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苦渡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三十章 千里来相会 合作架鹊桥
    这是初春一个晴朗天气,太阳晒在人身上暖融融的,远看树枝好像照上了一层绿色的薄纱,虽有冬天光秃秃的灰暗色调,但却充满了绿色的春意,树枝的摇曳就像绿色的薄纱随着微风飘动,一种春来了、春来了的感觉使人们感到格外心情舒畅、精神愉快!也正因为如此,魏北方、黄大陆他们这一天的工作效率特别高,接待单位都好像重新换了一批人似的,每个人的态度都很热情、友好,因此他们一天的调查任务半天就完成了。

    在回如意饭店的路上,黄大陆看着魏北方问道:“老师,我们今天一天的任务半天就完成了,下午是不是安排一项机动任务哇?”

    “我们的机动任务里不是有一项拜访如意饭店老板赵先生吗?如果他下午有空的话我们就去拜访他!”

    事情也凑巧得很,赵小毛下午的安排因故取消,两个空闲时间促成了魏北方、黄大陆和赵小毛的第一次见面。

    魏北方、黄大陆如约来到赵小毛办公室,他们互致问候、交换了名片以后,魏北方将赵小毛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只见他廿三四岁的年龄,身材一米七五左右,一副近视眼镜架在他高高的鼻梁上,从镜片后面一对明亮、透彻的眼睛里看出他的智慧,从眼镜上方一对燕翅眉看出他的毅力,从他不大不小的薄嘴唇看出他能言善辩的口才。魏冬明把他打量一番后在心里赞叹道:“真是一表人才、商界明星呀!”

    这时,黄大陆也在上下打量着赵小毛,他在心里说道:“少年老成,廿三四岁的年纪管理这么大的一家企业,真是奇才!”

    就在魏北方、黄大陆打量赵小毛的同时,赵小毛也在打量他们,他看到他们两个人的名片上赫然印着香港中华饭店、深圳中华饭店、广州中华饭店董事长、总经理的头衔以后,又看着他们的名字琢磨道:“北方、大陆,北方、大陆……”他看着他们说:“你们两位都是心向祖国、志在大陆哇!你们是……”

    “我们是师生关系,也是合作伙伴!”黄大陆说:“赵先生,你是觉得我们的名字有点奇怪是吗?”

    “你们两个都是香港同胞,一个叫北方,一个叫大陆,在香港来说北方、大陆都是一个意思!你们两个人的名字所包含的事业心和志向都是很强烈的呀!”

    “看来赵先生对我们的名字还有点怀疑!是不是不相信这是我们的真名实姓?”

    “不!不!”赵小毛急忙解释说:“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你们的名字好!看到你们的名字就看到了你们在大陆蒸蒸日上的事业!”

    “中国人讲话,坐不改名,行不更姓,所以名字是不会有假的呀!”魏北方说:“我们在深圳和广州的生意都不错,托赵先生吉言,我们在北京的生意也会是很好的!”

    “是!是!我相信魏先生和黄先生在北京的生意会是很好的!很好的!”

    “我们到贵饭店来住,可说是一种阴差阳错,我想造成这种阴差阳错的潜在原因可能就是我们的缘分!”魏北方接着又把出租司机听岔了话,把他门拉到如意饭店的经过说了一遍。

    听魏北方介绍了他们住进如意饭店的经过以后,赵小毛哈哈大笑,他笑过以后说:“这只能用缘分来解释了,看来我们应当而且必须合作一番事业,如果将来合作成功的话,我们一定要特别感谢那位出租司机!”

    魏北方、黄大陆对赵小毛的印象很好,他们一离开他的办公室就议论开了,黄大陆说:“这个赵小毛总经理真是商业奇才!我们觉得客房租用价格太高,但经过他一番解释就觉得不高了;我们本来觉得他的饭店地段不够理想,但他把出租司机的误会搬出来一说我们就觉得很理想了;我们本来不需要一层客房,但经过他一计算我们就觉得确实需要了,你说他这是一种什么魔力呢?”

