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苦渡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十三章 收养流浪儿 从此做母亲
    王继红被绑在高空十字架上与李小俐面对的时候,她悔恨不迭地说:“要知今天,何必当初呢?”就在她万念俱灰准备向张长立认罪以求得宽恕的时候,形势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张长立等瑞金兵团的头头团搞武斗被公安局抓起来了,她作为武斗的受害者而成了瑞金兵团的惟一领导。“

    王继红掌握瑞金兵团的大权以后,她在如何处置刘芳的问题上颇费了一番心思,她想:“李小倒把刘芳当着特务头子、把瑞金兵团当着特务组织进行围剿的结果是两败俱伤,围剿和反围剿的头头都进了班房,我如果继续把她当着特务对待也不会有好的结果,何必重蹈他们的覆辙呢?我如果不把她当特务对待又如何处置她呢?”她正在为难之时接到了公安局的通知,她从公安局的通知中发现了处置刘芳的办法。这就是让她打扫武斗战场、撤除武斗工事和路障。

    刘芳在打扫武斗战场、撤除路障的过程中,她经常看到一个衣服褴褛、蓬头垢面,但模样俊俏的小女孩在遍地玻璃碴子、汽水瓶子的马路上寻找食物,她每看到这个小女孩就想:“她为什么不上学呢?她为什么不回家呢?她为什么……”她这么想了以后就想找这个小女孩问个究竟,但因这个小女孩总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总是以警惕的眼光看着她,好像随时准备拔腿逃跑似的,她看到这种情况以后也就逐渐放弃了这种想法。

    刘芳虽然放弃了她的想法,但小女孩并未放弃对她的观察,她见她整天打扫马路、撤除路障、搬扛重物,她见她尽管很劳累但总有人来骂她、打她,她每看到这种情况就想:“这个阿姨一定是个没爹、没妈的孩子!没爹、没妈的孩子像棵草,受人欺负哇!”想到这里以后,她受人欺负、被打、挨骂的情景,一幕一幕地浮现到她眼前,她伤心得流下了眼泪,与此同时她对刘芳产生了同情和怜悯同情和怜悯使她主动向刘芳靠近,并经常向她发出试探性的微笑。

    一天,这个小女孩拿着一瓶汽水向刘芳走过来,她笑着说:“阿姨,我捡了一瓶汽水,你能帮助我把它打开吗?”

    以前,刘芳都是远距离看这个小女孩,她这次近距离一看发现,这个小女孩不仅模样俊俏,而且她还有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一看就是一个聪明绝顶的孩子,她痛爱地看着她被玻璃碴子划破了的手、扎伤了的脚,看着她身上的血污,看着她还在流血的手指问道:“你痛吗?”

    刘芳的关爱使小女孩流下了眼泪,她用她那双乌黑发亮的泪眼看着她点了点头。

    看到小女孩的伤心难过以后,刘芳没有再问她什么了,她用手指梳理她打纽的头发,扣掉她衣服上结夹发硬、发出臭味的污垢,她用手抚摸她鞋子的破露处和露在外边的脚趾。她把她从头到脚进行了收拾和清理以后,又对她从上到下、从下到上打量一番后问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我叫亚男,九岁了。”

    “你是哪一年出身的?”

    “我是1958年8月5日出身的。”

    “你念过书吗?”

    “我先在学校里念书,后来又跟我秋生哥哥在家里学习语文和算术。”

    “你怎么不跟秋生哥哥学习呢?”

    “我好长时间没有见到我秋生哥哥了,也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

    “你爸爸、妈妈在什么地方?他们怎么不管你呀?”

    刘芳的问话,使她想到了妈妈贴爸爸的大字报、想到了公安局把爸爸当坏人抓起来了;

    刘芳的问话,使她想到了妈妈贴姥爷、姥姥的大字报,把姥爷、姥姥和爷爷、奶奶害死了;

    刘芳的问话,使她想到了妈妈不但贴爸爸和姥爷、姥姥的大字报,而且还写她是坏种、经常打她;

    刘芳的问话,使她想到了妈妈贴大字报使她成了无家可归的孤儿,因此,她很妈妈、爱爸爸,但她不愿意当着陌生的阿姨说这些,她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刘芳的问话。

    刘芳见亚男对她的问话有问必答,惟独不愿意回答她爸爸、妈妈的问题,这使她感到奇怪,她想:“她是没有爸爸、妈妈吗?她是不知道爸爸、妈妈到哪里去了吗?她是不愿意告诉她爸爸、妈妈的情况吗?她……”刘芳在这些问题中间犹豫了一阵子后,她的眼睛回到了她手里汽水瓶子上面,她接过汽水瓶子说:“亚男,瓶子外面很脏,让阿姨把瓶子洗干净以后再打开好吗?”

