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苦渡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一章 商办婚事 表述孝心
    赵小毛总经理昨天晚上刚从美国归来,今天一大早就驾车上班去了。

    赵小毛总经理的车行至万寿路口向左转融入西长安街向东的车流,他在保持和前后左右汽车等距、等速行使的同时,不时地向左右观看马路两旁的建筑、行人等。他虽然在这条路上不知道跑过多少趟了,但他今天却像第一次跑这条路一样,他对宽敞的马路、各种牌号的汽车、路上的行人、马路两旁的建筑物等都感到新鲜、感到亲切。这是他在洋房、洋人、洋车中度过了三个多月以后感受到的一种新鲜和亲切。

    当车行至建国门立交桥时,他的目光很自然地集中到新世纪大厦上。

    新世纪大厦是赵小毛总经理的中华实业有限公司所在地,因此他一看到它就想到了公司的业务,他想:“公司这几个月的情况怎么样呢?”他提出这个问题还未来得及思考,车子就进了新世纪广场,他一进广场就看到了站在大楼前面的孙玉芬小姐,孙玉芬小姐也看到了他的汽车。

    孙玉芬小姐是赵小毛总经理新聘任的秘书,她天生丽质经过人工修饰、打扮以后显得更加漂亮了,一套特别合体的职业女装加上她那一双高跟鞋,把她的线条、轮廓鲜明地勾画出来了,她薄施粉黛,使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更加富有灵气,使她那自带笑的嘴唇更加富有性感。

    孙玉芬和赵小毛在昨天深夜约定,今天提前四十五分钟到公司,但她比约定时间提前一刻钟到了公司,还不到约定时间她就站到大楼前面等着他了,她一看到他的车子就一个接着一个飞吻向他的车位跑去,她还未等他的车子停下来就打开了车门。于是,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他们虽然谁也没有说话,但两双晶莹的眼睛却在倾诉三个月的离别苦、思念情。他们就这样对视、倾述了很长时间以后,赵小毛的眼睛从她脸上逐渐向下移动,看着她自带笑的嘴唇、激烈蠕动的乳房……他眼迷心荡、难于自持。

    这时,孙玉芬比赵小毛还要激动,她正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听到赵小毛说:“走!到办公室里去!”

    孙玉芬恍然大悟,她顺手拿起他的公文包、抱着他的胳膊,他们一路依偎着、亲呢着向大楼走去。

    他们一走进办公室就紧紧地搂抱在一起,三个月的等待、三个月的……一下子都释放干净、表露无余。

    赵小毛曾和王芳约定,他们在中华实业有限公司里自有资产过亿元以后结婚。孙玉芬应聘来到中华实业有限公司以后,王芳发现了他的花心,而且还发现孙玉芬好像就是为了他而来,她因此而提出了马上结婚的要求,赵小毛虽然同意了她马上结婚的要求,但他作为一个事业型男子并未因此放松对资产过亿元的追求,他今天提前四十五分钟到办公室,虽然有孙玉芬的原因,但更重要的还是为了对这个目标的追求。因此,他和孙玉芬销魂以后说:“你去把公司近期报表拿来吧!”

    这时,孙玉芬虽然感到体内既有尚未释放的堆积,也有新产生的积压,但她一想到赵小毛的“约法三章”,一想到赵小毛对她说:“我的时间分为工作时间、家庭时间和你的时间,前两个时间你不得有丝毫侵犯。”她二话没说,就很顺从地去拿公司报表了。

    孙玉芬知道赵小毛的约法三章意味着什么?但追星的愉快使她没有去想得更多,但她后来仔细一想觉得不够公平,特别是家庭的规定对她太不公平了,她想:“他的家庭既属于王芳的,也属于我孙玉芬的,为什么不许我侵犯呢?再就是约法三章并非互相商定,而是他单方面的规定。”因此,她想推翻它,但她反过来一想:“要是他坚持不让步呢?要是一下子搞崩了呢?”她想到这些以后就退一步安慰自己说:“既然我可以追到星就可以得到星、改变星。”这就是她遵照赵小毛的吩咐,不顾体内尚存的堆积和新产生的积压地去拿公司报表的原因。

    孙玉芬很小心地将报表摊平、摆放到他办公桌上说:“赵总,这就是你出国期间的公司报表!”

