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书库 - 安静读书居->书库首页->中国传统文化的陷阱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六章 中国清官文化 清官故事之样本——海瑞与于成龙
    【一】出生与教育

    海瑞(1513—1587),广东琼山(今海南琼山)人。海瑞的爹是中年得子,所以对这个孩子寄予了很高的希望,起名叫瑞,意为吉祥。取字叫汝贤,希望儿子仁、义、礼、智、贤俱备,做个大大的正人君子。1517年,海瑞的爹去世,留下十几亩薄田和一个曾经宦海却未曾富起来的家。

    海瑞的娘谢氏出身大户人家,但是28岁守寡,没有了“相夫”的福气,只好把全部精力放在“教子”上,4岁的海瑞遂成为母亲全部的寄托。所以,谢氏对海瑞管教极严,海瑞从小除了读书外,几乎没有玩过什么玩具,性格的刚强与孤僻也就难免了。

    于成龙(1617—1684),吕梁地区方山县下昔乡来堡村人。幼读诗书,读出这么个道理:“经史子集千本万卷,无非仁义礼智四字,程朱理学滚瓜烂熟,无非天理良心四字。”要做一个清官,估计这两句就够了,无需其他道德思想了。

    【二】信仰

    受母亲的影响,海瑞读的当然是孔孟圣贤之书,所以十几岁的他就立志要成为孔孟一样的圣贤,他说:“谓圣贤千言万语,只是欲人识其真心。率其真而终身行之,便是圣贤。”28岁时,海瑞考入当地官学——郡庠,由童生变做了生员。于是,海瑞就依了朱元璋所定的“校训”,“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了”。当时的生员科考,竞争是很激烈的,据说是30∶1的比例,也就是说,生员中每30个人才能有1位争得参加乡试的资格。海瑞28岁做生员,屡次参加乡试,屡屡不中,而且大明当时的科考规则与明初比较起来已发生很大的变化,简单地说,明初尚可以在试卷上谈论时政,“各抒己见,任陈论国家时事”;海瑞科考时,早已是“但许言前代,不及本朝”。海瑞一肚子忠诚发挥不出来,36岁才中了举。得亏意志比较坚定,没走了范进那弯路,少挨一个嘴巴子。

    1647年,于成龙始读佛经,个人信仰遂有些三教归一了:佛、儒、道,各样都有些。概括如下:相信因果报应,讲究天理良心,提倡清心寡欲,崇尚洁己爱民,主张积极入世。

    中国传统士大夫一般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为政时,奉儒;在野时,奉道。但是要不做贪官,光儒、道尚不行,如果能信佛就好了。信佛才能清心寡欲,至少不吃肉嘛,所以,做清官更有保证。

    【三】仕途起步

    海瑞中举之后,两次参加会试,奈何连连落选,这仕途怎么也起不了步。当时还有一条仕途小路——明朝的郡庠管理制度规定:凡年满30岁以上者,可以写一篇治国安邦平天下的时事文,呈于朝廷,由皇上或大臣面试,拔优录用。所以海瑞在37岁那年,呈上一篇论文,皇上批给兵部,兵部没有注意。就这样捱了好几年,哪条路都不通,海瑞无奈,只好到福建南平县做了个教谕,算是个地方干部学校之校长吧。海瑞的政治生涯就这样开始了。时为1553年,海瑞41岁。

    于成龙的仕途起点,从表面看,比海瑞要高些,好歹是个七品官。1661年,于成龙44岁,抽签抽了个广西柳州府罗城县令。这时的罗城县,环境极差,它刚于1659年被收归清政府,第一任县令被杀,第二任县令上任未到一年,跑了,至今无人上任!别人劝他算了吧,但于成龙最终还是决定赴任,家人哭谏不行,只得哭相送。我不知道于成龙怎么想的,别人挑剩下的,一般人至死不敢去的老少边穷之地,他却咬牙要去,估计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官瘾太大,一种是具有强烈的为大清人民服务的公仆精神!

