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第四校区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孟娜
    倾盆而落的雨,将我和前田丽子的衣衫全部打湿。站在宿舍楼的墙角下,惊魂未定的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整个宿舍楼黑漆漆的一片,那些去参加迎新晚会的人还没有回来。

    “你没事吧?”前田丽子问我。

    “还……还好,不过真把我给……吓坏了。”我喘息着回答,抬头看她,她的脸色已经不像刚才那样白得可怕,嘴唇也恢复了原有的红润。

    “刚才……刚才是怎么回事?”我问。

    “那是一个警告。”

    “警告?”

    她看了看我,然后把目光转向“钟楼”,“不错,是警告。不但对你,也对我。”

    我感到茫然,“为什么要警告我们?是谁干的?为什么刚才发生的一切是那样不可思议?”

    前田丽子回过头来,眼中充满无奈,“有许多事发生在我们周围,有些是你应该知道的,有些是你不应该知道的。你只要记住我刚才的话,停止你正在做的那件事,远离那片校园禁地,以后就不会有恐惧的事发生在你身边。”

    我不知说什么好,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前田丽子笑了笑,说:“那么,我也该走了。不过你要记住,今晚所发生的一切千万不能向任何人提起。”

    “我明白了。”我答道。

    前田丽子理了理被风和雨弄乱的长发,向女生楼跑去。

    目送着前田丽子的身影消失在黑夜的暴雨之中,我心里涌上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今天和她的见面,不但没有解开我心中的疑团,反而使这一连串的事件更加增添了神秘感。

    为什么不能去那个地方,去了究竟会如何?那扇铁门后面到底锁着什么秘密?最令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个出现在前田丽子眼中的人影。

    想到这,我再次向“钟楼”望去,那幢古老的建筑在雷电和暴雨中显得那样死气沉沉,向人们传递着恐怖与不安的信息。

    刚才里面所发生的一切,就如同一场噩梦一般,让我现在还心有余悸,并且也让我感到疲惫万分,只想快点回宿舍休息。于是,我沿着墙角向宿舍楼的大门快步走去。

    当我走到拐角处时,突然被撞了一下。一个女孩被我撞倒在地。

    “对不起。”我连忙把她扶起来,“不好意思,把你的衣服弄脏了。”

    “没,没关系。其实,应该是我向你说对不起才对。”她的话音很轻,仿佛是从一个病人口中说出的。但不知为什么,我却很喜欢这样的语调。我问她:

    “晚会结束了吗?”

    “嗯。”她点点头。

    虽然天很黑,我还是能看出,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孩子。她有一种古典的美,传递着与前田丽子截然不同的信息。雨淋湿了她的衣衫,风吹得很猛。我可以看到她在微微颤抖。他的眼睛里还有泪水,显然刚才撞得不轻。我敢保证无论谁见到她这样的女孩,都会忍不住动怜爱之心,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

    我抬头看了看天,说:“雨下得这么大,我还是拿把伞给你吧。”

    “谢谢,我很快就到了。”

    “没关系,我很快就给你拿来。”我没等她说话,可转身向宿舍跑去。

    可是到了宿舍门口,我才想起刚才慌慌张张把伞忘在了阅览室。无奈之下,我翻出一件沾满污泥的雨衣,跑到楼下。

    “真不好意思,我把伞忘在阅览室里了,只好把这件雨衣借给你,有点脏,希望你不要介意。”说着我把雨衣递到她手中。

    “你借给我已经让我很感激了,怎么会介意呢?谢谢。”

    “别说这么多了,记得还我就行。”我怕她有所推脱,便转身跑回去。

    回到宿舍,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推开窗户,寻找她的身影,不过她已经消失在雨幕中。

    又是一阵狂风吹过,本已浑身湿透的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我很奇怪为何前田丽子走的时候我没有想到给她拿把伞,也许是由于在阅览室里发生的那一幕以及前田丽子的那些让人摸不着边际的话令我无暇顾及到这些细节吧。

    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两个星期,我一直为阅览室的一幕以及前田丽子的话而困惑,并且越来越想知道那扇铁门之后的秘密。但每当我想去那个被前田丽子称为“禁地”的地方,总是心有余悸。因此我仅仅是心理上冲动,没有做过任何尝试。

    今天是星期天,飘着蒙蒙的细雨,宿舍的人都出去了,只有我留下来,为那些匪夷所思的问题困扰。推开窗户,窗外寂静一片,望着雾水蒙蒙的天空,我不由又想起了那个令人怜爱的女孩。自从那次邂逅,我就再也没有见到她。虽然那天天很黑,但我自信还是记住了她的模样。她的那种眼神永远都不会让我忘记。

