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苦渡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十八章 讲授经营之道 收养义子义孙
    刘小男大学毕业分配到华达公司工作。

    华达公司是一家大型国营公司,主要经营国家重要产品的进出口业务。华达公司比邻一家三星级的如意饭店,刘小男在公司里负责和如意饭店联系安排公司客人的住宿、用餐等业务。

    如意饭店是一家私营企业,老板叫赵阿大,他三十五六岁,身材高大魁梧,他白手起家,从农村割资本主义尾巴那个时候开始搞私有,一直搞到改革开放进城开饭店。他搞私有的发家史,是一个由偷偷摸摸地做买卖到公开做生意,由公开做生意到合法搞经营的发展过程;他经常自豪地说:“在割资本主义尾巴那个时候,我在二分自留地上闹革命、求发展;改革开放之初,我走出二分自留地搞长途贩运,在架子车、马车和汽车轮子上闹革命、求发展;改革开放深入发展以后,我进城开饭店在大堂里闹革命、求发展。”

    赵阿大当了如意饭店董事长兼总经理以后,他的生活习惯、经营方式、管理办法……仍然和搞长途贩运时一样:他身穿西服,但领带却打得歪歪斜斜的,而且还脏兮兮的;他脚上穿着名牌皮鞋,但却把鞋后跟踩在脚下当拖鞋穿;他身为堂堂三星级饭店大老板,却没有办公室,成天盘腿坐在大厅里抠鼻子、揉脚丫……刘小男每看到他这种样子就和他开玩笑说:“赵董事长、总经理,你这是饭店老板还是看门的伙计呀?”

    赵阿大毕竟是初中毕业、语文成绩优秀的三好学生,每当刘小男这样问他的时候,他都要文绉绉地说:“我是伙计出身的饭店大老板!”

    “伙计出身的饭店大老板?”刘小男细细品味以后觉得很有道理,她想:“他是饭店大老板,可他的一举一动像是给地主打工扛活的伙计!”但她反过来一想又觉得:“哪有伙计开饭店、当老板呢?”也正因为“伙计出身的饭店大老板”这句话,引起了刘小男对他身世的兴趣、对他发家史的考察,并因此而使他们成了好朋友、演绎出一系列令人称羡的动人故事。

    一天,华达公司总经理钱之道接待外宾,刘小男到如意饭店联系订餐事宜,她一走进饭店就看到赵阿大盘腿坐在大厅的椅子上,他叼着一支香烟身体前仰后合地晃悠着,双手在脚趾间模来蹭去,他一会儿睁开眼睛看着总台王小姐、领位李小姐和张小姐,一会儿闭着眼睛像是思考重大的生意决策、人事安排,又像是在回味着幸福美好的……刘小男看到他这种样子笑了,她笑过之后看着他抠脚趾丫的手说:“赵总,听说你一会还要到厨房去帮厨和面做馒头是吗?”

    赵阿大睁大眼睛看着她,他口里不断地念叨着“帮厨和面做馒头,帮厨……”他感到她这句话有些不可理解,但他的钻研精神却使他一定要通过自己思考弄清楚这句话的含意,他停止了抠脚趾丫的动作并将双脚踏在皮鞋上站立起来,同时把目光从刘小男身上移向大厅吊灯,他很习惯地用抽剩的烟头点上一支香烟,然后将烟头扔到大厅的地上,他一面抽烟一面在口里念叨着:“是谁告诉她说我要到厨房去帮厨和面做馒头呢?我即使是到厨房去也不会和面做馒头哇?她为什么要说我到厨房去和面做馒头呢?这小丫头的话是什么意思呢?”他围绕着“帮厨和面做馒头”这句话提出了这些问题,又围绕着这些问题想了很久,但怎么也弄不明白“帮厨和面做馒头”是什么意思?他本想请她作出解释,但又怕她这句话含有贬义遭到王小组、李小姐、张小姐的嘻笑,他为了保持董事长、总经理的尊严而放弃了这个想法,同时也放弃了对这句话的思考。这时,他又将目光从吊灯移到刘小男身上,看着她很严肃地说:“厨房有大厨师掌管,我一般不到厨房去更不过问厨房的事情!”

