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第四校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孙老头
    夜已深。我回到宿舍时,徐志飞他们都睡了。

    我怕吵醒他们,没有开灯。上床后,我怎么也睡不着。

    我刚刚陪陈一铭去过停尸房,他仔细研究了我和林木森待过的位置,得出了一个结论——停尸房事件的确与两年前那些离奇死亡有关联。

    我和林木森待过的位置,如果从停尸房往外看,在夜色中根本不可能看到大石头后面的人。这就是说,那个白衣女人事先就知道我们在那个地方监视她,故意朝那个方向做了一个恐怖的表情,吓唬我们,让我们停止监视。可她是从哪儿进停尸房的?停尸房一直锁着,今天陈一铭检查门锁,也没发现破损。要说她从窗户爬进去,简直不可能,整个停尸房内根本没有一扇可以让一个人通过的窗户,那些气窗,不仅离地面很高,而且也太窄。

    陈一铭推测,那白衣女人很可能有钥匙。

    如果她有钥匙,钥匙是怎么来的?

    “去查谁有停尸房的钥匙!”这是陈一铭交给我的任务。

    灵敏的死似乎让一切又变得复杂起来。之前一直认为那个恐怖的白衣女人是池田奈美,现在她突然变成了张雪遥。陈一铭认为,这是凶手的易容。可我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赵军,降灵会,陈一铭,我不知道究竟该听谁的。他们似乎都很有道理,但这三个人给我的是三种不同方向的指引。是的,我的确需要静下来,做出一个选择。

    赵军没帮我什么忙,他只知道要我远离前田丽子,还有远离孟娜。对孟娜,前田丽子也是这么看。为什么这两人都提防着孟娜?他们一直说是为我好,可我总觉得另有原因。我一直很喜欢孟娜,其实仔细一想,我和她打交道并不多。难道她也有什么秘密吗?她是孟丽的妹妹,她也在调查这些事。难道她查到了我们不知道的一些秘密吗?还有,灵敏学习那天,她说的诅咒是什么?是不是张雪遥的诅咒?如果是,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回想起来,她忽然变得那么陌生,我对她的了解原来如此之少。

    前田丽子说的招魂又是什么呢?从尸体上取走一部分器官就是为了招魂吗?招魂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还有张雪遥的死亡时间,尸检结果是七天,灵敏遗书中记载的是四天,相差三天,在这三天中,凶手居然一直扮成张雪遥出入于同学之间,还到宿舍睡觉,她为什么如此招摇?她不怕被认出来吗?一个人要装成另外一个人,外表上、声音上可以装,但她怎么可能瞒过最亲密的人呢?

    胡晓莉会不会有危险?她也见到了张雪遥,她也会受到张雪遥的诅咒……还有我,我也见过……我见到的那个人是张雪遥吗?……乱,太乱,我的头都要炸了。

    太多的事要做,最后不知从何下手,这样下去只会把事情变得越来越糟,我必须理清

    思路,在那团乱麻中选择一条线索查下去!

    孟丽的日记是个关键,降灵会在找,陈一铭在找,凶手也许也在找。但是目前对于它,毫无线索。池田奈美在降灵会日志中写到的神秘红砖房,是唯一一处现在所知的关于那本日记的线索,但它找不到啊……

    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越想越乱。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还是先照陈一铭说的,先查查停尸房的钥匙。

    谁会有停尸房的钥匙?这个陈一铭,为什么不拿着警官证自己去查,要让我去查?我才进学校半年,谁会买我的帐呀。无奈之下,我只好去找前田丽子。

    前田丽子一点也不吃惊,因为她也准备去查钥匙的事。

    “停尸房的钥匙只有一个人有。”她说。

    “谁?哪个老师?”

    “不是老师,那是一个看门老头。”

    “看门老头?”

