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苦渡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廿一章 马仔索毒债 小男擒毒枭
    赵阿大带着赵小毛来到刘家,他站在刘芳面前哀求道:“刘奶奶,我赵阿大没有出息,掉入贼人的陷阱染上了毒瘾,我想到戒毒所去戒毒,但生意、家产、毛毛都无人照顾。我想把生意、家产和毛毛都托付给你和刘小姐,我赵阿大将永生永世牢记你们母女的恩惠!”说罢,他拉着赵毛毛在刘芳面前跪下、苦苦地哀求!

    刘小男看到赵阿大跪下以后,她急忙去拉他、劝说他起来,但无论怎么劝说他都不肯起来,大有不接受他的托付就坚决跪下去的决心。

    “刘奶奶、刘妈妈你救救我爸爸、救救我吧!我妈妈已经死了,我爸爸可不能死呀!他们都死了我就成了没爹、没妈的孤儿了……”

    刘芳看着跪在地上的赵家父子心想:“他们确实需要帮助,我们也应该给他们帮助,如果只是毛毛的培养、教育问题不大,就是生意、家产不好办,一是我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二是李子民眼睛一直盯着他的家产,我们负责照顾他的生意、家产,必然会受到李子民的纠缠和刁难,他是毛毛的舅舅,我们算什么?”她想到这里以后说:“赵总,我知道你现在的困难,我们应当竭尽全力帮助你渡过难关,我想我们帮助你照顾小毛的问题不大,但就是你的生意、家产不好办,我们确实感到无能为力!”

    赵阿大仔细揣摩了刘芳的话以后,他感到她顾忌的不是别的;正是他的妻弟李子民,于是就把话挑明:“按说我应该把生意、家产和毛毛都托付给李子民管理,他是毛毛的舅舅、至亲,但他心怀叵测,他设陷阱使我染上毒瘾的目的就是想夺我的家产,我若把生意、家产托付给他正好中了他的奸计,所以这条道路我绝对不能走;我前思后想只有你们母女俩最可信赖,我们虽然非亲非故,但我相信你们母女的人品,我也相信刘小姐的能力,她有文化知识、懂经营之道,她帮助我管理生意一定会比我管理得好!希望刘奶奶不要推托!”

    听赵阿大说要托管生意、家产和赵小毛去戒毒以后,刘小男感到他这是要和毒瘾背水决战了,她为他的决心所感动,也为他遇到的困难和问题而担忧,她决心尽力帮助他渡过难关,但她仔细一想感到:“他这虽然是对我们的信任,但他为什么不托付给他的至亲呢?他把生意和家产托付给我们以后别人会怎么想、怎么看呢?他的至亲会不会……”她正想到这里,刘芳向赵阿大表示了托管生意和家产的难处,赵阿大挑明问题并作出了解释,她听了以后感到她和刘芳、赵阿大都想到一块去了,她的顾虑也因此而消除了;与此同时,她又想到了法律程序问题,她说:“赵总,你要我们帮助你管理生意和家产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怎么托管你想好了吗?”

    “我想把生意全权委托给你们母女管理,由我立下字据聘任你为如意饭店总经理,刘奶奶为董事长,凡是饭店一切大小事宜由你们母女商定,我的亲戚朋友不论关系远近,均不得干预!你看这样可以吗?”

    刘小男感到赵阿大对问题的考虑还不够周全,于是就提醒他说:“托管以后等于把你全部生意和家产都交给我们了,我觉得还应当附加一些限制条件,例如固定资产的增值和转移问题、生意的决策……另外,时间还要限制在你住院治疗期间!”

    “我相信你们母女,至于托管方式我完全听你们的!”

    “你相信我们,我们可以凭良心办事,但毕竟还有一个法律和社会问题,我们在接受托管以后要对付李子民的纠缠、要对付社会舆论、要对付……所以我们还要有一个正式的协议,协议还必须经过公正,使它符合法律规定、具有法律效力!”

