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苦渡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九章 女儿大义灭亲 父母双赴黄泉
    在延安革命造反兵团、东方革命造反兵团联合举行的批斗会上。

    李小倒在热烈而疯狂的掌声中走上主席台,紧接着就是延安革命造反兵团司令秦汇报高声喊道:“把里通外国的特务分子魏冬明押上来!”

    两个造反派奉命押着魏冬明走上了主席台,他们一个用左手抓住他的左手,右手抓住他的脖领,一个用右手抓住他的右手,左手抓住他的脖领,他们将他的左右手举得很高很高、头压得很低很低,使他脖子上挂着的大铁牌子擦地发出咣啷咣啷的响声,在这个形似老鹰抓小鸡的造型中,人们只能从铁牌子上看出被老鹰抓住的小鸡是京郊中学的物理教师魏冬明。

    魏冬明被押上主席台以后,李小例高声喊道:“魏冬明,你还认识我吗?”

    这时,充当老鹰的两个造反派立刻改换双手动作,将魏冬明的左右手压下去、脖领提起来,使老鹰抓小鸡变成赴刑场的造型,这时人们再看他胸前挂着的牌子则不敢相信这就是魏冬明,他的脸型、他的轮廓已经不是人们记忆中的魏冬明了,他眼睛凹陷、颧骨突起,不仅经常挂在他面颊上的两个酒窝不见了,而且他面颊上的肌肉也消失了,他的身子不断地左右晃荡着,要不是两个造反派紧紧地挟持着他,他恐怕早就倒在地上了。

    “同志们!革命造反派的战友们!这就是里通外国特务分子黎冬明的原形,这是他原形毕露;别看他站在讲台上那个道貌岸然的样子,其实那都是装出来的!”李小俐高声讲了这些话以后停下来,她喝了一口茶接着讲道:“京郊中学造反派的革命精神,使魏冬明这个里通外国的特务分子现了原形。”

    李小俐司令的表扬,使京郊中学革命造反派感到受宠若惊,他们立刻报之于热烈而疯狂的、经久不息的掌声。

    黄秋生看到李小俐司令的表演、造反派的麻木,看到魏冬明骨瘦火柴、不断晃动的身子,他的心碎了,他眼睛里含着泪水,但不敢哭出来,坐在他旁边的巩裕民用手捅了他一下附到他耳边说:“控制住感情,绝对不能流露出半点同情,更不能流下眼泪。”

    黄秋生点了点头,然后附到他耳边说:“请巩老师放心!”

    批斗会结束以后,那两个表演老鹰抓小鸡和赴刑场的造反派完成了任务,他们把魏冬明交给了黄秋生和巩裕民;在送魏冬明回囚笼的路上,黄秋生小声说道:“魏老师你受罪了!魏老师你受罪了!”

    巩裕民眼里噙着泪水说:“师弟,你要挺住,事情是会过去的!”

    魏冬明没有说话,他在无声中表示了对巩裕民、黄秋生的感谢,表示了对造反派的仇恨,同时思考着他的未来……

    黄秋生回到家里以后,他被抑制的思想、控制的感情都释放了出来,他躺在妈妈刘玉兰怀里痛哭起来,他在痛哭中发泄了对造反派的不满、对李小俐的咒骂、对魏冬明的同情;为了使魏冬明恢复健康,他要妈妈把每个月的半斤肉、一斤鸡蛋全部节省下来给魏冬明补充营养。

    李小俐参加东方兵团激起了井冈山兵团的仇恨,他们把对李小俐的仇恨发泄在对李子兵的揭发批判上。

    李子兵年近五句,他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1942年参加革命,他打过游击、当过团长,全国解放后转业到京城工农机器厂任党委书记兼厂长,他经常穿着一身褪了色的旧军装,深入到工人群众中,他对工作勤恳负责,对人态度和蔼可亲,他严于律己、宽于待人,他经常对人说:“我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教育好小俐,每当我想到这里就感到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他讲这些话的时候文化大革命还未开始,李小俐造反派的本性还未暴露出来;文化革命开始以后,特别是李小俐“大义灭亲”当上了东方兵团的第一副司令后,他才彻底感到他在对李小俐教育上犯的错误。

    李子兵因为参加四清工作队犯了路线错误,所以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就靠边站了,但由于他的群众关系好,他在两派群众组织中保持中立,两派群众组织都不找他的麻烦,他也不过问两派群众组织的事情,大家都相安无事;但自从李小俐“大义灭亲”当上东方兵团的第一副司令后,井冈山兵团就把李子兵作为攻打李小俐的靶子进行批判斗争,直到他含冤死去!

