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苦渡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廿三章 半工半读 模拟管理
    债务风波平息了!财产纠纷解决了!

    刘小男全身心地投入饭店管理,刘芳一心做好赵小毛的培养、教育,他们母女两个既分工又合作,不仅使饭店业务得到迅速发展,而且还使赵小毛的学习成绩取得了令人满意的进步。

    一天,刘芳拿着赵阿大的遗嘱对赵小毛说:“毛毛,这是你爸爸的遗嘱,你还记得吗?”

    “记得!毛毛永远记住爸爸的教导!”

    “你爸爸在遗嘱中提出来的问题,有的已经解决了如他在戒毒所的债务问题,他委托奶奶和妈妈管理你们赵家的生意和家产问题等,但也还有个关键问题没有解决!”刘芳问道:“你知道是什么关键问题还没有解决吗?”

    “不知道,请奶奶告诉我,我一定牢记不忘!”

    刘芳并未说出是什么关键问题还没有解决,她语重心长地问道:“你能理解你爸爸自杀的动机吗?”

    “不理解,请奶奶告诉我!”

    “你爸爸陷入你舅舅设置的陷讲、染上毒瘾以后,他想戒掉毒瘾但就是戒不掉,这不是他没有决心、也不是他没有志气,这是因为戒掉毒瘾很困难,即使是戒掉了毒瘾也戒不掉心瘾,你舅舅像魔鬼一样地缠着他,他进戒毒所以后还缠住他不放,你说他能戒得掉毒癮吗?”

    赵小毛一面听刘芳讲述,一面回忆他看到李子民在戒毒所贩卖毒品、赵阿大遗嘱中讲到的借据等问题;在他的回忆中对李子民充满着恨,对赵阿大充满着同情、充满着爱。他在爱和恨的驱使下以坚定的语气说:“奶奶,我爸爸是我舅舅害死的,他不是自杀的!”

    “对!你爸爸是你舅舅害死的!你爸爸染上毒瘾以后戒也戒不掉,怎么办呢?是继续吸下去把家产都吸光了死掉呢?还是早点死掉把家产留给你呢?两条道路摆在他面前,他选择了后一条道路!”

    赵小毛自言自语地说:“爸爸自杀的目的是为了把家产留给我!”

    “对,你爸爸自杀的目的是为了把家产留给你!吸毒虽然花钱,可他不是没有钱,但他要是把钱都花光了你怎么办呢?他想到了你,他为了你而选择了自杀的道路,你再好好地看一看他的遗嘱就明白了!”刘芳继续说道:“你爸爸自杀了,他把你和你们家的生意、家产都委托给奶奶和妈妈管理,这既是上天把你赐给了奶奶和妈妈,也是你和奶奶、妈妈的缘分。你和奶奶、妈妈既然有这个缘分,奶奶和妈妈就要把你培养成人,把你们赵家的家产管理好并使它有一个较大的发展。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两个方面都在向着我们希望的方向发展,但是未来是个什么样子呢?这要看你自己,我们现在还不敢说!”

    “奶奶,你说的未来是什么意思?你现在为什么还不敢说呢?”

    “我说的未来就是我们把赵家的生意和家产交给你以后!你能不能把它经营管理好呢?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和能耐把它经营管理好呢?你要是管不好把它糟蹋了,叫我们怎么向你死去的爸爸交待呢?”

    赵小毛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他勤奋好学、勇于上进,他牢记自己的家事、时时念叨着:“绝不辜负奶奶和妈妈的养育之恩!”对此,刘芳和刘小男也很清楚,她们为了使他将来能够继承家业,她们也不得不时时提醒他。

    刘芳见赵小毛低头落泪以后,又安慰道:“我知道你是好孩子,但你必须记住你的家庭和别的家庭不一样,你必须知道你爸爸对你的苦心孤诣,你必须明白奶奶和妈妈对你的期望,你必须看到你肩上的重担。”

    “奶奶,我除了应当懂得这些道理之外,还应当做些什么呢?”

    刘芳并未回答赵小毛的问话,而是看着他问道:“你懂得孟子讲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的道理吗?”

