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苦渡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廿二章 三大爷发难 刘小男释疑
    赵阿大兄弟三个。

    赵阿大是老大,他最勤奋,能够吃苦耐劳,待人憨厚,与人相交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由于他的勤奋和吃苦耐劳使他的事业有了发展。由于他对人憨厚、不计较得失,人们都喜欢和他打交道,因此他的朋友很多、人缘也很好。

    赵二是老二,他本分,无论干什么事情都是实话实说,一是一,二是二,从不与别人争长论短。也正因为如此,他在农村老老实实地种地,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赵三是老三,他是有名的尖三,人们都叫他三大爷,他与人交往只占便宜不吃亏,他有理不让人、无理搅三分,因此村子里人都不愿意和他打交道,都怕和他打交道,都对他这个三大爷敬而远之。

    赵家兄弟三个,老大和老二的脾性助长了老三的奸诈,老三的奸诈锻炼了老大、老二不计较个人得失,不与人争长论短的忍让精神和品格。

    在农村人民公社那个时候,他们兄弟三个自留地相连,队长在划分自留地时要按照老大、老二、老三的顺序排列,而老三偏偏要插在他们两个中间,生产队长批评他的时候,他说:“队长,我们哥三的自留地如何排列你就不用操心了吧,他们两个是哥哥,我当然要在他们中间、受他们的保护了。”

    队长看着老大和老二问道:“你们同意老三的意见吗?”

    “老三要怎么排列就怎么排列吧!”赵阿大看着老二说:“你说呢,兄弟?”

    “好坏都是我们哥三,不要争长论短,让队长为难,让别人看笑话!”

    老三为什么要排在老大和老二中间呢?老三有他自己的聪明考虑:农民在自留地里劳动,一般都爱从相邻地里顺手摘瓜、拔萝卜,如果他的自留地夹在老大和老二中间,肯定不会受到这种损失,相反他还可以从老大、老二地里拣些便宜,即使是有人看见了他也会说:“我从我大哥、二哥地里摘几个瓜、拔几个萝卜你管得着吗?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在割资本主义尾巴那个时候,赵阿大凭着他出身好、胆子大、肯动脑筋,经常带着老三将自留地里产品趁夜深人静的时候挑到外地去卖,尽管他处事心细、善于应变,但也难免有马失前蹄的时候,他们的货物有两次被没收了,有一次被罚款了,他硬要老大赔偿他的经济损失,而且道理也很简单:“我是弟弟,你是哥哥,你带我出来就应当对我负责,再说要是你不带我出来,我的东西会被没收吗?我会被罚款吗?”

    赵阿大抓住改革开放初期别人都不敢搞长途贩运的机会,他动员老三走出自留地和他合伙搞长途运输,老三害怕货物被没收、遭罚款,他坚决不干,经过多次协商以后由老大雇用他帮忙,不管是赔是赚每天发给他工资10元。后来,他看到赵阿大的货物不但没有被没收、遭罚款,而且生意越做越大、越做越红火,他感到受雇吃亏了,于是又向赵阿大提出退还每天10元的固定工资、改作合伙分红,赵阿大听了以后说:“这合适吗?兄弟!”

    “这有什么不合适呢?我要是不陪着你你敢跑那么远吗?你的生意能做得那么大吗?你赚那么多钱,每天只给我10元钱,你这不是剥削你的骨肉兄弟吗?”

    赵阿大见老三如此地不讲礼,他害怕雇用他的时间越长越扯不清楚,于是就将他解雇了。

    赵三见赵阿大不但不理睬他的要求,而且还炒了他的鱿鱼,于是就把赵老爷子和老二请出来。

    在赵家三兄弟里面,赵老爷子最喜欢赵老三,他认为他机灵、有出息,因此无论干什么事情都偏向他,他经常对老大和老二说的一句话是:“他最小,他是你们的弟弟,你们在家里要让着他点,在外边要护着他点,别让人家欺负他,别让他在外面吃亏!”他听了老三要求退回老大给他的工资参加分红以后说:“老大,他是你弟弟,你们三个人中间他最小,以前你们两个总是让着他,现在虽然是分立门户过日子,但兄弟的情分还在呀!不说他和你一块做生意,就是他找你要几个钱你也不能不给他呀!”