    “我以为他的魔力就是他的诚恳和务实!他的诚恳使我们感到他是在为我们考虑问题,他的务实在于对市场、对行情了如指掌,所以他讲出来的话对我们很有说服力!”

    “老师,你说他的诚恳和务实是怎么统一起来的?”

    “诚恳不是所有生意人都具备的品德,务实也不只是诚恳的生意人才有的精神,这两者的结合和统一要有一定的条件!这个条件就是良好的素质,而良好的素质是经过良好的教育、严格的训练培养出来的,当然重要的还在于他个人的努力了!”

    魏北方的话给了黄大陆很大的启发,这也使他对赵小毛有了新的发现,他说:“老师,他肯定还有个良好的家庭教育!”

    “看样子他应该有个良好的家庭教育,但实际情况……”魏北方本想对黄大陆的话提出异议,但他还未说出来就感到他既然强调“家庭教育”就一定有他的道理,于是就将他要说的话咽下去问道:“大陆,你对他的家庭教育怎么这么感兴趣呢?”

    “我们和别人谈生意都很费周折,和他一谈就成,而且句句人耳、印象深刻,你说怪不怪?我想来想去,感到这只能用缘分来解释!而且我一想到缘分就想到了他的家庭,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情!”

    也正是缘分,使他们对赵小毛的诚恳相信无疑、对赵小毛的务实佩服之至;而赵小毛对魏北方、黄大陆的游戏规则也特别欣赏,他拿着客房租用协议自言自语道:“难怪报纸、杂志和电视天天说要和世界接轨了,人家的游戏规则就是比我们的规范,人家的理念就是符合市场规律,什么都讲在明面上、透明度很高,因此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扯皮和钩心斗角。”这时,他突然想到了问题的另外一面、想到了沈实力经常对他想说而又不愿意说的话,于是就给他打电话说:“沈总,你今天晚上有空吗?我们在一块坐坐可以吗?”

    沈实力是利得公司总经理、赵小毛的好朋友。

    赵小毛曾多次听沈实力讲港商的坏话,言语之中经常流露出他上当受骗的意思,但每次都是开了头以后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下去。赵小毛知道他的脾性,凡是这种情况就是他遇到了最痛心难忍、最感丢脸的事情;由于他感到痛心难忍所以要说,但由于他感到丢脸、害怕别人耻笑,所以不愿意说。也正因为如此,赵小毛不追不问,他说到哪里是哪里、说多少是多少,以免伤害了他的自尊心;但今天的情况就不同了,他为了与港商魏北方、黄大陆合作,需要向他请教与港商打交道的经验教训,因此不得不向他询问他想说而又不愿说的事情。

    沈实力于晚上8点如约来到亚欧大酒店,他一见到赵小毛就说:“怎么不在你们如意饭店呢?跑这么远干什么?”

    “跑这么远不都是汽车在跑吗?”赵小毛说:“我们吃完饭以后到歌厅去,和你钟情的小姐唱唱歌、跳跳舞,我们饭店虽然叫如意饭店,但在这一点上不能使你老兄如意呀!”

    “我看你们饭店很好!我对你们饭店没有丝毫不如意的地方!”

    “我们饭店没有三陪小姐,难道你老兄也感到如意吗?”

    赵小毛之所以这么说,就因为沈实力是个离开小姐不谈生意、离开小姐不说话、离开小姐活不成的人。他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小姐陪,他出差要小姐陪、谈判要小姐陪、吃饭要小姐陪、睡觉要小姐陪,就连他办公也要小姐陪;赵小毛今天要向他请教如何与港商打交道、咨询与港商合作的注意事项,为了使他玩得高兴所以就将活动安排到了小姐最靓丽的亚欧大酒店。

    赵小毛的安排很合沈实力的心意,但出于交际习惯,他也不得不客气几句。这几句客气话是玩笑?是真情?是假意?是虚伪?还是……这要由他们的关系决定。

    赵小毛在重大的生意决策上向沈实力个别请教,这说明他们的关系并非一般,所以沈实力的客气话是对赵小毛的安排表示满意的一种特殊表达方式,那么赵小毛的相关言语也可以说是戏言。

    也正因为如此,沈实力说:“赵总,你这可不正大光明呀!你自己花心想找小姐反而还要说我花心,还要把我拉出来踹一脚!”

