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不唱歌的新娘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七章 枉然的清算
    “昨晚没办法打电话给你,对不起。”殿永说。

    “哪里。我也在想,要是你打来的话就伤脑筋了,因为当时我正在外遇。”亚由美说。

    “你这个人真有趣。”殿永笑着说。

    这是在一家小餐厅,一边吃中饭一边聊的对话。

    “茂木先生的伤有没有好点?”

    亚由美问道。

    “虽然他本人好象准备要交代遗嘱了,可是好象没什么大碍。”

    殿永嗤笑,说:“对了,对了。有关那些照片的事,调查的结果,好象的确是用望远镜头拍的。”

    “果然没错。”

    “不过,你为什么这么认为呢?”

    “老实说……”

    亚由美把从安井常子那里听到的事,说给殿永听。

    “原来如此。”

    “当然,也不是只有永田先生才有望远镜头,我只是觉得有这样的可能性。”

    “这么一来的话,永田也有可能就是那件恐吓案件的罪魁祸首。”

    “没错,或许是他利用尾田珠子做的。”

    “这样的话,永田照美被杀的原因,可能是她和永田与尾田珠子的三角关系也说不定。”

    “可是,永田不是有不在场证明吗?”

    “就是啊。而且,又是相当完整的不在场证明。”

    “那么,尾田珠子呢?”

    “虽然不是不可能,但是用丝袜勒脖子,不太像女人作案的手法。”

    “说的也是。还有也无从得知这和久惠有什么关系。”

    亚由美摇头说。

    “这一点我怎么想都想不通。”

    殿永点头说。

    “老实说,我还掌握到一件事情。”

    亚由美挺出身子说。

    “你该不会又去冒险了吧!”

    “没有!我哪敢。”

    亚由美说明了永田昨天早上没去上班的事,“他自己说他有去上班,你不觉得有点可疑吗?”

    “唔,原来如此。”

    “在那段时间,他应该能够杀死尾田珠子的。”

    殿永摇头说:“你打算让我们失业啊?”

    “不过……当然,这些不能成为证据。”

    “至少不能以杀人嫌疑逮捕他吧。不过,可以往这个方向去调查。”

    “请查查看。”

    亚由美接着说:“久惠的恋爱对象如果是永田先生的话,我绝对不会原谅他的。”

    “没错,就是这一点让我想不透。”

    说了之后,殿永喝了一口咖啡。

    “什么想不透?”

    “为什么久惠小姐要自杀?”

    “那是因为,永田他……”

    “不管对方是永田,还是其它男人。我想不透的是,只因为对方提出要分手就寻死,我认为久惠小姐,应该更坚强才对的。你觉得呢?”

    “说的也是。听你这么说也对。”

    “当然,我不是心理学家,所以不太了解像久惠小姐这样的人。只是,因为失恋就自杀,我总觉得很奇怪。”

    的确,或许是这样没错。到目前为止,亚由美只顾着生对方那个男人的气,至于久惠本身的内心到底怎么想,并没有多加考虑。

    “况且,久惠小姐是极其冷静地留下遗书才死的。从这一点看来,我总觉得久惠小姐会选择死,应该有其它理由才对。”

    “有什么理由?”亚由美问道。

    当然,殿永无法回答……这个亚由美也知道。

    倒不如说,亚由美是在间自己……“姊姊!”

    亚由美回到社区,正要进入自己住的大楼时,听到有人叫自己,所以回头看。

    “哎呀,是由里。”

    在沙场附近,聚集了许多小孩,正热闹地在玩耍。昨晚带由里来的女人,看到亚由美后,点头招呼。

    “是老师带我们来的。”

    由里接着说:“现在是玩沙的时间。”

    “这样啊,好象很好玩的样子。”

    亚由美微笑地说。

    假如,永田就是杀人犯的话,这个孩子……亚由美觉得有点难过。

    但是……但是,事实早晚都得弄清楚的。

    “哇咿!”

