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第四校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读心术
    就在我翻开降灵会日志的下一页,等着知道孟丽日记第二本的下落时,出现的标题却让我感到,一切又得从头开始。

    95年10月16日天气:阴

    池田奈美的神秘死亡

    记录人:前田丽子

    一切都是那样突然,当我在那片树林中看到奈美的尸体被警察蒙着白布用担架抬出来时,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我不知道在我准备写那篇学报论文期间,奈美都做了些什么,直到今天事发,我打开这本降灵会日志,才了解了这几天所发生的一切。

    我不能相信奈美竟然会这样突然死去,更不敢相信她在日志中提到的那个有强大念力的神秘人物,如果真有这样的人,我不可能感受不到。

    我迫切需要追查奈美死亡的真相,更需要找到那个红色砖房,和那个有强大念力的神秘人物。可我知道,现在要做的只有等待,必须等官方的验尸报告出来,我才能搜索,不然,必然会遇到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毕竟成为警方的怀疑对象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我想,还是等他们先对奈美的死做出一个定论,再进入那个现场去做我该做的一切.

    95年10月18日天气:阴

    今天我去了警察局以朋友的身份了解了有关奈美的死因,同时也要求看了验尸报告。报告上写,因过度惊吓,心脏猝停导致循环衰竭而死,还说在血样中发现了大量的麻绳制剂,也就是说,他们认为奈美是吸入大量麻绳药品产生幻觉惊恐而死的。我问过验尸官,他说奈美的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所以排除了别人强行给她注射或强迫她吸食毒品的可能。可我知道,奈美根本没有吸食麻绳药品的恶习。

    我迫切想知道答案,可我下午回来后在那片树林里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奈美说的红砖房,我甚至开始怀疑奈美的日志的真实性。不过我还是不会放弃的。

    读到这,那本降灵会日志已经被翻到了最后一页,我不知道自己心中是什么感觉。如果不是那天晚上经历了阅览室的惊恐一幕,我可能不会相信这些故事。日志的内容的确太离奇、太不可思议了。我半信半疑地拨通了前田丽子的电话。

    “你好,我找前田丽子。”

    话筒里传来了前田丽子的声音:“是林原君吧,我知道你会来找我。”

    “是的,有空吗?不介意的话我想去学校附近的那个咖啡屋。”

    “好的,过10分钟我就到。”

    这是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咖啡屋,朦胧的灯光和优雅的音乐使小屋里充满了浪漫情调,它是情侣们常来的地方,也是大多数学生聚会的好去处。

    我在角落的一张桌子旁坐下,要了一杯咖啡,翻开那本降灵会日志,带着复杂的心情再次浏览起来。

    “我可以坐下吗?”跟那次在阅览室一样,前田丽子又在我完全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突然出现。不过我已经习以为常,因为她总是带着这样一种神秘感。

    “你想喝点什么?”

    “随便,和你一样要杯咖啡吧。”

    叫了杯咖啡后,我把那本降灵会日志交到前田丽子手中,说:“我都读完了,可还是不明白孟丽、池田奈美的死和孟娜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不让我接近她?”

    前田丽子接过日志,答非所问地说:“你是否觉得一头雾水?是否很想知道池田奈美和孟丽的死因?”

    “那当然,不过,我还是希望先弄清楚为什么不让我接近孟娜。”

    前田丽子笑着对我扬了扬那本日志,“你是否还记得日志里写的‘读心术’?”

    我喝了一口咖啡,问:“‘读心术’?就是池田奈美在日志中提到的那种你特有的超常能力吗?”

    前田丽子笑了笑,说道:“是的,打个很简单的比方,你现在就正在怀疑我是否具有这种能力,不是吗?”

    我无奈地笑了笑,不得不接受她具有这种能力的现实,因为刚才我的确在怀疑她。

    前田丽子没有等我开口又接着说:“而且你正在想,‘读心术’和不接近孟娜有什么关系。”

    我放下咖啡杯,坐正了身子说道:“是的,所以我想听你解释一下。”

    “我能看到人们心中所想的一切,感觉到你的思想,当然也能感觉到其他人的思想,可是,我却看不到孟娜的思想,她的心就像是空的,没有任何东西,我看不透。”

    我眼前的这个女人似乎总在一层薄纱后面,让人看不透,既然她有读心术,为什么又看不到孟娜的思想?“这又说明了什么呢?”我始终对所谓的读心术有着怀疑。

    前田丽子的神色突然又变得严肃起来,说实话我很不喜欢她那严肃的表情,这种表情让我觉得害怕。“很简单,林原君,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心理活动,这种心理活动通常会通过他的生活习惯以及她的眼神、说话的语气传递出来,所以,普通人是无法掩饰自己的心理活动的,你在和他的交往中,或者在观察他的过程中,总会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但孟娜的心是空的!我根本看不透她在想什么!”