    赵小毛一拿起报表就进入了完全工作状态,他好像是忘记了孙玉芬的存在、不知道孙玉芬就站在他面前似的。而孙玉芬呢?她看着他一页一页地翻看报表,看着他在报表上勾勾画画,看着他脸上露出的微笑,看着他……她在心里笑着说:“一米八的个头,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举止文雅,谈吐大方,头脑灵活,真是我理想中的……”

    这时,孙玉芬多么希望他能够抬起头来看她,希望他能够和她说话,希望他能够告诉她笑的原因,希望他问她笑的原因,希望……但是,他既未抬起头来看她,也未和她说话,而是专心专意地看报表;对此,她既不感到伤心,也不感到难过,因为有约法三章在先,现在是他的工作时间,再说她对工作时间的规定并无意见。但是,尽管如此,她还是向他提出问题说:“赵总,你看报表笑什么呀?”

    孙玉芬希望得到他的回答,但并未等待他的回答。她在提出问题的同时拿起暖水瓶往他茶杯里对热水,然后再将暖水瓶和茶杯放好……

    赵小毛虽然在低头看报表,但对她的动作看得清清楚楚,对她的用意明明白白,他之所以不抬起头来看她、不和她说话,其原因就是为了抑制她、不许她违反他的约法三章、不许她侵犯他的工作时间,在工作时间他们要保持严格的上下级关系,更重要的是他害怕她得寸进尺进而侵犯到他的家庭。

    这时,电话铃声响了,孙玉芬急忙去接电话,但他却制止了她;他不让她接电话,他也不去接电话,他在电话铃声中说:“你去忙你的吧!”孙玉芬一离开办公室,他就拿起电话问道:“是芳芳吗?”

    芳芳是王芳的乳名,也是她的昵称。

    赵小毛和王芳是从初中到高中、到大学的同班、同桌,他们上大学时确定了恋爱关系,大学毕业以后订的婚;他们和港商合资组建中华实业有限公司以后,赵小毛任中华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他在公司的股份占30%,港商魏北方董事长和黄大陆副董事长的股份各占35%;王芳则在他们如意饭店任总经理,赵小毛任如意饭店的董事长。

    “你昨天回来这么晚,今天为什么不休息呢?起码也要倒一倒时差吧!”

    “我没有时间概念,所以也没有时差,对公司这几个月的情况一点也不知道、心里很不踏实,所以一大早就上班来了!”

    “你一大早上班不假,你上班以后……”王芳说到这里故意停下来,然后又拉长声音一字一句地说:“有没有搞走私呀?”

    赵小毛知道玉芳说的“走私”是什么意思,也正因为如此他没有让孙玉芬接电话,也不让她听电话,但他也不正面回答王芳的问话,他故意和她周旋道:“我昨天晚上倒是走私了,今天晚上我还想继续走私,但不知你是和我合谋走私,还是抓我这个走私犯?”

    “今天晚上你还想走私?你靠边去吧!今天晚上你休想走私!”

    “我靠边倒是可以,不过我靠边以后,你和谁去走私呢?”

    “不和你瞎扯了,说说正经的事吧!你今天晚上有安排吗?”

    赵小毛感到走私的危机过去了,他笑着回答道:“我今天晚上没有什么安排!”

    “如果你晚上没有安排的话,我们还是老规矩,晚上八点到月亮歌厅唱歌去!”王芳接着又问道:“晚饭在哪里吃呢?”

    “那就看你想吃什么菜了?”

    “我们到国际饭店去吃自助餐好吗?”

    “好!听夫人的安排!”赵小毛放下王芳的电话以后就往家里打电话,他听到刘芳的声音以后说:“奶奶,我是毛毛,我晚上和芳芳出去有点事,不在家里吃饭可以吗?”

    “你们去吧!”刘芳说完以后,又叮嘱一句说:“毛毛,你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赵小毛到了国际饭店自助餐厅以后,他找了一个僻静的位置坐下来,他一面喝茶、看报,一面等待着王芳的到来;他刚坐下不一会儿就接到王芳的电话说路上堵车,她说完堵车的原因以后唱道:“只要哥哥你耐心地等待哟,你心上的人儿就会自己到来……”

    王芳七点半来到国际饭店自助餐厅,她见到赵小毛以后又将堵车的原因重复一遍说:“一辆车追尾造成严重堵车,我提前半个小时出来的,结果还迟到了一个小时。”

    “你知道检讨就好,我只要求你知错认错不要求你改正错误,你说你老公够意思吧!”

