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第四校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走廊惊魂
    昏昏沉沉地睡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来了。窗外飘着雨,我的头疼得厉害。昨晚没有睡好,脑子里反复闪现最近发生的一系列离奇事件,还有降灵会的日志。上午没有课,我梳洗了一下,匆匆赶往院团委学生会办公室,去搜寻前田丽子昨天所说的那个恐怖“传说”的资料。

    办公室里没有人,我打开社团部存放资料的柜子,在一摞厚厚的文件夹中找到了两年前的那本工作记录。我仔细地翻阅着每一页,只找到这样的一份有价值的报告:

    孟丽的失踪至今没有结果,降灵会似乎依然在调查,这个未被认可的团体正受到院方关注,只是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该团体活动的任何证据,无法对之做出处理。随着近来池田奈美的神秘死亡,这个组织就更难以调查了。目前除了知道池田奈美是这个组织的关键人物外,对该组织基本上一无所知。昨天在那片树林中又有人死亡,死者很可能是降灵会的成员,故请求提供死者的资料,以便进一步调查。

    报告的字迹很乱,多处地方被涂改过,可以看出这是拟订的一份草稿。我试图去寻找它的正式稿,却一无所获,思绪反而更加混乱。

    学院社团部在对降灵会进行调查,我迫切想知道其中的原由。于是,我拨了前田丽子的电话,但她去上课了。

    我在办公室来回踱步子,反复思考,想理出一点头绪。这时,胡晓莉推门走了进来。她是社团部舞蹈队的队长,比我高一个年级,口腔专业的学生。人挺漂亮,也很随和。

    “哟,部长你皱着眉头在考虑什么国家大事呢?”胡晓莉开着玩笑。

    “哪有啊?”我笑了,“发呆呢。”

    胡晓莉放下手中的包,“我们舞蹈队要搞一次彩排,为国庆演出做准备,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训练场地?”

    “当然可以。不过这事你找团委书记不就行了?”

    “找书记也得打报告,所以干脆找你,都知道,你写这种东西小菜一碟。”

    “哦,要我替你写申请报告啊。”

    “就当帮下忙嘛,等场地批下了,我们请你吃晚饭啊。”

    “吃饭就免了吧,不过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我想到舞蹈队里有高年级的同学,就想通过胡晓莉了解关于那个传说的事。

    “帮什么忙?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没问题。”胡晓莉从来都这么爽快。

    我想了一下,严肃地说:“不过,你必须保密,不能告诉任何第三者。”

    “哟,什么事这么神秘兮兮的?”

    “你答应我保密,我才告诉你。”

    胡晓莉眨了眨眼睛,点头,“成,你说,我一定替你保密。”

    我坐下来,点起一支烟,“我最近听到了一个传闻,是关于‘校园女幽灵’的。”

    “我当是什么呢,这种鬼故事大学里到处都是,怎么,你很有兴趣?”

    “是的,我想,这也许是个很好的写作题材。”我并不想让她知道我的目的。

    “呵呵,大作家是不是又在酝酿小说了?”

    “是这样的,据说这是发生在我们校园里的事,两年以前的事,你能不能帮我去舞蹈队打听一下?”

    “这当然没问题,不过也不用搞得这么神秘,还要保密吧。”

    “当然要保密,不然书写出来没人看了,对吧。”我给自己找了个很满意的借口。

    “原来是这样啊,行,小事一桩,有消息我会告诉你。你可得快点写申请报告啊,最好下午就报上去。”

    “放心,我现在就写。”.

    胡晓莉的办事效率很快,下午我将申请报告拿给她时,她已经找到了人,约了晚上八点在团委学生会办公室见。离八点还有三个小时,我随便吃了点东西,在校园里闲逛起来。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我又来到钟楼后面的那堵围墙边。看着那夹在围墙中的黑色大铁门,我有一种忍不住想将其撬开的欲望。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围墙的高度,要从上面翻过去也不太难,铁门的那块大锁正好用来搭脚。

    就在我盯着铁门出神的时候,身边多了一条被夕阳拉长的影子。我转过身去,看见了孟娜。

    她依然和我第一次见到时那样楚楚动人,她正凝视着我。

    “是……是你。”我说话有点不自然,我很渴望见到她,但是见到她又那么紧张。

    孟娜看着我,突然问:“你很想进去吗?”

    我一下懵住了,没想到她会问这样的问题。我本想撒谎,但是看到她的眼睛,又没办法撒谎。“是……是的。”说完我转过身,对着蓝蓝的天空长吁了一口气。

    孟娜走到我身边,也抬起头看天,“那个滂沱大雨的夜晚,谢谢你借我雨伞,我很感激。所以,我请求你不要进那里面,因为我不希望你受到任何的伤害。”说完她又转过头看着我。

    一股暖意涌上我心头,然后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安。我问:“为什么不让我进去,为什么进去会有危险,你对这里所发生过的一切都知道吗?”