    “对,停尸房旁边有间值班室,白天有个老头在那儿看着,做解剖时他负责开门。”

    “他晚上住值班室吗?”我替那老头倒抽一口凉气。

    前田丽子摇了摇头,“晚上没人,他只是白天看门。走吧,5点了,再过一个小时他就下班了。”

    北方的冬天黑得特别早,5点过,天就暗下来。

    前田丽子在路上描述那个看门老头,他姓孙,60来岁,不怎么爱说话,似乎也没有家,白天守着那些被福尔马林浸泡的尸体,晚上回回校工宿舍一个人睡。没有什么人了解他,没有人和他来往,只有上解剖课的时候,人们才会想起他来。

    又是那昏暗的树林,又是那鹅卵石铺成的小道,我们来到停尸房前。左侧不远的树林中有一间孤零零的小木屋,发出昏暗的灯光,像荒坟中的一点鬼火。我打了个冷颤,回头看前田丽子,她绷着脸,似乎也十分紧张。

    “走吧,他还在里面。”前田丽子向小木屋走去。

    “咚,咚,咚。”前田丽子轻轻敲门。

    没有任何反应。

    “咚,咚,咚。”前田丽子又敲三下,还是没动静。

    我扒在窗口看,可是窗玻璃上布满雾气。前田丽子继续敲门,除了敲门的回声,依然没有什么动静。一种不祥的预感从我心头升起。

    前田丽子好像也有了这种预感,她停止了敲门。

    北风吹过,树叶哗啦啦响,黑暗好像要将一切吞噬。

    “孙……孙老头是不是……”我拉了拉前田丽子的衣袖。

    “我不知道。”前田丽子的神情,就像第一次在阅览室见到那个人影时一样。

    “我们……还是先走吧,明天早上再来。”我一想到身后是停尸房,浑身就直起鸡皮疙瘩。

    前田丽子犹豫了一下,转过身说:“走,我也受不了了。”

    还没走出两步,身后突然传来了“咿呀——”的一声。

    这声音就像有魔力一般,定住了我们的脚步。我只觉得一股寒气爬上背脊。

    小木屋门口,昏暗的灯光映出一条长长的影子,门开了,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人站在那儿。哦,还好,是人不是鬼,我长吁了口气。可是就当我走上前去问他话时,却比见了鬼还糟!

    孙老头的背,完全挡住了从屋里射出的昏暗的灯光,我站在他面前,根本看不清他的脸。我问:“你刚才怎么不开门?”他不说话,慢慢把头仰起来。这时我看到了他的眼睛,一片茫然中突然夹杂着恐惧。他看着我,又看看前田丽子,身体不住地颤抖着,喉咙里发出断断续续的低吟,似乎想说什么又不敢说出来。

    前田丽子凶霸霸地问:“停尸房的钥匙还在不在你这儿!”

    听到这话,老头像触了电一样,整个身子缩成一团,呆滞的脸开始扭曲起来。突然,他伸手指着我们背后的停尸房,用沙哑而颤抖的声音说:“诅咒……诅咒又来了!它又来了,又来了,又有人要死了!哈哈哈!”他狂笑起来。

    我扭头看前田丽子,她似乎也被孙老头的话刺激了,脸上异常恐惧。

    “什么诅咒,到底是什么诅咒?”我抓住孙老头的肩膀用力摇晃。

    孙老头一屁股坐在地上,瞪大眼睛,嘴角带着狰狞的微笑,“好多人,好多死人。你看到了吗?你后面有好多死人。”

    我猛然转过身去……

    一片黑暗,停尸房就像一座坟墓,隐隐约约在黑暗中露出它的轮廓。没有什么死人,除了黑暗还是黑暗!

    我回过头来,孙老头坐在地上“嘿嘿”直笑,前田丽子依然站着不动,满脸恐怖的表情。

    “你想吓唬我!”极度的惊吓让我大发雷霆,我竟然给了他一巴掌。

    孙老头本能地抱住头,前田丽子拦住了我的巴掌,她的手是那么冰凉!

    “真的好多死人,”孙老头呻吟着,“你看不到,你们都看不到。诅咒又来了,都要死,大家都要死,没人能跑掉。哈哈哈。”他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步履蹒跚地走到我和前田丽子面前,指着前田丽子的鼻子,“你被诅咒了,”手一晃又指着我的鼻子,“你也被诅咒了!嘿嘿,我也被诅咒了,我们都要死了!”