    “啊!这还差不多!”

    赵阿大还未琢磨透“和面做馒头”是什么意思,刘小男又说了令他不解的“这还差不多!”他本想放弃对“和面做馒头”的思考,但他转念一想“这还差不多”是由“和面做馒头”而生,要弄清楚“这还差不多”的意思,还必须从“和面做馒头”说起。这时,他的钻研精神战胜了害怕王小姐、李小姐、张小姐嗤笑的思想,于是就看着刘小男问道:“刘小姐,你说我到厨房去帮厨和面做馒头是什么意思?”

    “你要是今天到厨房去帮厨和面做馒头……”刘小男故意把声调抬高以后停下来看着他笑、看着他摇头晃脑地笑,赵阿大看着她这种神秘的样子以后心想:“她这是干什么?她这是在卖关子吊我的胃口吗?”他想到这里以后暗下决心说:“不理她!”他这么说了以后立刻将目光从刘小男身上转向总台王小姐,以此作为对刘小男不理睬的表示,他尽管对她作出了这种不理睬的表示,但她的话、她的笑、她的动作和表情使他感到心痒难挠、疑窦丛生,他在心里不断地念叨着:“她这是什么意思呢?她为什么要怪腔怪调呢?她为什么要笑呢?她为什么要摇头晃脑呢?她……”这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动摇了“不理她”的决心,于是转向刘小男问道:“刘小姐,你为什么尽说些半句话呢?我要是到厨房帮厨和面做馒头你怎么啦?”

    “怎么啦?问题很简单!”刘小男一字一句地说:“我们今天中午的外宾招待会就改到迎宾饭店去举行!”

    刘小男的话使赵阿大更加纳闷起来,他又盘腿坐到了椅子上,把手又放到脚趾丫上不断地搓揉着,他希望以此弄明白她把招待会改到迎宾饭店的原因!但是,他失望了,他只好看着刘小男问道:“刘小姐,你这是为了什么呢?”

    这时,刘小男向后倒退两步站到离他两米之外说:“为了保证招待会的食物洁净卫生,为了保证我们华达公司的形象不受到影响,为了……”

    赵阿大急了,他从盘坐的椅子下来站到地上、穿上踩坏了后跟的皮鞋说:“刘小姐,你看我们饭店哪里不干净,哪里不卫生?”他说着就要拉着刘小男看饭店卫生状况,他一面伸手去拉刘小男,一面指着大厅地面说:“你看这地上有脏东西吗?你看……”他正说到这里看到了他刚扔的烟头,他俯身捡起烟头以后发现刘小男在看着他笑!于是就质问道:“你笑什么?难道我从地上捡起烟头还可笑吗?难道这不正说明我们饭店从上到下都注意清洁卫生吗?”

    “是呀!如意饭店上上下下都很注意清洁卫生,特别是赵董事长、总经理!”刘小男一面说话,一面环顾四周,然后又自言自语道:“所以嘛,这地上很干净、墙上很干净、屋顶也很干净,就连赵董事长、总经理的手也很干净,一点脏东西和异味都没有!”

    “刘小姐,你别挑剔了好吗?你看我的手上有脏东西吗?早上我还用檀香皂洗了好几遍,不信你闻闻檀香味还在呢?”赵阿大把手放到鼻子上闻了几下,感到檀香味确实还在便伸向刘小男说:“不信,你闻闻看!你闻闻看!”

    “我闻到了,我一走进你们饭店大厅就闻到了,它既有檀香皂的香味,也有脚趾丫的臭味,难道你刚才没有闻到脚趾丫的臭味吗?”

    “刘小姐,你别糟蹋我们饭店的名誉了好吗?你这样说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刘小男见他毫无饭店形象的概念和卫生意识,于是就走到他身边拍着他的肩膀说:“赵董事长、总经理,你在将我告到法庭之前,听我把话说清楚好吗?你一个堂堂的董事长、总经理,坐在大堂搓脚趾丫像话吗?客人看到你这种样子不吓跑才怪呢?你让我们的外宾看到了不仅影响你们饭店的形象,而且也使我们公司的形象受到影响!”她指着他的装束说:“你的西装脏了要换洗了,你的领带不仅很脏,而且打得也不规范,你的皮鞋已经变成拖鞋了而且也该擦油了。”她说到这里停下来看着他,看他有什么反应,她见他低头不语就问道:“我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这叫做饭店的形象,总经理是饭店的形象,看到你这一身装束实在是不敢恭维!”