    【四】从政之境界

    海瑞做了四年校长,效果不错。因此被提升为浙江淳安县县令,时为1558年。做了人民的父母官,当然要做得到位,海瑞说:何为知县?知县就是知一县之事也。在上面的朝廷是我的父母,在中层的各级官员是我的兄弟,下级的吏、书、里和百姓,则是我的子民。各层人事均有其道,均应该按照规矩办事。海瑞当然是按规矩办事的,而且对百姓心存爱心,打土豪,革冗吏;搞廉政,兴教育。夫人亲自做饭,仆人门前种菜,能做的都做了,能省的也都省了。做官能做到没有一己之私,境界也够可以了。

    于成龙做官的境界,就更高了,高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程度,可以说,把所有从古到今的清官提溜出来,也找不到一个能与他相提并论的。单说他上任之时的路费就没有着落。没办法,他只好置卖家产来凑。幸好那时没有火车、汽车和飞机,因为即使有他也坐不起,他也不好意思扒煤车混票什么的。长话短说,于成龙骑个瘦驴,历时三个半月,终于来到了自己要治理的地盘——罗城。在罗城转了转,总共发现六户父老乡亲。六户人家皆草屋柴门,老弱病残,上前叫门,主人见到自己未来的父母官,犹如羊羔见虎狼,惊恐万状。无奈,主仆六人只好住进了关帝庙。第二天,于成龙才找着县衙门,只见台阶上的草比人还高,中堂草屋三间,用木头架子撑着,四周没墙,瞧着像房子的样子。这时候,因水土不服,五个随从中死掉两个,跑掉两个,只丢一个——电视上大家也看到过——苏朝卿。现在的清官好歹有官费秘书,可于成龙那时,不但没有秘书,幕僚及随从还得自己倒贴钱雇佣。死去的那两个随从,其家人跑到于成龙家里要于家赔钱,于成龙的长子只好再次变卖家产,替做官的父亲还债!

    【五】任内百姓

    海瑞在淳安与兴国做知县,民间口碑极好。任满之后离去时,百姓自发组织起来欢送,海瑞几乎不得脱身,据说最后是乘夜从小路溜走的。这倒给我们一个启示,判断一个父母官是否称职,是否清廉,似乎非常简单:他任满要走的时候,百姓是否沿途相送且送得让他脱不得身。

    于成龙更甚。1662年秋,于成龙被广西布政使金光祖看中,欲留在桂林。近百名罗城老乡(由于于成龙的清廉爱民,逃亡的百姓纷纷回到罗城,所以,百姓不仅仅是原来的六户了,否则大家会纳闷儿,这百名百姓来之何处)结队到桂林,跪在署院门外“静跪示威”,那意思很明白:还我于成龙!无奈,上级领导只好放于归山。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一者,古时的老百姓多少有些自私与苛刻,喜欢那种把自家的日子过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父母官;二者,古时的百姓对于官员的任命,有一定程度的发言权,只不过发言时须沉默,加跪求!

    【六】家人境界

    清官难断家务事,这话放到海瑞身上最恰当不过了。海瑞的个人家庭生活相当不幸。这种不幸首先反映在他屡次休妻再娶方面。海瑞的第一位妻子生了两个女儿,因与婆婆不合被休。第二位妻子婚后仅一年就由于同样的原因被休。第三位妻子与一位小妾为海瑞生了三个孩子,但三个孩子先后因病去世。海瑞的心目中,忠孝第一,论外,皇上是他的一切;论内,母亲是他的一切。母亲与妻子有了矛盾,他当然义不容辞地站在母亲一边。为了母亲,他随便地休掉了两个妻子,第三位妻子与一个小妾又在1568年的10天之内先后死去。据人怀疑,这一妻一妾死得有些不明不白,而且跟海瑞那寡娘还是难脱干系。历史没有留下这些女人的声音,所以我们无从知道她们对于自己这个清官丈夫的心声,但是怨与恨是一定有的,而海瑞从未享受到天伦之乐也是真的。而这些家属到底境界若何,是不是全心全意地做丈夫的后盾,我们也无从得知了,这里只好存疑。

    于成龙的情况能不能稍好些?随于成龙上任罗城的仆人,前后九人,逃回去四人,死五人。死者家人找于成龙长子廷冀索钱的时候,廷冀变卖家产不说,还一个一个给这些索命鬼下跪,替父亲求情。家有一县之长,不但没有任何外援,还得由内里倒贴,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无奈,只好派廷冀前去寻父,随身带着族令:任满,去职归乡,守侍老母。廷冀好不容易走到了罗城,见到了父亲,我们找不到资料,不知道廷冀是如何劝说父亲的,更不知道于成龙是如何回绝的,但是我们看现代清官戏的时候,不妨注意一下那些典型镜头:一人做官,全家怨声载道。父母有病了,他不管;老婆过结婚纪念日,他忘了;孩子过生日,他没时间。但怨归怨,还没见过哪个家属勒令亲人撂挑子不干呢,一般人是劝自己的亲人你在边关爱人民,我在家乡做后盾什么的。一句话,于成龙家属稍微有那么点拖后腿儿的意思。但是他们拖不动于青天,于廷冀空手而回。所谓的空,一是没有逮回父亲,二是父亲没给儿子一个子儿。