    老二的道理则更加简单,他说:“大哥,你把钱分给老三不还是在我们老赵家吗?咱们和别人都不计较长短,难道还要和自己的兄弟计较得失吗?”

    本来就不计较个人得失的赵阿大,听到赵老爷子和赵二的劝告以后说:“给就给吧!这次我当着爸爸和二弟把话说清楚,从此账目清楚,不得再扯了!”

    “好了!好了!”赵老三说:“我以后绝不再和大哥去扯资本主义的尾巴了!”

    就这样,赵阿大将他辛辛苦苦挣的钱分给了“三大爷”一半。乡亲们得知此事以后,都说赵阿大太老实憨厚了、老三太奸诈了,而老三则说这是他应得的。经过这次的纠纷以后,李三姑说:“我才把赵老三看透了,真是奸诈无比!”从此以后,她不让赵阿大和老三来往,也不许老三登她的家门。

    赵老三得知赵阿大去世的消息以后,立刻找到赵老二商量说:“二哥,咱大哥去世以后,他那么大的家产怎么办呢?小侄子还小,别让人给抢走了!”

    “是呀!要是让别人给抢走了,俺大哥辛苦一辈子的劳动不就白了吗?”赵老二听了老三的话以后说:“俺应当给小侄子做主哇!”

    老三先和老二商量以后,他又把老二拽到赵老爷子面前说:“老爸,大哥去世了,他的家产别让人抢走了哇!”

    赵老爷子一听感到问题严重,他想:“我孙子还很小,他怎么管得了那么大的家产呢?”他这么想了以后对老三说:“老二老实巴交的,你牵头找几个赵家的人去把阿大的家产管理起来,免得别人抢走了!”

    赵老三有了尚方宝剑以后,他找到生产队会计赵二牛、队长赵永生到北京来接管赵阿大的家产。他们先到赵阿大家里见房子已经物是人非了,他们认为赵阿大的住房已经被别人抢占了,他们又来到如意饭店径直向总台走去!

    王小姐看着他们问道:“你们几位是住房还是用餐?”

    “我们既不住房,也不用餐!我们是赵阿大的兄弟和家门,我们是来接管饭店的,你赶快下来让俺们生产队的会计坐上去管账!”

    王小姐立刻收敛了笑容,她仔细打量他们:只见领头说话的年龄在三十三四岁,头上带一顶旧军帽,左右耳朵上各夹着一支香烟,上身穿着一件藏青色西装,下身穿着一件灰色西裤,一身衣服都很皱巴,脚上的皮鞋已经破了而且还粘了很多泥巴,看他的长相和赵阿大很像,浓眉大眼、阔嘴唇,就是下巴尖了一些,给人一种尖刻的感觉。她再一看,在后排还站着一个和赵阿大长相相同的人,他年龄在三十四五岁,下巴有些圆,要不是衣着不同,她就把他当成赵阿大了。她把他们两个人仔细打量一番后,忽然想起赵阿大曾说过他二弟、三弟在农村种地的话,她想这前面站着的肯定是他的三弟,后面站着的肯定是他的二弟了。

    当王小姐继续打量其余两个人时,赵老三主动介绍说:“这是我们生产队的会计赵二牛,这是我们生产队的队长赵永生,这是……”

    “你不用介绍了,我知道你是赵总的三弟,那位是赵总的二弟,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我也认识你们!”

    赵老三听王小姐说出了他们兄弟两个的名字以后,他以一种疑惑的眼光看着她,把她从上到下、从下到上反复打量以后说:“你认识我们也好,不认识我们也罢,我告诉你实情吧,我们是来接管俺大哥饭店的,从现在起你必须交出饭店的钥匙和各种账目,我们赵家的饭店绝对不能让别人抢走了。”

    “我是做具体工作的,你要接管财务去找会计,你要接管饭店去找总经理!”

