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第四校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恐慌的发生
    95年10月10日星期一天气:雨

    失踪事件在此发生

    记录人:池田奈美

    一向平静的校园被这突发的事件弄得不安起来——孟丽失踪了。

    今晨她的同班同学才向院方作了反映,孟丽已有3天没有上课,也没有回过宿舍。在确定她已不在学院之后,学院方面向警局报了案。

    最后一次见到孟丽是在15天前,当时她的心情非常不好,一个人坐在树林深处,神情十分忧郁。我有意上前跟她打个招呼,她却似乎不想见我,发现我来了,就匆匆离开。

    一向无忧无虑的孟丽最近表现出极端的反常,周围许多人都有所察觉。然而当那些关心她的人们试图去帮助她时,她却总是目光呆滞,一言不发。我让前田丽子去窥视她的内,可前田丽子也无法看透,她的心已经是一片空白。

    孟丽的精神出现反常之后,经常独自一人去那树林的最深处,并且常常很晚才回宿舍。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她那呆滞而又忧郁的脸上渐渐泛起了一股死气,这种死气令人恐惧。于是人们开始远离她。她面上的死气一天比一天阴沉,就连我也对她产生了畏惧,因为其中还夹杂着一股怨气,而这种怨气通常只有在亡灵的脸上才可能表现出来。

    我很怀疑这个令人感到害怕的孟丽已经不再属于这个世界,就如同我总是摆脱不了那个已经学习了的女孩的幽灵的缠绕。当我得知孟丽失踪的消息之后,心中开始莫名其妙地不安起来。这样的第六感预示着什么,就连我也说不上来,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似乎有很可怕的事情将要发生在我的身边,发生在这校园之中。

    95年10月13日天气:晴

    日志的发现

    记录人:池田奈美

    从得知孟丽失踪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了整整4天,所有的调查都一无所获。媒体也将这事炒得沸沸扬扬。不过,就在今天下午,我却证实了这神秘失踪事件的原因,那就是孟丽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同时,那令我感到不安的第六感也越来越强烈。我似乎已经看到了一层死亡的阴影笼罩在校园的上空。

    正如我先前所猜想的那样,前段时间见到的那个眉宇之间交结着死气和怨气的孟丽,并不存在于这世界上,因为她已死去很多天了。

    我也是出于偶然才得以证实此事的。也许并非偶然,因为那个时候我能够隐隐约约地感到,有一股力量将我引向那个地方。我不知这力量来自何处,也不知这力量为谁所有。不过这力量竟能操纵我的心智,可见它是多么地强大。因此,在这校园的某一个角落里,一定隐藏着一个神秘人物,他(她)所拥有的灵力远在我和前田丽子之上。只有灵力达到最高的境界时,才能不为同样拥有这种力量的“同类”所察觉。不过我很难明白那个神秘的人物为何要将我引入那片树林。

    我是如何进入那片树林的,现在已经一点都记不起来了。我只记得那是以前从未到过的地方。

    一座破旧不堪的红砖房,是这地方最醒目的景物。在红砖房的前面,有个圆形水池。水池中竖立着一座少女的石雕。除了砖房后面是密密的杂草丛之外,其他三个方向分别有三条铺满鹅卵石的小径从砖房的正门口延伸开去。

    在那力量的指引之下,我走进了这座破旧不堪的房子。

    这座砖房一共有两层,木制地板上积满了厚厚的灰尘,墙角边结满了密密麻麻的蜘蛛网。显然,这里已被废弃很久。

    房子周围是茂密的松林,几乎遮住了全部的阳光,今天虽然晴空万里,这里却异常阴森。空气夹杂着一股奇怪的味道,也许是常年潮湿、难见阳光的房子发出的霉臭味,但又有点不太像。

    借着微弱的光线,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在地板上积起的那层厚厚的灰尘上,有脚印的痕迹。在顺着走廊右边的第五个房间的门上,我看见了血迹。这些血迹显然是很久以前留下的。如果不是因为房间的门是白色的话,根本就无法判断出这些黑色的斑点是什么。由于时间久远,鲜红色的血早已发黑,而且深深地渗入了门里。就在这时,那股奇怪的力量又开始侵入我的意志。我不由自主推开了这扇沾有血迹的白色房门。

