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苦渡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廿五章 学习管理专业 见习饭店经理
    赵小毛报考大学。

    午休时间,赵小毛躺在床上满身大汗,刘芳左手拿着一把蒲扇给他扇风,右手拿着毛巾给他擦汗,心里不断地埋怨着:“这该死的天气,怎么热得这么厉害呢?吃不好、睡不好、休息不好,怎么能复习好功课呢?怎么能考好呢……”

    赵小毛被刘芳擦汗动作惊醒认后,他急忙坐起来说:“奶奶,我被事,天气再热能把我一个小伙子热到哪里去了?要紧的是你!你吃不好、睡不好,还要照顾我,你身体受得了吗?”

    “毛毛,高考是决定作前途和命运的考试,如果因为天气炎热影响了你的考试成绩,你让奶奶怎么受得了哇?”

    这时,刘小男一手提着一个保温瓶走进来,她听到刘芳和赵小毛说话的声音议后,就径直向着赵小毛的房间走去,她还未走进房间就问道:“毛毛;你怎么没有睡午觉哇?你休息不好怎么能复习好功课呢?”

    赵小毛见刘小男汗流满面、衣服都湿透了,他急忙起身接过她手中的保温瓶放到桌子上,接着将毛巾洗干净递给她说:“妈妈,你擦擦汗吧!”刘小男擦汗时,赵小毛从保温瓶里拿出两支冰棍,一支递给刘芳、一支递给刘小男;就在刘芳和刘小男吃冰棍的时候,他将刘小男擦汗的毛巾拿到洗脸问洗干净,并端来一盆凉水放在她何中间,这一切都做完了以后,他才从保温瓶里拿出一支冰棍坐下来,他一边吃着冰棍,一边说:“这么热的天气,奶奶不休息给我扇扇子,妈妈给我买冰棍和刨冰,为了我的考试把你们都累坏了怎么办呢?”

    “奶奶和妈妈有一个共同的希望,这就是希望你能够考上大学、考上一个好大学。”刘芳说:“正是这种希望的支持,使我们不怕热、不觉得热!”

    刘芳说完以后起身向厨房走去,她端来一碗绿豆汤并在里面加上刨冰递给赵小毛说:“好孙子,再喝一碗绿豆汤,喝完绿豆汤以后心里凉快了,再看一会书!”

    赵小毛接过刘芳手中的绿豆汤,他往里面加了一些白糖以后递给刘芳说:“奶奶,你先喝吧,我再去盛两碗来!”

    就在他们互相推让的时候,王芳走了进来。

    王芳向刘芳和刘小男问好以后说:“毛毛,今天下午还有一节物理补习课你知道吗?”

    “没有听说呀?是谁告诉你的?”

    “是周艳艳告诉我的!”

    王芳和赵小毛讲话的断候,刘芳又盛了一碗绿豆汤并加了些白糖和刨冰递给王芳说:“芳芳,快喝绿豆济,喝了绿豆汤再去听课!”

    就这样,在高考前的奇热天气里,刘芳不顾自己年老体弱,不管是夜间还是午休时间她总是一手拿着毛巾、一手拿着蒲扇侍候在赵小毛身边;刘小男一面照顾着饭店生意,一面为赵小毛购买一些清凉、解暑的食物和饮料。

    高考的前一天,赵小毛看着刘芳和刘小男说:“奶奶,妈妈,在我的高考复习准备阶段,你们吃不好、休息不好还要照顾我,你们都累瘦了,明天高考你们该好好地休息休息了!”

    “好,好,明天我们好好休息!”刘芳叮嘱道:“毛毛,你考试的时候不要心慌,遇到难题要冷静地思考!”

    “请奶奶和妈妈放心,我一定冷静思考、沉着应战,考出一个好成绩来报答你们这些天的辛苦和劳累!”

    高考这一天,赵小毛走出家门以后又回过头来对刘芳和刘小男说:“奶奶,妈妈,你们今天一定要好好地休息呀!”

    “好!我们一定好好地休息,你放心去考试吧!”

    其实,刘芳和刘小男根本就没有想到要休息,这正如三夏割麦子、三秋割稻子一样,赵小毛参加她们盼望已久的高考,她们怎么能够坐下来休息呢?她们之所以答应他说好好休息是为了让他安心地去考试。所以,赵小毛一走出家门刘芳就忙起来了,她把两个保温瓶洗得干干净净,一个用来装冰棍和刨冰,一个用来装绿豆汤。

    刘小男上班的时候,刘芳将装冰棍和刨冰的保温瓶递给她说:“男男,我们十一点到考场大门外见面可以吗?”