    亚男看着刘芳点了点头。

    刘芳将汽水瓶子用自来水冲洗干净,然后将瓶盖打开递给她说:“亚男,你喝吧!慢点喝,别呛着了!”

    亚男喝完汽水以后脸上露出了笑容,她很天真地说:“阿姨,你真好!你要是我妈妈就好了!”

    刘芳的心怦地一跳、脸刷地一下子红了,她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她,她本想回答说愿意做她的妈妈,但她还未结婚,哪有没结婚就当了妈妈呢?她本想回答说不愿意做她妈妈,但又怕刺痛了她的心,她就在这种不知所措、无所适从的情况下,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哭了,她以哭声表达了既愿意又不愿意做她妈妈的矛盾心情!

    亚男从刘芳的哭泣中感到自己犯了错误,她急忙表示歉意说:“阿姨!你别哭!你别哭!我以后不再叫你妈妈了!阿姨,你别哭!我以后……”

    这时,刘芳把亚男楼得更紧了,她虽然没有哭了但也没有说话;她不说话的原因是不知道应当对这个天真的孩子怎么说、说什么?

    从这以后,亚男每天都围绕在刘芳周围,帮她扫地、搬动重物、撤除路障。

    有一天,刘芳看着亚男摇摇晃晃地向她走过来,她看到这种情况以后急忙抱着她问道:“亚男,你怎么了?你生病了吗?”

    “我没有病,我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我没有病,我……”亚男说着说着闭上眼睛不说话了。

    刘芳知道她这是饿晕了,于是就抱起她往附近一家饭馆跑去,她一边跑一边不断地喊着:“亚男、男男、小男,再坚持一会儿,到饭馆吃饭以后就好了!亚男、男男、小男,再坚持一会,到饭馆吃饭以后就好了!”

    到了饭馆以后,刘芳给亚男买了一碗面条,她吃了面条以后逐渐缓过劲来,脸上也渐渐有了血色。

    在从饭馆回来的路上,刘芳牵着亚男的小手问道:“亚男,你每天晚上都睡在什么地方?”

    “就是那个地方!”

    刘芳往亚男手指的方向一看,原来是一个砖砌的垃圾箱,她看了以后很久很久没有说话,她之所以没有说话是因为她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她想:“我是当一个受人耻笑的未婚妈妈呢?还是让这个孤苦伶仃的孩子睡垃圾筒呢?我是让这个孩子跟着我受到人们的歧视呢?还是让这个孩子沦为乞丐呢?我是让这个孩子……”

    “阿姨,你不高兴了吗?”

    亚男的问话打断了刘芳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她急忙回答道:“阿姨没有不高兴,阿姨是在想问题,所以没有说话。”

    “阿姨,你在想什么问题,你能告诉我吗?”

    “你不是说要我当你的妈妈吗?你晚上就和妈妈一块回家去住好吗?”

    刘芳虽然在愿意、不愿意做妈妈这个问题上经过了激烈思想斗争、作出了慎重地选择,但当她向亚男说出她的决定的时候,她的脸红了,她说话的声音发颤,她的心脏跳动很厉害!但是,亚男对她的心态、她的表情全然不知,她只知道她愿意做她的妈妈了,因此她很高兴,她高兴得跳了起来,她一边跳一边大声地喊道:“妈妈!妈妈!我的好妈妈!”她叫过以后,紧紧地搂抱着她很久没有说话。

    亚男放开刘芳以后,她看着她不断地笑,她笑过以后对刘芳说:“妈妈,你刚才叫我小男、男男,这两个名字都很好听,我以后就叫刘小男、刘男男可以吗?”

    “好哇!那就叫小男、男男吧!”刘芳说完以后,又对她解释道:“刘小男是大名,男男是小名,是妈妈对刘小男的昵称,你说对吗?”