    孩子们一边挥洒着沙,一边跑来跑去。由里也跑过去加入他们。

    亚由美正想离开那里,突然看到掉落在脚边的东西。

    捡起来看之后,才发觉是个胸针……是由里的胸针。

    好象是在她跑来跑去的时候掉下来的,后面用胶布黏着一把钥匙。

    亚由美犹豫了。不过,反正早晚都得这么做的。现在是白天,永田不会回来。

    亚由美决定之后,跨出了步伐,直接往永田家去。

    走廊上没有人在。

    她赶紧用钥匙开门,进入里面。

    虽说要找,亚由美既不是刑警,也不是小偷。要从哪里找起,她根本不可能知道。

    就从看得到的地方开始找吧!但是,事后不能被察觉,所以她不能翻箱倒柜地到处去找。

    抽屉一个一个地找,马上就过了将近三十分钟。

    “再继续这样找的话,天就要黑了。”

    亚由美喘口气,喃喃自语地说。

    她突然看到了一张照片。那是永田被杀的太太,照美的照片。

    她有一种直觉……要藏照片的话,会在照片的下面。

    拆下相框背面的板子,把照片拿出来看看。有一张照片黏在永田照美的照片背面。

    亚由美轻轻地取下照片,目不转睛地看……果然。果然是这样没错!

    “久惠!”亚由美说。

    照片上的佐伯久惠和水田靠在一起。久惠笑得很幸-的样子。

    这种开朗的笑容,亚由美几乎没有看过。

    “久惠……”

    她再度喃喃自语。

    这时候,传来这样的声音。

    “你找到啦。”

    奇怪的是,亚由美没有太大的惊讶。她觉得永田会在那里,好象是理所当然的。

    “是你杀了久惠的吧?”

    亚由美接着说:“我是冢川亚由美。我和久惠是青梅竹马的朋友。”

    “你根本不会懂!”

    水田颤抖着声音。

    “我不懂什么呀?”

    亚由美回了话。“久惠说她要结婚,看起来是那么的幸。而辜负她的不就是你吗?”

    “不是!”

    “怎么会不是!”

    “我……我原本打算和久惠结婚的。是真的。可是……照美硬是不同意。无论如何我老婆就是……”水田脸色苍白,额头上直冒汗。

    “我老婆她自己明明也有外遇,却不准许我爱久惠。”

    “这不是理由。”

    “我……我是爱久惠的!”

    永田大声嘶喊之后,突然扑向亚由美。

    水田冷不防的偷袭,双手掐住了亚由美的脖子。

    亚由美拚命挣扎想甩开他。两个人纠缠在一起,往房间里面去了“危险!”

    传来大叫的声音。

    “啊!”

    永田短促地大叫一声,放开了亚由美。

    亚由美摸着脖子,气喘吁吁地站了起来……站在那里的是安井常子,手上握着菜刀。

    “我……不知不觉,就不顾一切……”

    安井常子以发呆的表情说。

    永田用手压住从侧腹流出来的血,走到阳台去。

    “由里!由里!”

    他一边喊叫,一边把手伸向天空。

    “糟糕!”

    当亚由美站起来的时候,永田的身体,已经消失在阳台的那边了。

    “怎么会这样?”

    亚由美大吃一惊。

    “汪!”

    “天啊!你要做什么!”

    听到喊叫声之后回头看,才发现不知道从哪里跑进来的唐璜,正咬住安井常子的裙子不放,一直拉着她。

    “唐璜!不要这样!”

    亚由美继续说:“是她救我的!唐璜!”

    坏就坏在不应该便把他们拉开。喀嗤一声,安井常子的裙子就裂开一大片。

    “天啊!”