    【七】县上政绩

    海瑞在淳安做知县,政绩自是不少。但是他的名声,更多地来自于他对着上司干的几次大手笔。第一笔,抓路过淳安且为非作歹的胡宗宪总督的儿子胡公子,没收其银子,然后给胡宗督写信送人,言总督家肯定没有这等歹公子,此人必是假冒,请总督亲自审理云云。让堂堂的总督大人吃了个哑巴亏。胡总督虽不是好人,但也并不是光做坏事的人,比如抗倭名将戚继光就是胡总督推举出来的。不过,百姓们都是愤青,认为当官的大都不是好东西,海瑞这一笔,让百姓们大大地出了口恶气,连胡总督本人都不得不承认:海瑞做得是对的。第二笔,吓走权臣严嵩的干儿子,时任钦差大臣的都御史鄢懋林。鄢钦差路过淳安,沿途布告,言自己“素性简朴,不嘉奉迎,凡饮食供账,俱宜俭朴”云云。一般的官吏都知道这是上级领导作秀,但海瑞却就坡下驴,并且给钦差写了一封信,说自己听说大人沿途如何浪费奢侈云云,弄得我们左右为难,不按布告办,是违了您的指示;按您的布告办,又怕得罪您,您说咋办?鄢钦差一看,就知道自己遇上了对手。待到海瑞界上,不但没有人迎接,连那海瑞也只是徒步来了。钦差问他为何不坐轿,海瑞说,只知治理百姓,不知县令必得坐专车的。弄得钦差好没脸面。待到海瑞官府一看,着实穷酸。借宿一晚,饭菜供应简陋难吃,更难堪的是,由于缺少应差,海瑞县长让自己的妻妾都出来做服务人员了,自己更是做了伙计,亲自跑堂给钦差端菜,吓得钦差只好暗地里与手下交待:切不可与他计较,否则反坏了我们的名声。第二天,甚没意思的钦差决定打道回府,预定的巡行路线尚未走完,也不打算再走了。钦差走的时候,海瑞送其的礼物是——抹最后一次灰——海瑞不愿动用百姓,就领着手下,亲自给钦差背纤去了。钦差回去后,越想越气,就给海瑞造谣,说海瑞如何如何小气,母亲过生日,海瑞只割了两斤肉云云。其实这样造谣,反而让海瑞的名声越来越大,他命令手下人扳倒海瑞,最后也不了了之。海瑞未被扳倒,但仕途升迁还是受到了影响。任满之后,平调到了江西兴国县,依旧做县令。

    1667年,于成龙任满。县令罗城七年,罗城百姓爱死他了,政治上取得大丰收,但是经济似乎说不过去。七年之内,罗城总共上交赋税八九两银子,新上任的广西布政使便怀疑于成龙贪污,老于几乎精神分裂。此年康熙亲政,于成龙被举“卓异”,改任四川合州刺史。罗城人民哭送几十里,有一单眼瞎要求送他到合州。于成龙说,送人千里,终需一别。那单眼瞎说:怕你路费不够,我用相命看风水的钱接济你!看来还是单眼瞎看得明白,双眼明的人不见得知道清官不如乞丐!

    【八】外号及忠孝

    海瑞上学时,就有个“道学先生”的外号,仅凭这个外号,估计人们就能想象出海瑞的大体性格来。海瑞在小的时候,就给自己定下了座右铭:不对豪宅动心,不对妻妾动心云云。海瑞还给自己起了字,“刚峰”,这二字,也足可以反映海瑞的个性了。海瑞还有个外号,叫“笔架博士”。海瑞在福建南平做教谕时,按规矩,上级领导来学校视察了,做校长的他得带领学生跪拜迎接,海瑞认为大可不必,认为站着欢迎就够意思了。所以,当别人都按习惯跪下去时,只落得海瑞一个人鹤立鸡群,领导遂讥落他“安所得山字笔架来”?不过,海瑞认为自己站立不跪是恢复古时的圣贤规矩,所以领导讥落自己,他头皮一硬:我不干了,竟上了辞呈。至此以后,在海瑞的仕途生涯中,辞职不干竟成了连续剧。海瑞的第三个外号是“海青天”。

    至于于成龙的外号,就多了,一大堆。合州任上,其长子廷冀二次探父,临别时父亲没有礼金相送,只有一只鸭子,分与儿子一半,于成龙从此多一外号:于半鸭!当然,合州人民还给于成龙另一个外号:于青天!黄州任上,于成龙天天以糠粥为食,又得一外号:于糠粥!