    “我们在语文课里刚学过这篇课文,我从道理上懂得了孟子这些话的意思,但如何实践他的理论还不太明白。

    “你现在已经是高中生了,你对自己的要求应当更高一些、更严一些了,我和你妈都认为你应当在完成学习任务的前提下,每个星期天都到饭店里参加劳动,在劳动中发现饭店管理中的问题,把问题作为作业进行解答,然后交给你妈妈批改,必要时和你妈妈一块讨论!”

    “高中是这样安排!大学呢?大学应当怎么安排呢?”

    “大学我们也有考虑,不过你得保证考上大学,到上大学以后我们再像今天这样对你进行布置和安排!高中三年的安排你同意吗?”

    赵小毛很高兴地说:“奶奶,我同意你们的安排!”

    “同意就必须坚决贯彻执行,决不允许半途而废,这也是对你毅力和意志力的考验!”刘芳接着说道:“我和你妈商量好了,把你星期天参加劳动叫做半工半读,把你参加劳动发现问题并进行解答叫做模拟管理,并把它定名为‘半工半读劳筋骨,模拟管理练心智’。”

    按照“半工半读劳筋骨,模拟管理练心智”的培养教育方案,赵小毛先在厨房部劳动了半年,他就像一个普通员工一样采购、择菜、烧火、做饭、烧菜等样样都干,所不同的是他在劳动结束以后还要进行总结,对劳动中发现的问题作为作业题进行解答,这就是模拟管理练心智,他在写作业时想:“我虽然干完了厨房部的所有工作,但这些都是劳筋骨,必须从中升华出管理才是奶奶和妈妈要求的练心智!厨房部的管理有劳动纪律、库房管理等项管理内容,应当拟一个什么题目来写作业、练心智呢?”他想来想去,拿不定主意、理不出头绪,他只好带着这个问题去和王芳商量。

    赵小毛这么想了以后对刘芳说:“奶奶,我到芳芳家里去研究一道作业题!”

    “研究一道作业题?他作业不是已经做完了吗?还研究什么作业题?”刘芳在心里说道:“啊!我明白了,他在厨房部劳动结束了,需要拟一个题目来写作业、练心智。”刘芳这么说了以后问道:“毛毛,你是不是练心智的作业题呀?”

    “对!就是模拟管理练心智的作业题,奶奶真英明伟大!”

    “并不是奶奶英明伟大,是你妈昨天对我说你半工半读的作业还未交,要我问你题目拟好了没有、要不要一块研究一下。”

    “我先和芳芳商量一下,然后再把商量的结果告诉你和妈妈,你看好吗?”

    “那当然是好了,你去吧!”

    赵小毛到了王芳家以后,他把奶奶和妈妈对他实行劳筋骨、练心智的教育和在厨房部的劳动说了一遍后,感到很为难地说:“拟一个什么题目写作业呢?”

    王芳笑着说:“怪不得你每个礼拜天都说有事了,原来是参加半工半读的劳动呀!你隐瞒事实真相应当受到惩罚!”她说完以后,把脖子向前伸得长长的,把头伸到了赵小毛面前,像一尊雕塑一样一动不动地等待着……

    赵小毛一看到她这种样子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他伸出双手抱住她的头、吻她的脸,王芳则乘势把头一摆两个人就嘴对嘴地亲了起来!他们在亲吻的过程中,赵小毛的情绪越来越激烈,他把手伸到她的下身去……但她拒绝了他。

    他们吻过以后,赵小毛笑着说:“芳芳,你这是惩罚我呀,还是奖励我呀?”

    “你说呢?”王芳反问一句说:“惩罚也好,奖励也罢,只要我们两个都感到愉快和满足就好!”

    一种愉快和满足的感受,使王芳的脸蛋地涂上了一层粉红的颜色,两个酒窝也显得更深了、更圆了。赵小毛看着她深深的、圆圆的酒窝,粉红的脸蛋儿,本来已经感到的满足又变得不满足了,于验又抱住王芳亲了起来,就在他们亲得最热烈、吻得最忘我的时候,王芳的激情像赵小毛一样难于控制的时候,他们都不自觉地将手伸到对方下身的时候,朱玉芬在客厅里问道:“芳芳,刚才是毛毛来了吗?”