    屋子里也和外面一样,到处都积满了灰尘。屋子的布局十分古怪,居然没有一扇窗户,比走廊还要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我摸着墙向屋里走去。几步之后,我碰到了一张桌子。屋里实在太黑,我希望能在桌上找到一些蜡烛之类的东西。就在这一刹那,伴着“轰”的一阵突如其来的声响,眼前突然一亮,桌子前的墙上的烛台突然燃了起来。

    我知道这蜡烛一定是那个引我到这的人的强大的念力所点燃的,令我吃惊的是随之看到的那本孤零零躺在桌上的红色软抄,当我打开它的封面时,赫然看见用黑色钢笔写出的一个名字——“孟丽”。

    孟丽的本子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借着烛火,我顺手翻了几页,原来这是孟丽的日记本。也就在这个时候,烛火突然又熄灭了,我耳边响起了一阵阴森刺耳的笑声。这是我第一次感到恐惧的滋味,我抓起日记本向外狂奔。

    95年10月14日天气:雨

    遗书

    记录人:池田奈美

    昨天是如何从那片树林中走出来的,我一点也记不得了。我从红砖房拿着孟丽的日记本往外跑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当我醒来时,依旧躺在树林中,但已不是红砖房前面的松树林,而是去第四校区必经的一片树林。我试图顺着记忆的痕迹寻找刚才的那座红砖房,但任凭我如何寻觅,也只是徒劳地兜圈子。我只有暂时放弃。

    回到宿舍,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孟丽的日记,寻找关于她“死亡”或“失踪”的线索。

    也许是巧合,我不小心将杯子里的水打翻在孟丽的日记本上,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就永远也不可能发现孟丽留下的遗书。在我手忙脚乱地擦着日记本上的水的时候,意外地发现了在日记本的夹层里有一张信纸。我迫不及待地把这张纸取出来,至此,我关于孟丽死亡的推测得到了肯定。

    孟丽在遗书中描绘的东西实在令人难以捉摸,我在这里将其中重要的几段摘录下来以做研究。

    写在生命的终结

    生命是什么?或许没有人能够说出一个让所有人都信服的答案。在遥远的历史岁月中,曾经有多少哲学家探讨过这样的问题,关于它的争论,几千年来都没有停止过。

    生命是脆弱的,在大自然的面前她显得那样地渺小,当灾难来临的时候,她是那样地不堪一击。

    生命又是坚强的,数亿年来,人类不停地繁衍生息,与自然做抗争,但是,生命终将逝去……

    ……

    永恒?有没有让生命永不消逝的办法?人类有史以来不停地追求生命的永恒,现代科学似乎证明这是一个幻想,但科学的进一步发展似乎又让我们看到了曙光……

    果真是这样吗?也许它将比地狱更加黑暗。

    ……

    我生活在这种恐惧之中,可怕的魔鬼每日不断出现在我的周围要把我置于死地,我知道无论我怎样逃避,终究有一天会被它的利爪掐住脖子。

    我至今也无法相信我所遇到的这些恐怖的事——除了在镜子里,你看到过自己吗?我想,没有人有过这样的经历,但是我遇到了。这种恐怖,在没有亲身体会的时候,是无法想象的。

    是的,我在真实的世界里看到了另外一个我,一个要将我杀死的“我”。

    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我还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无法相信眼前的东西是真实的,直到她狰狞地笑着朝我走来,掐住我的脖子!世界上真的还有比这更恐怖的事吗?看着眼前的“自己”来夺走自己的生命!

    我知道没有人会相信这样的事,如果我对人说了,很可能被送进精神病院,我只有独自承受这一切,没有人帮我逃避这样的恐惧,我没有办法摆脱那个“我”!最后,我甚至无法分清到底她是我,是我还是她。她的声音和我完全一样,就连左手手腕上的星月胎记也一模一样!当她掐我脖子的时候,当我看到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胎记的时候,我的精神已近乎崩溃!我发疯般地和那个“我”拼命撕打,直到挣脱她的魔爪。

    但是恐怖并没有就此结束……

    她不停地来找我,追杀我,总是在我只有一个人的时候,幽灵般地出现在我的周围,有时在身后,有时在面前,她故意披散着一头长发,我知道她那样做是要我彻底地崩溃。

    是的,她做到了,连续一个多月来给我的恐惧让我彻底地崩溃,那一次在树林里遇到她,她疯狂地笑着,手拿寒光闪闪的小刀,得意地看着我,用刀在自己的脖子边做割颈的动作,还说: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这个世界上只能有一个我存在,所以既然我出现了,你就应该消失。”