    除了外号,古时的百姓还有得寸进尺的缺点。1676年,于成龙60岁,离家16载,养母故去,于成龙哭作少年样,欲告老回家,黄州百姓哭谏,想回老家享福?想得美,俺们不许!最终,于成龙“退居二线”的阴谋被百姓击毁!于成龙不回家,于成龙的养母的棺材就决不入土,这柩一下子停了五年。五年之后,也就是1681年,于成龙向皇帝上《请假归葬疏》,康熙一看,真是俺大清的好官啊,于是准假三月,要求他事毕立归。于成龙终于有了衣破返乡的机会,他伏在早已风化成骨的养母身上,几次昏厥过去。可是,于成龙只享受了一个月的假期,就提前归“队”了。于成龙的这种“提前结束假期”的精神,目前在我们的政、军、公、检、法里最流行,我估计都是学的于成龙,都是一腔忠诚啊!于成龙对皇上和大清政府的忠诚,用于成龙自己的话来讲,是这样的:“皇恩超擢,捐躯莫报,惟虑辜负圣恩!”翻译过来就是:皇上这么栽培我,我以死相报的心都有了,何论其他?

    【九】仕途升迁

    清官,清到一定程度,政府觉得够了,就会用明升暗降的方式处理他。或者把他从富裕的地方赶到偏僻穷困的地方。1564年,海瑞上调北京,任户部云南司主事,这官比县令大了一级,正六品,却是个闲职。海瑞憋了一年,1565年,令家人给自己买了个棺材,然后写了个骂皇帝的折子,就揣着递上去了。这折子中,我觉得海瑞骂得最狠的一句是借百姓之口说:“嘉靖者,言家家皆净而无财用也。”总之,海瑞骂得痛快淋漓的,嘉靖当时的反应就是气极,狂喊着要杀掉他,别让他跑了。幸亏一旁的太监黄锦素慕海瑞为人,说了句:海瑞不会跑的,他是个呆子,据说上折子前连棺材都买好了。黄锦这话很高级,如果大家有印象,应该能想起现代社会流行的一个经典故事,一个自杀者站在楼顶,狂喊着不要人接近他,否则他就跳了。这时来了个穿白大褂的,说:我不是来劝你的,我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自杀成功后,愿不愿意把尸体捐给我们医院?那自杀者一听,就冷静下来了,他不自杀了。宦官黄锦的话与这医生的话产生的效应是一样的。嘉靖皇上一听,不杀海瑞了,你想做比干,我还不想做纣王呢。死罪饶过,活罪难免,嘉靖最后还是以儿子诅咒父亲之罪名把海瑞关进了监狱。嘉靖认为,自己快要死了,都是海瑞那畜物气的,所以病重的时候跟内阁首辅徐阶谈话,要求刑部处死海瑞。户部司务何以尚替海瑞求情,嘉靖让人把何以尚打了个半死。何以尚挨了打,嘉靖没再要求对海瑞执行死刑。1566年,嘉靖终于死了,徐阶马上宣布大赦,海瑞出狱。海瑞这一出狱,名气可就大了,可是正如黄仁宇先生所言,海瑞的粗线条作风,在当时的文官集团里是挺招人厌的。所以对海瑞的安置竟成了组织部门最头疼的问题。两年多的时间里,海瑞几度易职,官职越来越大,做到了正四品,但人却越来越闲。这一点海瑞也感觉到了,其间两次辞职。先说母亲老了,自己要奉亲,后说自己闲得无事可做,还不如回家尽孝心。其实傻瓜都明白,海瑞这是在以退为进呢。这么一个大清官,如果让他辞职回家了,虽然当时不是民治政府,但是作为政府总得对臣民有所交待吧?无奈,只好给了海瑞一个货真价实的官——南直隶巡抚,时为1569年。海瑞一到任上就卷开袖子干了,首当其冲干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拿徐阶开刀。徐阶对海瑞有救命之情,但是海瑞是清官,管不了那么多,不但让除阶退出了好多田地,还把徐阶的弟弟给法办了。除此之外,海瑞还雷厉风行地改革财税,兴修水利,节约办公,反对浪费。仅举两例:一,替海瑞求情差点被打死的何以尚到南京,海瑞对他的接待也仅是被安排到自己那简陋房间的一个角落,其他接待也一应从简,气得何以尚拂袖而去。二,海瑞对公文用纸的规定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要求大家办公用纸,前后都不要留空白,能用两句话说完的,决不要用三句话;能用薄纸的,决不要用厚纸。总之,能省就省。海瑞还整顿社会风气,要求到年龄的男人赶紧结婚,守寡的女人赶紧再嫁,否则社会风气就让他们败坏了。不过让人遗憾的是,海瑞的干劲越大,他的阻力也越大,告他状的人也越来越多。1571年,告状的人成功了,海瑞回家了,时年58岁。