    “可以吧!”刘小男寻思了一会儿说:“十一点!路上要走半个小时,我十点半回家来我们一块走好吗?”

    “你别回来了,我十点半到饭店去找你吧!”

    “也行!我在十点半以前,把冰棍和刨冰都准备好!”

    刘小男上班一走出家门,刘芳就忙着淘绿豆、煮绿豆汤,她还未顾得上坐下来休息就到十点了,她急忙提着绿豆汤到饭店去找刘小男。

    十点四十五分,刘芳和刘小男来到考场外边,刘小男一下车就看到了王副部长和朱玉芬,她对刘芳说:“妈妈,芳芳的父母已经到了!”

    “是吗?我们过去和他们说说话!”

    刘芳和刘小男向他们走过去的时候,朱玉芬和王副部长看到了她们,并向她们招手示意,王副部长看着她们走近了以后说:“刘奶奶,你说这是他们考试还是我们考试呀?”

    还未等到刘芳和刘小男说话,朱玉芬就看着她们问道:“刘奶奶、男男阿姨,你知道老王这话是什么意思吗?”

    刘芳知道王副部长为什么这么说,她也知道朱玉芬为什么这么问,因为王副部长在几天前说过同样的话,那是朱玉芬给王芳扇扇子、擦汗的时候,王副部长有些看不惯,于是就说:“对孩子不要这样娇惯,她都这么大了还不会扇扇子、擦汗吗?”

    “她不是在复习功课准备高考吗?要是你去参加高考,我照样给你扇扇子、擦汗!”

    所以王副部长一说是谁在高考,刘芳就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了,但他还有另外一层意思是刘芳所不知道的。

    早上,朱玉芬看着王副部长说:“今天是芳芳第一天参加考试,我们得去给她助战,要她考好了不要骄傲,这仅仅只是开始,她后面还有很多门功课要考。考坏了也不要气馁,争取把后面的功课考好!”

    “怎么个助战法?我们站到考场外边去给她当拉拉队、给她打气助威?”

    朱玉芬的一贯原则是:在工作上,你当你的副部长,我当我的处长,我绝对不干涉你的事情。但在家里你得听我的,我说去给芳芳助战你就必须去助战,尽管你是副部长也得乖乖地听我这个处长的!以前在家庭问题上从未听他说过半个不字,今天在女儿高考的问题上竟然唱起反调来了!因此,她听了以后很不高兴,但也没有说话,她不是不想说话而是还没有想出她认为能够制服他的话来!

    王副部长也养成了在家听老婆的习惯,他今天也不是要反对她、是要她不要做得太过分了。他没有想到的是,她听了以后竟然不说话了,不说话是什么意思呢?他不怕她说话就怕她不说话,只要她说话不管她说出什么话来,王副部长都能够给她以灵活的解释、满意的回答并使她怨消气散,这就是王副部长处理家庭问题、对待老婆的水平和能耐!但她不说话他就无法进行解释和回答了,更无法使她怨消气散了。所以,他这时候考虑的问题就是如何使她说话,他想来想去想不出一个好办法,最后只好采取从哪里跌倒在哪里爬起来的办法,他凑到她身边说:“我刚才说拉拉队是话赶话,并不是不关心芳芳的考试,芳芳是你的女儿不也是我的女儿吗?我怎么会不关心她呢?”

    朱玉芬听到王副部长的解释以后心想:“还是部长水平高哇!

    我憋了很长的时间想出来一句能够制服他的话,还未等我说他就先说出来了。“她一想到这里心中的芥蒂就消除了、疙瘩解开了,但她却放意装出一到严肃的面孔说:”我想也是这么回事情。谅你也不敢不关心芳芳的高考,你要是不关心芳芳的高考,我就和芳芳结成统一战线彻底孤立你!“

    “别了!你这样做不是孤立我,而是搞家庭分裂!”王副部长向朱玉芬伸出了右手,他五指张得开开的、艰睛睁得大大的,掌心对着她不断地摇晃着说:“芳芳是我们两个的,你一半我一半,你这样搞不仅仅是分裂了家庭,而且还分裂了我们芳芳,万万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呀!”

    王副部长这几句似玩笑、非认错的话。使朱玉芬眉开了、眼笑了,脸上的愠色消退了,但她又不好关出来,于是看着王副部长说:“别废话了,快准备一下,我们去看芳芳考试吧!”