    “什么呀!这也不是我的错误,这是交通事故你懂吗?”

    “刚认了错,一表扬就又收回去了,经不起表扬这可不好哇!”

    “好了!我不收回来了!”王芳接着问道:“你吃点什么?我去给你拿,以实际行动来改正错误!”

    “我们一块去吧!我去拿杯酒来!”

    “你坐下,给我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王芳补充一句说:“我也想喝点酒!”

    “你今天怎么也想喝酒了呢?是不是预感到我要告诉你一个大好消息呀!”

    “看到你的高兴劲,我就知道你要告诉我什么大好消息!”

    “你知道了就好!”赵小毛说罢就搂着王芳往酒台走去,他们拿了两杯威士忌、两样酒菜就回到了座位喝酒、聊天。

    “你出国这几个月公司的情况怎么样?”

    “我大略看了一下报表,公司固定资产已经达到3.5亿元,3.5亿元的30%是多少?你知道它意味着什么吗?”

    王芳尽量控制住自己的喜悦心情,她以一种毫不在意的样子、漫不经心地说道:“我知道,它意味着你急着想要办的事情该办了,你说我说得对吗?”

    “不能说是我急着想要办的事情,难道你就不想办了吗?是谁提出要放弃资产过亿元提前结婚的?难道不是你吗?”

    “对!我是说过这话,不过我这是看到有人着急的样子,一天到晚催促着说我们快点结婚吧!我们快点结婚吧!我才这么说的,你知道吗?”

    赵小毛听了王芳的话以后抿嘴而笑,他笑过以后端起酒杯说:“来!干杯!”王芳没有和他干杯,而是将右手伸过去用食指在他脸上刮了几下说:“我拿菜去,你想吃点什么?”

    “你去拿吧!你拿什么我吃什么?妇唱夫随嘛!”

    “这可是你说的,以后可不许反悔呀!”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不过有一条不包括在里面,而且这一条必须倒过来说,这就是夫唱妇随!”

    王芳知道赵小毛说的“夫唱妇随”是什么意思,于是就看着他用右手食指在她自己的脸上刮了几下说:“不害臊!”她说完就起身去拿菜,她拿菜回来以后问道:“你说我们结婚都应该准备些什么呢?”

    “从我们个人来说没有什么要准备的,但我们要为奶奶、妈妈她们考虑准备点什么?”

    “我想我们应该买一套宽敞的房子,让奶奶、妈妈她们住得舒服一些,她们为我们作出了很大的牺牲,应当让她们的晚年过得幸福一些。”

    “对!买一套宽敞的房子!”这时,赵小毛想起了刘芳、刘小男说过的话,他接着补充一句说:“不过要买房子,还得想办法说服奶奶、妈妈,以前我也曾说过买房子的事情,但她们总说你现在还处于原始积累阶段,要注意节约、不要贪图享受。”

    “我们结婚以后家里人口增加了,马上再生一个小孩,现在的房子怎么也住不下呀!再说有了小孩以后还得请保姆,房子就更紧张了!”

    “我以前也说过请保姆的事情,我说请个保姆一来可以帮助料理家务,二来可以陪她们聊天、解闷!你猜奶奶和妈妈都怎么说?”

    “她们都怎么说?”

    “妈妈说家里就这两个人,没有多少家务活;奶奶说有一点家务活干干,还可以运动运动身体,生命在于运动你懂吗?我的大孙子!”赵小毛说:“奶奶和妈妈都不愿意买房子、请保姆,所以我也就……”

    “她们都过惯了艰苦的紧日子,但那是过去条件不允许,现在经济条件好转了,就不必再过那种紧日子了,所以你这个大孙子还得想办法说服她们,使她们的晚年过得幸福一些,使她们过去的付出能够得到一些补偿!”

    “慢慢想办法吧!只要我们孝心在总会有补偿的机会!”赵小毛说完以后问道:“你还想吃点什么?”

    “我已经饱了,你还想吃点什么?我去拿!”

    赵小毛想了一会说:“要不我们到歌厅去吧!如果还需要吃点什么到歌厅去点,你看可以吗?”

