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苦渡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三十六章 行集体婚礼 盼四世同堂
    刘家祖孙三代举行集体婚礼的形式确定以后,他们又在泰康花园购买了一套500平方米的花园别墅——泰然居——作为新房,婚礼由赵小毛和王芳负责筹办,孙玉芬、任尤丽做具体工作。

    在集体婚礼的筹组和操办过程中,赵小毛的身世、刘芳和刘小男的事迹、魏冬明和黄秋生的操守和对爱情的忠贞逐渐被披露出来,先是在如意饭店、中华饭店、中华实业有限公司内部,后来逐渐传向社会。

    一天,任尤丽随王芳参加一个招待会,她在会上见到了老朋友——《新风日报》总编——王正中先生。

    王正中四十左右的年龄,身材不高,体胖、圆脸,他说话总是笑眯眯的,不说话也是一脸的和气,所以人们都叫他小佛爷,他人缘好且风流。他招收记者,不以文笔而论,专以长相和交际能力为取舍,凡大专院校的枝花他没有不认识的,他把任尤丽作为招聘对象培养了四年,但因赵小毛人材出众、招聘宣传工作做得好使他前功尽弃。

    王正中还是个讲交情、重义气的人,当任尤丽决定应聘到如意饭店向他表示歉意时,他很爽快地说:“招聘不成仁义在,不到《新风日报》工作,还可以做朋友、保持新闻联系嘛!有什么重要新闻别忘了《新风日报》!”

    任尤丽也是个讲交情、重义气、有恩必报的人,她认为王正中把她作为招聘对象培养是看得起她,因此她记住他的恩惠,总想着为《新风日报》提供新闻消息,她这次见到王正中寒暄几句以后说:“王总编,我向你提供一条轰动性的新闻消息!”

    “好,太好了!感谢你对我们《新风日报》的厚爱!”

    “你还记得我们学校的赵小毛吗?”

    “记得,他和我共同竞争你,他是赢家我是输家,他比我高明,我只说去拜访他、学习他的高明之处,至今还未能如愿呢!”

    “赵小毛的身世你知道吗?”

    “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家里很有钱、是个大商家,但对他的身世一点也不知道!”

    “他是一个孤儿,是两个未婚妈妈收养了他,并把他培养成人的。”

    王正中从事新闻工作二十多年,是一个很有新闻眼光的人,他仅凭任尤丽这几句话断定,赵小毛及其家庭隐藏着振奋人心、轰动社会的新闻。为了确保独家新闻地位,他起身向四周看了看说:“任小姐,我们到对面咖啡馆里去坐一坐!”

    王正中听完赵小毛及其家庭情况介绍以后,他感到赵小毛的家庭、赵小毛的身世具有极其重要的新闻价值,他决定派专访记者进行采访,他对任尤丽说:“任小姐,我把我们的专访记者徐仪丽小姐找来,由她负责对赵小毛及其家庭进行专题采访报导。”他说完以后,即拷叫徐仪丽。

    徐仪丽来到咖啡馆以后,王正中向任尤丽介绍说:“这是我们《新风日报》专访记者徐仪丽小姐,凡是我报重要的独家新闻都由她采访,请你向她详细地介绍一下赵小毛的家庭情况,我到那边还有点事情,中午我们一块吃饭,我请二位小姐的客!”

    任尤丽目送王正中走远了以后,她回过头来细细地打量徐仪丽,只见她人长得就像她的名字一样:端庄、文静、秀丽。

    就在任尤丽仔细打量徐仪丽的时候,徐仪丽也在打量着她,凭她记者的职业灵感,觉得任尤丽是个热情豁达之人,这种感觉使她对她充满了信任,同时也对她这次的采访充满了信心,她看着她问道:“任小姐,你在如意饭店工作多长时间了!”

    “我大学一毕业就到如意饭店了,有五六年了吧!”

    “五六年了才知道赵小毛的身世之谜,可见你们赵总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哇!”

    “我和我们赵总是大学同班同学,如果从大学算起我们相处十年了,这更能说明他的保密工作做得好!”

    “既然他对自己的身世如此保密,怎么又公开了呢?”

    就这样,徐仪丽问,任尤丽答,一问一答,采访进行得很顺利,就在他们的思路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确,提问和回答的兴致越来越高、兴趣越来越浓的时候,王正中总编辑走进咖啡店看着她们问道:“你们谈完了吗?如果还没有谈完的话,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谈,如果还不行的话你们下午再接着谈可以吗?”

    “依我看我们下午也谈不完,我们还是先吃饭吧!”