    我苦笑了下,耸了耸肩膀,“你在怀疑孟娜?”

    “我并不想怀疑她,不过她确实让我感到困惑。”

    我有点不高兴,“为什么要去窥探别人的心灵?这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每个人都有保留自己隐私的权利,我并不认为你这种行为有任何可取之处,相反,它让你可怕。”

    前田丽子喝了口咖啡,苦笑道:“你以为我很爱去窥探别人的内心深处吗?”说着指了指咖啡厅周围坐着的其他人,“对于他们,我根本没兴趣做这种窥探。”

    我的语气变得激动起来,“那,为什么要选择我,为什么要选择孟娜?”

    “林原君,如果你不是经常和你的室友去那片已被封闭的树林窥探,如果你不是对那片禁地有那么强烈的好奇心,我会挑上你吗?”

    我无话可说。“那,孟娜呢?为什么要试图窥探她?”

    “因为,孟丽是她姐姐。”

    我点燃了一支香烟,猛吸一口,“你是否是在怀疑孟娜?”

    前田丽子依然保持着平静,“你认为我在怀疑她什么呢?”

    “怀疑她是不是孟丽日记中出现的那个‘我’。”

    “看来,你很有这方面的天赋,我不否认我有过这样的猜测。”

    “有过这样的猜测?那现在呢?是否已经得到证实?”

    “没有答案,我刚才也跟你说过了,我看不到她的心。”

    “于是你更加深了对她的怀疑?”

    “不,我很快就推翻了这种猜测。虽然孟丽在遗书上说的那个凶手和她一摸一样,甚至连手臂上的星月胎记也一样。可是,姐姐会认不出自己的妹妹吗?”

    我拍了下脑袋,“是,我真疏忽!这点都没想到。她们是同胞姐妹呀。”

    前田丽子笑道:“林原君,你的好奇已经将你拉入这个恐怖的事件中,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之所以要选择你,并非为了把你拉进来,而是因为,除了我之外,还有人也注意到了你的行动,如果我不提醒你,你很快会和池田奈美一样,成为死神邀请的对象。还有,你该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天晚上发生的事。”

    我倒抽了口凉气,“那个人是谁?”

    “我也不清楚,如果知道的话,一切就水落石出了。你应该记得,池田奈美也是因为去找那神秘的树林而死去的。”

    我又猛吸了一口烟,“对了,我正想问你,池田奈美到底是怎么死的?是否真如她的尸体化验报告一样?”

    前田丽子点了点头,“是的,的确和报告一样。”

    我皱了皱眉头,问:“你在日志中记录的是,池田奈美的体内发现了大量的麻绳制剂,因受到过度惊吓而导致肾上腺素分泌过量,引起心血管过渡收缩,也就是说死于心肌梗塞。她没有吸食毒品的恶习,现场也没有搏斗的痕迹,那你认为她体的内麻绳制剂成分是哪儿来的?”

    “我不敢断定,只能向你提供我的猜测。还有,林原君,我并不希望你参与这件事,我向你提供这些信息,只是让你远离那片校园禁地,不要接近孟娜,也远离我们正在调查的事件!”

    我笑了笑,“但是,我越来越想参与。”

    她摇着头,“不,你不能参与,会有生命的危险。”

    我笑着说:“那我更好奇了,你知道,好奇心会促使我去那个地方,或许你的忠告有那么点威慑,但我会拉上一大帮朋友的。”

    前田丽子有点激动,“不,你不能那样做,那样只会让更多的人受牵连,你难道愿意你的朋友落得和池田奈美一样的下场吗?”

    我笑着说:“我当然不愿意,但我知道该怎么做,我知道怎么应付。”

    “你不可能应付得了那种恐惧,不要为自己的一点好奇而做下蠢事。”

    “不会,我有自己的分寸。如果你真的那么担心,就让我加入。”

    “你在要挟我?”

    我把烟熄灭,喝了口咖啡,“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好吗?我从来没有要挟的意思,我们认识到现在,一直都是我听你的,现在,该换一下位置了。”

    前田丽子没有回答,埋着头不停地用匙子搅动杯子里的咖啡。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我催促她。

    前田丽子拧着眉头,突然抬起头,“你真的不后悔吗?”