    她一声大喊……亚由美看到,从常子的裙子里,唏哩哗啦地掉了满地的照片。

    捡起来看之后,发现那是……和那个矢原晃子所看到的,被利用来恐吓的照片一模一样。

    尾田珠子像撒娇似的,挽着其它男人的手腕。

    “这个照片,是你……”

    亚由美看了安井带子。“原来如此。是你利用尾田珠子,让永田拍照的吧。然后再加以威胁哪家的夫妇处得不好,你是最清楚不过了。”

    安井常子重新握好菜刀。

    “没错。”

    她回头看亚由美,说:“要在社区里拥有势力,是需要花钱的。因为永田比较禁不起诱惑,所以老是和别的女人发生问题。所以,要抓住他的弱点,让他听从于我,是很简单的。”

    “你为什么要杀死尾田珠子呢?”

    “是永田带她来的。水中一定是听说她是那个佐伯久惠的朋友,而且很需要钱吧。”

    “为什么又要杀永田呢?”

    亚由美说了之后点头。“原来如此。你原本打算把一切的错,都推到永田身上吧。你知道我要来这里,所以让永田先进来,然后假装要救我,好杀害永田。然后把这些照片,藏在这个房子里的话,大家就会以为全部的恐吓,都是永田一个人干的……”

    “那个人已经没用了-小如鼠,谁晓得什么时候会露出马脚。”

    “是你让永田杀害尾田珠子的吧!”

    “因为她打电话来告诉我你的事。而且,她说她把记事本给掉了,反正迟早会被你查出来的所以找吩咐永田把她给杀了。”

    “好狠心!”

    “彼此彼此。”

    “彼此彼此?”

    亚由美睁大眼睛,“那么,杀死永田照美的是……”

    “是我。或许你看不出来,其实我满有力气的。为了要让现场看起来像是男人所为,所以我把昏倒的她,特地拖到浴室之后才杀死她。”

    “是永田拜托你的吗?”

    “因为他很想和佐伯久惠结婚。所以找挑了有绝对完整的不在场证明的时候,把照美骗了出来。利用和她外遇的男人的名字。照美在饭店打了电话给征信社。”

    “那么,有久惠的名字的便条是……”

    “因为我看到了那张便条,所以就把它撕回来了……接着,就轮到你死了。要把杀害你的责任推到永田身上很简单。”

    说了之后,带子重新握好菜刀。

    “可没那么简单哦!”

    传来了男人的声音。“把菜刀放下!”

    亚由美目瞪口呆。

    “茂木先生!”

    “你就光会做些危险的事!”

    茂木举着枪摇头,说:“你要我怎么安心住院呢?”

    安井常子脸色苍白,把菜刀丢到脚边。

    “然后……”

    茂木接着说:“永田掉到下面的花圃。虽然身负重伤,但没有死。他应该会坦承一切才对。”

    安井带子变得全身无力,当场瘫坐在地。

    “汪!”唐璜叫了一声。

    “总之,幸好你没事。”殿永说。

    “是啊……”

    亚由美一边走在医院的走廊,一边说:“可是……久惠还是好可怜哦。”

    “就是说啊。”

    久惠很了解永田,知道他是个懦弱的男人,有一被逼上绝路就会狂乱的个性。

    “她感觉到永田想杀死他太太,所以久惠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万万没想到同一天晚上永田竟然会叫安井常子杀死他太太。”

    “果然……”

    “是的。果然很像久惠的作风。与其要牺牲别人,宁可选择牺牲自己。”

    “果然是你的朋友。”

    “我的……不过,换成是我的话,我一定不会这么做的。”

    亚由美把手上的花束交给殿永,“这个,请交给茂木先生。”

    “你亲自交给他比较好……”

    “这个事件,根本不能说是好结局。我想早点忘记。”

    “我知道了。”

    殿永微笑地接下了花。“真可惜,这束花不是给我的。”

    “那要等到有下一个事件的时候了。”

    听了亚由美的话后,殿永瞪大眼睛说:“你还打算搞什么花样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