    王芳急忙推开赵小毛说:“妈妈,毛毛来和我讨论作业题来了!”

    赵小毛则急忙起身做了一个变脸动作,他双手从额头往下一抹,又用手捂着嘴巴抹了抹,然后看着王芳悄声问道:“可以了吗?”

    “没问题,可以了!”

    赵小毛来到客厅以后,他看着朱玉芬说:“阿姨好!我刚才来的时候没有见到你,就和芳芳一块到她房间去讨论问题去了。”

    “讨论问题?”朱玉芬对他这种说法感到有些疑惑不解,她想:“以前都是说解数学题、几何题什么的,从未用过讨论问题这个词,今天这是从哪里来的问题呢?”她想到这里以后问道:“毛毛,你们讨论的是什么问题呀?”

    “我奶奶和妈妈要我星期天参加饭店劳动,并具体定名为‘半工半读劳筋骨,模拟管理练心智’,我已经在饭店厨房部劳动一个学期了,现在该拟题写作业了。我想来想去不知道拟一个什么题目,想和芳芳一块商量商量。”

    朱玉芬听了以后抿嘴而笑,她想:“老刘家对孩子的教育也真够苦心的呀!半工半读劳筋骨,模拟管理练心智。”她重复几遍以后问道:“按照你奶奶和妈妈的安排,你现在是在模拟管理练心智是吗?”

    “阿姨,就是你说的这个道理。”

    “好吧!你们去练心智去吧!阿姨不打扰你们了!”

    王芳的妈妈朱玉芬、爸爸王继兵都在国家经济部工作,王继兵是副部长,朱玉芬是处长,他们就王芳这一个女儿,他们虽然都把她视为掌上明珠,但从不娇惯她;他们不但不娇惯她,反而还对她要求很严格,因此王芳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毫无高干千金的表现。由于他们很重视对王芳的教育,所以他们对刘家教育赵小毛的做法也很敬佩,赵小毛第一次到他们家里玩的时候,朱玉芬看到他彬彬有礼、很有教养的样子就和他拉起了家常、详细地询问了他的家庭情况;赵小毛走了以后,朱玉芬对王继兵说:“老王,我一看到毛毛彬彬有礼的样子,就想起了寡母育孝子的说法,你说这话有道理吗?”

    “这是经验的总结,怎么没有道理呢?寡母的社会地位低下,她们把改变处境和命运的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所以对孩子的教育比较重视。例如孟子,他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伟大的学问家,这与他寡母对他的教育是分不开的,孟母为了给孟子选择一个好的学习环境,她从坟场旁边搬到集市旁边,后来又从集市旁边搬到学校旁边,直到找到了她认为适合孟子学习礼仪的地方才定居下来;刘家孤寡母女受尽了反右和文化大革命的磨难,她们成天提心吊胆地生活,她们既害怕别人找她们的麻烦、更害怕毛毛给她们闯祸,所以对毛毛的教育也就抓得很紧。”

    “这也要从两个方面说,一个是寡母是否重视孩子的教育,一个是孩子是否可以教育。”朱玉芬说:“我看毛毛这种懂事的孩子,加上刘家母女的教育将来一定很有出息!”

    “怎么?看上了?”王继兵笑着说:“你是不是想找个上门女婿?”

    “你又瞎说了,你别把自己的想法往别人头上栽!”

    “不管栽不栽!我得提醒你,第一他们年纪都还小,不能对他们进行错误引导;第二,人家孤寡母女就这么一个儿子,把寡母的孤儿挖走是不道德的!”

    “好了,好了,我发扬风格把独生女儿嫁出去好了吗?”

    “哎!这句话讲得还有些水平!”

    朱玉芬回忆了赵小毛第一次到他们家的情况以后,她摇了摇头在心里说道:“上年纪了怎么都爱胡思乱想了呢?”过了一会,她又自言自语道:“不过胡思乱想归胡思乱想,人家老刘家对孩子的教育确实有一套,劳筋骨、练心智,我们怎么就想不到这些呢?”她叹息道:“在孩子的教育方面,我们就是不如人家老刘家呀!”