    赵阿大一面听刘小男的解释一面细心打量自己,他感到她讲得很对、很有道理,因此对她讲的每一句话、每个词都很注意听,就在他听得入神的时候她停住了、不往下讲了,这使他感到有些心痒意急,于是就催促道:“刘小姐,你怎么不往下讲了呢?我虚心接受你的批评!”

    这时,刘小男把手一伸说:“拿来!”

    “拿来!拿什么来?”

    “拿钱来呀!”

    “你就讲这么几句话还要钱吗?”

    “我讲的这些是形象包装问题、是饭店经营知识……”刘小男说:“我们现在是知识时代,知识是很值钱的你知道吗?”

    “知识是很值钱的!知识是很值钱的!”赵阿大重复两遍以后说:“我也是初中毕业生,我怎么就不懂得知识值钱的道理呢?我怎么……”

    恰在这时,华达公司总经理钱之道带着外宾走进大厅,刘小男见赵阿大陷入了深思,好像是在反省他的知识缺陷、思考他的包装问题,又好像是……为了让他静心思考,她向他打了个手势就领着钱之道和外宾向迎宾厅走去。

    赵阿大低头沉思良久抬起头来,他看着总台王小姐问道:“刘小姐到哪里去了?”

    “她领着他们总经理和外宾上楼去了。”

    “刘小姐的话你们都听见了吗?”赵阿大看了看王小姐,然后又转向李小姐、张小姐,他见他们都没有反应,于是看着王小姐说:“我刚才听了刘小姐的话以后感到知识太重要了、太值钱了,你们今后都要学习、掌握饭店经营知识,我将来要很好地包装自己,也要把你们都很好地包装包装,饭店的形象好了、生意就好做了。”

    “刘小姐刚才讲的是你的包装问题,不是我们的包装问题。”王小姐说:“饭店应当设个总经理办公室,你上班坐在总经理办公室里,我们有事情到总经理办公室去向你请示,客户到饭店来办事也到总经理办公室去,这样……”她正说到这里见李三姑走进大厅便停下来不往下说了。

    李三姑三十左右的年龄,身材修长、线条清晰,一副传统的美女形象,如果让她饰演杨贵妃“侍儿扶起娇无力”的裸体镜头,以她的自然美展现在观众面前会使梦露逊色三分。她的线条、她的身段、她的容貌简直是太美了,她即使不回头一笑,也会生出百媚娇态;但若按照她自己的审美观点进行包装,就像眼前这个样子实在是不敢恭维。她眉毛描画得又粗又黑,嘴唇涂得又红又宽,脸蛋儿抹得像关公,你说她像关公她又是传统的美女脸型,你说她是传统的美人她又总是露出满口大金牙。她身着紫色旗袍,脚上却穿着一双高筒马靴,十个指头都戴着大钻戒,有几个指头上还戴了两个钻戒。她盘腿坐在大厅椅子上,有人说她像马戏演员,有人说她像个妖精,有人说她像……那些对她的形体和打扮进行过研究的“专家们”认为:“她这不是在打扮自己,她这是在糟蹋她自己!是她的财富使她成了妖精、成了马戏演员、成了……”

    如意饭店有三个美人,一个是赵阿大的情妇、总台王小姐,另外两个是饭店门神李小姐、张小姐。王小姐高中毕业,她的文化水平比李小姐、张小姐高,心眼也比她们灵活,她对赵阿大也很顺从,因此成了赵阿大的情妇、坐上了总台小姐的位置;李小姐、张小姐不愿意顺从赵阿大,不让他在肉体上占便宜,这使赵阿大感到很恼火,但又舍不得让她们离去,于是就利用她们美丽的面容、姣好的身段来为他招揽生意,让她们当门神、品尝罚站的滋味。

