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苦渡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三十二章 追星为献身 恩师暗做煤
    石有才教授来到赵小毛办公室。

    石有才教授是赵小毛的恩师,他五十左右的年纪,是中国旅游大学出了名的雷锋式的好教师,他为人热情、爱助人为乐,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无论是大事还是小事,只要是求到他的事情他都鼎力相助。也正因为如此,赵小毛一看到他就想到了毕业生的分配问题,他为他让座、倒茶以后问道:“石老师,今年的毕业生分配工作结束了吗?”

    “刚开始呢!我就是为了一个学生的工作来找你的!”

    “是哪位同学看上我们饭店了?”

    “你们饭店管理专业的孙玉芬同学!你毕业时在学校里搞的那个公开招聘活动影响很大,同学们的印象都很深刻,当时孙玉芬是一年级的学生,她从那次的招聘活动以后多次和我说到你,她把你当做”商业明星“崇拜并希望到你手下来工作,她说你是我的得意门生要我来找你,因为她也是我的得意门生所以我就来了!”

    “她既然看上了我们饭店就让她来吧!不过,我们饭店条件不好,请石老师告诉她期望值不要太高了!”

    “毛毛,我可是要和你讲清楚哇!她要我亲自来找你可不仅仅只是为了安排一个工作呀!”

    “石老师,她还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吗?”

    “她对你有没有特殊要求这要由她自己来说!”石有才虽然没有说出她的特殊要求,但却看着他问道:“你现在有秘书吗?”

    石有才提出这个问题以后看着赵小毛,赵小毛听到这个问题后看着石有才,他们都希望从对方目光中、眼神里看出究竟、得到答案。

    赵小毛从石有才的目光中和眼神里没有得到他希望得到的答案,于是就问道:“她是想给我当秘书是吗?”

    “她并未说要给你当秘书。不过,根据她对我讲的意思和她对你的崇拜,我想还是安排她给你当秘书好一些!”

    “那就让她给我当秘书吧!”赵小毛这么说了以后,他又很不放心地问道:“她的文字怎么样?”

    “她的文字怎么样?你要问她的文字怎么样,就得先问一问你的文字怎么样。我告诉你吧!她没有相当的文字水平能成为我的得意门生吗?”

    “这个我相信,我之所以当面拍板让她当秘书,主要是看在她是你的得意门生上面!”

    “那好!孙玉芬的工作问题就这么定了,不许反悔呀!”

    “不会的,绝对不会反悔的!”赵小毛向石有才作出承诺以后说:“石老师,你这还是第一次到我们饭店来,今天中午就在我们这里吃饭,我陪你老喝两杯吧!”

    石有才看着手表寻思了一会说:“现在刚十一点多,今天中午你请客……”他说到这里转向赵小毛说:“我把孙玉芬叫来你们先认识一下,这也省得我以后给你们介绍了,你看可以吗?”

    “石老师,我和孙玉芬都是你的学生,你说请她来吃饭我当然赞成了。”赵小毛接着补充一句说:“更何况你今天是专门为她而来,而且我们把她的工作已经安排好了,把她请来一块吃饭更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那我就拷她吧!”就在石有才拿出电话本的时候,赵小毛说:“石老师,你告诉我她的拷机号,我来拷她吧!”

    赵小毛打过孙玉芬的拷机以后,他和石有才还没说几句话电话铃就响了,他一拿起电话就听到了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这使他心里为之一震,他在心里说道:“这声音真够甜蜜的呀!”受到这种甜蜜声音的诱惑,他想直接和她说话,但考虑到她是找石有才的,只好将到口边的话咽下去,他用手捂住电话说:“石老师,你的电话!”

    石有才接过电话一听是孙玉芬的声音,他很高兴地说:“孙玉芬,我在毛毛办公室里,你的工作问题我已经和他说好了,他准备安排你做他的秘书!”

    孙玉芬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她一句接一句地说:“石老师,我太感谢你了!石老师,我……”

    “毛毛今天中午请我吃饭,你也来吧!你们先认识一下,也省得我以后再给你们介绍了。”

    听说赵小毛请客吃饭以后,孙玉芬心里又是一阵高兴,她的高兴不是因为请她吃饭,而是她追慕已久的赵小毛请她吃饭!石有才帮助使她追上了赵小毛并当上了他的秘书,而且还要请她吃饭,这是何等高兴的事情呀!但她马上又想到请客吃饭和工作安排毕竟是两回事情!对于工作安排可以直言不讳地表示欢呼、表示高兴,如果对访客吃饭直言不讳地表示欢呼、表示高兴就有失少女的尊严了,但她也不能为了尊严而拒绝邀请、失去一次和赵小毛见面的机会呀!她在这两难中间徘徊了一阵子后,以半推半就的口吻问道:“石老师,这样合适吗?”