    就在李小俐“大义灭亲”的当天,李子兵原来的秘书赵淑芳对他说:“李厂长,你们家的宝贝女儿”大义灭亲“揭发你姑爷偷听敌台广播!”

    李子兵一听到这个消息就晕倒了,甄爱琴和赵淑芳急忙叫来邻居将他安放到床上休息;李子兵躺下休息以后,赵淑芳又请来厂医,经过厂医给他打针、吃药治疗以后,他的病情才得到缓解。

    赵淑芳和厂医走了不一会儿,李小俐回到家里,她看到甄爱琴不高兴的样子以后问道:“妈妈,出什么事情了?”

    “出什么事情了?你‘大义灭亲’把你爸气死了!”

    李小俐来到李子兵房间问道:“爸爸,你好些了吗?”

    “有了你,我就好不了了!”

    “有了我你就好不了了!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揭发魏冬明偷听敌台广播与你们有什么关系?我揭发魏冬明难道还有错误吗?”

    “你没有错误,你这是大义灭亲!”李子兵停下来喘了口气说:“你这是什么大义灭亲?你这是引火烧身!首先烧的是冬明和你魏叔叔、夏阿姨,紧接着烧的就是你爸爸、妈妈,最后还要烧你自己把你烧死!”李子兵说:“在这些被烧死的人中间,你是罪有应得,别人都是无辜的!”

    “别人都是无辜的?魏冬明也是无辜的吗?他偷听敌台广播、里通外国、甘愿当敌特分子,难道他也是无辜的吗?你立场有问题,怪不得人家说你是走资派还在走了!”

    李子兵听李小莉骂他是走资派以后,他稍微平静的心又激烈地跳动起来,甄爱琴见李小俐不但没有丝毫悔改的意思,而且还骂李子兵是走资派,于是就看着她骂道:“你这个不孝的东西给我滚出去,你造反去吧!你大义灭亲去吧!你再也不要进我这个家门了!”

    “你们这就是报纸上讲的走资派还在走的典型,既然如此你们就走你们的‘资’去吧!别说你们不要我回来了,就是让我回来我也不回来了,我要坚决和你们划清界限,我要和你们断绝父女关系和母女关系!”李小俐说着砰的一声关上门就走了。

    亚男急忙追出门去喊道:“妈妈,妈妈,你回来呀!”

    李子兵和甄爱琴的训斥没有能使李小俐回心转意,亚男的叫喊和哭声也没有能够唤起她的良知,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李小俐虽然走了,但她却把灾难留下来了。

    李小俐加入东方兵团并应邀到京郊中学作报告以后,京城工农机器厂的井冈山兵团和京郊中学的陕北兵团便联合起来加紧了对李子兵、甄爱琴和魏冬明的揭发批判,他们在揭发批判中采取了密切配合、各有侧重的策略,井冈山兵团揭发李子兵和甄爱琴的问题时把李小俐拉进去,说她在思想上和走资派划不清界限、在行动上和走资派同流合污;陕北兵团揭发批判魏冬明的问题说李小俐和他藕断丝连。井冈山兵团和陕北兵团的揭发批判,使东方兵团和延安兵团都感到他们的造反派形象受到了影响,因此他们都提出要和李小俐划清界限,到后来竟然提出了踢开李小俐闹革命的口号。

    就在李小俐感到自身难保的时候,胡二牛给她出主意说:“亲爱的,你得采取不断革命的策略,再来一次大义灭亲!”

    “怎么才能不断革命呢?怎么才能再来一次大义灭亲呢?”李小莉不解地问道:“我现在应该革谁的命呢?是革你的命吗?”

    “我们是患难夫妻,你不能革我的命,是我把你引向了不断革命的道路,你东方兵团第一副司令就是我给你的?”

    “东方兵团第一副司令是你给我的!你有这么大的本事吗?你别忘了你仅仅只是我的一个保镖!”

    “我是你的保镖不假,但这绝对不能说你比我的智谋高深,这只能说我对你爱得深、爱得真,我把你推上了第一副司令的宝座以后还要保卫你的安全!”

    “你把我推上了第一副司令的宝座!”李小俐问道:“你是怎么把我推上第一副司令宝座的?”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红火起来的?是大义灭亲以后吧!你大义灭亲是谁给你出的主意?你大义灭亲的大字报是谁给你写的?这些不都是我胡二牛的功劳吗?”

    胡二牛每说一句,李小俐点一次头,她在不断的点头中承认了胡二牛把她推上了东方造反兵团第一副司令的宝座说:“我承认你把我推上了第一副司令的宝座,你再说说我在第一副司令宝座上怎么进行不断革命呢?”