    孟娜叹息道:“我不知道,每次我一接近这里,总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也许因为我的姐姐……我的姐姐就在这围墙里永远地消失了。”

    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我触及到了她的伤心事,除了沉默还能做什么呢。

    夕阳温暖而柔和,金色的余辉洒在我们身上,孟娜被渲染得更加美丽动人。

    蔚蓝的天空,金色的夕阳,古老的建筑,片片落叶,美丽的人儿,这本是一幅多么美丽的画面,可其中偏偏有一堵可怕的围墙,有一扇阴森的大铁门,它黑色的油漆在夕阳下反射着邪恶的光芒。

    “能陪我走走吗?”孟娜打破了沉默。

    “当然可以,只要你喜欢。”我笑了笑。

    于是我们沿着围墙对面的那排梧桐向前走去。

    “我喜欢夕阳,”孟娜笑得很甜,“我很想去郊外,漫步在夕阳下,看着远山,听着小河流水,忘掉所有的烦恼。”

    “我也喜欢夕阳,如果不介意的话,有机会我陪你去郊外看夕阳吧。”

    “好啊。”孟娜看上去很开心,“不过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了。”

    “为什么这么说?”

    孟娜看着我,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她带着一丝伤感笑着对我说:“也许这就是女孩子的直觉。”

    直觉。当一个女人不愿意向你谈论她的感受时,通常会用这两个字。直觉,或许正如小说电影里时常描述的那样,是女人的潜在本能。

    孟娜一边走,一边说:“这黑色的铁门,总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一种无法摆脱的魔力。门的里面也许是可怕的地狱,听说在那儿失踪的,除了我姐姐,还有很多人。我每次经过它,总觉得它在召唤我。”

    我长长叹了口气,“你太在意你姐姐的失踪了,这不过是你的错觉。开心点,你看今天的夕阳很美。”

    孟娜笑了笑,转过身子,望着那远处的高墙和那扇黑色的大铁门,摇了摇头,“或许我们都不应该追究已经过去的一切。”说完,她看看了手表,对我说:“我该回去了,晚上我们还有课,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当然,是什么事?”

    “今天我们俩的谈话,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只信任你一个。”

    “好。”我答应得很爽快,但也很不是滋味。

    孟娜走了。

    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这事不简单。前田丽子一直在调查,降灵会一直在调查,有个神秘的人物似乎一直在阻止着调查。现在,孟娜也在调查。她都知道了多少呢?我有点后悔刚才没问问。算了,还是先去看看胡晓莉那边的消息吧。

    现在是傍晚七点三十分,还有半个小时。我提前来到了团委学生会办公室,这段时间经历了这么多事,已经让我慢慢学会了等待。

    八点十五分,胡晓莉和另一个女生推门进来。

    “这是灵敏,九五级骨科专业的。”胡晓莉介绍道,“这是林原,新任的社团部部长。”

    灵敏梳着一头长长的披肩发,穿着一身洁白的连衣裙,样子很清秀,但是脸色很苍白,我对她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

    在简短的问候后,我切入了正题:“我想打听校园里以前发生的一些事。”

    “嗯,是两年前那片树林里死人的事吧?”灵敏好像已经和胡晓莉谈过一些了。

    “是的。我想知道全部事件的经过。”

    灵敏若有所思,神情也变得紧张起来,“其实,我很不愿意回忆当初的情景,那种情景,我永远也不愿意再看到。”

    “什么样的情景?很恐怖吗?”

    “谁都不会相信那样的事会发生。”

    我递给灵敏一杯水,“不急,慢慢说吧。”

    灵敏一口也没喝,放下杯子,继续刚才的话题,“那天晚上,我上完晚自习,突然想起实验报告落在实验室里,就回去拿。因为下起了毛毛雨,我就从那片树林过去,那是条捷径。当我拿回我的报告,依旧从那片树林返回时,无意中看到了非常可怕的一幕。”灵敏抬头凝望窗外,“树林很黑,那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很滑,虽然雨水淋湿了我的全身,但我没有跑,我很小心地踩着那些鹅卵石往回走。当我走到那片树林的中央时,突然有一声尖叫从树林深处传来,那是女人的尖叫!叫得很惨,很吓人!不久以前曾经有个日本留学生死在树林里,还有传言说,有个女孩子在这儿神秘地失踪了……”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灯熄灭了。

    一声尖叫,是胡晓莉发出的。接着,我听见灵敏颤抖的声音反复说:“她来了……她来了……”从她的这句话中传出的恐惧,让我想起了前田丽子在阅览室里……对,那一次,也是在说到要紧处时,灯灭了。

    池田奈美,这个名字瞬间从我脑海中闪过。

    “她是谁?是不是一个女人?”我激动地问。

    灵敏没有回答,她似乎因惊吓而变得语无伦次,不停地重复着:“她来了,她又来了……”