    “你别欺负我们乡下人,我把我们生产队的队长和会计都带来了,你坐的这个位置就是会计的位置,我们先把会计账目接管以后,再去找你们队长……”

    站在赵老三背后的生产队会计赵二牛捅了他一下,然后小声说:“不是队长,是总经理!”

    “对!对!对!”赵老三说:“我们先接管财务,然后再去找你们总经理接管饭店,你快把财务账目交出来吧!”

    赵老三一伙正和王小姐纠缠的时候,刘小男走过来说:“你们是赵总家里来的人是吗?有什么问题我们到总经理办公室去谈好吗?”

    “不!我们就在这里谈,我们要先接管财务,把财务接管以后再到总经理办公室去接管饭店!”

    “这里是大厅,不是财务办公室,大厅是接待客人的地方,你们在这里谈这些事情会影响营业,我们还是到总经理办公室去谈吧!”

    刘小男虽然未作自我介绍,但赵老三从她活里听出来她就是总经理,于是就转身对她进行打量,他要看这个迷住赵阿大、抢走如意饭店的妖精是个什么样子。他经过仔细打量以后心想:“这个女人一副善良纯真的样子,没有丝毫的妖艳邪气,她怎么会迷住我大哥、抢走如意饭店呢?”他这么想了以后不解地问道:“你是什么人?”还未等刘小男回话,站在一旁的王小姐说:“她是我们饭店的刘总经理!你们接管财务、接管饭店的事情都必须找刘总经理谈!”

    “刘总经理!”赵老三听到这个刘字以后心想:“我大哥的饭店,我怕它姓了李,它虽然没有姓李但却姓了刘,不管它是姓李、还是姓刘,反正是不姓赵了,这真是防不胜防呀!不管她姓什么我都要使它恢复姓赵!”他下定决心以后,又把刘小男从上到下仔细打量了一番,他忽然想起了《聊斋志异》、想起了狐狸精的故事,他想到这些以后就在她善良纯真背后看到了一股妖艳邪气,看出了她化装成美女的狐狸精本性,于是就厉声说道:“这个如意饭店是我大哥的,它姓赵不姓刘,你必须把它交给我们赵家!”

    “你们是赵总的兄弟和本家,你们关心他的家产这是很好的,但你们不能说接管就接管,你们接管饭店得有一定的法律手续和法律文件!”

    “我们是奉我老爸之命来的,我老爸就是赵总的老爸,赵总去世以后他的财产由我老爸说了算,我老爸的话就是法律手续,我老爸的话就是法律文件。”赵老三质问道:“你霸占我大哥的家产、当上如意饭店的总经理,你凭的是什么法律手续?你凭的是什么法律文件?”

    “赵总在世时委托我管理他的家产,我们签有委托协议并经过公证,经过公证的委托协议就是法律文件!”

    赵老三没有理会刘小男说的法律文件,他转身对赵老二和生产队长说:“听说俺大哥搞了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这是不是他搞的那个女人?要不他怎么会把这么大的如意饭店交给她呢?”

    “我看也是,你看她多么年轻、漂亮,你看她多么迷人!”生产队长赵永生说:“要不阿大怎么会把饭店交给她管理呢?”

    “是呀!这个女人把阿大的魂勾走了,所以阿大就把整个家产和饭店交给她了!”

    “有道理!有道理!我们老赵家的财产不能让这个野女人拐走了,我们一定要把他夺回来!”

    有了生产队会计赵二牛、生产队长赵永生的支持,赵老三的胆子更壮了、信心更足了,他的气也更粗了,他说:“你把俺大侄子弄到哪里去了?”

    “你大侄子?”刘小男自问自答道:“你说的是毛毛吗?他上学去了,你们不要打扰他的学习!”

    “你怕我们打扰他的学习?你说得多好听!你是怕我们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他,”赵老三说:“告诉你吧!我们今天来一要我大哥的家产,二要我大侄子,这些都是我们赵家的你别想得到!”

    “你们是赵总的兄弟和本家,你们为他的事情进城我们理应很好地接待,但你们不要瞎胡闹,要是瞎胡闹的话我可要对不起你们了!”