    “林原,快走。”前田丽子拉着我向树林外跑去。身后传来孙老头那似哭似笑的恐怖声音:“哈哈哈,诅咒……好多死人……好多死人……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什么都没看到,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到……到底……怎么回事?”我跟着前田丽子一口气跑出第四校区的大门,弯着腰大口大口喘气。

    前田丽子定了定神,说:“诅咒,那个死亡的诅咒又出现了。”

    “什么诅咒?我以前从来没听你说过!”

    “传说中的诅咒,我一直不太相信,可今天……”前田丽子无奈地摇了摇头。

    “到底是什么诅咒?”

    “日记里的诅咒!”

    “日记?孟丽的第二本日记?”

    “不!是一个死人生前和死后的日记。”

    “什么!死了以后还能写日记?”

    “校园中是这样流传的,据说当年死在禁地中的人,都看过那本——带着诅咒的日记!”

    “真有这么一本日记吗?”

    “我也不知道,但是这个传说把当年的校园搞得沸沸扬扬。”

    “你为什么不去调查?”

    “我虽然是降灵会的会长,可我是讲依据的。诅咒,这东西真的存在吗?我自己都怀疑,何况没有人见到过那本日记。一切都是传出来的。”

    “无风不起浪,既然当年在校园里传得这么广,不可能没有一点依据。”

    “林原,那本日记压根儿就没人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而且一点关于它的线索都没有,怎么查?”

    我抬起头看了看夜空,“那个孙老头,也许他知道。”

    前田丽子一听孙老头的名字,脸色就变了,“你确定你要回去找他询问?”

    我苦笑道:“明天,明天再说吧,白天来,多带几个人,老实说,他比鬼还可怕。”

    到底是什么样的诅咒?诅咒这个词,一下子变得异常醒目起来。孟娜跟我说过,灵敏在遗书里提起过,孙老头也把这个词嚎了很多遍。

    到底是什么样的诅咒?到底是什么样的日记?难道孙老头看过那本日记吗?不然他干嘛说诅咒又来了。如果他真的看过那本日记,那么,他为什么没有死?

    孙老头为什么没有死?这个问题很快就不需要我再去考虑,因为,孙老头的死讯传到了我耳朵里。

    向来安静得像坟墓一般的停尸房门口,此时聚满了人,小声地议论纷纷。小木屋已被黄色的警戒线围起来,几名公安正在勘验现场。孙老头的尸体被一张白布盖着,躺在草地上。这样的场面,当然少不了陈一铭,他正和我们学院的院长谈话。

    突然有人拍了我的肩膀,回头一看,前田丽子,她指了指身后,接着转身向那儿走去。

    我跟着她远离了人群,她似乎非常紧张。

    “孙老头死了,怎么回事?”我问。

    “我也想知道,一定是我们昨天离开后出的事。”她说。

    “难道诅咒真的应验了?”一想到昨天孙老头指着我们的鼻子说我们也被诅咒,我浑身直冒冷汗。

    “你别想那么多了,孙老头死了,昨天我们又来过这里,你说公安会怀疑谁?我和你都跑不掉。”

    的确,警察正在勘察现场,一定会先怀疑我们,不过好在陈一铭对这些案件有不俗的看法。

    “放心,”我说,“我们不会有事,陈一铭不会轻易怀疑我们的。”

    “你确定?”前田丽子问。

    我还没有来得及答话,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几个警察用担架抬着孙老头的尸体向外走去。

    担架经过我身边时,前面的那警察突然踩到了一块小石头,脚一扭,担架朝里面歪了一下,盖尸体的布单随即滑落,孙老头那张死脸露了出来。

    临死,他都瞪圆了双眼,整张脸的肌肉都已扭曲得变了形,那种表情像是看到了极其恐怖的东西。究竟他死前看到了什么?那对眼睛好像正看着我,我的耳畔响起他的声音:“你也被诅咒了!嘿嘿,我也被诅咒了,我们都要死了!”

    天空布满了阴云,死亡的阴影又一次笼罩了校园。诅咒,难道真的有这恐怖的诅咒?下一个会是谁?胡晓莉,前田丽子……还是我?我的心情变得很怪,不知道是恐惧还是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