    他们十点半来到考场外边,朱玉芬见一个人也没有就埋怨道:“这些做父母的都怎么啦?连自己孩子的高考都不关心还关心什么呢?”随着时间的推移、家长们的陆续到来,她的怨气逐渐打消了,特别是见到刘芳和刘小男以后简直是高兴极了,但她刚高兴起来就听王副部长讲了“是谁在高考”的话!

    刘小男知道朱玉芬不愿意听这句话,她也知道他们两口子为这句话发生过矛盾,于是就把话岔开说:“是他们考试,也是你们考试,我现在来看看你们的考试成绩如何?”

    听刘小男这么说了以后,刘芳感到很奇怪,她想:“看他们的考试成绩如何?这是什么意剧?”当她看到刘小男把手伸向朱玉芬提的保温瓶时,她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就跟着补充一句说:“你们给芳芳带了些什么来了?”

    王副部长抢先回答道:“带的是绿豆汤和冰棍,给她消暑去热!”

    “王部长,朱大姐,你们可没有我妈妈的考试成绩好哇?如果以我妈妈准备的东西为一百分,你们准备的东西只能打六十五分,勉强及格呀!”

    王副部长哈哈大笑道:“玉芬,我们还得向刘奶奶和男男阿姨学习,下次要争取考得好一些。”

    因为刘小男经常和王副部长、朱玉芬开玩笑,而且现在又是围绕着王芳和赵小毛开玩笑,所以朱玉芬听了以后感到特别开心,她就像喝了一杯清凉剂一样,不仅忘却了“是谁在考试”给她带来的不愉快,而且还满心欢喜地重复王副部长的话说:“对!我们要向刘奶奶和男男阿姨学习,争取下次考得好一些!”

    赵小毛和王芳都考上了第一志愿、理想的学校。

    由于劳筋骨、练心智锻炼,使赵小毛和王芳在报考大学之前就树立了牢固的专业思想,他们在填报高考志愿时毫不犹豫地报了中国旅游大学饭店管理专业。

    在刘小男的倡导下,刘家和王家联合召开了一个家庭会议,共同研究了如何使赵小毛和王芳结合实际学习好饭店管现专业的问题。

    王副部长感到刘小男的指导思想和意图都很好。但他转念一想做父母的不能代替他们,必须看他们的志向、他们的兴趣、他们的爱好,他想到这里以后,一会儿看着赵小毛,一会儿看着王芳,希望他们先发表意见,但他们谁也不发言、不说话,于是就点名说:“芳芳、毛毛这是你们自已的事情,俄们做父母的代替不了哇!你们应当就刘奶奶和男男河姨的方案发表自己的意见!”

    “父母为他们安排得再好、想得再周到,他们要是不这么想、不这么做,你有什么办法呢?”朱玉芬这么想了以后就接着王副部长的话说:“是呀!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你们应当先发表意见。她说到这里看了看赵小毛,然后又看着王芳说:“芳芳,你先说说你的意见吧!”

    王芳看了看赵小毛,正好赵小毛也在看她,他们对视了一会后王芳笑着说:“毛毛,我听你的,你先说吧!”

    王副部长先是自己笑,然后又看着朱玉芬笑。朱玉芬从王副部长的笑容里知道了他的意思,她想:“芳芳喜欢毛毛、毛毛喜欢芳芳,他们虽不能说是青梅竹马,但也是同学少年,他们是从初中、高中的同班同学,他们可以好、可以爱,做父母的既不能阻止,也不能提倡,只能顺势引导。”她想到这里以后,看着王副部长摇了摇头,意思是心知肚明就是了。

    刘芳一见到王芳就很喜欢她,特别是听到她和赵小毛一路上下学,经常在路口互相等待以后,她就把他们与她和魏冬明相比,希望他们能够好下去、爱下去,希望他们的爱不要受到任何阻碍。她从男男同意赵小毛、王芳在一起搞劳筋骨、练心智锻炼,从男男提出结合实际学习饭店管理专业看出,男男是一心想引导和发展他们的关系。她想到这里以后看了看男男,然后又看着赵小毛说:“毛毛,芳芳说听你的,这意思就是要你先发言,要你提出结合实际学习饭店管理专业的意见,你说你妈妈刚才讲的这个意见和建议怎么样?我们都等着听你的发言呢!”

    刘芳的话壮了王芳的胆,如果说她第一次说听赵小毛的话还有些羞涩的话,这次就毫无怯意了,她鼓动赵小毛说:“毛毛,我听你的!刘奶奶、男男阿姨和我爸爸、妈妈都等着听你的发言,你快点说吧!”