    “妈妈,我也到如意饭店去搞劳筋骨、练心智锻炼好吗?”

    听到王芳这突如其来的问话声以后,朱玉芬的身子抖动了一下,她接着说道:“你是什么时候跑出来的?把妈妈吓了一大跳!”

    “你快别跳了吧!我刚才和毛毛商量了,我也到他们饭店去搞劳筋骨、练心智锻炼,将来好成为和毛毛一样有出息的人!”

    朱玉芬回过头来看了看赵小毛,又看了看王芳,她一面笑一面用眼睛在他们两个身上扫来扫去,这使他们都感到很不自然,他们一个露出了羞涩、一个泛起了红晕。王芳为了掩盖尴尬,她抱着朱玉芬的头摇晃着说:“妈妈,我刚才说的话你听见了没有?同意了吗?”

    “你刚才说的什么?妈妈没有听见,你再说一遍!”

    “我刚才跟你说话,你也不注意听,你想什么啦?”

    “我想什么啦?”朱玉芬在心里问道:“我想什么啦?”她不觉感到有些脸红了,这时赵小毛和王芳的尴尬已经转变成为朱玉芬的不好意思了。

    “我刚才和毛毛商量,我每个星期天都到他们饭店去打工,也劳劳筋骨、练练心智,你同意吗?”

    “这件事情不能你们两个商量就定了,我们这边要看你爸爸是什么意见?毛毛那边还要看他奶奶和妈妈是什么意见?你懂吗?”

    “我懂!我懂!”王芳问道:“妈妈!你是什么意见?”

    朱玉芬用她经常说的一句话回答道:“我和你爸爸商量好了以后给你一个统—的回答,不能让你钻我们的空子,你知道吗?”

    王芳抱着朱玉芬的头不断地摇晃着说:“我不钻你们的空子,你赶快去和爸爸统一思想认识去吧!”

    赵小毛回家以后,刘芳看着他问道:“你和芳芳研究好作业题了吗?”

    “研究好了,研究好了,孙子放下书包就向奶奶汇报!”

    “你稍等一等,等你妈妈回来以后,我和你妈一块听你的汇报可以吗?”

    “孙子先向奶奶汇报,然后再向妈妈汇报可以吗?”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奶奶现在要去做饭,否则你要饿肚子你妈妈回来以后也没有饭吃,你先去做作业吧!奶奶去做饭!”

    刘小男下班回到家里以后,她见赵小毛趴在桌子上写作业,于是就问道:“毛毛,你在厨房部劳动的作业题拟好了吗?”

    “拟好了!”

    赵小毛刚回答完刘小男的问话,刘芳就在厨房里问道:“是男男回来了吗?回来了就吃饭吧!”

    “妈妈,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说作业题好吗?”

    “好!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说!”

    他们说着都往厨房走去,不一会儿厨房的饭菜都摆到饭桌上来了。赵小毛看着刘芳和刘小男端碗、拿起筷子以后说:“作业题是我和芳芳一块商量的!”

    “是什么题目?”

    “如何降低饭菜成本增加市场竞争力?”

    “如何降低饭菜成本增加市场竞争力?如何降低饭菜成本增加市场竞争力?”刘小男连续重复了两遍以后问道:“这个题目是你们谁提出来的?”

    “是我和芳芳商量以后提出来的。”

    “我知道是你和芳芳商量以后提出来的,但你们两个不可能同时提出来呀!只能是一个提出来这个题目,另一个表示赞成,或者说是经过另一个的修改以后形成的这个题目。”

    “我不知道应当拟一个什么题目就去找芳芳商量,一她听了我的意见以后说我们到街上去买面包,同样品种和质量的面包便宜的好销、贵的就不好卖,你既然在厨房劳动何不从降低成本方面考虑加强厨房管理呢?我觉得她的意见很好,于是就决定用这个题目来总结我在厨房部的劳动!”

