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第四校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再探秘道
    十点四十,阅览室的灯已熄灭了十分钟,上自习的人也都陆续走完了,“钟楼”又一次恢复了死寂。

    我打着手电,和徐志飞、胡晓莉一行三人又一次在黑暗中踏上了那古老的木制楼梯。

    很快来到了阅览室门口,那夜被打碎的玻璃已经修复一新,门上了锁。我从裤兜里摸出早已准备好的铁丝,递到徐志飞手中。“现在要靠你了。”

    徐志飞犹豫了一下,慢慢接过铁丝,然后熟练地撬锁。很快,“喀嗒”一声,大锁被打开了。我带着他们俩向摆放着马列全集的书架走去。

    在记忆的指引下,我很快就找到了抽不出来的那本书,用力向里面推。“哗啦”一声,书架移动开来,那秘道阴森的入口又一次显露出来。

    我回过头来,徐志飞和胡晓莉正满脸惊讶地互相对视。

    “不用吃惊,跟我下去吧,只怕当你们到了那校园禁地时,会更吃惊。”说完我打着手电踏上了通道口的木楼梯。

    像那天晚上一样,我走完楼梯,再关上手电,笔直向前走去,摸着那块可以推动的青石,带他们向上走。

    很快,那条通道出现在面前。

    “就这儿,秘道一直通到校园的禁地。”我指了指那黑暗的洞口。

    自打进入这条秘道,徐志飞就一直沉默,现在,他第一个钻了进去。

    顺着这条秘道一直朝前走,很快就来到了三岔路口。

    “就是在这儿,我和徐志飞遇到了三具一模一样的‘女尸’,然后被追杀,我腿上的伤就是这么留下的。”说着,我用手电往地上照,血迹还清晰可见。

    “在恐惧中,我们各自逃命,”我一边说一边领着他们向中间的那条路走去,“我腿受了伤,跑得慢,在这里和他失散了。”

    我们来到出口处的青石台阶旁。“走完这些台阶就到了。”我说。

    这时,胡晓莉说话了:“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儿?”

    徐志飞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我。

    我仔细用鼻子吸了几口气,“是有种难闻的味儿,奇怪,那天晚上并没有这种味儿。”

    “很臭。”胡晓莉捏着鼻子。

    我用手电四处晃了一下,没发现什么,就说:“别管这些了,也许因为这里终日不见阳光,有霉味,我们上去再说吧。”说着,我踏上了青石台阶。

    随着台阶越来越高,那臭味越来越浓烈。

    “林原,到底是什么味道!我快受不了了。”胡晓莉捏紧了鼻子。

    徐志飞一把抢过我的手电,朝台阶上方照去。

    “啊——!”胡晓莉尖叫起来。

    一个模糊的人影出现在台阶尽头。

    徐志飞飞快地向那儿跑去。

    那是一具已经腐烂的男尸。尸体面部已经高度腐败,分不清是谁了。但从表情来看,显然在临死前受到了剧烈的惊吓。

    “这里怎么会有个死人?”胡晓莉不解地问我。

    “是渡雨,一定是渡雨!”虽然已经看不清他的样貌,但我还是可以确定,这具尸体就是林渡雨!

    徐志飞很伤心,“是的,是林渡雨,我也认得出来。”

    “不错,是林渡雨,我猜的果然没错,他真的死了。”身后突然传来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谁?”我和徐志飞转过身子,向台阶下望。

    在手电微弱的光晕下,一个人影正一步步走来,“是我。”

    这时我才看清,是他——赵军。

    我感到惊讶,同样地,徐志飞和胡晓莉也感到惊讶。他是怎么来的?

    “林原,我一直跟着你,终于发现了这个秘密!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声音逐渐接近,赵军已经来到跟前。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我冷冷地说。

    “不明白吗,渡雨就躺在你面前,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赵军指着林渡雨的尸体怒叱道。而胡晓莉和徐志飞显然都被他先发制人的问话给弄懵了,站在一旁呆呆地看着我们俩。

    不能怪他们,他们根本不知道是赵军在陷害我。

    “你的戏演的真不错啊,我不明白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来陷害我,我究竟哪里得罪了你!”我冲赵军嚷起来。

    “我演戏?哼,好笑。”赵军冷冷地说,“我且问你,渡雨是怎么死的?”