    “看你的意思是今天晚上不要小姐了是吗?你不要就算了,我们主随客便!”赵小毛说到这里故意把服务员叫到身边指着沈实力说:“我们这位先生说他今天晚上不要小姐了,把我刚才点的两位小姐退掉!”

    “你是舍不得小姐的小费是吗?”沈实力给服务员做了个手势以后转向赵小毛说:“如果你舍不得的话,今晚小姐的小费我掏了!”

    他们这些话也算是今天晚上活动安排中的调料,在沈实力感到有滋有味、有乐趣以后,赵小毛立刻转换话题、言归正传说:“沈总,有两个港商要到北京来投资,他在我那里租用了一层客房……”

    “魔鬼登门、灾难降临,你可得注意!”沈实力还未等赵小毛说完就插话说:“男男阿姨刚把业务交给你,你可别一接手就栽了!”

    “老兄,我今天请你来就是想知道你见到的魔鬼是个什么样子?有些什么表现?”

    “你快别说了,一提起那家伙我就感到窝火,你想想看让人欺骗的滋味好受吗?”

    “对不起,我不该提起你不愉快的事情,咱们还是先吃饭,吃完饭以后到歌厅去,俗小姐的青春气息、女人味道冲一冲刚才泛起的晦气和不愉快!”

    一说到小姐的青春气息、女人味道,沈实力心头的愁云和难堪就退去了,情绪也上来了,但他还未开口脸就红了,一种难为情的样子使赵小毛不忍心看下去。但他必定是话到嘴边、箭在弦上,他稍微停顿了一会说:“一说起这事我就感到丢脸,好在你老弟不是别人,花钱买教训,希望你也能从中受益!”

    “生意场上上当受骗是常有的事情,谁也不敢说没有被人骗过,谁也不敢保证不会被人骗。”

    “是呀,你这话很有道理!”赵小毛的话使沈实力消除了难为情的思想,同时也就有了讲述难为情的勇气,他说:“要说还得从那次广州出差回北京说起,我上火车刚走进包厢就有一男一女跟着进来,他们在包厢内看了一眼就转身出去了,他们在外边转悠了一圈又回到包厢对列车员说:”能给我们找两个空包厢吗?“

    “两个空包厢?”

    “对!两个空包厢!”那个女人接着解释说:“一个包厢作我们的卧室,一个包厢作我们的会客室。”

    “我听那个女人这么说了以后才注意看他们,只见那个男人五十多岁,一身名牌、一副大老板的派头,特别是他那左右手无名指上的两个大钻戒,我约莫估算了一下也值好几百万,我不禁在心里说道这才叫大老板!那个女人二十岁的光景,白皙的皮肤,她那一副瓜子脸蛋儿上镶嵌着朱红嘴唇、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活像一个洋娃娃,不怕你老弟笑话,我看着看着就有些坐不住了,有一种……”

    赵小毛听他讲到这里不觉哈哈大笑起来,他笑过以后说:“怪不得你老兄不愿意讲这件事情了,原来是怕我分享了你的艳福哇!你不够意思!你太不够意思了!”

    “我不是怕你分享我的艳福,我是怕你笑话我栽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白白地丢掉了一千万元!我每想起这一千万元就想到了那个场面,我每想起那个场面就想到了那一千万元,这两个场面联系在一起使我感到羞愧难当!”

    “你那一千万元是怎么和那个场面联系起来的呢?”