    听刘小男讲了这些话以后,赵阿大更加感到她们母女可以信赖了,于是就说:“我完全听你们的,你们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就这样,赵阿大和刘芳、刘小男经过协商签订了托管协议。

    根据协议,赵阿大住进戒毒所去戒毒。

    根据协议,赵小毛搬进刘家居住,并对刘芳、刘小男以奶奶、妈妈相称,一个祖孙三代三口人的家庭就这样形成了,两个未婚妈妈共同抚养一个没爹、没妈的孤儿。

    根据协议,刘小男从华达公司辞职到如意饭店担任总经理,管理饭店的生意;刘芳身兼二职,她既是京城中学的物理教师,也是如意饭店的董事长,她虽然身为饭店董事长但并不到饭店去上班,她白天在学校讲课,晚上回家不是辅导赵小毛功课,就是和刘小男商量饭店生意上的事情。

    根据协议,赵阿大在戒毒所的费用由饭店财务统一划拨,他不得从饭店支取任何费用,这一规定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切断他的毒资帮助他戒毒。

    赵阿大刚住进戒毒所时,李子民经常到如意饭店以赵阿大的妻弟、赵小毛的舅舅自居,指手画脚发号施令。根据这种情况,刘小男让赵阿大从戒毒所回到饭店,当着全体职工郑重地宣布了托管协议,并强调由刘小男以总经理的身份对如意饭店全权负责,其他任何人都不得进行干预,这就迫使李子民放弃了他企图以此手段窃取赵家家产的想法。

    为了观察赵阿大的戒毒效果,刘芳每个礼拜都要到戒毒所去探望一次,就在赵阿大住进戒毒所三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刘芳说:“男男,赵总进去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不见效果呢?按说早就该出来了!”

    “妈妈,明天是星期天,你带毛毛去看他的时候好好和他聊聊,为什么总不见效呢?帮助他找一找原因!”

    刘芳对正在一旁做作业的赵小毛说:“毛毛,明天和奶奶一块去看你爸爸好吗?”

    “好!我明天陪奶奶一块去!”

    “明天给你爸爸带点什么东西去呢?”

    “奶奶,什么东西也不要带了!”

    “哪里话?哪有到医院看病人不带东西去呢?这也是对病人的关心吗?”

    “那就给他带点吃的去吧!”

    第二天,刘芳和赵小毛带着一大包水果和罐头食品到戒毒所看望赵阿大,他们到了戒毒所门前正往传达室走的时候,赵小毛说:“奶奶,我舅舅怎么也在里面呢?”

    “是吗?你看清楚了吗?”

    “看清楚了!”赵小毛用手指着里面穿蓝色夹克衫、灰色裤子的人说:“奶奶,你看那不是吗?”

    刘芳一看果真是李子民,她想:“他来干什么?他是不是来卖毒品的?”她想到这里以后说:“毛毛,我们在传达室里多呆一会,看他往哪里走?”

    过了一会,赵小毛对刘芳说:“奶奶,他到我爸爸房间去了!”

    “啊!我们在传达室里多呆一会儿,等他离开你爸爸的房间以后我们进去!”

    大约又过了十分钟,赵小毛说:“奶奶,我舅舅从我爸爸房间出来了,他又到隔壁房间去了!”

    “我们索性再等一会,看他还往哪里去?”

    又一个十分钟过去了,赵小毛说:“奶奶,我舅舅又到另外一个房间去了!”

    就这样,李子民每隔十分钟左右换一个房间,连续换了几个房间以后,刘芳见他离赵阿大房间越来越远了、不易正面相撞了才说:“毛毛,我们进去吧!”

    他们走进戒毒所以后,刘芳又叮嘱赵小毛说:“看到你舅舅以后装着没有看见!如果他叫我们装着没有听见!见到你爸爸以后也不要说我们看到你舅舅了。”

    他们说话间走进了赵阿大房间。

    “赵总,效果还好吗?”

    “效果不明显,我开始感到有些奇怪、很着急,但后来见大家都这样,我也就感到不奇怪、不着急了。”

    “我看你的脸色发青和进来之前一个样,你在里面没有走板吧?”

    赵阿大很吃惊地问道:“刘奶奶,你怎么也知道”走板“这个词呢?”

    “我告诉你吧!从你进来以后,我就注意看这方面的书、了解这方面的情况、研究这方面的问题,你进来这么长的时间没有效果,看你脸色发青的样子,我认为你在里面还在吸!”

    “没有吸!”赵阿大神色紧张地说:“这里面哪能弄到那种东西呢?再说即使是有那种东西没有钱人家也不会卖给我呀!”