    众所周知,海瑞的兴趣不在休闲,更不在妻妾儿女之方面,在家坐冷板凳自然坐得不舒服。其间他曾经给内阁首辅张居正写过信,但是张居正只有客气,没有重用的意思。直到1585年,张居正死了,海瑞才重新出山,万历皇上给他做了个南京右都御史。海瑞尚未到任,又改任南京吏部右侍郎。这时的海瑞,已经72岁了,看来是廉颇虽老,尚能饭矣。南京是陪都,海瑞这官职看来很大,正二品,但政府的意思,还是希望他养老而矣。但是海瑞不这么想,他又开始动作了,而且还给皇上提出了重典反贪的建议,恢复太祖在位时贪污60两以上者即枭首示众剥皮实草的制度。此议一出,众官哗然,很简单,按这条来,全大明的官员将一律格杀勿论,最后剩下的,就只有海瑞一人了。不用说,告海瑞状的人更多了,闹到不可开交,万历不得不亲自出面替海瑞说话了:“海瑞屡经荐举,故特旨简用。近日条陈重刑之说有乖政体,且指切朕躬,词多迂憨,朕已优容。”万历的聪明过度是众所周知的,他这话的背后,傻瓜也能看出来,海瑞在他眼里,仅是个大傻而已,这么傻的一个人,皇上都原谅他了,众官何苦还揪着不放呢?当然了,虽然有皇上护着,海瑞还是感觉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水至清则无鱼,你清廉到那种程度,别的官员还怎么混?所以这期间海瑞七次提出辞呈,但皇上好不容易逮住这样一个道德标本,没有放手罢了。

    由海瑞的经历我们可以看出,清官是个大刺猬,是个烫山芋,搂在怀里总是不舒服的,但是供在案头还是令人生畏的。至于于成龙,由于摊上一个英明的康熙皇上,所以他的仕途升迁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于成龙是从最艰苦的地方起步,最后到了富裕的江南,从一个小小的罗城县令升至两江总督,不过前提条件是,自己越来越吃不饱!1679年,于成龙升福建布政使,官越大,饭越吃不饱,薪米供应不上,有时需典物换食,一天一顿饭,比现在的特困生还厉害,所以应叫特困官才对。1682年,于成龙任两江总督,竟然常年不知肉味,于成龙虽然信佛,但是并不是佛门弟子,所以肉还是可以吃的,问题是吃不上,不像海瑞,母亲某次过生日,还可以买二斤肉塞塞牙缝。于是于成龙得外号于青菜,这省长大员还经常工作到深夜,饥得不行,想煮碗稀饭打尖,摸摸米罐,却常是空的,于是又得一外号:无米总督!

    自己吃不饱,当然希望同僚们也不能撑着,所以,于成龙下《劝令节俭谕》,云:一饭五菜足矣!这个一饭五菜,跟我们现在的“四菜一汤”一个意思,只不过,古时的官员比现在的多了一个菜,真是万恶的旧社会!