    “这个题目很好!企业管理必须要考虑成本问题,成本低、价格下浮的余地就大,市场竞争力就强。我们饭店的客源虽然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住店的客人,一部分是不住店的客人,这两部分客人实际上都是流动的,客人流动的方向完全取决于竞争实力,竞争实力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饭菜价格,你以这个题目总结厨房部的劳动是很有意义的!”

    “芳芳还提出来说,她也想到我们饭店来劳筋骨、练心智。”赵小毛看了看刘芳,然后又看了看刘小男问道:“奶奶,妈妈。你们同意吗?”

    “芳芳的父母是什么意见?是同意,还是反对?”

    “朱阿姨说,这还要看芳芳的爸爸和你们两个的意见。”

    “芳芳的妈妈同意了吗?”

    “朱阿姨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她对芳芳说要和她爸爸统一意见以后再说,不让她钻他们的空子!”

    听赵小毛这么说了以后,刘芳和刘小男都笑了,刘小男笑过以后说:“这个老朱说话真有意思!”接着,她又转向赵小毛说:“芳芳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可以吗?”

    赵小毛点了点头说:“行!以后再说!”

    晚饭以后,刘芳、刘小男、赵小毛正坐在电视机前看《新闻联播》,忽然听到敲门的声音,赵小毛急忙起身去开门,他开门一看急忙转身说:“奶奶,妈妈,芳芳和王伯伯、朱阿姨来了!”

    刘芳和刘小男急忙起身迎接,刘芳说:“欢迎王部长和朱阿姨光临寒舍!”

    赵小毛看着王芳打趣地说:“芳芳,奶奶可没有说欢迎你光临寒舍呀!你有意见吗?”

    还未等到王芳说话,刘小男就拍着赵小毛的背说:“尽胡说八道!”接着,她转向王芳说:“芳芳,你别听毛毛的,其实奶奶最喜欢你了!只是刚才没有说出来而已!”

    王芳看着赵小毛很得意地说:“你挨批评了知道吗?以后可别再胡说八道了!”

    王副部长听到赵小毛、王芳打趣、逗乐的话以后很高兴,他笑着说:“你们看!一进门就只听到他们说话了,看来这个世界是他们的了!”

    宾主坐定以后,王副部长说:“刘奶奶、男男阿姨,听说你们对毛毛有个劳筋骨、练心智的安排,芳芳也想参加进来受教育,她一吃完饭就要我和她妈来求你们接受她,让她到你们如意饭店来打工。”

    “她一放下饭碗就催着我们来了,我们说看完新闻以后就不行!”

    “我们这也是被逼出来的呀……”刘小男原本想讲受赵阿大之托、不敢怠慢的话,但后来一想觉得不应该讲这些,尽管是很熟悉的人也不应该讲这些,于是就改口说道:“刚才我们也正在谈这件事情,毛毛在厨房部劳动以后需要拟题写作业,他不知道拟什么题就跑去向芳芳求教;刚才听毛毛讲了芳芳帮他拟‘降低饭菜成本增强市场竞争力’的题目以后,我们觉得这个题目很好、芳芳很有经济头脑,是个很有培养前途的苗子!”

    “刘奶奶、男男阿姨你们同意让我参加毛毛的劳筋骨、练心智锻炼了?”

    “芳芳,男男阿姨刚才的话,虽然是表扬你,但这并不等于就接受你参加劳筋骨、练心智的锻炼呀!”

    “芳芳,你要参加劳筋骨、练心智锻炼,就得拜男男阿姨为师!”王副部长听到刘小男的话以后,感到她们对王芳的印象很好,接纳她参加劳筋骨、练心智的锻炼是不成问题的,于是就接着朱玉芬的话说:“拜师可是有规矩的呀!我和你妈是来给你求情的不是来代替你拜师的,拜师的手续可不能简化哟!”

    听到王副部长的指点以后,王芳立刻跪到刘芳、刘小男面前说:“刘奶奶、男男阿姨,请接受徒弟芳芳一拜!”

    王副部长接着又说:“芳芳,拜师可不是一拜呀!要三拜!”

    “对!三拜,拜师的手续不能简化!”赵小毛的起哄虽然使王芳感到不好意思,但却逗得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