    “我不知道,我也正想问呢!”我不甘示弱。

    赵军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一把抢过了徐志飞手里的电筒,蹲在林渡雨的尸体边,仔细查看。“很显然,他是被吓死的,极度的惊恐。”手电的光直射林渡雨那张死脸,扭曲的表情和因腐烂而几乎脱离眼眶瞪大的双眼,在这光照下更显得诡异和恐怖。

    “你看他的双手,高高举过了头,很显然,临死前他拼命在推这块石板,他想出去。你再看他的眼睛,死死瞪着这块青石,表情这样惊恐和诡异,很显然,当他打开这青石的时候,看到了异常恐惧的一幕。这突如其来的惊惧让他当场死亡。是什么样的一幕能让一个像林渡雨这么冷静的人活活吓死?只有你林原最清楚!”赵军站起来,紧紧盯着我的脸。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更不明白你到底是什么用意,总之对林渡雨的死,我问心无愧!”当我说完这句话后,自己也感到苍白无力,这虽然是事实的真相,但真相有时远远不及假相更令人信服。

    “林渡雨是跟着你走进这条秘道的,就算他的死和你没有直接的关系,你也不能否认,他是因你而死吧。”赵军攻势凌厉。

    “不错,如果是他跟着我来,当然有我的责任,可正好相反,是我跟着他来!这条秘道,是他找到的!你说我梦游,你说林渡雨跟着我走进了‘钟楼’,谁看见了,谁来证明?除了你还有谁?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说的,别人凭什么要相信你?”

    “不错,你说得非常不错,没有第二个人看见。那么你呢,又有谁能证明这秘道不是你发现的是林渡雨发现的,是林渡雨带你来的?”

    我镇定地笑了笑,“我知道你会这么问,所以今天我带了胡晓莉一起来。那天晚上在阅览室发现林渡雨,她是目击证人。”

    “不仅仅是我,”胡晓莉说,“王思悦也看见了。”

    可是,赵军并没有被击倒,“先去阅览室的可能是林渡雨,但后来他和你一起回了宿舍,直到熄灯前,我们宿舍的四个人都没有离开,这点,徐志飞最清楚,当晚他还问过

    你们去了什么地方,你们两个都没说!”

    现在论到我震惊了。不可能,不可能的,我记得很清楚,我和林渡雨根本没有回过宿舍!我转过头看徐志飞,可是他说:

    “林原,我今天的确想知道,你和渡雨的死没有关系,我也不愿意相信赵军,可你是我的朋友,他也是我的朋友,我不会偏袒谁,事实是,你和林渡雨的确一起回了宿舍,这一点,赵军说的一点没错。”他的眼睛里流露出失望与哀伤。

    “什么,不可能,不可能!如果是这样,刚才在外面我告诉你事实时,你为什么还要跟我进来!”我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林原,我当时什么都不想说,我跟你进来,是希望你拿出证据,也希望在这里找到渡雨,或者你所说的三具‘女尸’。可现在呢,我们找到的是渡雨的尸体!你到现在也不能自圆其说。林原,我现在依然相信你不会害渡雨,但我不得不相信,你有梦游症!而且带有一定的攻击性!你还记得做噩梦后拿烟灰缸打破我的头的事吗!”赵军似乎很激动,也很伤心,眼睛都湿了。

    我无言以对,我真的无言以对,只觉得站在身边的三个人和躺在那儿的尸体在不停地旋转,越转越快。徐志飞,我不信他会污蔑我,可他如果说的是真话,为什么我一点也不记得和渡雨回过宿舍?不可能,不可能!我们的确是直接返回了阅览室,没有回过宿舍!但是徐志飞,徐志飞为什么说得这么肯定?难道他会和赵军合伙诬赖我吗!

    我不愿意怀疑自己的朋友,可我现在不得不怀疑我的朋友,这种怀疑让我非常痛苦!

    “林原,我没说你害死了渡雨,但至少他是因你而死,你没有必要这么激动。”赵军突然换了种语气,“现在渡雨的尸体已经找到了,我们必须把这事报告给学院,你也不忍心渡雨不能入土为安吧。”突然,他话题一转,“不过,你别忘了另一件事,灵敏的死,和你有直接的关系!现在我还不想说,也不能说出其中的原由,但下一次,我会抓住你!”

    这番话似乎深深触动了一直没有开口的胡晓莉,她开始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我。

    我茫然地看着身边这既熟悉又陌生的两男一女,他们的身子似乎正向远处飘去,飘向这秘道深不可测的黑暗之中。而我,只能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们离去,留下我孤零零地站在黑暗中,独自忍受着孤独和恐惧。

    我感到孤立无助,从这一刻起,似乎所有的人都将远离我,抛弃我;这一刻起,我感到了比前几回强烈一万倍的恐惧。

    这是一个可怕的圈套,是的,一个有预谋的可怕的圈套!我就像一头早已被盯上的猎物,在猎人的引诱下一步步钻进圈套,然后,猎人出现了,看着猎物在圈套中无助地挣扎。谁能救我,谁能在这一刻来帮我解开圈套?我想到了陈一铭,可他现在不在这里。然后我想到了前田丽子,想到了孟娜。是的,现在也许只有他们两个才能救我。可是,一切还会像我所想的那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