    李三姑从赵阿大的梦语中得知,他正恋着王小姐、李小姐、张小姐,她经过明查暗访弄清楚了王小姐就是总台服务小姐,李小姐、张小姐就是两位门神小姐以后,也就明白了赵阿大整天盘腿坐在大堂的原因,为了有效地监督赵阿大,她也仿效赵阿大盘腿坐到大堂椅子上!刚才,王小姐对赵阿大说设总经理办公室,既是为了减少李三姑对她们的烦扰,也是在用李三姑的话挖苦他。

    李三姑走进饭店见赵阿大盘腿坐在大厅里和王小姐说话,她的火气就不打一处来,她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人们都说贪色的男人是吃在碗里、看着锅里;你比那些贪色的男人还要贪,你是吃在碗里、看着锅里、瞅着门口,你说说她们这三个妖精哪点比老娘好!叫你设个总经理办公室你不设,你整天泡在大厅里看着锅里、瞅着门口,你这个贪心的色狼!”她越说越气、越气越说,竟然一步跨到赵阿大面前拎着他的耳朵说:“你到底设不设总经理办公室,你要是不设总经理办公室就把这三个小妖精给我解雇了,两条道路任你选一条。”

    “把他们都解雇了,你去给我坐总台?你到大门口去给我当迎宾、做领位?

    “坐总台、把大门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以为老娘干不了吗?你别忘了你的家业都是老娘和你一块挣来的!”

    “你坐总台?你把大门?你不把客人都吓跑了才怪呢!”

    这时,赵小毛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地跑了进来。

    赵小毛是赵阿大的儿子,乳名叫毛毛,小学二年级学生,门门功课一百分,少先队中队长。因为他念书的北京育人小学与如意饭店比邻,所以他每天中午都和赵阿大在饭店里吃饭,他走进饭店看到李三姑拎着赵阿大的耳朵、赵阿大围着李三姑打转转以后,就喊道:“妈妈,你们这是干什么?”

    李三姑被赵小毛拉开以后,她虽然没有骂了,但仍然站在大厅里生气,于是就有些员工跑过来讨好说:“李姐,别生气!”“学姐,你坐下来休息一会。”“李姐……”他们你一言,我一语,一面说话,一面把李三姑拉到一个包间里休息去了。

    李三姑被员工拉走以后,赵阿大抱着赵小毛说:“还是我儿子好!还是我儿子好!还是……”他一面夸奖赵小毛,一面用手拍打着赵小毛的背部,他在无意中拍打到了赵小毛的书包,这使他想起了刘小男刚才讲的知识的重要性,于是就看着赵小毛说:“儿子,好好学习,长大以后继承爸爸的事业。”

    “我才不继承你的事业呢?你和妈妈一天到晚吵架、打架,在家里吵架、打架还嫌不够,还要跑到饭店里来吵架、打架,你知道同学们都说你们什么吗?”

    “同学们都说你老爸什么啦?”

    “都说你们是土包子进城!”

    “土包子进城!土包子进城怎么啦?”

    “尽犯土老帽呗!”

    “土老帽!土老帽!”赵阿大看着赵小毛说:“你老爸确实是土哇!刚才你刘阿姨说的那些道理我都不懂,不懂怎么能做生意呢?不懂怎么能在城里闹革命呢?”赵阿大正说到这里,见刘小男和客人们走下楼来,他急忙上前叫住她说:“刘小姐!刘小姐!你刚才讲的那些道理我一点也不懂,希望你以后多给我讲一讲,希望你以后给我儿子也讲一讲,我想让我儿子拜你为干妈……”

    赵阿大还未讲完,刘小男的脸就红了,还未等刘小男说话,赵小毛就跪到她面前叫起“干妈”来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使刘小男惊呆了,她看着跪在地上的赵小毛,听到他叫“干妈”的声音以后,吓得三步并做两步跑出了饭店!

    看到刘小男慌慌张张的样子以后,钱之道总经理急忙回过头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见赵阿大站在那里发愣、赵小毛跪在地上,于是就看着总台王小姐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情?”