    “可以,我们走吧!”

    他们到了月亮歌厅以后还未坐下,王芳就笑着说:“我想出了一个说服奶奶和妈妈同意买房子、请保姆的办法!”

    “你说给我听听!看有道理么?”

    “我们现在不是办合资企业吗?魏董事长、黄副董事长多次提出要到家里去看望奶奶和妈妈,但每次都因房子太小、太寒酸,谢绝了他们,我们不能总谢绝人家呀!”

    “是呀,我们不能总谢绝人家呀!”赵小毛一面听王芳讲话,一面不断地点头说:“是呀,我们不能总谢绝人家呀!是呀,我们不能……”

    王芳捅了他一下说:“什么是呀!是呀!”

    “我是说你说得有道理,夫人高见!”赵小毛接着责怪自己说:“我以前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你要是都想到了,哪还能有妇唱夫随呢?”

    “对,对,还是夫人说得对!”赵小毛肯定了王芳的话以后问道:“除了房子以外,还有别的什么要买的吗?”

    “买了房子肯定要买家具吧!衣服吗?”王芳说到这里拉长了声音好像又想到了什么问题,但因她要说的话已经到了口边不得不说:“我们和奶奶、妈妈都做一些衣服。”她紧接着问道:“我们的婚礼在哪里举行呢?是在家里举行?在饭店里举行?还是在教堂里举行呢?”

    “在教堂里举行什么婚礼呀!我们也不是教徒到教堂里去凑什么热闹哇!”

    “我们不信教、不是教徒,但奶奶和妈妈她们信教、她们是教徒哇!如果奶奶和妈妈要我们到教堂里去举行结婚仪式我们还是要去的呀!”

    “我晚上回去问一问再说吧!”

    “还有一个问题,我们结婚还得要有主婚人和证婚人呀!你准备清谁来做我们的主婚人,请谁来作我们的证婚人呢?”

    “我们就请奶奶做主婚人,请妈妈做证婚人,你看怎么样?”

    “奶奶和妈妈是我们家庭的老人,魏董事长和黄副董事长是我们事业的老人;奶奶和妈妈对我们寄托了很大的希望,魏董事长和黄副董事长对我们也寄托了很大的希望,所以我们在结婚这个问题上,对魏董事长和黄副董事长也应给予充分的尊敬才是呀!”王芳说:“我们请奶奶和妈妈当主婚人,请魏董事长和黄副董事长当证婚人,这样里里外外的老人都照顾到了,你看可以吗?”

    “要说老人的话,还有你父母呢?”

    “我父母就算了,我已经问过他们了,他们说他们对我们的抚养是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奶奶和妈妈没有抚养我们的责任和义务,可她们确把我们抚养成人,我们今天的一切都是她们给的,她们应当得到应有的尊敬。”

    赵小毛从王芳的话想到了赵阿大和李三姑,他想:“我父母虽然给了我生命,但由于他们人格方面的缺陷,没有能够对我尽到抚养的责任和义务,要不是奶奶和妈妈对我献出了慈母的爱,我赵小毛现在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呢?我马上就要结婚、很快就要为人父了,我一定要像奶奶和妈妈那样,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和义务。”

    王芳见赵小毛收敛了笑容、心情沉重的样子以后,她想这可能是她刚才的话使他想到了他的父母,于是就安慰他说:“你也别难过了,只要我们把事业搞好、把婚事办好,我们将来再给爸爸、妈妈生一个大孙子,他们的在天之灵也会得到慰藉的。”

    “要是父母都具有健全的人格,能够抵御人世间的丑恶现象、不吸食毒品的话,”赵小毛说:“我们的家庭决不会经历这种曲折,绝不会遭受到这种灾难!”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要是爸爸和妈妈他们不吸食毒品,要是我们的家庭不经历这种曲折、不遭受这种灾难,你也不会遇到像奶奶、妈妈这样的好人呀!”

    “是呀!你说得很对,人世间好坏两个极端都让我赵小毛遇到了,我还能说些什么呢?不说了、什么也不说了,老老实实地做人、做个好人,认认真真地做事、做些好事,为父母弥补一些过失,以报答奶奶和妈妈的恩惠。”

    “你想唱一支歌或跳一曲舞吗?”