    “那个女人解释完了以后,那个男人对列车员说我们到你休息室去说吧!这里说话不方便!他说完就拉着列车员出去了,包厢里就我和那个女人,先是那个女人向我使了一个媚眼……”

    “这下你可真要飘起来了吧?”

    “可不是吗?她给了我一个媚眼,我们就搭上了腔,她告诉我说他们是香港商人,她的先生贾宇真在国内投资了十多家公司,现在准备进军北京等等。”

    “现在是生意和美女摆在你面前,你是选择生意呢?还是选择美女呢?”

    “听到她的介绍以后,我想我们虽然都是生意人但差距太大了,他是做大生意的,我和他不可能成为生意伙伴,所以我对她说的投资没有细问,我眼睛看着那个女人、心里想着那个男人,脑子里琢磨着生意场上得意情场上失意的道理,我想他虽然有钱但不如我有力,我虽然没有钱但却比他有力……”

    没等沈实力说完,赵小毛就插话问道:“你说你没有他有钱我清楚,你说你比他有力我就不明白了!”

    “你老弟真是明知故问,我说的力当然是侍候那个妙龄女郎的力了!”沈实力接着往下说:“我刚想到这里,那女人又给了我一个媚眼,这使我感到她有一种如饥似渴地需要,要不怎么会主动向我发信号、使媚眼呢?于是,我就大胆地直眼看她、向她靠拢,她也大胆地直眼看我、向我靠拢……遗憾的是我没有要她的名片就分别了。”

    “既然如此,你怎么又被骗了一千万元呢?”

    “从火车上分别以后,我心里一直惦记着她的媚眼、回忆着我们互相靠拢的过程、品味着她那小手的温柔、追忆着握手瞬间的飘然感受。”接着,沈实力又补充一句说:“不怕你老弟笑话,我还对他们进行了调查呢?”

    “你还对他们进行了调查?你不是说没有她的名片吗?你怎么对她进行调查呢?”

    “不过我的调查是有限的调查,那个女人不是说她丈夫叫贾宇真吗?她不是还说他们在国内投资了十多家公司吗?我通过114向有关城市打电话,真有这个贾宇真投资建设的公司呢!”

    “所以你就对他们没有怀疑了,也就有了后来被骗的一千万元了是吗?”

    “这还不足于使我完全相信他们,后来在报纸上看到港商贾宇真赞助超级模特选拔赛100万元,一看到这个消息,我的记忆就回到火车包厢里去了……”

    “你给她写情书了吗?”

    “我倒是想写,可报纸上说的是贾宇真的名字,我不知道她的名字怎么给她写呢?”

    “你既然不知道她的名字,后来又怎么和她联系上了呢?”

    “可见你老弟比我还花心!我一说起那个漂亮女人你就耐不住了,要是你见到那个女人还不知道要闹什么笑话、出什么洋相呢?”沈实力把赵小毛踹了一脚后接着往下说:“你别着急,我告诉你吧!这件事情要说坏还坏在你嫂子身上,她对我从来不关心,但这次却表现得特别殷勤,不知她从哪里搞到了一张金鸡百花奖的入场券,她说这张票来之不易要我一定去看,她前一天晚上把票给我了第二天又几次打电话叫我别忘了,我在她的催促下到了会场,我到会场不但看到了贾宇真赞助100万元,而且还看到了那个漂亮女人!”

    “这一次你问清楚她的姓名了吗?”

    “我见到她以后就鼓足勇气、壮起胆子,走到主席台她的座位旁边,很礼貌地问道:小姐,你还记得我吗?”

    “她把头转向我看着没有说话,我为了打破这种尴尬局面就提醒她说:某年某月某日在广州开往北京的火车包厢里,我这么说了以后,她突然笑着说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你是……”说到这里,沈实力看着赵小毛说:“我是谁呀!我从未告诉她我的名宇,她怎么会知道我是谁呢?我只好说我是沈实力。”

    “沈先生好!沈先生好!”她说着转身看着贾宇真说:“宇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上次在火车上见到的沈实力先生,沈先生可是个很有实力的企业家呀!”

