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海水正蓝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父亲半个钟头之后回来,他出门整整两个小时。才进院子,就嚷叫起来:”小彤哎!“

    我和亦珩一起冲向纱门口,两边都带着惊讶,然后,三个人,几乎同时的:”小彤呢?“”哎!“爸爸走进客厅,放下两大包的物品,特意掏出饼干和苹果,他说:”我在街上碰见徐伯伯,他说在我们巷子口看见小彤,我才又去买了他爱吃的饼干和苹果……“

    我望向母亲,又望向亦珩,他们都变了脸色,相信,我的脸色在一刹那间也变得可怕。”不可能的!爸!他没有回来。“我说,喉中极干涩。

    父亲抬头,望着我们。父亲重复那句:”他没来,没有来!“

    停顿了大约五秒钟,父亲薄弱的笑意浮起:”开玩笑!徐伯伯说,莉莉还跟着小彤的……。“

    莉莉?!我飞快的推开纱门,风中,只剩下狗圈摇摆,一左一右,一左一右……萧亦珩来到我身后,他低而短促的说:”天!他真的回来过!“

    小彤回来过,他把唯一忠实可靠的朋友带走了。而房内的我不知道!亦珩也不知道!我们除了彼此,竟然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

    我们希望小彤带着莉莉回家去了,可是,天黑了,他仍然没有出现--在他自己家,或是我家!吕大哥开车载着雪雪来了。我们所有的人,除了雪雪,没有人吃一点东西。风雨交加中,吕大哥开着车,同着父亲与亦珩在镇上寻找。我则伴着母亲与雪雪在家中等待。等待,真的是一种无尽残酷的折磨。小小的雪雪说:”哥哥呢?哥哥说他去找妈妈……。“”老天爷!“母亲拥紧雪雪,开始掉泪。我握住母亲的手:”别急!妈!不会有事的!一定没事!小彤说不定躲在哪里睡觉呢!“

    我没有哭!我不哭,因为,我知道他一定没事的,他有时候真调皮!却也真灵巧!真机敏!他不会有事的。”砰“的一声,大门关上了。我跳起来,向庭院跑,庭下的灯惨白的发着光亮,院中的树影不支的晃动,死命的挣扎,我掉过脸,不看他们……空着的狗圈依然飘起、坠落……”不会有事的!“我迎向母亲的泪眼,语调轻松的:”有莉莉和他作伴,没问题!“

    可是,狂风呼啸着,而出去寻找的他们,两个多小时了,怎么还不回来?

    收音机中播报台风消息,说是台风转向渐离本岛,可是,那风、那雨,依然不停不歇……。他们终于回来了,三个人都湿透了,吕大哥的头上缠着纱布,亦珩的面颊也呈紫黑。父亲大声说:风雨中车子撞上电线杆,吕大哥的额头出血了,他们到陈外科包扎之后才回来,吕大哥的脸色惨白的,他走向母亲,无助的说:”我们找不到他!妈!我们找不到……。“”会找到的!“母亲怜惜的抚着他,如同抚着小彤:”我们一定会找到他。“

    夜里,碧萦的电话竟然来了,他要找小彤。”小彤不在!“我惊惶的。”我刚才打电话到那边,他们说,小彤父子三人都在这儿!“我愣在那儿,怎么,这么巧?可是,我不能告诉碧萦!绝对不能啊!”他、他、他……他们是来了,呃,可是,台风来了,你知道,又是风、又是雨的……。“”我知道有台风!我只想和小彤说说话,我好想他……。“”大姐!“我僵在那儿,突然,灵机一动:”他呀!小彤被雪雪传染了,嗯,腮腺炎,他不方便说话,已经睡觉了。“”他也病了?可是,可是他很小就得过腮腺炎的……“噢!天哪!”他到底是什么毛病?有没有看过医生?“大姐急切的。”我也不知道,等明天,明天一早,我们就带他去看医生,你放心吧!“”小妹,我就是不放心他,你替我好好照顾他和雪雪。下个星期,我就回来了!“

    下个星期!下个星期!为什么就不能早一点回来呢?