    赵小毛虽然说了些宽慰自己的话,但他仍然未从沉痛的回忆中解脱出来,所以他既无心思唱歌,也无心思跳舞,但他又不愿意使王芳扫兴、使她的兴致受到打击,于是就同意了她跳一曲舞的提议。

    王芳虽然提出要唱一支歌或跳一曲舞,但当赵小毛同意跳舞以后,她又接着说道:“我们跳一曲舞就回家吧!回家太晚了会影响奶奶和妈妈的休息!”

    就这样,赵小毛和王芳都怀着抚慰对方的心情跳了一曲慢四回到了家里。

    赵小毛回到家里见刘芳和刘小男还未休息,于是就走到她们身边问道:“奶奶、妈妈你们还未休息呀!我影响你们了吧!”

    “没有,我和奶奶正在聊天呢!”

    “你们聊什么了?可以告诉我吗?”

    “毛毛,快过来,奶奶告诉你,我和你妈正在聊你的终身大事,你现在已经不小了,也该和芳芳商量结婚的事情了。”

    “奶奶,我们想到一块了,我今天晚上出去就是和芳芳商量这件事情。”

    “那好哇,说给奶奶和你妈听听,看你们是怎么商量的?”

    “我们想买一套宽敞的房子,现在的房子太小、芳芳过来以后太挤了,魏董事长和黄副董事长几次说来看你二老,我都因为房子太挤、谢绝了,我们作为生意伙伴不能总拒绝人家呀!”赵小毛问道:“奶奶、妈妈,你们说对吗?”

    “对!我孙子说得有道理,我们不能总拒绝人家呀!好客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哪有不让人家到家里来串门的道理呢?你说是吗?男男!”

    “刚才,我和奶奶也说到房子的事情,是应该买一套宽敞一点的房子了。”

    “我们还商量要请你们二老做我们的主婚人,请魏董事长和黄副董事长做我们的证婚人!你们说这样可以吗?”

    “让魏董事长和黄副董事长做证婚人很好,就是主婚人吗?”刘芳想了一会说:“应当让芳芳的父母来作比较好一些,你说呢?男男!”

    还未等刘小男说话,赵小毛就接着说:“芳芳的父母说这是我们刘家娶媳妇,不是他们王家招过门女婿,他们怎么能做主婚人呢?”

    “他们还挺有讲究的呀!”刘芳看着刘小男说:“他们不给我孙子做主婚人,我们两个给我孙子做主婚人!”刘芳接着问道:“毛毛,你说主婚人和证婚人是什么关系?彼此之间有什么需要商量和配合的吗?”

    “我也不知道!”赵小毛回答了刘芳的问话以后又转向刘小男问道:“妈妈,你说主婚人和证婚人之间有什么需要商量和配合的吗?”

    “我也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不知道有什么讲究。”

    “要不我们和他们见一面。孙子结婚请人家作证婚人,我们做奶奶的、当妈的,也应该出面请一请人家才是呀!要不人家会说我们架子大,不懂礼貌!你们说对吗?”

    “就是吗?我们应当出面请人家!”

    “奶奶和妈妈高见,我明天就和魏懂事长、黄副懂事长他们商量一下,我个时间请他们到饭店里坐一坐,你们说这样安排可以吗?”

    “下面的事情就让毛毛和芳芳去安排吧!”刘芳看着刘小男问道:“你说呢?”

    刘小男虽然没有回答刘芳的问话,但她却看着赵小毛说:“毛毛,奶奶说听你们的安排。你们就安排吧!”

    “还有一件事情,芳芳让我问你们一下,我们的婚礼要不要到教堂里去举行呢?”

    “到教堂里去举行婚礼!你们信教吗?”刘芳反问一句后说:“如果你们信教就到教堂去举行婚礼,如果你们不信教就不要到教堂去举行婚礼!”

    “我和芳芳都不信教!我们是考虑你们信教,才想到是否到教堂去举行婚礼!”

    “我们信教,可不是我们结婚呀!哪有因为奶奶和妈妈信教,儿子和孙子到教堂去举行婚礼的道理呢?你们别闹这个洋笑话了!”刘芳看着赵小毛笑了笑转向刘小男问道:“你说呢?男男!”

    刘小男点头赞同以后说:“毛毛,你睡觉去吧!奶奶和妈妈也要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