    “道理很简单,井冈山兵团和陕北兵团指向哪里,你就打到哪里,只有这样才能堵住他们的嘴保住你第一副司令的地位,弄好了你没准还要高升到总司令的宝座上呢?”胡二牛接着向李小俐表示忠心说:“无论你高升到哪里?我都心甘情愿地做你的保镖、当你的军师!”

    “他们指到哪里,我打到哪里!他们指到哪里,我打到哪里!他们……”李小俐连续重复几遍以后问道:”这是我听他们的指挥呢?还是他们为我所用呢?”

    “这要看结果对谁有利,如果结果对他们有利就是你听他们的指挥、为他们所用,如果结果对你有利就是他们听你的指挥、为你所用,你说对吗?”

    “你让我好好地想一想吧!”李小俐像似宣言自语、又像是在对胡二牛说:“他们现在攻击我和魏冬明藕断丝连,批判我和走资派父母划不清界限、不是真正的革命造反派;如果我按照他们指的方向打,一个是继续揭发批判魏冬明,这倒没有什么问题;再就是揭发批判我父母……”她想到这里以后突然大声惊叫道:“你是让我揭发批判我父母哇?”她圆睁着两眼骂道:“你这个乌龟三八蛋,你要我揭发我父母?你安的是什么心?”

    “我安的是以揭发批判为名、行保护之实的心!”胡二牛接着解释道。“揭发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有避重就轻的揭发,有重复别人的揭发,有真心真意的揭发,有……这些揭发方式在大字报上经常可以看到,就看你采用哪一种方式了?不过有一点你应当看清楚,无论是井冈山、陕北,还是东方、延安,他们都想把你拉下来,你在这个时候必须想办法采取自我保护的措施!”

    胡二牛这最后一句话打动了李小俐的心,她想:“他们确实都想把我拉下来,在这种情况下,我是等着他们把我拉下去呢?还是采取积极进攻方式把他们整下去,使我由副司令升到司令呢?如果我能够升到司令的位置,他们不都得听我的指挥吗?”她想到这里以后感到胡二牛对她确实是很忠诚、忠诚得像一条狗、像一条玩具狗,她心里一阵高兴就抱着他亲了起来,他们越亲越感到不够刺激……不过这一次是在胡二牛家里,所以他们的性欲得到了充分地发泄和满足。

    他们的性欲得到充分地发泄和满足以后,他们揭发李子兵、甄爱琴“叛徒、特务问题”的灵感也就有了!

    李小俐磨好墨以后把纸摊平,然后将毛笔递给胡二牛说:“你写吧!”

    胡二牛手拿毛笔,他昂头看着房顶,口里不断地念叨着。“走资派还在走,叛徒、特务……”他念叨一阵子后对李小俐说:“我们这样写吧!标题是:走资派还在走!内容是:我要大义灭亲,揭发李子兵、甄爱琴投敌叛变,充当国民DANG特务的罪行!”先把你的立场和观点亮出去,具体内容以后慢慢地写,根据形势发展的需要写,你看可以吗?“

    李小俐对胡二牛的意见表示赞许以后又抱着他亲了起来,她这一亲又激起了……

    李小俐第二张“大义灭亲”的大字报使东方兵团感到困惑,他们想:“李子兵、甄爱琴到底有没有叛徒特务问题?如果有叛徒特务问题,她为什么现在才揭发出来呢?如果没有叛徒特务问题,她为什么要揭发呢?她既然要揭发为什么仅仅只是一句口号呢?她为什么……”他们虽然提出了这么多问题,但无法解释或解答这些问题,而对这些问题能够作出解释或解答的除了李小俐谁也做不到,这就使李子兵、甄爱琴的叛徒特务问题成了一个谜,正是这个谜使李小俐变得神秘起来,正是这个谜使李小俐在东方兵团的地位得到了巩固和加强,也正是这个谜使李小俐登上了东方兵团总司令的宝座。

    李小俐第二张大义灭亲的大字报使东方兵团和井冈山兵团都抢着对李子兵、甄爱琴进行批斗,魏力壮是李子兵的警卫员,又是魏冬明的父亲,因此他首当其冲地受到株连被隔离审查,这样两亲家四个人就剩下夏菜花一个自由人了。

    李子兵在两个造反派组织轮番批判斗争的第三天因心脏病猝发而死亡!

    甄爱琴在李子兵死后第三天因忍受不了造反派的折磨而跳楼自杀!

    魏力壮是个性情刚烈、没有头脑的人,他在批斗会上和造反派对打,就在甄爱琴跳楼自杀的第三天被造反派活活地打死了!

    夏菜花得知魏力壮被打死的消息以后,她心里一急得了脑溢血,就在魏力壮被造反派打死的第三天死去了!

    李小俐第二张“大义灭亲”的大字报在十二天里夺去了魏、李两家四条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