    突然,停电了,睡眼朦胧的雪雪哭闹起来。母亲给我一支蜡烛,叫我带他去睡觉。入梦前,雪雪还呢喃的:”小阿姨,哥哥什么时候回来?“”乖乖睡,哥哥很快就回来了……。“

    我靠在床上,凝望着烛火,窗外的风雨一阵又一阵,厅内低语一波又一波……疲倦开始从四面包围而来,我缓缓闭上眼,并未睡去,凝神细听:可以听见花树悉-的摇曳,父亲的叹息,母亲与吕大哥低声的说话……突然,一个奇异的声音响起:”小阿姨!“

    我蹙了蹙眉,没睁眼。那声音又传来了:”小阿姨!“是小彤!我睁开眼,果然是小彤!他就站在窗边,眨着亮晶晶的双眼--小彤哦!小彤!我跳下床,一下子拥抱住他!谢谢天!感谢神!小彤没事!他好好的,好好的……。”小彤!“我激动的颤抖着:”你跑到哪儿去了?你把我们都急死了!吓死了!你知道吗?“

    小彤笑笑,他走向床畔,轻声说:”我来看妹妹!看小阿姨!我答应妹妹,去找妈妈回来。“

    他转头,兴奋的对我说:”我已经可以看见妈妈了,象来宝一样!看见妈妈,也看见你们……。“

    一股寒意直往上窜,我拉住他的手,紧紧地:”你说什么,谁是来宝?“

    一时间,我实在想不起来”来宝“--这个似曾相识的名字。只觉得小彤的话极怪异,他的手,好冰凉,他的笑却很飘忽:”小阿姨!“他仰望我,笑着说:”我要走了!“”不可以的!小彤!“我用力捉住他的手,透骨的冰凉:”你冷吗?“

    他点点头说:”我冷!衣服和鞋子都湿了……好冷哦……。“

    我走向壁橱,对他说:”我找件衣服给你换上,就不冷了!“

    我动手在微弱的烛火中,翻着、找着,小彤的声音极弱、极轻:”我走了……。“

    我扯下一件长袖衬衫,口中说着:”乖乖,来换……“

    一转身子,全身的血液直往上冲,小彤!小彤又不见了!不见了!不见了!我猛地一弹,出了一身冷汗,自己正在床上,雪雪在我身旁:是梦,只是个梦!胸口却像千斤重般沉沉压迫着……母亲悄悄进来,我问:”小彤呢?“

    母亲摇头,愁容满面。

    天将亮时,风雨较小,父亲和吕大哥再度出门寻找,母亲拿出棉花和药,要为亦珩敷药,我接过来,替他清洗淤血的面颊,一掉头,看见桌上,小彤的画像,仰头的笑容,我心中狠狠一惊,手中的棉花掉落下来。突然,我想起”来宝“和那个故事,与海龙王”交换“的故事……。”我已经可以看见妈妈了,像来宝一样!“小彤说。

    我用药棉轻拭亦珩的瘀青,心里渐渐明白了……清晰了……这是个交换吗?不!不可以!不可以--。亦珩握住我乱颤的手,我的泪,开始一个劲的落下,因为,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知道了哦!”我不疼的……。“亦珩安慰我,可是,我哭得更厉害。”别担心!碧纹!我们会找到小彤,他一定会回来的!“我捂着脸,只是哭泣。天哪!让他回来吧!即使真要交换,不该是小彤!不该是他!

    风雨随着黎明而减弱,天亮之后,雨停了,只有风,依旧肆虐着狼藉的草木。母亲煮了锅稀饭,大家都吃了,只有吕大哥,一夜之间,他憔悴而狼狈,失魂落魄的坐在一旁,不吃也不喝。我端了碗稀饭,在他身边坐下。”吃一点吧!“

    他摇头,注视着地面,一言不发。”你这样不吃不喝,有什么用呢?“我焦急的。”我不该打他的……“吕大哥喃喃的说:”一错……再错……“”姐夫!“我脱口而出:”这也不是你的错啊!“”是我!你知道,其实,我并不是完全不能忍受碧萦,也不是不爱他,只是……“他蒙住脸,再说不下去了。”我知道!“我真的知道啊!