    “你和客人到饭店之前,赵总经理盘腿坐在大厅椅子上搓揉脚趾丫,刘小姐批评他不讲卫生并给他讲了饭店形象和经营之道,赵总经理听了以后很受教育、也很感激刘小姐,他想让他的儿子拜刘小姐为干妈,因此把刘小姐给吓跑了。”

    “啊!原来如此呀!”钱之道总经理看着赵阿大说:“真是瞎胡闹,人家一个大姑娘你这不是要羞死人家吗?”

    刘小男下班一回到家里,她就向刘芳说了饭店里发生的事情,刘芳听了以后直笑,刘小男则抱着她的脖子摇晃着说:“把人家都快要羞死了,你还笑!”

    “你第一次叫我妈妈的时候我也是羞得脸红,今天该轮到你害羞、脸红了,我们母女两个都是没有结婚就有人叫妈妈了。”刘芳接着问道:“男男,赵总要他儿子拜你为干妈,是想让你辅导他的学习、对他进行知识教育是吗?”

    “他是农民企业家,在农村发家以后进城做生意,但他们的知识和能力都很欠缺,生意做得也很艰难,我给他讲了形象包装和经营之道以后,他感到很有道理!他让他儿子拜我干妈是希望得到我的帮助,不仅希望得到生意上的帮助,而且还希望在孩子的教育上得到我的帮助!”

    “看来这个赵阿大还是个明白人,有很多人有了钱以后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他们根本感觉不到自己知识和能力的缺乏,现在是知识时代没有知识怎么行呢?”刘芳继续说道:“他们缺知识需要得到我们的帮助,正好我们掌握着他们需要的知识,我们为什么不去帮助他们呢?就是……”

    还未等刘芳讲完,刘小男就接上来说:“就是他让他儿子拜我干妈,我接受不了……”

    这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刘小男急忙起身去开门。

    刘小男开门一看是赵阿大一家三口,她的思想疙瘩还未解开,她也不知道应该不应该让他们进门,赵阿大一家也不知道怎样开口说话,他们就这样站在门口互相对视了好一会儿。

    刘芳见开门以后没有说话的声音,于是就问道:“男男,是谁来了?”

    赵小毛急忙回答道:“奶奶,是我们呀!”

    “男男,请他们进来吧!别在外边站着了!”

    赵小毛进到屋里以后,他既未等刘小男介绍、也未等待刘芳说话,他问了声“刘奶奶好”就凑到刘芳身边,紧贴着她站着!他一会儿看看赵阿大,一会儿看看李三姑,他看到他们都嗫嚅不语的样子以后就指着赵阿大说:“刘奶奶,这是我爸爸!”然后又指着李三姑说:“刘奶奶,这是我妈妈!”

    赵小毛的话,既打破了他们刚进门时的尴尬,也使刘芳明白了他们就是农民企业家赵总经理一家,同时也使赵阿大有了说话的机会。

    “我下午在饭店的做法太冒失了,请刘小姐原谅!”赵阿大说:“我是真心诚意的,就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表示,给刘小姐制造了难堪,我们全家向刘小姐道歉,向刘奶奶道歉,请刘奶奶和刘小姐原谅我的莽撞!”

    “你们来之前,我和男男正说着下午的事情,你们感到生意经营方面的知识欠缺、孩子教育培养的重要,你们希望得到我们的帮助,我们也认为应该尽力地帮助你们,只是让毛毛拜男男为干妈她感到不好意思。”刘芳看了看男男以后转向赵阿大和李三姑说:“我认了这个孙子,这么聪明伶俐的孩子,应该受到良好的教育,我是老师,我有这个责任和义务!”

    赵小毛听刘芳同意认他这个孙子以后,他立刻转身面向刘芳说:“孙子给奶奶磕头了!”他说完以后就给刘芳磕了三个响头。

    赵小毛的机灵表示,使赵阿大受到启发,他扯了李三姑几下说:“三姑,我们给大娘磕头,感谢大娘的厚意!”

    “快别了!快别了!”刘芳急忙起身,把赵阿大和李三姑拉起来,然后看着刘小男说:“男男,快给赵总经理和李大姐倒茶,请他们坐下来聊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