    她一边说,一边向我走来。我没命地往树林的出口跑,奇怪的是这次她没有追来,而当晚我在自己的枕头底下发现了一张小纸条,写着:

    “游戏已经快要结束,下次月圆的时候,两个孟丽中将有一个在这个世界上消失,而那个消失的人,必然是你……”

    我知道一直以来她有很多次可以将我置于死地,但她没有那样做,我明白她是存心的,她在玩我,欣赏我陷入恐惧的每一个表情,就像猫捉老鼠一样。现在她终于要结束游戏了,月圆的日子已经逼近了……

    没有人能够拯救我,没有人!我知道生命就要终结了,与其被她结束,还不如被我自己结束,其实不管哪一个,都是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这真让人哭笑不得。我只希望当有一天有人能够看到这遗书时,不要把我当成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

    我开始后悔那天闯进了那个地方,无意中发现这个秘密,但我实在没有想到那个人这么快就成功了,并且将我置于这种恐怖之中。在生命就要终结的一刻,我已经没有什么太多的要求,只希望将来看到这份遗书的人能够相信我所写的每一个字,因为那个时候,当人类在那个科学的领域有了更多了解的时候,也许有人会相信我的话……

    1995年8月9日

    孟丽

    ——写在生命的终结

    按说在这个世界上,两个一模一样的人是不可能存在的,但孟丽的遗书偏偏讲了这样的一个故事。值得注意的是,她说到的那个人手腕上有和她一样的胎记。我反复看了很多遍,仍然是一头雾水,“开始后悔闯进那个地方”和“那个人这么快就成功了”到底指什么?这是孟丽事件的突破口,但我实在没有办法来弄清楚。

    这份神秘的遗书已经把我搅得头昏脑胀,我想,今天就写到这里吧。是的,是该休息一下了。

    95年10月15日星期四天气:雨

    那个人是谁?

    记录人:池田奈美

    “我开始后悔那天闯进了那个地方,无意中发现这个秘密,但我实在没有想到那个人这么快就成功了……”

    孟丽遗书中所说的那个被她发现了秘密的人究竟是谁?昨天晚上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但无论如何也想不出一点头绪。那份遗书中留下的信息太少太少。到现在为止,只有几件事情弄清楚了。首先,孟丽已经死亡,这种可能性比较大;其次,我最后一次见到的“孟丽”也许是她在遗书中提到的那个和她一模一样的人;第三,那个拥有强大念力的人也许了解这件事的真相,不然他(她)怎么会知道孟丽的日记在那片树林中,那个地方如此神秘,再想找到都很难;第四,这个将我引入神秘地方的人,或许和孟丽事件有关,但他(她)不肯露面,只提供线索。不过为什么选择我?最后,从孟丽遗书上说的时间来看,她应该在8月17日或18日以前就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因为那两天正好是月圆的时候,不管孟丽是学习还是被那个神秘的女人所杀,时间都不会晚于这两天,因为那女人说过“游戏将在月圆的时候结束”。

    现在我要做的,就是根据以上的信息来解开下面的谜团:

    1、孟丽在遗书中说的那个不该闯进的地方,究竟指哪里?和我发现她日记的那座红砖房会不会是同一个地方?

    2、红砖房里面深浅不一的脚印,和这事是否有关系?

    3、那个追杀孟丽的人来自何处?为什么从声音到胎记都和孟丽一模一样?她现在在什么地方?她追杀孟丽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仅仅为了取代她、生存在我们周围吗?如果真的是这样,她为什么在已经取代了孟丽(姑且认为孟丽已经死了)后又突然消失了?

    只在这里做无谓的推测,是不会有任何进展的,也许我还漏掉了什么。我希望从孟丽的宿舍同学中搜集一些有助于调查的信息。遗憾的是,没有什么新的发现,她们所知道的,也就是孟丽在失踪前一段时间内突然变得沉默寡言,似乎总有很重的心事和焦虑,问她什么,她都不吭声。于是我又开始打开孟丽的日记,一页一页仔细翻看,遗憾的是,那日记只写到95年6月份就完结了。

    从现在得到的这本日记看,孟丽是个坚持写日记的人,所以我推测,还有一本日记没被发现,那里面也许有我要的东西。不过那本日记会放在什么地方?还有一个问题,现在这本日记为什么会在那个神秘的红砖房出现?一定是有人把它带到了那里,那么另外一本日记或许也在那个地方。我决定再次去寻找那神秘的红砖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