    我严肃地说:“不后悔,我想弄清事件的真相,我并不仅仅因为好奇……”

    “是的,”她打断我,“我知道,你这么迫切要加入,还有一个理由,就是因为孟娜。”

    我笑了笑,“是,是这样的,我现在对你的那种能力越来越深信不疑了,哈哈哈。”

    沉默。

    我和前田丽子在沉默中看着手中的杯子。

    咖啡厅内环绕着幽雅的音乐,不时传来邻坐的私语。但是,我所感受到的,是一种让人害怕的静。

    其实我非常清楚参与这件事的后果,虽然那本日志的记载并没有那么离奇,但至少我相信自己的眼睛——和前田丽子第一次相约时在她眼里看到的那个影象,那个用镜子看不到的奇怪的“人”。

    我又点了一支烟,吸烟似乎成了我减轻心理恐惧的方法。

    前田丽子一动也没有动地坐了很久,乌黑的长发遮住了她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异常诡异。我的烟熄灭的时候,她突然抬起头,“好,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么非常欢迎你。我想,那些已经死去的人们,也会感激你。”

    我达到了目的,心里却一点也不高兴。

    “谢谢,我谢谢你接受我。”

    “你不用感谢我,我的决定只会让你处于更加危险的境地。”

    我转移了话题,“那么,现在能把你掌握的一些情况告诉我吗?”

    “是的,你不问我,我也会告诉你,你必须对这事有所了解,才能应付危险的处境。”

    “我会用心去听的。”

    前田丽子思忖了一会儿,然后开始讲述这个没有答案的故事。“池田奈美的尸检报告说她体内含有麻绳剂,她很可能是被一种幻觉,一种恐怖的幻觉吓死的。但她没有服用和吸食麻绳药物的病史,现场也没有搏斗的痕迹。我认为,她很可能是在不知不觉中吸入了一种含有麻绳成分的气体。我怀疑很可能是他杀,警方也有这种怀疑,但一直没能找到证据,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此后,又有两人在那片树林里丧生。”

    “也是同样的死因?”

    “不,不同的死因,那两个人是学习的。”

    “学习?”我问,“这和池田奈美的死没有太大关联吧?”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林原君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从孟丽的失踪开始,那片树林就成了死亡的乐园?这难道仅仅是一种巧合吗?”

    “是的,的确很奇怪。”我耸了耸肩膀,“那你现在有线索了吗?”

    “没有,唯一的线索可能在那个神秘的红砖房里,就是池田奈美在日记中提到的红砖房,但许多年来,没有人找到它,学院把树林封闭后,就更没办法找了。很多人对池田奈美的记载产生了怀疑。”

    “是的,的确有点像天方夜谭。”

    “就连我也慢慢怀疑起来了,要不是见到孟丽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我可能就放弃调查了。”

    “那么,一切线索就这样断了?没办法再查清楚了?”

    “不,”前田丽子说,“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钟楼’相约时发生的事吗?”

    “当然记得,做梦都见到。”

    “我已经不止一次遇到那种事了,每当我想偷偷进入那片树林,那个神秘的影子就会出现。”

    听到这我心里有点发毛,“难怪那天你会对我说,那是一个警告。可惜的是我仅仅从你眼中看到一个很模糊的轮廓,你不让我回头看,还有,为什么镜子里看不到?”

    “我不让你回头看,是有原因的,我不想让那个人影看到你的脸。”

    “为什么?被他看到会怎样?”

    “你会被恐惧湮没。”

    “那个人真的那么恐怖?”

    “那不是人。根本不是人。”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是鬼?”

    “没有那么简单,那个人影是池田奈美。”

    “什么?池田奈美?不是死了吗?”我惊惧。

    “是的,很奇怪,和池田奈美简直一模一样。”

    “你确定你没有看错?”

    “绝对没有看错,我相信我自己的眼睛。”

    “怎么可能,除非那是池田奈美的鬼魂,这个世界真的有鬼魂?”

    “那不是鬼魂,”前田丽子说,“那绝对不可能是鬼魂。你是否忘了孟丽的那份遗书,那里提到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人。”

    “你怀疑,池田奈美也经历了和孟丽一样的事件,遇到了另外一个自己?”

    “是的。”

    “但是,怎么可能?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了,‘她’才出现?你第一次见到那个人是什么时候?”

    “当我去那片树林调查奈美死因的时候。但是,那时候我并没有看清,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那天傍晚雾很大,并且,每当我想进入那片树林寻找那神秘的红砖房时,她就会面目狰狞地出现,那绝对不是我所认识的池田奈美,虽然和池田奈美一模一样。”

    “我在真实的世界里看到了另外一个我,一个要将我杀死的‘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我还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无法相信眼前的东西是真实的,直到她狰狞地笑着朝我走来,掐住我的脖子!世界上真的还有比这更恐怖的事吗?看着眼前的‘自己’来夺走自己的生命!”

