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海水正蓝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整整三个星期,我没法子写“给小彤”的童话故事,因为,我知道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不是童话故事啊!

    大姐和二姐一道去了香港,临行前,大姐和小彤谈了很多,小彤不再哭泣,他早熟而忧郁的眼神,看来不再是七八岁的小孩子。

    “你爱妈吗?”大姐问。

    “爱!”他低低回答。

    “听妈的话,好好照顾妹妹,好好爱护她,知道吗?”

    “知道!”他望着大姐,切切的问:

    “只要我听话,就可以和妈妈住在一起了,是不是?”

    “妈妈会回来看你,等你长大了,就可以和妈妈……住在一起。”

    “哦……”小彤失望的低下头。

    大姐把他交给我,叫我多照顾他。

    “从小我就特别疼他,最放心不下他!他太聪明……”

    我点点头,握住小彤的手:

    “我会和姐夫说,让他和雪雪到淡水过完暑假,再送他们回台北!”

    可是,往日的“姐夫”,现在的“吕大哥”,没有答应我的请求,他当着新请来的保姆高小姐和孩子们,对我说:

    “孩子们没有母亲,我必须严加管教,不能叫他们玩野了心!”

    “姐夫……哦,吕大哥,你难道不放心我?我好歹是他们的阿姨啊!”我陪着笑,对表情冷淡的他说。他坐下道:

    “不是不放心,只是他们要学琴、学画画,我是有计划的教导孩子!”他自信的笑笑,继续说:

    “你应当听说过学琴的孩子决不变坏吧?”

    我站在那儿,觉得窘迫,有些激动的:

    “你不会为了姐姐,把我们列为拒绝往来户吧?”

    “什么话?!小妹!”吕大哥扬起眉:“我只是要孩子们好!”

    小彤牵着雪雪站在高小姐身旁,他的笑脸紧绷着,紧张而阴沉的望着我们。我深吸一口气:

    “我不知道学琴的孩子会不会变坏,但是我知道,除了钢琴、除了画画,还有关怀和爱--有足够的爱,孩子就不会变坏!”

    我不敢看小彤,转身离开吕家,关上大门,委屈和愤怒的泪水,便迫不及待泉涌而出。

    一个星期之后,吕家司机开车将小彤和雪雪送到淡水来。吕大哥托他捎来一封信,简单的说明,他要到花莲出差几天,所以请我们照顾小兄妹一个星期。我欣喜若狂的抚这个,吻那个;小彤只是拘谨的站着,一等司机驾车离去,他便一跃而起,叫着笑着。从小花园到房里,充满了兴奋的气氛,父母愁眉不展也一扫而空。吃过午饭,小彤吵着要到海边玩儿。眼看乌云密布就要下雨了,我本来不带他们去,偏偏萧亦珩骑着脚踏车来了,于是,我载雪雪,他载小彤,一行四人乘兴向海边驶去。

    一路上的笑笑嚷嚷,叫我几乎没有气力踩踏板。到了海边,四个人脱掉鞋袜,在沙滩上滚着、踢着,海水溅湿了我们的衣裳。天上一声霹雳雷响,豆大的雨点滴落下来,雪雪尖叫着扑进我怀中。我们急着抢救抛在沙滩上的鞋袜,萧亦珩背着小彤,牵着我们的手,向不远处一个废弃已久的碉堡跑去。我们钻进碉堡,踩着软绵绵的细沙,喘着气坐下来。这是一个神秘的小天地,微弱的光线投射进来,把雷雨隔绝在外。我轻搂着身旁安静的雪雪,望着小彤,眼中闪灿着兴奋,然后,望向萧亦珩,他也望着我,唇畔有丝笑意。

    “那时候,我比小彤大,你比雪雪还小,我们常到这儿来玩,记得吗?”

    奇妙的回声盘旋着--记得吗?记得吗?

    我笑着点头,将雪雪的头枕在我腿上,他似乎是累了,一动也不动的躺着。小彤抚身趴在萧亦珩的背上,他说:

    “萧叔叔!你喜欢我小阿姨,对不对?”

    萧亦珩拉他坐在膝上,含笑的说:

    “小彤果然是个聪明的孩子!你呢?喜不喜欢小阿姨?”

    “当然喜欢啦,我好听话的弹琴、画画,爸爸才准我来看小阿姨和外公、外婆的。”小彤到我身边,挨着我坐下,他问:“小阿姨,你能带我去找妈妈吗?”

    我怜惜的拥住他,轻声说:

    “今天晚上,请外公打电话给妈妈,你跟妈妈讲话,好不好?”

    “好!”他说:“其实啊,我经常在没有人的地方跟妈妈说话,妈妈说我想念他,他都会知道。有一天晚上,我好想好想妈妈,后来我睡着了,真的看见妈妈来了,他把地上的小熊捡给我,我大声叫妈妈,结果,不知道怎么搞的,变成爸爸了。爸爸说我又做噩梦了,我不是做噩梦,只是梦到妈妈……。”

    我的鼻头一酸,泪水盈眶。萧亦珩坐到小彤身边,他低沉的说:

    “小彤,妈妈不在身边,你要活得好好的,才能让妈妈放心……像萧叔叔的妈妈,很早就过世了,可是,我也长的这么大了,是不是?长大了,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小彤点头,他望着萧亦珩,象是心领神会。过了一会儿,垂下头低声说:“可是,我还是想妈妈……。”

    萧亦珩一把紧抱住小彤,他痛楚的闭上眼睛:

    “我知道,小彤!我知道!”