    我正在发呆,宿舍的门被推开了,赵军和徐志飞回来了。

    “想什么呢?”徐志飞一进来就问。

    “没什么,只是看一下雨景。”我心不在焉地答道。

    “学生会就要进行换届选举了,你有没有兴趣?”徐志飞问。

    我把头从窗外缩进来,转身问:“换届选举,我怎么没有听说,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徐志飞慢慢坐在床上,说:“外面海报都贴出来了。你老是闷在宿舍里又怎么会知道。”

    “海报,在什么地方?”我迫不及待地问。要知道,在大学中如果能够进入学生会,无疑会增强今后就业的竞争力,何况我还有其他目的。

    “就在‘钟楼’门口。”徐志飞答道。

    “‘钟楼’门口?”自那晚以后,我便对这个被称之为“钟楼”的地方没有什么好感。虽然那地方离我们宿舍楼只有几分钟路程,但我从不愿意到那儿去上自习。不过为了竞选也只能跑一趟了。正准备出门,雨又大了起来。

    “徐志飞,借你的伞用一下。”在那个不安夜之后的第二个早晨,当我去阅览室找伞时,才发现它已被别人拿走了。

    “拿去用吧。”徐志飞挺大方,“怎么,你的伞还没找到?你也真是奇怪,那天会跑到阅览室去。哎,你去那到底干什么?”两个星期以来,徐志飞反复问过这个问题。

    “看书。”我实在很怕他再问下去,连忙拿着伞走出了宿舍。

    来到“钟楼”门口,那里果然贴着一张学生会换届选举的海报。“社团部”这几个字引起了我的关注,因为我一直都想了解有关降灵会的内幕。

    竞选的日子就在下个星期一,时间很仓促,而我又志在必得,竞争肯定是相当激烈的,谁不想在校园里混得好一点呢?这时我想起了赵军,他毕竟比我们早入校一年,而且听说和前任社团部的部长很熟。我赶紧回去找他。

    “什么,进社团部?”赵军听完我的话,很惊讶,“你原来不是一直都想进文艺部的吗?”

    “是的,但我临时改变了主意。你可以帮我吗?”

    “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就试试吧。”

    由于赵军帮忙,一星期后,我顺利地当上了新一任的社团部部长。竞选后的当晚,我和赵军、徐志飞,还有前任部长一起喝了个酩酊大醉,回去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好象是第二天中午,徐志飞把我从熟睡中叫醒,说是有我的电话。

    我接过了话筒,里面传来的是一个又似陌生又似熟悉的声音:“是林原君吗?”

    “是,我是林原。“我说。

    “我是前田丽子。”我猜的果然没错。但是自从那天晚上之后,我对这个神秘而美丽的女子便有了一种厌恶之感。我也不知为什么,也许完全是因为内心深处留下的恐惧的阴影。我的确很怕再见到她。

    “有什么事?”我不耐烦地问。

    “我现在在食堂,有事要见你,希望你能来。”前田丽子很有礼貌地说。不过我实在不想去见她,于是找借口道:“对不起,我还有事。”接着便准备挂上电话。

    “等等,”前田丽子似乎知道我的举动,“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但我可以告诉你,很快就会有一个你想见的人来食堂。”

    我一楞,“我想见的人,是谁?”

    前田丽子有点得意,“这几个星期以来,你不是一直都想见到她吗?那个让人又爱又怜的女孩……”

    “喂,等等……”我还想追问下去,前田丽子已经挂上了电话。

    我不知道前田丽子说的究竟是真是假,但我至少应该弄清楚,她是如何知道那晚她走后所发生的一切的。于是我赶紧从床上翻身坐起,急急忙忙漱洗完毕,穿上衣服直奔食堂而去。

    这时正是午餐的供应时间,食堂内挤满了排队打饭的人。前田丽子正坐在靠窗户的一张桌子边,桌上放着几碟炒菜。我走过去,在她的对面坐下来。

    “你还没吃饭吧。”前田丽子一边说一边给我递了双筷子。

    “有什么事快说吧。”我接过筷子不耐烦地说。

    “你现在回过头去,就可以见到你想见的人。”前田丽子没有理会我刚才的话。

    我不由自主地转过头去,于是,我再次看到了那双令我难以忘怀的眼睛。就在同时,她也看到了我,接着微微一笑,向我走过来。

    “你好。”我站起来向她打招呼。

    她又笑了笑,递过了手中的袋子和伞说:“那天真的很感谢你,现在物归原主。”

    我接过了袋子和伞,笑着说:“怪不得那天我去阅览室时伞已经不在了,原来是你帮我收起来了。”

    “我去阅览室看书看到了这把伞,想起你说过把伞忘在阅览室了,我怕别人拿走,就替你收了起来。”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我一边问,一边回头看前田丽子,“有人告诉过你吗?”