    于成龙时不时地还经常搞“爱心捐款”。某次,康熙赐给他银子千两,他转手就捐给灾民了。他还帮扶周济穷困学生,只是那时的医疗条件差,技术条件达不到,所以于成龙卖血不成,只好拿自己的薪米上了。于成龙还抓素质教育,为严保教育质量,对于教师中的不合格者,请他下岗——于成龙一次微服私访,在私塾中听先生讲《论语》,见先生文理不通,胡编乱扯,就下令关掉他的补习班。没想到这老师哭了,说:小人贫穷,若不让开补习班,难以糊口!于成龙说:尔想糊口度日,岂可误人子弟!吾给尔几两银子,另谋生路去吧。总之,能把自己折腾到食不果腹面黄肌瘦的境地,很不容易的。

    虽然有皇上的栽培,但是于成龙最后还是发现了徐九经曾经发现的那个真理:做官难,做清官更难!一句话,只顾自己做清官,老衬得别人都是贪官似的,所以其他官员看他不惯,阴使绊子自不在话下,1683年,于成龙哀叹:行廉守职难矣!1684年,于成龙的清名广播江南,但却陷入了不洁官吏的重重包围之中,心神惊悸,上疏乞骸归乡,康熙好不容易逮住一个清官样板,当然不准。现在的官员退居二线,尚可叫作发挥余热,奉献终身。可于成龙几次请归不成,背后被同仁们讥作“贪图功名,恋官不去”!可见古时做官之难。

    【十】因公殉职

    海瑞退休不成,70多岁的老人,顶不住了。于是,病了。病重的他认为吃药也无益,所以拒绝进药。病中的他交待的一件大事是兵部所送的柴银多耗了七钱,这笔钱务必要还。1587年,海瑞死了,时为万历十五年。海瑞一死,众官员可能暗歇一口气,可百姓们却不干,全城震动,商罢市,农罢耕,百姓皆穿孝,哭声震天。海瑞出殡那天,百万民众泪如雨下,沿街祭奠者百里不绝。

    相同的是,于成龙也退休不成,1684年3月,康熙令于成龙巡视东海防务,于成龙扶病出巡,海上周折一个月,旧疾复发,于成龙数日不能进食,呕吐不止。4月18日晨,于成龙挣扎着爬起办公,幕僚看出他行将“出世”,纷纷跪下。交待公事后,于成龙交待自身后事:尸骨归故乡,丧事从简,只交待了这么两句,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已口僵不能言,端坐而逝,年68岁。康熙皇上的好官员,大清人民的好儿子于成龙就这样走了,噩耗传出,江水呜咽,山林失色!

    【十一】遗物

    海瑞死时,身旁没有亲人;死后,没钱埋葬。皇帝特派佥御史王用汲处理后事。王用汲查出海瑞的遗产是:20两银子,旧袍子数件,海瑞身上穿的褪了色的衣服竟是他最好的衣服。这样的高级干部,死后竟连葬资都没有,王用汲只好带头捐款。与此同时,海瑞的画像在苏州陡然升值,百姓竞相购卖,有些人竟然为此发了笔小财。

    于成龙死后遗产:盐米数升,布被一床,袍服一件,靴带两条。这就是一个两江总督的遗产!面对这样的遗产,不哭行吗?江宁百姓罢市而哭,有些百姓甚至给于成龙烧纸钱,被其子廷冀阻挡。廷冀的意思很明白:老父阳世不贪一文,阴世也一样!这就是一个高干子弟的情怀!面对这样的情怀,不感动行吗?

    【十二】榜样的力量是没劲的

    海瑞死了,万历皇上赠其“忠介”谥号,加封太子少保。时人有诗赞曰:

    批鳞直夺比干志,苦节还同孤竹清。

    龙隐海天云万里,鹤归华表月三更。

    萧条棺外无余物,冷落灵前有菜羹。

    说与旁人浑不信,山人亲见泪如倾。

    海瑞一死,其精神境界得到了最后的升华,民众奉之为神。据说,凡海瑞庙,一切贪官污吏都不敢入。这当然是民众的夸张了,否则政府反贪可就轻松多了,在考场与官场设海瑞神位不就得了?由此也可以看出民众的无智来,靠这个吓贪官污吏,无非是哄自己玩罢了。

    康熙给于成龙书写碑文:“朕读周官六计廉吏,曰‘廉善、廉能、廉敬、廉正、廉法、廉辨’,吏道厥唯廉重哉。朕用是观臣僚,有真能廉者,则委以重寄,赐以殊恩,所以示人臣之标准也。”

    康熙说于成龙“实古今第一廉吏”,最后,于成龙获谥号“清端”,意为清官第一。此后,康熙将于成龙立为廉洁奉公的样板,号召官员们向于成龙学习!

    可我觉得,榜样是没有力量的,或者说,榜样的力量是没劲的。因为树立榜样的时候,其前提是个假命题,英明如康熙,也犯了这错误:若臣俱学成龙,天下何为不治?废话加傻话,“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这种逻辑用来唱歌尚可,用来反贪,纯粹是乱弹琴!