    席间,徐仪丽向王正中汇报了上午的采访情况,王正中听了很高兴,他对徐仪丽说:“这是一个具有轰动效应的独家新闻,它对我们树立社会新风气、加强精神文明建设具有很重要的典型意义,我们可以分成若干个专题进行报导,你除了向任小姐采访之外,还要去采访当事人,他们这几十年是怎么过来的;他们面对亿万资产不动心是怎么想的?他们……”

    第二天,《新风日报》以独家专访发表了:

    奇闻——祖孙三代集体婚礼将于十月一日举行!

    紧接着又连续发表了五篇专访新闻:

    爱情——使他们忍受了四十年的苦难,三十年的煎熬!

    信义——使他们看轻亿万资产!

    缘分——使他们和睦相处胜过血缘亲情!

    信念——使他们渡过了无边的苦海!

    苦尽甜来——初婚老人安享幸福晚年!

    《新风日报》的六篇专访新闻,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当第一篇专访发表以后,徐仪丽拿着《新风日报》的报导,找到赵小毛采访时,他将报道连续看了三遍以后问道:你是《新风日报》的记者?

    徐仪丽将名片递给他说:“请赵总多多指教!”

    “你们这篇报道是从什么地方采访的?”

    “是从一个和你相处十年,对你非常了解而且很崇拜你的人那里采访的!”接着,徐仪丽又补充一句说:“像这样的新闻,不是你身边的人是讲不出来的!”

    “既然如此,你继续找她采访就是了,还找我们采访什么呢?”

    “像这篇报道中讲的事情,它的意义不仅仅只是婚礼本身,像你们祖孙三代没有血缘亲情为什么能够和睦相处呢?为什么会胜过有血缘亲情的家庭呢?是什么力量把你们凝聚在一起呢?像你的奶奶和爷爷、爸爸和妈妈他们苦苦地等待对方四十年、三十年,这几乎是一生一世的等待呀!这是什么精神、什么信念在支持着他们呢?像你的奶奶和妈妈把对你的感情、对你生父的信义看得比亿万资产还重要,这又是一种什么精神、什么信念支持着她们呢?像……这些对读者都具有很强的感染力、很大的教育意义!”

    徐仪丽的话字字句句撞击着赵小毛的心灵,在他思想上引起了强烈的共鸣,他想:“我赵小毛之所以会有今天,不就是靠她讲的这种精神、这种信念、这种信义的支持吗?不就是靠她讲的这种精神、这种信念、这种信义的凝聚吗?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他们的平凡而伟大之处不正表现于此吗?在这个社会上,像我赵小毛这样的孤儿,像我赵小毛这样的苦命人不知道有多少,如果不宣传这种精神、这种信念、这种信义,他们怎么会有出头的日子呢?”他想到这里以后,抬起头来看着徐仪丽说:“徐小姐,请你稍等一会儿,我和我们魏董事长和黄副董事长商量一下。”他怕徐仪丽不明白他的意思,于是向她解释说:“我们的魏董事长和黄副董事长就是我的爷爷和爸爸,我们祖孙三代中的两代,所以我要和他们商量一下!”

    “好!听赵总经理的安排!”

    赵小毛拿着《新风日报》的报导来到魏冬明办公室,他向魏冬明说明缘由以后问道:“你看这件事情应当怎么处理?”

    “他们从哪里知道的这些消息,怎么这么快呢?”

    “我问她了,她不愿意告诉我消息来源!”

    魏冬明想了一会儿说:“让他们报道一下也好,你奶奶实在是太伟大了,她受那么多的苦、那么大的磨难,她不但没有倒下,而且还把你和你妈妈都抚养成人,在报纸上宣传她的事迹这实际上也是代替你和你妈妈向她表示感谢!你说是吗?”

    “我也是这么想的,要不是奶奶和妈妈,我现在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呢!也许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你对你奶奶和妈妈的情况都很清楚,要不你和她谈吧!”

    “我们三个人一块和她谈吧!这样反映的问题会更准确一些,你看怎么样?”

    “一块谈!一块谈!”魏冬明连续重复了两遍以后说:“我们三个人一块谈也好,你去征求一下黄总的意见,如果他同意的话你就把记者和黄总叫到我这里来,你看怎么样?”

    “好!”赵小毛拿着《新风日报》去找黄秋生。

    不一会地黄秋生来到魏冬明办公室,黄秋生还未坐下,赵小毛就领着徐仪丽进来了。

    魏冬明看着徐仪丽说:“感谢你对我……”他一句话还未说完就愣住了,赵小毛看到这种情况以后感到很奇怪,他想:“这是怎么啦?”他正想说话打破这种尴尬局面给魏冬明解围的时候,黄秋生说话了。

    赵小毛领着徐仪丽来到魏冬明办公室时,黄秋生正在低头看报纸,他听魏冬明只说了半句话感到很奇怪,他抬起头来一看是徐仪丽,这时徐仪丽兢兢业业的工作表现、对魏冬明的照顾体贴、不辞而别的经过等等一齐浮现出来,他也不知道应当从哪里说起,于是脱口说道:“徐仪丽,你不辞而别连工资都不要!我们到处找你都找不到,没想到你今天主动上门找我们来了,你说这是我们的缘分太深呢?还是这个世界太小了呢?”