    那女孩摇了摇头:“没有,刚才我在路上看见你急匆匆地跑向食堂,就回去拿了你的东西来这找你。”

    “原来是这样。”我不由感到奇怪,前田丽子怎么知道她会遇到我。

    “我还有事,”女孩看了一眼前田丽子,“不打扰你们用餐了。”接着转身向外走去。

    我想说些什么,但是终究没有说出口,只好坐下来。

    “你很喜欢她。”前田丽子盯着我说。

    我没有理她。

    “不用沉默,你瞒不了我的。”

    “你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我越来越讨厌她。

    “你难道忘了?我曾经告诉你,我能看透别人的心思。”

    “哼!”我有点生气了。

    “你最好离刚才那个女孩远一点。”

    我猛地站起来,朝她吼:“你以为你是谁?老是让我不要这样不要那样,别总是把自己打扮成救世主!”

    我从来没有对一个女孩子这样大喊大叫,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她让我远离那个女孩时,我竟会变得如此激动。难道真如前田丽子所说,我喜欢上那个女孩了吗?

    “和女士说话最好有点礼貌,难道这点最基本的道理你都不懂吗?”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身边又多了一个男生。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与你无关。”

    那男生笑着坐到前田丽子身边,“你不该发那么大的火,你应该等丽子把话说完。你不是很想知道一些你不明白的事情吗?丽子今天约你来,就是想告诉你答案,你为什么不先做个好听众呢?”

    我看了看前田丽子,她很有诚意地说:“坐下吧,我慢慢跟你说。”于是我又坐下来。

    那男生对我鞠了一躬,自我介绍:“我叫林木森,树林的林,木头的木,森林的森。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我叫林原,树林的林,平原的原。”我们握了手,“听你的口气怎么像日本人一样?”

    林木森笑了笑,“我是降灵会成员,主要负责协会的各项活动安排,俗话说,入乡随俗嘛。”

    “原来是这样。”我对他也没有一点好感。我将视线转向前田丽子,“你今天找我,又想说些什么呢?”

    前田丽子脸上又现出了初次见到我时的那种微笑,“你一定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远离那个女孩子。我知道你很喜欢她。”

    “为什么?”我冷冷地问。

    她叹了一口气,“你想听一听有关她的故事吗?”

    “你说。”

    “她叫孟娜。和你一样,是今年才入校的。我之所以让你远离她,并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她的姐姐。”

    “她还有个姐姐?”

    “不错,她有个姐姐,而且也是这个学院的学生,不过已经在两年前失踪了。”

    “失踪!”前田丽子的话让我吃惊不小。

    “不错,是失踪了。不过当时所有知情人都知道,她并不是失踪,而是死了。但因为没有发现她的尸体,也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她的死亡,就认定她失踪。”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开始发觉,这一连串发生在我身边的事并不简单。

    前田丽子又叹了一口气,“也难怪你不知道,自从孟丽,也就是孟娜的姐姐的那件事发生之后,校园里曾发生过一段时期的恐慌,不过,不久之后就平息了,校方对此事严密封锁,一切有关资料都被锁进了档案室的保险柜,禁止任何人查看,凡是在校园内传递有关信息的人,都会受到来自学院的严厉处分。”前田丽子的话音很低,似乎生怕被别人听到。

    “孟娜的姐姐失踪后引起过恐慌?”我问。

    “不是失踪,是死了。”前田丽子再次强调,“当时孟丽留下了一本日记,里面有一封她的遗书。不过除了当时降灵会的会长池田奈美看过之外,根本就没有人见过那本日记。那时我正忙着考研究生,池田奈美也和我提起过这件事,但我没在意。谁知不久后,奈美就死在了那片树林里。从此再没有人知道那本日记放在哪里,而那片树林也先后侵吞了五个人的生命。”

    “树林?就是你称之为‘禁地’的那个地方吗?”

    “正是那里,”林木森接过话茬,“虽然当年我还没有入校,但这件事在校园中已经流传了很久。随着当时的那批学生的毕业和校方对消息的封锁,那片树林中死过人的事已经慢慢被大家淡忘。不过也正是因为发生了这些离奇死亡事件,那里才被封锁起来的。”

    就在这时,几位教授在旁边的餐桌旁坐下来了,我们只好停止了刚才的话题。

    前田丽子走时递给我一个红色的硬抄本,我打开第一页,只见上面写着“降灵会日志——1995年”几个大字。前田丽子对我说:“你所关心的事,都记在这上面,不过很多都是用日语写的,有些地方我作了翻译,如果你还有什么不明白,打这个电话找我。”林木森随着拿出笔,在一张纸条上写下了前田丽子的电话号码,递给我。

    我随便翻了翻前田丽子给我的那个本子,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内容,直到打开10月10日记载的那一页:

    95年10月10日星期一天气:雨

    失踪事件在此发生

    记录人:池田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