    “他没有钱李子民会卖给他毒品吗?不!他一定还有钱,或者他还有别的什么办法!他还有别的什么办法呢?”刘芳就带着这千问题对赵阿大说:“赵总,你把毛毛和生意、家产都托付给我们进戒毒所来戒毒,这说明你有戒掉毒瘤的决心,你既然下了这个决心就要坚持到底不要半途而废。吸毒不仅损害身体而且无论多少钱都经不住吸呀!你总得给毛毛留下一点家产吧!”

    刘芳的话撞击着赵阿大的心灵,他先是看着赵小毛半天说不出话来,后来含着眼泪对刘芳说:“刘奶奶,我一定要牢记你的教导,我一定下决心戒掉毒瘾!”

    “毛毛,听到了吗?这是你爸爸的决心,也是他向你的保证!”

    “爸爸,你可要和我舅舅划清界限呀!是他害死了我妈妈,现在又要害死你,他想把你们都害死以后把我们的家产抢过去,你可不要让他的阴谋得逞呀!”

    赵阿大低下了头!

    刘芳和赵小毛都看着赵阿大。他们希望他能说些什么、等待他说些什么?但他什么活也不说、什么话也没有说,房间里就像死一样的寂静,除了他们的呼吸之外什么声音也没有。

    看望赵阿大的第三天。

    刘芳接到戒毒所的通知说:“赵阿大注射过量毒品自杀身亡!”

    刘芳带着赵小毛到戒毒所料理赵阿大的后事、清理赵阿大的遗物,她在他的遗物中发现有一个笔记本,在笔记本上记载着他染上毒瘾的经过,记录着他死后将家产委托给刘芳母女管理,将赵小毛过继给刘小男的遗嘱,记录着他给李子民打的借条共计25万元,并说这些借条都是购买毒品的欠条。他表示丧失了戒毒信心,为了将家产留给赵小毛决定了此残生!

    刘芳回到家里以后,将赵阿大的遗嘱交给赵小毛让他看、给他解释,并就赵阿大向李子民借的25万元借条提出问题说:“毛毛,你看这件事情应当怎么处理呢?”

    赵小毛看了看刘小男,然后转向刘芳说:“奶奶,妈妈,贩卖毒品是犯法的,我们把这个本子交给公安局,让公安局找他算账!”

    “对,我们把这个本子交给公安局,让公安局找他算账!”刘芳重复并肯定了赵小毛的话以后问道:“毛毛,你说你舅舅会不会来找你要钱呢?父债子还这是一条老规矩,你爸爸借了他的钱,他要你还你怎么办呢?”

    “我爸爸没有借他的钱,我爸爸是买他的毒品欠他的钱,他害死了我爸爸、妈妈,我要找他算账!”

    刘小男不断地点头,她心想这孩子真不简单,将来一定能做大事情,应当好好地培养教育他成才,她这么想了以后说:“毛毛,你舅舅一知道你爸爸去世的消息就会拿着借条来找我们要钱,我估计他不知道你爸爸写有遗嘱,如何处理这个问题,我们一定要先和公安局取得联系,你说呢?”

    “对!我听奶奶和妈妈的,公安局让我们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

    第二天,刘芳、刘小男和赵小毛拿着赵阿大的遗嘱向公安局报告了这一情况,公安局指示他们:“不要向李子民提到遗嘱的事情,他来要赵阿大的借款时,你们以审查借条、准备现金为名,把借条复印了交给我们统一处理。”

    不出所料,李子民一得到赵阿大自杀的消息就找到刘小男说:“刘小姐,这是赵阿大生前向我借钱的借条,一共是25万元,他人虽然死了,但他还有家产和儿子在,而且他的家产和儿子都托付给你了,所以我要找你催还他的欠款!”

    “你这些话很有道理!你这种做法也很对!不过赵总生前并没有提到过这件事情,我们现在要做的工作是审核这些措条是否是赵总写的,如果这些借条是赵总写的我们将如数归还借款、绝不拖欠!”

    “你是要我把借条都给你是吗?那办不到,我把借条给你以后我不就没有找你要账的凭据了吗?”

    “李先生,你把我的意思弄错了,我们审查借条并不一定要原件,我们拿着复印件不照样可以审查吗?你如果把借条带来了请马上复印一份给我!”

    “刘小姐真是明白人,好打交道、好办事,难怪我姐夫要把孩子和生意、家产都托付给你了。”李子民说:“我马上去复印,请你尽快准备现金,我等着用钱!”