    我在心里不断地重复着孟丽遗书上的这段话,眼前浮现出树林中那个“池田奈美”。一切的一切都这样匪夷所思,我感到自己被带进了另一个世界,一个生与死的边缘地带,一个被阴云笼罩的恐怖世界。

    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了被前田丽子称为“警告”的钟楼事件,我一定以为,眼前坐着的这个女人是疯子。

    “孟丽在遗书中说到和她一样的女人,说这个女人杀了她,”我说,“你们又看出这个女人神情忧郁。我不明白,杀死孟丽的女人——既然她已经实现了代替孟丽生存的愿望——为什么忧郁?”

    “那些都是奈美推测的,我不能肯定我们在树林里看到的那个女人是不是孟丽遗书里说的另一个‘我’。”

    “那么,你也不能肯定孟娜就是……”

    “我有种预感,孟娜不会仅仅因为念书进来,”前田丽子说,“她也可能是来调查姐姐失踪的真相的。然而,一旦有人试图调查这事件,校园里就会有恐怖的事发生,似乎就有一双眼睛一直注意着这里的一切。”她笑着看了看我,“你们宿舍的人经常往禁地那边走,那双眼睛也在注视着你们。”

    “我很奇怪,你怎么对我们的举动那么清楚?”

    “没什么好奇怪的,我一开始根本没注意到这些,但当我再次看到那个酷似池田奈美的人影时,就知道有人在查禁地了,因为每当有人这么做,她就会出来警告。果然,你们在禁地门口探头探脑。知道吗,在你们入校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我在禁地的围墙边又遇到了那个人影。”

    “我还有一个问题,这个世界真的有灵界吗?人死了以后,灵魂真的存在吗?”

    前田丽子笑了笑,“灵魂是一种能量,这种能量能够传递信息,与之进行沟通,被称作‘通灵’。不过,现在还不方便告诉你有关这方面的信息,你也不必好奇,我迟早会告诉你。另外,还有一件并不被很多人知晓的传说,一个流传在校园里的传说,这个传说随着往届的校友毕业也渐渐被人们淡忘了。”

    “校园里流传的传说?和我们这事件有关联吗?”

    前田丽子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是否有关联,孟丽的失踪和池田奈美的死亡都是发生在那传说之后不久。”

    “那是个什么样的传说?”

    “女幽灵。”

    “女幽灵?莫非又是池田奈美?”

    “不,是池田奈美生前所见到的女幽灵。当时我还没进校,只听说奈美和另一个女孩喜欢过同一个男生,奈美赢了,那女孩就学习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奈美要成立降灵会,她无法忍受终日受到幽灵的骚扰,她要毁灭那幽灵!之后,在那片树林里接二连三有人死去,究竟是什么原因,至今也没有破案,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与凶杀有关,警方都以学习结了案,学习的理由是精神失常,因为死者都面带恐惧。”

    她喝了一口咖啡,接着说:“我去过事发的现场,很凌乱,似乎有搏斗的痕迹,这与警方做出的学习结论相矛盾。”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以学习来定案?”

    “我也这么想过,但在警方的尸体检验报告上写着,伤痕是由死者造成的,也就是说,是死者自己在和自己搏斗。”

    “自己和自己搏斗?把自己杀死?用这种方式学习,我真是从来没听说过。”

    “理论上不是不可能,如果死者患有妄想症的话,这的确是有可能发生的。将自己幻想为两个人,与另一个搏斗嘛。你应该知道,精神分裂症患者会与自己对话。奈美当时就被怀疑为有精神分裂症,并接受了治疗。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吸入了会产生幻觉的麻绳剂,导致了恐怖的幻觉,奇怪的是,在后来的尸体中,并没有发现任何药物残留成分。”

    说到这,桌上的蜡烛燃尽了,一缕青烟升起。我环顾四周,发现只剩下了我们俩。她看了看表,对我说:“时间不早了,后天晚上你在宿舍等我的电话。这个地方,很多话不方便说,我们随时都被一双眼睛监视着。明天,你先去了解一下那个校园传说,后天把你对这件事的推测给我。”

    和前田丽子分手后,我径直返回宿舍,舍友们都已睡了,我梳洗完毕,也上了床。

    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似乎有点后悔参与这件事的调查,不能否认,我的确开始害怕了,但事已至此,我只能继续走下去。

    我在心里把前田丽子今天说的一切又理了一遍,依然没有任何头绪,整个事件笼罩着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