    贾宇真听说我很有实力以后,他紧紧地握住我的手说:“能在北京见到沈先生我真高兴,一回生、二回熟,我们既然是第二次见面就是老朋友了!”接着,贾宇真转身对那个漂亮女人说:“美丽,我们晚上请沈先生吃饭,你去安排一下吧!”

    “你这是一步一步地上钩了!”赵小毛接着给他分析说:“贾宇真走出包厢是让美丽对你进行侦察,看你是不是个花心;她对贾宇真说你是有实力的企业家,这实际上是叫他向你开刀,因此贾宇真马上就请你吃饭!你说我分析得有道理吗?”

    “就是这个道理,这天晚上一顿饭价值一千万元!”沈实力接着说道:“报纸上讲的‘通天巨骗贾宇真’你看过了吗?”

    “看过,那里面有你吗?”

    “那里面虽然没有提到我的名字,但那里面却提到了一个被骗一千万元的老总,你看那个老总的被骗过程像不像我刚才讲的?你看那个老总像不像我这个人?”

    “原来那个被骗一千万元的好色老总就是你呀!”赵小毛接着用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典故安慰道:“不过你被骗的并不算多,人家还有被骗五六千万元的呢!”

    “骗多骗少都是被骗,这件事情我只对你一个人讲了,你可不能给我说出去了!要是你嫂子知道了不和我闹翻了才怪呢?”

    “你老兄放心吧!你好心讲给我听,让我从中吸取教训,我还把它捅出去,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我讲给你听的意思是要提醒你警惕港台商人,小心上当受骗!”

    “感谢你老兄的提醒,我一定吸取你的教训!不过我把那两个港商同贾宇真进行了反复对照和比较以后,感到他们和贾宇真有几个显著不同的地方:一是他们穿着朴实,没有你说的什么名牌服装和钻石戒指;二是他们两个都是男人,没有勾引男人的漂亮女人;三是他们老老实实地介绍自己的情况,而且态度也很诚恳。根据这几个不同,我想他们不可能是骗子,我想找个时间让你和他们认识认识,请你帮忙鉴别一下他们是不是骗子!”

    “我并不是说港商、台商都像贾宇真那样,我的意思是让你吸取我的教训,你刚接手管理业务,不能一接手就出事了;再是刘奶奶身体有病,男男阿姨全部精力都用在照顾刘奶奶,不可能分出精力来管理业务上的事情,希望你一定要提高警惕,把他们的资信情况搞清楚。”

    “对!把他们的资信情况搞清楚,只有这样才能避免上当受骗!”赵小毛看着他问道:“你不也搞过贾宇真的资信调查吗?”

    “我哪里搞过他们的资信调查呀!我只是按照那个女人讲的公司名字向所在地打电话问了一下,你从报纸上也可以看得出来,我那种调查完全是一种自我欺骗、自投罗网!”沈实力进一步解释说:“他们这里一个公司、那里一个公司,每个公司都是一部电话、一个看电话的人,通过114都能找到他们的公司,从电话中都能得到满意的回答,但实际情况呢?所以我说我这种调查是一种自我欺骗、自投罗网嘛!”

    “你当时的调查重点是放在那个漂亮女人身上,即使是打电话也不会问他们公司的情况!即使是问到公司的情况也都是报纸上讲的那些是吗?”

    “问题就出在这里!他们到处捐款、搞慈善,把人们的眼睛都给蒙住了,对他们在捐款和慈善后面搞的招摇撞骗一点也不怀疑,所以一个一个的公司都上当受骗了,真是一个高明的骗子!”

    “我一定牢记你老兄的教训,变你的教训为我的教训!”赵小毛说了些感谢话以后起身说:“走!咱们到歌厅去吧!和你最钟情的小姐亲热亲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