    “这样是最合适不过了,你们都是我的学生,学生陪老师吃饭有什么不合适呢?”石有才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了孙玉芬对赵小毛的追慕,于是就故意拉近他们的关系说:“这正说明我们师生的感情,你们师兄、师妹的情分,你快来吧!”

    “好!我马上打的过来!”

    学生是和穷字联系在一起的,因此一说到学生总爱说穷学生这主要是因为学生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他们的衣、食都靠父母供给,所以学生生活一般都比较清贫,特别是那些贫困家庭的学生更是如此了。石有才对孙玉芬的家庭情况很清楚,她母亲下岗领取基本生活费、父亲工厂的效益不好,因此孙玉芬生活很节俭、从不乱花一分钱;也正因为如此,石有才听她说到打的以后心里一怔,他想:“这孩子怎么也铺张起来了呢?从学校到毛毛办公室不过几站公共汽车路程,即使是走也走过来了,干吗还要打的呢?我得狠狠地批评她,不能让她随便乱花钱!”他本来想在电话里批评她,但一想到这是在赵小毛的办公室里,当着赵小毛的面批评她有些不合适,于是就将准备批评她的话咽下去了;也就在这个时候,他想起了她经常打听赵小毛的情况、要到赵小毛饭店来工作,而且每当她提到赵小毛的时候都很不自然,他想到这些以后心里一亮、一切都明白了,她原来不是为了讲究、为了铺张,而是为了尽快见到赵小毛,他这么想了以后笑着说:“你快打的过来吧,我们等着你!”

    石有才放下电话刚坐下还不到一支烟的功夫,就听到了敲门的声音,赵小毛看着门口说了声:“请进!”

    赵小毛话音刚落门就被推开了,先是从门外伸进一个小脑袋来,她在室内扫视了一圈后问道:“石老师在吗?”

    赵小毛听到这甜蜜的声音以后,他在心里“呀”了一声,然后抬起头来打量道:“马尾巴辫子高高翘起,一线眉下一对水汪汪、会说话的大眼睛,自带笑的嘴唇……青春的活力、和善的面容、甜蜜的声音!真是一个声形并具的绝代佳人呀!”他在赞美之余,一种难于自持的心情,使他忘记了石有才的存在、忽视了孙玉芬的问话,他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他走到孙玉芬身边、挨得很近了、没法再往前走了,他才匆忙地问道:“你是孙玉芬小姐吧?”

    “我是孙玉芬,你是赵小毛总经理吧?”

    两双热情的手一下子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看到赵小毛、孙玉芬热烈而忘情的握手以后,石有才站起身来说:“我就不用介绍了吧!”

    孙玉芬急忙放开紧紧握住不愿放开的手,她走到石有才面前说:“感谢石老师为我的工作奔忙,感谢石老师为我的工作专程来找赵总经理!”

    “你在我面前不能叫赵总经理,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学生,在我的面前只有毕业早晚没有职位高低,所以你们应当叫师兄、师妹!”

    石有才的话,虽然是为了摆他老师的谱,但却在无形中拉近了他们的距离,于是孙玉芬接着他的话问道:“石老师,我可以向师兄补充一句问候话吗?”

    “不仅可以,而且应该!你进来以后,连师兄好的问候话都没有说一声,失礼呀!”

    “我认错、接受石老师的批评!”孙玉芬说完以后转向赵小毛说:“大师兄好,小师妹向你赔礼了!”

    就在赵小毛再一次抓住孙玉芬柔软的小手,再一次体味她的温柔、感受到她心脏跳动的时候,王芳和任尤丽推门进来。

    王芳看到赵小毛和孙玉芬紧紧抓在一起的手,看着他们置石有才于不顾的亲密交谈,看着他们……她的脸一下子红了、红到了耳朵根子,她想避开可在她后面有任尤丽,前面有石有才;她想说话,但又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任尤丽从王芳的尴尬、难堪中看出了问题,她和王芳虽然也曾有过这种不愉快,但毕竟已经成为过去,她现在已经从她的对立面站到她一边了,她想:“今天这件事情一定是石有才牵线搭桥,否则这个女人怎么会跑到毛毛办公室来呢?”她看着石有才说了声“石老师好”,紧接着就来了个一石三鸟说:“石老师,你今天是来做好事的吧!”