    我感动的,无能为力的看着他们……

    一个小时之后,雨停了。太阳又露出脸,海面上碧波闪亮。小彤和雪雪蹦蹦跳跳的跑出去,萧亦珩在堡口对我说:“去年夏天在海边,你所看见的事只是巧合,我知道他已经变成一个阻碍,但,不要只相信你看到的事。我有错,错在明明可以不让巧合发生,偏让他发生了。”

    我站在那儿,来不及咀嚼他的话,他让开身子,将我一个人留在那儿,沙滩上,小彤和雪雪忙不迭的捡贝壳,放在耳朵上。

    “贝壳是大海的耳朵!”小彤大声嚷着,一边跑向雪雪:

    “妹妹!我们来和妈妈讲话!”

    “喂喂喂!妈妈--妈妈--。”小彤叫着。

    “喂喂喂!妈妈--妈妈--。”雪雪叫着。

    萧亦珩挺直的站立,他突然指向天空:

    “看!那是什么?”

    我们一起望向天空,一道优美的七色彩虹跨在海天之间。

    “桥耶--。”雪雪尖细的童音嚷。

    “不是桥!是彩虹啦!”小彤脸上有种虔诚的光华:

    “哇!好漂亮!”

    我抬头望着那道虹,雷雨之后出现的,最美丽的东西。

    一个礼拜中,每天晚上,大姐都和孩子们通电话,她常在那头痛哭失声。小彤要回家的前一夜,叫我说故事给他听,他说我以前写的故事,大姐都说给他听了。

    “讲一个新的。”他说。

    “对!讲新的!”雪雪附和的。

    “好吧!”我想了想:“阿姨讲一个海的故事,从前啊,海边有一家人,爸爸妈妈和儿子,儿子叫做来宝……。”

    “为什么叫来宝呢?”雪雪突然问。

    “因为他是爸爸妈妈的宝贝嘛!”小彤说着。

    “对了!”我接着说:“爸爸妈妈都很爱来宝。爸爸是打鱼的,他抓的鱼又大又肥。可是又一年,海里突然捉不到鱼了,爸爸好难过,妈妈也难过,因为他们每个月都要送一条大鱼给国王,如果没有鱼,国王就要把他们通通杀掉!来宝心里真着急,他是一个孝顺的孩子,不能看着亲爱的爸爸妈妈被杀掉啊!所以,他就到海边去,走着哭着,求海龙王赐给他们一条鱼。”

    “海龙王听得见吗?”小彤轻声问。

    “听得见的。阿姨不是告诉过你,贝壳是大海的耳朵吗?他们是替大海打听消息的。所以,来宝到海边去了第三天,突然看见一位白胡子老爷爷,他问来宝为什么哭得那么伤心呢?来宝告诉老爷爷,要是再捉不到鱼,他们全家都要被杀死了。来宝说:”我死了没关系,可是爸爸妈妈年纪大了,他们辛辛苦苦的抚养我,我一定要想法子救他们的!“老爷爷很感动,称赞来宝是个孝顺的孩子。他告诉来宝,海龙王心爱的儿子死了,所以很悲伤,就不愿意把鱼送给人们了。来宝问老爷爷应该怎么办?老爷爷问来宝愿不愿意做海龙王的儿子?如果来宝做了王子,海龙王心里高兴,就会把大鱼送给人们了。而且,当了王子以后,吃得好、穿得好,比现在的生活好太多了。可是,来宝舍不得离开他的父母,他情愿过穷苦的生活。老爷爷一直劝他,假如他不愿意,他们全家都会被杀死。来宝想了很久,为了救亲爱的父母亲,他答应和老爷爷到海里去。老爷爷带着来宝去见海龙王,海龙王非常喜欢来宝,把他当作亲生的儿子,每天都过着最好的生活,可是,来宝一直都不快乐……。”

    “因为,他很想念爸爸妈妈。”小彤突然接口。

    “是啊!”我停了停,接着说道:

    “来宝的爸爸妈妈捉了很多大鱼,国王给了他们好多钱,他们也可以过很好的生活了,可是,爸爸妈妈也很不快乐,因为,他们再也看不见来宝了。妈妈因为想念来宝还生病了。海龙王很同情他们。就让来宝回家去看看。来宝回家以后,爸爸妈妈高兴极了。妈妈再也不让来宝走了,她的病也好了。但是,海龙王也想念来宝,最后,老爷爷想了个法子,让来宝在海里住一个月,在家里住一个月;这样,大家都觉得很快乐了。”

    故事说玩了,雪雪也睡着了,月光自窗外投射进来,映在她的笑脸上,一片安详的宁静,我想,她在梦中是不会有忧愁烦恼的。而小彤呢,他出神的眼睛显得更清亮,若有所思的问:

    “小阿姨!人如果死了,还能活过来吗?”

    “我想,是不能的。”我带着笑说。

    “那……如果我死了,是不是可以到我想要去的地方?可以看到我想看的人?”

    我一凛,立即收敛了笑容:

    “小彤!你怎么会这样问呢?我不知道人死了会怎么样!可是活着的人就看不见死掉的人了。”

    “没关系啊!死掉的人长了翅膀,可以飞回来看他的家!”

    “但是,活着的人会很想念他,会很难过!很难过……”

    “真的吗?”小彤问,有些悠忽的神情。

    我突然有些不自在,怎么和孩子谈这个问题?而小彤的表情和语气,似乎是非常陌生,这种感觉叫我害怕。于是,我催他睡觉,自己也躺下,准备入睡。不知过了多久,听见小彤唤我,我睁开困眼,听得见风声、虫鸣,和老狗莉莉的低吠声,但什么声音都不太真切。

    “小阿姨!我明天可不可以不回家去?”

    “不行!高阿姨一早就来接你们……”

    又过了一会儿,小彤的声音微弱的响起:

    “小阿姨!我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妈妈?”

    “你要乖乖的……”我含糊的、力不从心的回答,翻了个身,沉沉睡去,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