    “林原。”胡晓莉惊慌失措地呼唤着。

    “你在这里看着她,等我回来!”我命令胡晓莉,然后打开门冲了出去。

    “砰”的一声,我和她们被一扇门隔开了。过道里一片漆黑,整个办公楼寂静得可怕,我的心在剧烈跳动,虽然和她们只有一墙之隔,但我觉得我们在两个世界。在黑暗死寂的几秒钟后,我能够依稀辨认周围的东西了——长长的走廊,一扇扇的门,幽暗狭长的空间似乎要将一切吞噬。

    “她来了,她又来了……”灵敏的声音在我的耳畔不停地回响着。

    “她是谁,会不会是我在前田丽子眼中见到的那个人影——池田奈美的幽灵?”我的心开始抽紧,一股寒气顺着我的脊背冲上后脑。剧烈的恐惧使我本能地想回办公室去,但是那强烈的好奇心以及那迫切希望解开迷团的欲望,又驱使我向楼梯口走去。

    走廊的两边各有一个楼梯,右边楼道口的那扇窗户,映着远方微弱的灯光,左边的楼道没有窗户,一片漆黑。就在我思索着应该往哪边走时,右边楼道口闪过了一条影子。

    “啪嗒,啪嗒……”走廊里回荡着我的脚步声,我的腿已经不太听使唤,我想追着过去,却偏偏跑不起来。我摸着墙,探着头,一步一步往右边的楼梯口走去。

    从办公室走到楼梯口的墙角,本来十几秒的路程,我却走了足足两分钟,我背靠着墙,迟迟不敢探头看。回头看了看走廊,我又一次想到放弃,这时我才感到孤独的恐惧,虽然灵敏和胡晓莉不过是两个女孩子——也许她们比我更害怕——可我迫切地想回到她们身边,不是因为我担心她们,而是因为我害怕。

    汗水浸湿了我的衣服,我已经连挪动脚步的勇气都丧失了,就靠在墙角不停地喘息。

    我再次往出来的地方望去,团委办公室的门已经湮没在黑暗中,就在这时,从那里传来了一声尖叫,然后是“砰”的一声,是门关上的声音,接着又恢复了寂静。

    “一定出事了。”我心想,我要赶回去看看发生了什么,腿还是挪不动。我感到绝望,我想大声喊叫,却什么都喊不出来。我开始流泪,恐惧的泪。终于我坚持不住,整个身子顺着墙壁慢慢往下滑,坐在了冰冷的水泥地上。

    我闭上了眼睛,开始静静地等待。这时,从楼梯上传来了一阵低吟,一个女人的低吟。

    那声音如此凄厉,犹如屈死的厉鬼,我的身体随着这声音颤抖起来。这声音逐渐接近,同时,一条长长的影子在微光下斜斜地出现在墙壁的拐角处,向走廊逼近。我看着那缓缓移动的影子,用手慢慢地支撑着身体向后退去。

    “月光中我看见了我,我自己结束了自己短暂的生命……”那个声音唱着。

    我抬起头来,只见一簇长长的头发从墙角慢慢冒出来,我猛地蹬了一下腿,不知哪来的力量让我爬了起来,没命地往团委办公室跑去。

    在黑暗中,我感觉到她在追逐我,我不敢回头,我摔倒了两次,每次都觉得有只手在后面拉我的脚。

    就在连滚带爬中,我到了办公室门口,使劲地拧开门把手进去,转身把门关上。

    我靠在门上大口大口喘气,等平息下来,又贴着门听外面的动静。一切已经恢复寂静。我长长地吁了口气。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我似乎经历了一次生死轮回。这时,我想起了胡晓莉和灵敏。

    “胡晓莉。”我喊着她的名字,可是没人回答。

    “胡晓莉!”还是没有回答。不祥的预感笼罩在我心头。

    我慢慢向刚才她坐的地方走去,刚走了几步,突然感到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我低头一看,才发现地上躺着一个人。我把她扶起来,看清是胡晓莉。

    “胡晓莉,胡晓莉!”我使劲摇她的身体,大声喊她的名字,可她没有回答。就在这时,房间一角传来了灵敏的笑声,如此恐怖——“哈哈哈,她来了……她来了……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哈哈哈,她来了……她又来了……”

    我浑身起鸡皮疙瘩,“发生什么了?灵敏!”我放下胡晓莉,朝着那笑声奔去。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杀我!”灵敏声嘶力竭地叫着。

    “是我!我是林原!你冷静点,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试图稳住灵敏的情绪,可是她发了疯似地扑过来。

    一道寒光闪过,一阵剧烈的疼痛从手臂传来,一把剪刀插在了我的手臂上,灵敏披着长长的头发,站在我面前,双眼直直地瞪着我。

    就这样,我和她对视了半分钟,她突然又拔起插在我手臂上的剪刀,向我的身上刺来,我本能地将她推开,她倒下去了,头重重地撞在桌子上,然后不动了。

    我不知所措,恐惧让我不敢再滞留片刻,我毫不犹豫地转身向外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