    “真不愧是中国旅游大学的校花呀!一句话把该说的话、不该说的话、好说的话、不好说的话都说出来了,既给她自己除了怨气,又为王芳抱了不平,同时又把我打了一棒子,真厉害呀!”石有才这么想了以后,他毫不避讳地回答道:“是呀!我今天确实是来做好事的!”他指着孙玉芬说:“你们的师妹今年毕业,她要我给她找个工作,这不我就带着她找毛毛来了!”石有才见办公室里几个人都是他的学生,于是又摆出他老师的谱说:“人们都说桃李满天下,我这是桃李尽如意呀!你看,你们这就是四个,还有……五六十个都在如意饭店,你们说这是不是‘尽如意’呀?”

    尽管石有才说了很多令人兴奋不已的话,但任尤丽还嫌她的怨气未出、王芳的怒气未消,她接着又给石有才扎一针说:“石老师,你这是老观念了,我们现在是有的‘如意’,有的不‘如意’呀!”

    石有才虽然明白任尤丽这话是什么意思,但他不好把话说明白,于是就故作不知地问道:“毛毛,你们怎么有的如意,有的不如意呢?这是怎么回事情?”

    赵小毛看出了他们各自的心思和用意,他感到最使他为难的不是石有才和任尤丽的唇枪舌战,而是王芳的怒气和一言不发,他想:“我怎么这么倒霉呢?思想一开小差就让她逮住了?外带还有个任尤丽给她帮腔……”他想到这里以后看着王芳乞求似的说:“芳芳,石老师不理解任尤丽讲的‘如意’、‘不如意’是什么意思,你给解释一下好吗?”

    “是呀!你给石老师解释一下吧!”石有才怕王芳不给他面子,于是又摆出老师的谱责备道:“任尤丽,你尽给石老师打哑谜、出难题,说些谁也听不懂的话!”

    任尤丽看到石有才、赵小毛都被她“如意”、“不如意”的双关妙语置于尴尬境地,看到王芳感到舒心、孙玉芬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样子以后,她感到十分开心,这种开心使她刚才的不如意变得如意了,她笑着说:“石老师,原来的如意饭店一分为二了,一部分继续以如意饭店的名义经营,一部分与港商合资组成中华实业有限公司,我们学校来的同学也相应地一分为二,有的继续在如意饭店工作,有的转到中华实业有限公司工作,你说我们这是不是有的如意有的不如意呀?”她说完以后,还不忘再捎带一句说:“就不知道孙小姐来了以后如意不如意呀!”

    石有才知道赵小毛和王芳的关系,他也知道王芳一言不发是妒忌赵小毛和孙玉芬的热乎劲、吃醋了,因为这都是由他引起而感到尴尬,为了打破这种尴尬局面,他看着王芳问道:“芳芳,如意饭店一分为二了,你和毛毛是怎么分工的?”

    王芳看了看孙玉芬,然后转向石有才说:“我和毛毛是不会一分为二的!我现在是如意饭店的总经理,毛毛是如意饭店董事长、中华实业有限公司的总经理!”

    “啊,原来如此呀!”石有才接着又转向任尤丽问道:“你现在是在哪里呀?”

    “我在如意饭店给芳芳当秘书!”任尤丽说:“中华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以后,芳芳要我给她当秘书,这看来是重用我实际上是对我不放心呀!”她说到白里以后转向孙玉芬问道:“你说是这个道理吗?小师妹!”

    赵小毛见孙玉芬神情很不自在的样子,就插话给她解围说:“我们今天中午不到餐厅里去了,就在我办公室里吃饭,石老师你想吃点什么?”

    任尤丽看到孙玉芬因她的话而脸红,一种满意感使她那严肃的面孔浮现出笑容,当她听到赵小毛以吃饭为孙玉芬解围,使孙玉芬脸上的红潮退尽并露出嫣然笑容以后,她的面孔又变得严肃起来并转向王芳看她是什么反应!