    徐仪丽跟在赵小毛后面走进魏冬明的办公室,她一见到魏冬明和黄秋生坐在那里就往后退了一步,但她马上对自己提出批评说:“不能这样,他们是你的采访对象……”她正在这么想、这么说的时候,魏冬明说话了,但他一句话还未说完就停下来了。她正想讲话的时候,黄秋生说话了,她只好站在那里静心地听他讲话。

    赵小毛看到魏冬明的尴尬、徐仪丽的羞涩,听到黄秋生没边没沿的话以后,他感到很奇怪地问道:“你们原来都认识呀!”

    “我们何止是认识!”黄秋生说:“徐小姐原来是我们深圳中华饭店的总管,她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后来炒了我们的就鱼,使我们遗憾至今!”

    “徐小姐,你后来到哪里去了?”魏冬明从广州六六顺的愧疚中走出来以后说:“我们一直在为你担心,到处都打听不到你的消息!”

    “我这不是有消息了吗?”徐仪丽逐渐恢复平静以后说:“感谢魏总对我的关心!”她讲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会说:“离开深圳以后,经我一个亲戚介绍到《新风日报》当记者了!”

    “今天,你是以记者的身分对我们进行采访,等你的采访任务完成以后我们再说好吗?”魏冬明看了看黄秋生和赵小毛以后问道:“你看可以吗?徐小姐!”

    “好吧!”徐仪丽说:“我们现在就开始采访吧!”

    魏冬明见他的意见得到大家的赞同,就接着他刚开始时的半句话说:“我感谢你们《新风日报》对我们的报导,在这件事情上我们都沾了刘芳的光,她受尽磨难把我的女儿抚养成人、把毛毛抚养成人,我们觉得要报道就应当报道她,把我们当做受益人对待会更好一些,我们所能谈的也是这些方面!”

    “我们先谈一谈,谈完了以后再去采访刘芳、刘小男,你们看可以吗?”

    “我们认为你这种安排很好!就看刘芳和男男愿意不愿意接受你的采访了!”

    魏冬明、黄秋生、赵小毛和徐仪丽谈得正热烈的时候,刘芳来电话问道:“冬明,你看到今天的《新风日报》了吗?”

    “我看到了,他们的记者正在我这里采访呢!我和秋生、毛毛正和她谈着呢!”

    “你看这样登报合适吗?我们家庭的事情弄到报纸上向全社会公布,吵得满天下都是,这样合适吗?”

    “实事求是嘛,有什么不合适的,记者说还要和你谈一谈呢!我们先在这里和记者谈,等一会你再和记者谈可以吗?”

    “我和记者谈、实事求是地谈?你还是让我好好地考虑考虑再说吧!”

    魏冬明放下电话以后对徐仪丽说:“我们老太太说她还要再考虑考虑,从她在电话里讲的情况来看,我看你的采访任务还是很艰巨的呀!”

    徐仪丽正准备提问时,任尤丽推门进来,她虽然未和徐仪丽说到采访的事情,但赵小毛看到她和徐仪丽的热乎劲,不由自主地看了看他面前的《新风日报》,他正想问她报纸上的新闻是不是她捅出去的时候,魏冬明问道:“任尤丽,你有事吗?”

    “现在香港、深圳、广州和北京公司都来电话问《新风日报》的消息是怎么回事情,王总让我来请示一下,怎么回答他们的询问!”

    魏冬明并未回答任尤丽的问活,他看了看黄秋生、赵小毛以后心想:“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件事是由《新风日报》引发出来的还是请他们来解答吧!”他这么想了以后转向徐仪丽问道:“徐小姐,你说我们应当怎么向下面公司解释说明呢?”

    徐仪丽就像当年在他手下工作一样,她毫不犹豫地回答道:“一个是你们的结婚安排,怎么安排就怎么往下布置;一个是新闻消息问题,就说《新风日报》的消息属实,要他们继续关注《新风日报》,它将陆续发表这方面的消息!”

    “你听清楚了吗?”魏冬明看着任尤丽说:“就按徐小姐说的意见向下解释!”

    任尤丽正准备走的时候,魏冬明把她叫住补充道:“对内对外都按照徐小姐刚才说的意见解释!”