    赵小毛不是不想发言,也不是还未想好,而是他想好了但有些话不便于他讲出来。进行劳筋骨、练心智锻炼,在高中以劳动为主、管理为辅,进入大学以后当然应该以管理为主、劳动为辅了,但要对管理进行实践就必须涉足饭店领导,他想:“对这个问题,妈妈是怎么想的?奶奶是怎么看的?我在这个问题上必须绝对尊重妈妈和奶奶的意见,但她们是什么意见呢?这要等她们讲出来以后才知道。现在的问题是王芳和朱阿姨、妈妈都要我先发言,都催促我先发言,怎么办呢?”他只好避开饭店领导权讲了他应该讲、可以讲的话,他说:“妈妈一提出来结合实际学习饭店管理专业,我就在想这个问题,但还未想好,先粗线条地谈几点想法:

    第一,饭店管理的理论知识主要在课堂上学习,在饭店里应着重实践!

    第二,在高中时,我们学的是基础知识,在饭店里搞的劳筋骨、练心智锻炼,主要是参加劳动,增加感性认识。

    第三,进大学以后,开始学习专业知识了,我们在饭店的劳筋骨、练心智锻炼应当从高中以劳动为主,转变为以管理为主,至于怎样做到以管理为主我还未想好。”

    “这孩子真行!他简单几句话把该讲的问题、能讲的问题都讲出来了,而且讲得很透彻,他所谓还未想好的问题,实质上是已经想好了有意避开的问题。所谓管理实践当然就是领导实践了,他能说让男男靠边站由他来当饭店经理和董事长吗?别说是他们这种家庭关系,就是对生父、生母也不便于自己说出来呀!这孩子真聪明、有心计。”王副部长想到这里以后看着王芳说:“芳芳,毛毛已经讲了他的意见了,你看怎么样?有没有补充意见?”

    “我同意毛毛的意见,我们通过高中三年的锻炼,对饭店整个情况都清楚了,从对实际情况的掌握来说我们也有条件进行管理实践了,如果把劳筋骨、练心智分两部分来做的话,高中以劳筋骨为主,练心智为辅,那么大学就应该以练心智为主,以劳筋骨为辅!”

    赵小毛和王芳虽然都没有讲怎样以管理为主进行实践,但刘芳和刘小男都听明白了他们的意思,都感到赵小毛、王芳和她们想到一块去了,但她们并不准备马上讲出来,她们还想多听一听赵小毛和王芳的意见。

    这时,朱玉芬看着王芳说:“芳芳,你的发言太简单了点,你应当将以管理为主进行实践的具体想法讲出来,这样既便于我们有针对性地提出意见。也便于男男阿姨进行安排,你说是不是呀?”

    王芳看了看赵小毛,她见赵小毛仍然低着头就转向刘芳和刘小男,刘小男从王芳期待的目光中看出了她的意思,她看了看刘芳以后说:“王部长,朱大姐,毛毛和芳芳的发言都很有见地,高中以劳动为主,大学以管理为主,至于怎么以管理为主进行实践的问题,他们可能都想到了不好意思说出来。这说明了两个问题一:一是他们对我们提出的劳筋骨、练心智锻炼的意图还不完全明白;二是我们和毛毛、芳芳的思想沟通不够。”她看着王副部长问道:“王部长,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我看他们还是对你结合实际学习饭店管理的意图不理解,所以他们发言谈的问题不够深透,”王副部长讲到这里转向刘芳问道:“刘奶奶,你说是这个道理吗?”

    “是呀!别看毛毛和芳芳都精明过人,但也有不精明之处哇!”刘芳对王副部长的话表示赞同以后转向刘小男说:“男男,你还是把你的想法讲出来,听听王部长和朱大姐的意见吧!”

    刘小男看了着王副部长和朱玉芬说:“我讲一讲我的想法,你二位看是否可行……”

    王副部长插话说:“主要是听毛毛和芳芳的意见!”

    “毛毛、芳芳,我讲讲我的想法你们看是否可行!”刘小男说:“时间安排还是和高中一样,,每个礼拜天都到饭后参加管理实践,具体实践内容是你们做我的影子,跟在我身旁做‘影子总经理’,凡是我看的文件你们都看、我听的汇报你们都听、我处理的事务你们先拿出意见来让我看一看,可行就按你们的意见办,不可行的我们再商量!”她讲完以后看了看上副部长和朱玉芬,然后看着赵小毛和王芳说:“你们看这样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