为它演出一幕幕悲剧!

    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池田奈美对南宫小雪的死心存愧疚。心理治疗记录中提到的那个已经死去的人,就是南宫小雪!

    我继续翻着那本日记,在十多页的空白页后,又出现了一段字。刚看到头几句,我就毛骨悚然。

    95年6月16日星期五天气:雷雨

    回魂夜

    今天是我死后的第三个月,这是欧阳俊告诉我的。

    和我死的那天一样,天空中雷电交错,大雨滂沱。我望着窗外,一片漆黑。房间里没有灯,只有一圈蜡烛摆在地上。我不知道这是哪儿,难道就是阴间?这和传说中描述的完全不一样。

    最让我想不到的是,当我睁开双眼时,第一个看到的人是欧阳俊。

    原来,人死以后,真的有灵魂。

    欧阳俊轻轻地扶着我,满脸喜色。我不禁问他:这是在哪儿?

    他告诉我,这是一个很隐秘的地方,没有人会发现我的存在。忽然,他又变得很伤心。我安慰他,不要为我的死而难过,至少我们可以在一起了。

    欧阳俊坐在地上,看着那些闪闪烁烁的烛火,不说话。良久,他突然问我,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要学习。

    我扑到他怀里痛哭。

    “我恨他们,我恨他们!可是我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切,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解脱!没想到真的来到了阴间,还能找到你……”我哭着说。

    欧阳俊轻轻捧起我的脸,替我抹泪水,“这里不是阴间,还是那个丑陋的世界。我招回了你灵魂。”

    我不明白他说的话,呆呆地望着他。

    “你现在还恨不恨这个世界?”欧阳俊问我。

    我点了点头。

    欧阳俊慢慢站起来,走到窗前,看着大雨滂沱的窗外,对我说:“我也恨,这个世界太肮脏,所以我回来了,也让你回来,我要做一件事,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做吗?”

    我不太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但无论他要做什么,我都愿意帮他。于是我说:“我愿意。”接着又困惑地问,“你说你回来了,让我也回来,我不明白。”

    欧阳俊转过身,脸上泛起一丝笑容,“我们都已经死去了,但还在这个世界上,你说,我们是什么?”

    我有点害怕,颤抖着说了两个字:“鬼——魂?”

    欧阳俊没有回答我,只是笑了笑,然后严肃地说:“小雪,我要复仇,我要让那些害我们的人,在恐惧和痛苦中来陪我们。我们早就死了,做什么都没有顾虑了。今天是你回魂的第一夜,你要好好休息一下。我还有点事,暂时不能陪你,记得别乱跑。”欧阳俊轻轻吻了我一下,然后走出这房间。

    回魂夜?我看着周围排成圆圈的那些蜡烛,暗想:“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招魂仪式,可以让死人的魂魄重新回到这个世界?”

    窗外掠过一道闪电,照亮了地上我生前的那本日记。对,我要记下这个时刻。

    雷声隆隆不断,可我不再害怕,因为我已经是一个让活人害怕的幽灵了!复仇,是的,我要复仇!我要让池田奈美她们都来这个世界陪我!我要让那些恋人都来这个世界陪我!我要把复仇之火燃遍校园!不知道池田奈美再次看到我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想到这,我哈哈大笑起来。

    95年6月28日星期三天气:晴

    今夜的月色很好,池田奈美喜欢在这种时候独自在公寓阳台上赏月,是我出现的时候了。

    我看了看墙上的古老挂钟,九点正。还有三个小时,可我已经等不急了,我好像看到了池田奈美恐惧的表情。可欧阳俊再三嘱咐我,等到十二点,不能让太多的人发现我们游荡在校园里。

    三小时!

    95年6月29日星期四天气:晴

    又是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望着窗外那轮明月,我突然发现月色原来这么美,难怪池田奈美总是喜欢赏月。

    昨天,池田奈美在阳台上突然看到我时,那惊惶的表情让我兴奋极了!哈哈,从今天起,每个有月色的晚上,我都要去会她,我要让她走我走过的路——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不敢相信我见到的这些字迹。但是,反复对比,它们分明出自同一个人之手,都是南宫小雪的笔迹!