    《新风日报》连续六篇新闻报道发表以后,公司内部和社会各界的舆论由惊讶转为羡慕,由羡慕转为深思。与此同时,婚礼也已经准备就绪,举行婚礼的日子也越来越临近了。

    十月一日这一天,泰康花园和全国各地一样沉浸在国庆节日的喜庆气氛中,然而它与其他居民区不同的是又增加了一层喜庆的气氛——刘家祖孙三代举行集体婚礼!

    在花园的大门两边各贴了一个两米见方的大“三喜”。

    这个“三喜”是《新风日报》总编辑王正中的创意,他想:“王安石面对金榜题名和洞房花烛夜创造了一个‘双喜’,面对刘家祖孙三代集体婚礼这种空前绝后的大喜事,我们为何不创造出一个‘三喜’呢?”他从《新风日报》的广告效应和对刘家精神风尚的敬佩出发,经过和刘家商量以后在《新风日报》上登出了一则征集“三喜”的广告,其广告词为:

    本报独家刊登刘家祖孙三代集体婚礼和事迹以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为了表示对刘家的敬佩之情,也是为了表示我们对刘家祖孙三代集体婚礼的祝贺,本报以一万元的奖金,向社会各界征集一个表达刘家祖孙三代集体婚礼的“三喜”字,对该字的要求是:

    ①“三喜”为一个方块汉字。

    ②“三喜”既要能够看出它是由三个喜字组成,又要能形成一个整体。

    ③“三喜”要结构匀称、便于书写。

    征集稿件请寄本报编辑部,经本报组织的五人专家小组评选以后,将应征入选的“三喜”在本报登出。

    广告登出以后,收到了近万件稿件,经专家组评选:北京吴酩书画社忧酩的作品入选。

    为庆祝刘家祖孙三代的集体婚礼,王正中将优酷的“三喜”印了大小一千份,两个二米见方的特大“三喜”贴在泰康花园大门两侧,使“三喜‘为国庆宫灯增添喜庆,使国庆宫灯为”三喜’增加婚庆的纪念意义。

    在从泰康花园大门通往泰然居的道路两旁每隔两米贴一个“三喜”,顺着“三喜”的道路走到泰然居迎面是一对宫灯高挂,宫灯下是一米见方的“三喜”,宫灯两侧的立柱上贴着大红对联:

    四十年,红色恐怖磨难受尽,不畏强权守忠贞,盼团圆望眼欲穿!

    三十载,铁幕隔断两个世界,改革开放架鹊桥,有情人终成眷属!

    横眉:祖孙同喜

    进到泰然居,在一楼八十八平方米大厅中央宫灯悬挂,宫灯下椽以“三喜”环绕,环大厅的二楼栏杆也贴满了“三喜”。

    一千个“三喜”代表了一千个祝愿,一千个祝愿把泰康花园和泰然居装扮成“三喜”的世界、“三喜”的天地。

    在大厅里还摆放着《新风日报》刊登的《刘家祖孙三代集体婚礼专题报导》精装合订本,使“三喜”世界、“三喜”天地充满了刘家高尚的精神风尚。

    上午十时,三辆婚礼彩车徐徐驶抵泰康花园,彩车在《迎新娘》的乐曲中开进泰康花园沿着“三喜”的道路缓缓驶向泰然居,第一辆彩车里坐着刘芳、魏冬明,第二辆彩车里坐着刘小男、黄秋生,第三辆彩车里坐着赵小毛、王芳。彩车驶抵泰然居以后,三对童男、童女打开车门将新人向婚礼台引导。

    新郎、新娘在《欢乐颂》的乐曲中走上婚礼台。

    上午十点半,司仪任尤丽高声宣布:刘家祖孙三代集体婚礼开始!

    乐队奏起《庆婚礼》。

    证婚人王继兵副部长向来宾展示了刘家祖孙三代的结婚证,宣布他们的婚姻合乎法律手续。

    主婚人王正中对各位嘉宾表示感谢,同时向来宾扼要介绍了刘家祖孙三代的高风亮节和对爱情的忠贞,由于他事先将《新风日报》的报导印成精装合订本,所以他的介绍到了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程度,他说:各位来宾,刘家的精神、刘家的情操感人至深,各位来宾,欲知刘家的精神世界和道德风尚,请仔细阅读《新风日报》奉送给各位的《刘家祖孙三代集体婚礼专题报导》精装合订本。

    最后,任尤丽宣布新郎、新娘入洞房。

    这最后一个议程,既是婚礼仪式的结束,也是新的仪式的开始!因此,在新郎、新娘入洞房的同时,任尤丽补充道:刘家祖孙三代集体婚礼结束,欢迎各位来宾明年参加刘家喜得贵子、贵孙的欢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