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海水正蓝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为了大姐的事,在香港执教的二姐碧绸也趁着暑假赶回来了。我和他一道去找姐夫谈谈,碧绸依旧是吉普塞女郎的味道,唇边仍是不在乎的笑痕。见着姐夫,开门见山的问:

    “大情圣!到底是要离婚了,啊?”

    姐夫苦笑不语,我急切的:

    “事情不会到这般田地,一定可以挽回的!”

    “是她要离婚!不是我!难道叫我跪下来求她?我是大男人!这像什么话?!”

    “好!”碧绸扬起声音:“伟大的大男人主义!”

    “公平一点,碧绸!小妹知道碧萦的自以为是,不讲道理!”

    “我不想知道你们--。”我说,可是,碧绸同时也在说,她的声音压过我的:

    “反正是恩断义绝了,不是吗?”

    “提出离婚的是她,你为什么不问问她?”姐夫有些愤怒了。

    “谁要离婚并不是重要关键!”碧绸声音更大。

    “好了,你们干什么嘛!”我的劝解一点作用也没有。

    他们两人愈说愈激动,却也离题愈远。碧绸答应过我,要心平气和的谈,可是现在,姐夫的话勾起了她昔日痛楚的爱情创痕……。

    “够了!你们!”我尖锐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争执:

    “你们只想到自己!谁替孩子想过?”

    “法律规定,孩子归我的,碧萦不答应……。”姐夫说。

    “法律规定?”我觉得自己抖瑟起来:“你们只会争争吵吵,抢抢夺夺!有没有顾虑到孩子的感觉?”

    “孩子还小,他们很快会习惯的……”姐夫说,声音平缓得多。我靠上椅背,乏力的听着他对碧绸说,要将新成立不久的香港分公司交给碧萦,作为补偿。

    “反正从认识她,就注定了欠她的……。”他说,声音特别沉痛暗哑。

    母亲流了几天泪,她坚持要到台北去,唉声叹气的父亲不让她去。

    “你不管,问题怎么解决得了?”母亲拭泪说。

    “你去了,问题还是解决不了!”父亲又重重叹了口气:“三个宝贝女儿,比三十个儿子还难带--。”

    我和碧绸不约而同的垂下头。

    大姐和姐夫签字那天,我带着小彤和雪雪到儿童乐园玩儿,陪着我们的是萧亦珩。小彤和雪雪玩得很尽兴,不停的发出银玲般的串串笑声。望着学法律的萧亦珩,我说:“看起来,法律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

    他笑笑,在我身边坐下,态度轻松的说:

    “文学呢?文学是比较好的方法吗?”

    我也笑起来。果然是反应敏捷,虽然是一块儿长大的,可是,浪子回头的他,的确在这几年有了很大的改变。

    “我想,‘爱’是比较好的方法。”我说。

    他点点头,而后沉思的说:

    “除了爱,一定还有别的……。”

    可不是吗?姐和姐夫有足够的爱,但,今天以后,他们竟将形同末路了。他们之间缺少什么?那些厮守终身的恩爱夫妻,又多了一些什么?

    我们四个人回到姐夫家时,满屋子的人还未散去,小彤奔向他奶奶,祖孙两人搂在一处,雪雪也过去缠住老人家。姐姐眼中含泪,姐夫鼻头微红。

    “办完了?”我轻声问。

    大家都没反应,姐夫僵硬的点点头。小彤正兴高采烈的对他奶奶叙述整天游玩的情形,突然注意到大家凝重的面色,他停住口,然后,大声的问:

    “妈妈!你怎么了?”

    姐姐忙强作笑颜,走到他身边,牵他过来说:

    “没有啊!妈妈很好……。”

    姐夫走近他们,对小彤说:

    “你要乖乖听话,妈妈得到香港去上班,要很久才回来……”

    小彤瞪大眼睛,望着姐夫,再望住姐姐,他的声音怯怯响起:

    “妈妈……。”

    姐姐愤怒的站直身子,对姐夫嚷叫起来:

    “为什么告诉他?你是什么意思--?”

    “怕什么?”姐夫也咆哮着:“敢做就要敢当!孩子早晚都会知道的!”

    “我知道……”小彤颤栗着,他的脸色苍白,眼中盛满恐惧,变了调子的童音撕裂一般的响起,震慑住每一个人。

    “你们离婚了!”

    父亲重重的叹息,母亲悉-的哭泣……姐姐、姐夫则失措的站立着。

    小彤费力喘气,哽咽着:

    “你们……离婚了……。”

    “小彤!”姐姐握住他的手。他哀求的望着姐姐:

    “妈!不要离婚嘛……。”

    “小彤!”姐夫按着他的肩头,他攀住姐夫的手臂:

    “爸!爸爸……不要离婚。”

    “你长大了,要听话,要懂事……”姐夫说着。

    泪水快速的滑下小彤的面颊,他抖着身子,哀哀央告:

    “我一定听话!我以后好好弹钢琴!我做完功课才看电视!我不偷吃冰棒!我会照顾雪雪!我下次考第一名!你们不要离婚好不好?我……我……。”他再想不出什么办法,渴盼的望着对立的姐夫、姐姐,像一个等待宣判的死刑犯,犹等待着可能出现的一丝希望。可是,流着泪的姐姐说道:“不可能了,小彤!”

    小彤七岁半的世界,在一瞬间,毁灭殆尽。我几乎可以听见他小小心灵被击成粉碎的声音。他停顿了大约五秒钟,然后,如野兽垂死前歇斯底里的哀号哭叫起来,那是一种令人颤栗的,自地狱传来的声音。雪雪吓得跟着大哭,我们只能陪着哭,所有的人,对小彤破碎的世界,全都爱莫能助啊!奶奶、外祖父母、和阿姨--全都爱莫能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