    刘小男将借条和赵阿大的遗嘱逐一对照以后说:“这个赵阿大真是粗中有细呀!他要是不留下这个遗嘱,这25万元就必须如数还给李子民。有了这份遗嘱,这些借条就成了李子民的罪证了!”

    李子民将借条复印件交给刘小男以后,他成天坐在饭店里找她要钱,因为公安局不准她对李子民提到遗嘱的问题,她只好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和李子民周旋,直到公安局根据赵阿大提供的线索,将李子民贩毒团伙的情况摸清楚并将他们抓捕归案以后,刘小男才从被纠缠中解脱出来。

    债务风波平息以后,刘小男对公司发展做了一个全面规划,她为了使赵小毛对公司的发展和未来有个印象召开了家庭会议,刘小男在家庭会议上说:“毛毛,你现在已经不小了,应当关心公司的发展并逐渐参与公司管理了。”

    刘芳见赵小毛对刘小男的话没有反应,于是就接着说:“毛毛,这几年正是公司发展的机遇,为了抓住这个机遇使如意饭店有较大的发展,你妈妈草拟了一个方案,我们一块商量一下,你看可以吗?”

    “我是妈妈的儿子、奶奶的孙子,我听妈妈和奶奶的……”

    这时,电话铃声响了,赵小毛看着刘芳和刘小男说:“奶奶、妈妈,我去接电话!”

    赵小毛拿起电话一听是王芳的声音就说:“芳芳,你有事吗?”

    “我有一道数学题不会做,我一会到你家里来请你帮我讲解讲解!”

    赵小毛捂住电话转向刘芳问道:“奶奶,我们班上的王芳同学,她一会要来和我研究一道数学题可以吗?”

    “可以呀,同学之间要互相帮助嘛!”

    得到刘芳的允许以后,赵小毛对王芳说:“你来吧!”

    不一会,王芳来到刘家,她向刘芳和刘小男问好以后,就随着赵小毛到他房间研究数学题去了。

    刘芳看着王芳的背影说:“男男,这姑娘看上去很聪明懂事呀!”

    “是呀!你看她长得多灵气,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人长得又懂事、又漂亮,真是个好孩子!”

    “你以前见过她吗?”

    “见过,她家好像就住在附近,我经常看到她和毛毛一路上下学,有时还看到她在马路上等毛毛,毛毛有时也在路上等她!”

    刘小男的话使刘芳想起了她和魏冬明经常一路上下学,经常在马路上互相等候的往事,她想到这里以后自语道:“但愿他们不要像我们这样一等就是几十年,还不知道能否等得到呢?”

    “妈妈,你又在想不愉快的事情了,我们一定能够等到爸爸和秋生哥哥,至于毛毛和芳芳根本就不存在等的问题,你说是吗?”

    这时,王芳从赵小毛房间出来,她看着刘芳和刘小男说:“奶奶、阿姨,对不起,我打扰你们了!”

    “没有,你没有打扰我们,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聊聊,不存在打扰的问题。”刘芳说:“姑娘,你坐下来陪奶奶和阿姨说说话好吗?”

    刘芳还未说完,赵小毛就给她搬来一张椅子说:“芳芳,奶奶让你坐就坐一会吧!”

    王芳刚一坐下,刘芳就问道:“芳芳,你家在哪里住哇?”

    “我家住在民权路32号,就在你们家的斜对过,相隔不过一站地!”

    “啊,民权路!”刘小男看着王芳说:“民权路、民生中学,怪不得我经常看到你和毛毛一路上下学了!”

    王芳虽然很开朗大方,但听刘小男这么一说脸就红了,这使刘芳想起了同学们拿她和魏冬明开玩笑时的情景,这也使她更加喜欢上王芳了,因此,她向她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什么你爸爸、妈妈是干什么的呀?你们老家是哪里呀?你……

    刘小男笑着插话说:“芳芳,你看奶奶多喜欢你呀?”

    “我也很喜欢奶奶和阿姨,我以后一定要经常来看望奶奶和阿姨,”她接着转向赵小毛说:“毛毛,我该回家去了,太晚了爸爸、妈妈要批评我的!”

    刘芳本来还想留王芳多说一会话,她一看时间不早了,于是就对赵小毛说:“毛毛,你送一送芳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