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中国传统文化的陷阱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八章 中国传统外交文化 葡萄牙来了
    最先想叩开中国国门的西方国家,是葡萄牙。葡萄牙代表的,是一种与东方文明完全异质的文明。中国文明,怀抱的是土地;葡萄牙文明,怀抱的是大海;中国文明,以农为本;葡萄牙文明,以商为本;中国文明,认为种地是天经地义的事儿;葡萄牙文明,认为贸易是人的绝对权利;中国文明,认为读书是男人的出头之路;葡萄牙文明,认为冒险是一个骑士的生命之花。

    于是15世纪末16世纪之初,葡萄牙先是撞进了印度洋,接着撞进了中国!印度洋上,葡萄牙人首先遭遇的是阿拉伯人。葡萄牙人的商船上,携带的是火炮,阿拉伯人的商船上,站立的是手持大刀片子的阿拉伯汉子。100码之外,葡萄牙人的炮开火了,阿拉伯的汉子们,要手持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但是有一个前提条件:两船靠近,好让他们跳上葡萄牙的船去!阿拉伯人跳不上葡萄牙的船,葡萄牙的船却开到了中国沿海!面对传说中的伟大中国,葡萄牙人当然不能像对付阿拉伯人一样嚣张,哪敢贸然开炮?

    【一】1517年的葡萄牙使团

    1517年6月,一支葡萄牙使团来了,他们来到广东珠江口外的屯门岛,他们想以最隆重的礼仪来表达对这个神秘的伟大的国度的敬意,于是他们开炮了——升旗,鸣放礼炮!炮声一响,整个广州被吓傻了!百姓跑,衙门乱,待总兵大人带兵赶到江边时,放炮的鬼子们却已经自行上岸了!葡萄牙人以这种形象登陆中国,难怪中国人把他们叫鬼。葡萄牙大使拖默-皮雷斯,被广州官员当做进贡的蛮人,扣押到了本地的驿馆里,直到1520年,大明皇帝世宗朱厚NFEDE才有心思接见大使皮雷斯,与此同时,葡萄牙商人在海上与中国当局发生冲突,新皇帝一恼,命令把皮雷斯押送回到广州的监狱。1524年,葡萄牙大使,拖默-皮雷斯先生死于广州狱中。当然另有一种说法,说皮雷斯被中国当局流放到了中国北部(我估计离匈奴流放汉使苏武的地方不远),还在当地娶了中国女人为妻(苏武也给当地匈奴人做女婿来着)。不同的是,苏武当时犯的错与皮雷斯不太一样,苏武的副手在匈奴,想绑架人家单于的娘来着,而皮雷斯的同胞在中国海面与中国当局打架斗殴来着,当然,皮雷斯还在咱珠江口放炮来着。最大的不同是,苏武好歹回来了,而皮雷斯流放一事,是葡萄牙一个浪漫文人平拖瞎说的,查无实据!

    中葡第一次亲密接触,就这样收场了。但是其余音值得引起我们的注意,那就是,皮雷斯使团中,幸存下来的人,把对中国的看法传达到葡萄牙了:第一,葡萄牙国王给中国国王的信,要被中国官员们改为朝贡的金叶表文才能呈给中国皇上,中国不会平等对待任何国家,它只接受朝贡外交。第二,北京接待外国使者的方式,是把他们安置在一所围墙很高的房子里,每月的第一天把他们关进去,第15天时把他们带到皇宫,可步行可骑马,在皇宫外他们就得双膝跪地,头和脸贴在地上,听候命令,这样面对宫墙起跪五次之后,又被带回那些房子,重新关起来(我觉得这位使团人员跪得不会数数了,三跪九叩被他数成起跪五次,可怜见的,估计是被朝贡仪式折腾晕了)!第三,这位使团成员向他伟大的葡萄牙国王说,中国老百姓被官府欺压久了,随时都可能起来造反,迎接葡萄牙征服者,所以,伟大的国王,你只需要2000至3000人,10到15艘舰艇,就可以远征中国了(怪不得中国皇帝要把葡萄牙大使送进监狱,看看这些使者都什么坏水,刚刚接近中国,就打中国的主意,看来中国皇帝们还是有先见之明的,知道来者不善)!

    【二】葡萄牙人的发现和澳门问题

    1556年,葡萄牙商人莱昂-德-苏萨写信给国内,说他与中国官员成功地达成一项协议,协议内容如下:

    1.中国海道允许葡萄牙商船进行口岸贸易,但必须以马六甲人朝贡的名义,因为葡萄牙人声名狼藉。苏萨可能不知道,葡萄牙人第一次来,就在广州江面傻放礼炮,那礼炮可能一下子把大明政府对外番仅有的一点同情与好感给轰跑了,更别提葡萄牙商人在海上与中国政府的冲突了。但是苏萨可能知道了,在中国,规则都是形式,换个名义,生意可以照作不误,只不过,这生意的名声,怎么看怎么透着大明政府的憨厚与虚荣,生意就生意呗,非得叫朝贡?

    2.商船纳税20%,但仅按货值的一半计算。这一条款更让人纳闷了,不过,做生意的一看都知道,中国官员是在帮外商偷税漏税,当然,这忙也不能白帮!(看到这里,不由得感叹,我们现在老是把贪污受贿认作受了资本主义思想的腐蚀,西方真是冤大头啊,事实上,从中西接触之时开始,西方人没有走进中国,就不知道什么叫全面性的贪污腐败,一句话,倒可能是我们腐蚀了人家。)明朝官员对行贿受贿的情有独钟启发了葡萄牙人,他们遂转用中国方式,直接贿赂中国海道汪柏,澳门遂成为葡萄牙商人晾晒货物的歇脚点。1557年,已经有葡萄牙人在澳门搭盖房屋——鬼子来了,就不想走了!待到中国政府发现自己的海岸边上不明不白地出现了一块外国人的居留地,也于事无补了——聪明的汪柏把贿金当作租金交了上去。从此,澳门葡商定期向香山县衙缴交租金,明清政府就在那里设海关,征舶税,这事就这么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