    “好!好!妈妈真好!我有两个名字了!”

    刘芳把男男带回家以后,首先给她进行了一次彻底的大清扫,她从邻居家里借来一个大澡盆,烧了满满一盆水把她放进澡盆里洗了又洗,然后将她自己的衣服拿来给她换上。

    男男穿上刘芳的衣服以后,手、脚都让衣服给罩住了,她感到很好玩,于是就在屋子里故意扭来扭去,她一边扭一边笑着说:“妈妈,妈妈,你看这多好玩呀!”

    看到男男这种顽皮的样子以后,刘芳笑着说:“妈妈穷,等妈妈将来有钱了给你买新衣服穿,现在就将就着穿吧!”

    “妈妈,我不要新衣服,我不要新衣服!”男男用右手比划着左手,用左手比划着右手,然后又把左腿和右腿分别跷上来比划着说:“妈妈,你把这些长出来的布剪掉就行了。”

    “好,好,妈妈给你改一下!”

    刘芳说完以后就忙着将她的衣服改成男男的衣服。

    收养男男以后,刘芳虽然感到劳累多了但精神愉快了。她上班的时候尽管还是好人不敢和她说话,坏人见了就骂,但她回到家里却不一样了,她每天回到家里,男男都要迎出来抱住她说:“妈妈,你回来了!妈妈你站着扫地累了,你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吧!”

    刘芳坐下以后,男男接着又说:“妈妈,我给你倒水喝!”

    刘芳刚坐下喝了一口水,男男又接着说:“妈妈,我给你捶捶背吧!”她捶完背以后又说:“妈妈,我给你捏捏腿吧!”

    刘芳沉浸在天伦的欢愉之中,她看着男男想着她的乖巧、她的善解人意、她的……

    男男见刘芳眼睛不住地盯着她,她感到很奇怪地问道:“妈妈,你怎么总看着我呀!”她说完以后将手伸过去捂住刘芳的眼睛说:“不许妈妈看男男!”

    刘芳将男男紧紧地搂在怀里,拍打着她的背问道:“男男,你怎么想到要给妈妈捶背、捏腿呢?”

    “我姥姥总给我姥爷捶背、捶腿,她每次都说老头子你不舒服了吧?让我给你捶捶背、捏捏腿!我想你整天站着扫地很累,你也需要捶捶背、捏捏腿!”

    男男的话使刘芳想到了在北大荒劳动的父亲、被批斗而死的母亲和哥哥。她抑制住内心的悲痛,把男男紧紧地搂在怀里亲了又亲,嘴里不断地重复着:“你真是妈妈的好女儿!你真是妈妈的好女儿!”就这样上班的劳累、受到的委屈、精神的重负,好像一下子都消失了似的。

    一天,刘芳下班回到家里,她一开门就闻到了一股饭的香味她感到很奇怪地问道:“男男,家里怎么有饭的香味呀!”

    “妈妈,我把饭已经做好了!我不会做菜,等你回来做菜!”

    “好!好!我们男男就像李铁梅一样,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呀!”刘芳说完以后抱着男男亲了又亲,于是在这个昔日像死一样沉寂的家里发出了咯咯的笑声!

    男男笑过以后说:“妈妈,你教我做菜,等我学会做菜以后,你下班回来就可以吃饭了。”

    听男男说学习做菜以后,刘芳的眼睛湿润了,她看着她模糊的脸型好久没有说话;懂事的男男用她的小手擦去刘芳的眼泪说:“妈妈别哭,妈妈别哭!”

    “妈妈不是哭,妈妈是高兴得流泪!”刘芳说完以后问道:“男男,你知道妈妈最希望你做什么吗?”

    “妈妈希望男男做个好孩子!”

    “对!妈妈希望男男做个好孩子,好孩子首先要学习好,不学习好就没有知识,没有知识将来怎么能够建设国家呢!所以你要先把妈妈给你留的作业做好,然后才是干些家务活,干家务活要先把自己的事情干好。所以,妈妈现在还不希望你做饭,你懂吗?”

    “我的功课都做完了,我自己的事情也干完了!我应当帮助妈妈干些活了,你教我做菜吧!我学会做菜以后,你下班一回到家里就可以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