    “你要对不起我们了?”赵老三说:“这话该我们说不该你说,你赶快把饭店的钥匙交给我,账本交给我们生产队会计,把我大侄子交给我二哥和生产队长,否则我们就对你不客气了!”

    “你们在这里瞎胡闹影响生意懂吗?你们如果不走开,我马上打电话叫派出所的民警来!”

    “你叫民警?正好,你叫就省得我叫了!你赶快叫哇!你不叫我们就要叫了!”赵老三见刘小男迟迟不叫民警,他以为她害怕了,于是就说:“你不敢叫,我谅你也不敢叫!你不叫只好我们叫了!”

    刘小男见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就给王小姐打电话说:“王玲,你给赵总的兄弟和家门四人安排好住宿和饭食,住宿按标准间安排、吃饭签单由我审核统一处理!你马上来把他们领到房间住下并交待好一切食住事项,最好派一个人专管他们的食住,不管他们是什么态度,不管他们说什么、做什么!都要照顾好他们,否则就是对不住赵总!”

    赵老二、生产队长和会计听到刘小男的布置以后都很高兴,惟独赵老三还在继续坚持说:“不管你怎么说,我们绝对不会受你的欺骗、上你的当,我们一定要接管饭店!”

    这时,王小姐走过来说:“请各位赵先生到房间先住下吧!”她说完以后转向赵老三介绍说:“这位是我们客房部的刘主任,你们的吃住都由他负责安排,他住在203房间,你们有什么需要随时找他!”

    “又是姓刘的,这个饭店已经姓刘不姓赵了,所以经理、主任都姓刘了!”赵老三一面在心里嘀咕着,一面跟着刘主任往房间走去,当他们走到203房间门口时,刘主任说:“我住在这个房间,你们住在204和205房间,两个人一个房间、自由组合,你们住下以后先洗一洗,半个小时以后我领你们去吃饭!”

    “我们不要两个人的房间,我们要四个人的房间,我们愿意四个人住在一个房间里!”

    听了赵老三的意见以后,刘主任先把204房间的门打开,然后又把204、205之间的连通门打开,他打开连通门以后说:“你们看,这名义上是两个房间,实际上是一个房间!”

    “实际上是一个房间,可名义上还是两个房间,我们要实际上和名义上都是一个房间的四人房间!”

    刘主任和王小姐联系以后说:“202是个四人的房间,你们就住在202房间吧!不过四人房间条件差一些,要是有一个人睡觉打呼噜的话,其他三个人就无法睡觉了,所以我劝你们还是住204、205房间好一些!”

    “不!我们既不住在204、205房问,也不住在202房间,我们要住在和你不挨着的四人房间!”

    听赵老三这么说了以后,刘主任急忙和王小姐联系还有没有四人房间?

    王小姐回话说:“除了202之外,还有403、601、809三个四人房间、看他们愿意住哪个房间!”

    刘主任将王小姐的话转告赵老三以后,赵老三想了想说:“我们不要你们安排的四人房间,我们要自己挑选一个四人房间!”

    “我们总共有十个四人房间,除了这四个房间以外,其他六个房间都住人了,住人的房间是不能随便打开让别人看的,这涉及到客人的隐私。”刘主任怕他们不明白,于是又进一步解释说:“同样的道理,你们住的房间也不能随便打开让别人进去看!”

    “三弟,哪个房间不是住吗?干吗要这么挑挑拣拣呢?”

    “你不懂,等住进房间里以后我告诉你就明白了!”

    生产队长和会计也都感到赵老三过于挑剔,他们都说:“算了吧!我们还是去住204和205房间吧!老二夜里睡觉打呼噜挺厉害,我们可害怕他了!”

    赵老三见他们三个人都反对他,他也顾不得回避刘主任了,他说:“你们不知道,他们指定的房间里肯定装有窃TING器,我们还是防备他们一些为好!”

    刘主任哈哈大笑道:“赵先生,你这话我们可受不了,我们要是装窃TING器的话,公安局早把我们抓起来了!”