    突然,我们都听见一个声音,大家的脸中都闪过强烈的喜悦,是狗吠,是--莉莉!我们一起冲向庭院,莉莉浑身湿淋淋的蹲在院中,抖瑟着,低吠着……。”小彤!“我叫着,向门外奔跑。”小彤!“吕大哥环视庭院。”小彤!小彤!小彤!“所有的人都叫唤着、找寻着。

    而莉莉,他的吠声如低泣,垂着头,缩着身子,我猛地俯下身,乱七八糟的嚷着:”莉莉!小彤呢?他到哪里去了?你们到哪里去了?告诉我们!莉莉!告诉我们啊--。“

    亦珩也弯下身,他检视莉莉,而后说:”莉莉在流血,他受伤了!“

    莉莉的后腿淌着血,毛上结着一大片干凝的血液和细沙。沙--沙?!一个意念窜进脑中,我的声音尖锐的、不能控制的高扬起:”在海边啊!海边--!“

    沙滩上,碉堡遥遥在望,海水曾漫上沙滩,沙子又软又湿,我跑不快,思想却转的飞快--让小彤在里面吧!在碉堡里吧!贝壳是大海的耳朵--哦!天哪,救救小彤吧!他没有罪哦!天!他没有罪!神啊!不管何方神圣,只要你倾听,求听我祈祷!救他吧!他只是个孩子!只是孩子!”我什么时候可以看到妈妈?“哦!小彤!妈妈下个星期就回来了!就回来了!”爸爸妈妈离婚以后,可不可以再结婚呢?“可以的,小彤!只要你平安无事,什么都可以重新开始,真的可以的!”我冷!衣服和鞋子都湿了,好冷哦!“小阿姨带了衣服来给你,我们都来了,你再不必怕,也不会冷!外公、外婆爱你!爸爸、妈妈爱你!阿姨也爱你!我们都爱你……。

    我们都来了,小彤!和我们回家吧--

    我一脚踏进碉堡,所有的思想在一瞬间被抽成真空--碉堡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海边一下子来了好多人,有警察、有驻军,还有一些不相干的人们,我坐在碉堡中,那已经被我疯狂搜寻多次而一无所获的地方。吕大哥被亦珩扶进来,他的脸色阴惨、青白,双眼盛载着恐惧。亦珩望望我,转身向外走去,我突然歇斯底里的拉住他。”你要救小彤!一定要救他!“”碧纹!“他安慰的拍抚我的手背。”你要答应我,一定救他回来!答应我?答应我?“我摇晃着他,却摇落自己满眶泪水。他咬咬牙,抬头望顶上青天,给我一个承诺:”我一定救他回来!一定!“

    他走了!我坐回碉堡,由他那薄弱的承诺安慰自己,他们会救他回来的!他还不到八岁呢!而他那么聪明,那么懂事,那么讨人喜欢!彤云、瑞雪,一对可爱的小兄妹,谁会忍心伤害他们……。”找到了!找到啦--。“沙滩上一片喧哗沸腾起来,我立即冲出碉堡,迎面灿亮的阳光,白花花一片,令我晕眩,然而,我还是看见了!看见小彤!平躺在不远的沙滩上,被一些不相干的人包围着,他们在摇头、在叹息……。”小彤!“我大叫,紧抱着手中的衣服跑向他,他的衣服和鞋子都湿了,他冷!小阿姨给小彤换好衣服,然后,我们回家--。有人冲过来,拦住我。”不要看了!碧纹!“他说,是萧亦珩。”我要小彤--。“我说,全身开始颤栗。他不说话,惨白着脸摇头,暗哑着嗓子:”来不及……他去了!“

    我站在那儿,听见吕大哥凄厉的、肝肠寸断的哭喊:”小彤啊!小彤--!“

    我可以看见,他紧搂小彤小小的身体,吻了又吻……我上前两步,亦珩再度拦我。”你答应我的--。“我尖锐的朝他大叫:”你答应救小彤回来!“

    我拼命推他,用尽全身气力,嘶声哭叫:”小彤!小阿姨来了!小阿姨来了--“小彤的衣裳落在地上,我没管,他躺在他父亲怀中,再不寒冷了。”小阿姨!人如果死了,还能活过来吗?“”如果我死了,是不是可以到我想要去的地方?可以看到我想看的人?“

    小彤哦!小彤!我虚弱的瘫坐在沙滩上,伸出手怎么也够不着小彤,我用尽力气挣扎向前,不知怎么,整个沙滩突然之间向我兜头倾下,不及呼叫与逃避,我失去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