    我打了个冷颤,心想:“难道真的有亡灵复仇的事?”这是灵异电影的情节,我依然不敢相信,现实中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北风越来越猛,校园中的枯枝发出嚓嚓的怪响。我站在屋顶上放眼望去,不远的“钟楼”如同一个巨大的怪物,守护着那片校园禁地。那个日本老妇的影像又闪现在我脑海中,那苍老的呼救声,不停地在我耳边回荡。

    黑暗,我又一次觉得,有一对眼睛在黑暗的深处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我匆忙返回宿舍,可是,当我打开门时,奇怪地发现桌上点着一支蜡烛。

    是谁这么晚了还点蜡烛?赵军,还是徐志飞?我往他们俩床上看,他们都睡得正香。

    我吹熄了蜡烛,也倒在床上。

    当早操进行曲将我吵醒时,我只觉得一阵晕眩,衣服是湿的,被子也是湿的。我靠在床头,稍微调整了一下呼吸。

    噩梦,又是一场噩梦。昨天夜里那个可怕的白衣女人又出现在我的梦里,飘忽在宿舍的走廊上,手里拿着一只白色的蜡烛。我跟着她,从宿舍走到办公楼,之后就不太记得了。

    我匆忙穿上衣服,洗漱完毕,抱起书直奔教室。

    今天一二节是李默然老师的课,只有她的课,我每次都听,不仅因为她讲课比较生动,更重要的是对她有种崇拜。本想好好地听一回课,可一上课,我就听到了一条消息,让我又一次心神不宁。李老师告诉大家,昨晚团委被盗了,财务没有损失,但少了几套服装。

    听完这个消息后,我首先联想到昨天夜里的那场梦,白衣女人走进了办公楼。而团委办公室正在那幢楼里。

    “难道,梦境变成了现实?”我暗想,“也许只是巧合,是的,只是巧合。”我想说服自己,整堂课都在琢磨着这个问题,几乎什么也没听进去。

    三、四节,我没有去上,我马不停蹄地赶到医院,今天是孟娜会诊的日子,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一路上不停地为她祈祷。

    来到医院,我直奔她的主治医生。但是会诊还没结束,我就走进了孟娜的病房。

    她倚靠在病床上,脸色不太好。不知道是我眼花了还是又一次幻觉,我觉得她的眼角多了几条皱纹。

    孟娜见我进来,微微笑了笑,问我为什么不上完课。

    我一边给她削梨,一边说:“今天是你会诊的日子,我急着来看结果。”

    孟娜的表情突然有些呆滞,望着病床对面的墙壁,说:“其实,我宁愿永远不要知道这个结果。”

    我把梨递给她,强作笑颜,“别这么说,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很快你就可以出院了。你还要帮我调查呢,不能有事,也不会有事。”

    孟娜笑了笑,有点勉强。

    临近中午,主治医生推开了病房,把我叫出去。

    “怎么样,刘大夫?”我问。

    “结果已经出来了。”

    “到底是什么病?”

    主治医生看了看周围,很神秘地对我说:“到我办公室来。”

    一种不祥的预感在我心头升起。

    走进他的办公室,他关上门,从书桌里拿出一些胶片递给我。

    “这是病人的细胞组织照片,她得的,是我们从来没遇到过的一种病,可以说是医学上的空白。”

    “有没有救?”

    刘医生无奈地摇摇头,“是的,这种病太不可思议了,在几天的观测中,我们发现她各部份组织的脏器都在快速退化,经过血液检查,已经排除是病毒所致,但就在血液检查中,我们惊奇地发现,她各部分血液组织细胞的分裂速度惊人,几分钟就已经更新了好几代,是正常人细胞分裂速度的几十倍。”

    “那到底是什么病?”

    “我刚才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病。而且致病原因也没搞清楚,我们只能怀疑,可能是病人自身基因突变导致的。基因学是个新兴的学科,我们连从哪儿入手都不知道。”

    “她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刘医生叹口气,“照这样的速度,她很快就会老去,当各部分器官退化到不能正常发挥功能时,她会死的。”

    我呆住了,看着电子显微镜拍摄的细胞分裂情况图,我的视线开始模糊,泪水一滴一滴落在那些胶片上。

    “你不要太难过,至少应该让病人快乐地度过生命的最后一段旅程。”刘医生拍了拍我的肩。

    我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到病房,孟娜正用忧伤的眼神望着我。我心里一阵酸楚,泪水在眼眶中不停打转。

    但我不能流泪,不能告诉她这一切,应该让她开开心心地过完生命中最后一段时光。我扭过头,擦了擦眼睛。

    “昨天晚上没睡好,眼睛有点酸。”我强忍着伤心对孟娜说。

    孟娜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我。

    “都中午了,先吃饭吧,你想吃什么?”我实在不敢看她的眼睛。

    “我知道会诊的结果出来了。”孟娜说。

    “是的,医生说没有太大的关系,只要注意休息,很快就可以康复的,尤其是要保持好心情。”

    孟娜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你不要骗我了,其实我很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病,这一天迟早会来的。”

    “没事的,那是你自己瞎想。”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孟娜笑了笑,“林原,其实每个人都要死的,不过是早一点晚一点的事,你不必为我难过。”

    我一把捂住她的嘴,“不要乱说,你会没事的。”

    孟娜轻轻地掰开我的手,突然深情地看着我,她从没用这种眼神看过我。“林原,我知道一直以来你都对我很好,其实我也很喜欢你,只是我不想让你太难过,所以当初我拒绝了你。在这个学校里,我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只有你对我最好,其实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

    “孟娜。”我忍不住将她紧紧搂在怀里,泪水夺眶而出。“孟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的病情?”