    在赵老二、生产队长和会计的坚持下,他们住进了204和205房间。

    第二天一早,他们吃过早饭就来到刘小男的办公室,要她交出饭店,到了下午以后,刘小男见实在是和他们讲不清道理,于是就让王小姐请来了派出所张所长。

    张所长把赵老三他们请到一个空房间说:“你们这种做法不合适,没有丝毫的法律根据,你们还是回家去吧!不要在这里妨碍饭店正常经营!”

    “这个饭店是我大哥赵阿大开的,开这个饭店的资金是我和我大哥的共同资金,也就是说这个饭店有我赵老三一半,怎么能说我们接管饭店的做法不合适呢?怎么能说我们没有法律根据呢?”

    “老三,怎么说这个饭店的资金有你的一半呢?”赵老二问道:“你这话是从哪里说起呢!”

    “你不懂,开这个饭店用的是割资本主义尾巴的资金!那时我和大哥一块搞资本主义,他用搞资本主义的资金建设的这个饭店,当然就有我的一半了!”

    “你那一半大哥不是当着老爸和我的面给你了吗?怎么还有你一半呢?”

    “你这就不懂了吧!你说这个钱能分得开吗?大哥是给了我一半,可他给我的那一半里也有他的一半呀!同样的道理,大哥留下来的这一半里也有我的一半呀!”

    赵老三见张所长静听他的讲话并不断地点头,他以为张所长同意他的说法,认为他说得有道理,于是就看着他问道:“张所长,你说我来要我这一半、我来接管饭店的做法有道理吗?”

    “用你的观点来分析你的说法确实是有道理,我要问你的是赵阿大给你的那一半现在到哪里去了呢?”

    “没有了!都让我给花光了、吃尽了!”

    “既然如此,你就没有理由再来要他这一半里的你那一半了。”

    “我为什么不来要呢?我虽然是花光了、吃尽了我那一半里他的一半,可在他这一半里我的一半还存在呀!他那一半里我的一半不但没有花光、吃尽,而且还变成了这么大的一个饭店,我为什么不要呢?”

    生产队长和会计听来听去都是赵家兄弟的财产纠纷问题,所以他们谁也不说话了,但赵老二却听不进去,他想:“老三来接管饭店原来是这个意思呀!他当初当着老爷子的面说再也不扯资本主义尾巴了,怎么现在又扯起来了呢?他原来是想趁大哥去世、小侄子还小的机会霸占大哥的家产呀!我如果不为小侄子说话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大哥呢?”他想到这里以后说:“老三,你不要在这里弯弯绕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是想趁大哥去世、小侄子还小的机会霸占大哥的家产,我要替小侄子主持公道,决不允许你这种做法得逞!”

    “二哥,你别把我的意思搞错了,现在不是我想霸占大哥的家产问题,事实上大哥的家产已经让那个姓刘的霸占了,我是要回我们赵家的家产,归还给小侄子!”

    张所长听到赵老三的狡辩以后问道:“你说说姓刘的霸占赵家家产的根据是什么?”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现在的如意饭店总经理姓刘,客房部主任姓刘,整个饭店都姓刘了,你对这个问题又作何解释呢?”

    “姓刘的管理饭店,饭店就姓刘了吗?你这种说法也太武断了!我告诉你吧,刘家是我们管片的模范家庭,是你大哥看到他们有知识、有文化、人品好,他在住进戒毒所时和她们签订了协议,把饭店委托给她们管理,把孩子委托给她们教育。你的侄子现在学习成绩很好,如意饭店的经营比你大哥在世时不知要好过多少倍,但人家只按照协议拿起固定工资。你们不但不感谢人家,反而还要来和人家瞎胡闹,人家不但不和你们计较反而还很好地招待你们吃住,让你们吃得饱饱的、睡得好好的目的,难道是为了让你们来瞎胡闹吗?不是的,这是人家看在你们是赵总兄弟和家门、是赵小毛的叔叔和长辈,人家是代表赵总和赵小毛接待你们,你们知道吗?要不,人家犯得着和你们扯这些吗?”

    张所长的一席话说得生产队长和会计低下了头,说得赵老二落下了泪,惟独赵老三还在那里狡辩说:“这是我们赵家的饭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