    王芳长时间的沉默不语并不是她不想说话,而是她在思考着如何看待赵小毛的花心、如何处理赵小毛的花心、如何对待孙玉芬的威胁,她想:“为了毛毛和任尤丽的关系,我曾经哭得死去活来,我请男男阿姨出来帮忙,我把她从毛毛身边调开,我和毛毛几乎闹翻了,结果怎么样呢?昨天刚从他身边调走了一个任尤丽,今天又来了一个孙玉芬,我把孙玉芬也从他身边调走吗?即使是我把孙玉芬从他身边调走了,明天还会有李玉芬、张玉芬……到他身边来,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女人我就不可能把他身边的女人调光!”她想到这里以后又反过来一想:“任尤丽没有能够改变我和毛毛的关系,难道你孙玉芬就能改变了吗?你孙玉芬既然能够取代任尤丽,那么李玉芬、张玉芬也能够取代你,沈实力不就是很好的例子吗?在他身边的女人像走马灯似的不知道换了多少个,但陈丽娟大姐却是岿然不动、红旗不倒,既然如此,我何必要像陈丽娟大姐那样去监督他、赶走她呢?”她想到这些以后感到陈丽娟监督他、赶走她是不明事理的表现、是和自己过不去的做法!她这么想了以后又提出问题说:“怎么才能做到明事理呢?怎么才能做到不和自己过不去呢?”

    王芳把陈丽娟作为正反两个方面的教员进行学习和总结以后,她心平气顺地去看待赵小毛、看待沈实力,然后再把眼光从他们身上移开去看李实力、张实力……她就这样把天下的男人都看过一遍后感到:“男人难免有花心的时候、花心的地方,对男人管束太严格就等于是和自己过不去,应当给男人留下活动空间让他们自由活动,这当然也包括了让他们有花心的自由了。”

    这就是王芳经过长时间的沉默不语、深思熟虑以后形成的一种夫妻新观念。

    这种夫妻新观念使她自认为理解了刘小男讲的“既然爱他就不要怀疑他,既然怀疑他就不要爱他”的爱情观!

    这种夫妻新观念使她自认为懂得了社会上流传的“家里红旗不倒、外面红旗飘飘”的道理!

    这种夫妻新观念使她感到她是一面永不倒的家庭红旗,而任尤丽、孙玉芬、李玉芬、张玉芬……只不过是一面面随风飘飘而过的红旗,她们今天飘到这里明天飘到那里,她们愿意飘就让她们去飘吧!

    夫妻新观念使她产生了一种自豪感,正是这种自豪感使她将夫妻新观念又升华到了一个理论的高度并具体命名为:“红旗不倒论”、“活动空间论”;尽管她这两论与实际结合还有一个过程,尽管她的思想还会有反复,尽管她对自己在两论中的定位还不明确,但她在这个时候却从两论中得到了有益的启示:“他保证我的红旗不倒,我保证他的活动空间!”

    她心平气顺以后看待任尤丽,对她的过去感到不必计较了!

    她心平气顺以后看待孙玉芬,觉得她顺眼多了!

    她心平气顺以后看待赵小毛,感到他给孙玉芬解围也是平常事情、不必计较了!

    王芳心平气顺以后的平淡表现,使赵小毛体会到了她的宽宏大度,作为对她宽宏大度的一种报答,他以商量的口气说:“芳芳,是不是让餐厅部金主任把菜谱拿上来,让石老师点一些他喜欢吃的菜?”

    “赵总,你要招待的除了石老师之外,还有我们的小师妹孙玉芬小姐呀!”任尤丽仍然不依不饶地说:“你也应当征求一下孙小姐的意见,看她喜欢吃点什么呀?”

    “今天招待的客人,除了石老师、孙玉芬小姐之外,还有你任尤丽小姐!”赵小毛看着任尤丽说:“你今天的身份不是芳芳的秘书、不是如意饭店的职工,你和孙玉芬小姐一样是赵小毛和王芳的校友、石老师的学生,你明白了吗?”

    “好哇!你这是要炒我的鱿鱼是吗?”任尤丽看着赵小毛说:“现在是芳芳管我,不是你赵总经理管我,你别搞错了!”

    任尤丽的话把大家都逗乐了,就在他们哈哈大笑的时候,金主任拿着菜谱来到赵小毛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