    “嗯,我很早就知道会有这样一天。”孟娜异常地平静。

    “那为什么不早接受治疗?”

    “治不了的,林原。我很清楚我的病,我最多只剩下十天的时间了。”

    “不会的,孟娜!”

    “别这样,林原,我们一起开开心心地度过这十天,不过,我很快就会衰老,那时你还会喜欢我吗?”

    “当然会!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回到学校,已经晚上十点了。我没有回宿舍,而是直接去找前田丽子。

    当我把南宫小雪的日记告诉她后,她万分骇异。

    “我只听说过这本日记,没有亲眼看过!”她说,“死人怎么能进行招魂?”

    “你说真的有招魂术吗?”我还是不太相信这些灵异事件。

    “我很小的时候,无意中打开了爷爷的日记,上面有对招魂的记载。”

    “你爷爷的日记?他是做什么的?”

    前田丽子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这个并不重要,但他的确记载过招魂的事。”

    “难道真的是南宫小雪的亡灵在进行报复?”

    “可能是这样。但是……她为什么要招池田奈美的魂?”

    这个问题我也没想过,也根本想不透。

    “现在我倒是很担心你。”前田丽子突然转开话题。

    “担心我?”

    “是的,传说,凡是看过那本日记的人都会死,从张雪遥这几个人先后死在树林中后,校园里就流传着这样的说法。还记得我让你去查‘女幽灵’的事吗?”

    “当然记得,就因为这事,连累了灵敏。”一说到这儿,我觉得很内疚。

    “还有一件事与‘女幽灵’事件有关,”前田丽子说,“就在连续发生多起死亡事件之后,停尸房出现了盗尸的事。那儿一直是孙老头看着,每送来一具做实验用的尸体,都要登记,孙老头每天都会对尸体进行检查,这是他的工作。但是,有一次深夜巡查停尸房时,他发现,在一具女尸旁,站着一个人,和那具女尸一模一样!”

    “什么!”

    “从那以后,孙老头就疯了,时常自言自语,这件事也是他自言自语抖落出来的。你和林渡雨,在那条秘道里不也遇到了一模一样的三个女尸吗?现在林渡雨死了,你说我是不是要担心你的处境!”

    我开始冒冷汗,“难道孙老头和林渡雨都是被那‘尸体’吓死的?”

    前田丽子点点头,“很有可能,他的尸体,脸上的表情和池田奈美一样。很可能是同一个凶手,至少,他们三个的死因一样。”

    “我的看法不同。池田奈美、林渡雨和孙老头的死因一样,都是被吓死的,而张雪遥这些人是学习。灵敏虽然也是学习,但我认为与孙老头的死因一样,是吓死的,并且她学习的方式和张雪遥她们不同,没有出现自己与自己搏斗的情况。凶杀的手段不同,凶手可能不是同一个人。”

    前田丽子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我一直在想,杀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如果真的是南宫小雪复仇,我想不通她为什么要招这些被杀对象的魂?”

    听到这儿,我突然想起南宫小雪日记中的话——“我要让复仇的火焰燃烧整个校园!”

    “难道是为了让仇恨蔓延下去?”说出这句话,我不由打了个冷颤。

    前田丽子也显得很惊恐,“也许是这样,不过我还是纳闷,欧阳俊是怎么招回南宫小雪的魂魄的?死人怎么可能招魂?除非……”前田丽子有些迟疑。

    “除非,他没死!”

    回到宿舍时,赵军和徐志飞像往常一样早已熟睡,桌子上仍然奇怪地点着一支白蜡烛,凌乱的课本堆在蜡烛前。我这才想起,已经临近期末考试了。

    我随手翻那些课本,课本上写着徐志飞的名字。我看了看徐志飞的床铺,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一定是他点的蜡烛,也一定是他故意没有熄灭蜡烛,好让我回来时有一点光可以照明。

    洗漱完,吹熄了蜡烛,我躺在床上。我曾经害怕黑夜,现在却不再害怕,在经历了那么多离奇恐怖的事件后,我似乎对恐惧有点麻木了,并且似乎开始喜欢黑夜了,只有在这个时候,我能得到片刻的宁静。望着天花板,我想起了孟娜。还有十天,还有十天我就再也见不到她了!这十天,除了尽量让她开心点,我还能为她做些什么呢?她一定很想知道姐姐“失踪”的原因,不然,她为什么要考入姐姐读过的学校?可我至今没能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我可以通知她的家人,至少让她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和家人团聚一次。我不会告诉她我要这么做,她一定不会同意的,她不会让家人看着自己离开这个世界而承受莫大的痛苦,她一直是个喜欢为别人考虑的好女孩,所以她当初知道自己得了绝症就拒绝了我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